阿富汗戰爭:令人乍舌的毒品經濟-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阿富汗戰爭:令人乍舌的毒品經濟

 

圖:美國2001年入侵阿富汗主要目的是為了恢復被塔利班當年壓制下來的海洛英產業。

雖然特朗普總統宣佈從阿富汗撤軍,但是,阿富汗境內的鴉片經濟依舊繁榮發展。在美國及北約盟軍長久以來的暗中扶持下,阿富汗鴉片市場已發展為一個成熟的經濟鏈,其背後,是一張巨大無比的經濟及政治利益網。

據粗略統計,僅在2004年,阿富汗海洛英交易額高達900億美元。該年阿富汗鴉片產量約為3,400噸,加工提純海洛英約34噸。

 

圖:美國和阿富汗士兵在阿富汗南部坎大哈省的紮里區巡邏。 (照片:路透社)

根據美國緝毒局公佈的海洛英市場平均價格估算,當今全球海洛英交易額已高達5,000億美元。毒品經濟的突飛猛進、毒品犯罪的日益惡化,與鴉片種植的擴大與海洛英價格的上漲有著直接關係。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又稱聯合國禁毒辦)2017年最新資料顯示,阿富汗鴉片年產量為9,000噸,最終海洛英毒品產出量為90噸。

2001年,全球範圍內爆發大規模海洛英熱潮,毒品需求量大幅上升,海洛英價格也隨即上漲。據美國緝毒局(DEA)2016年12月報告顯示,僅在美國市場,一克海洛英價格已上漲至902美元,一公斤就是90.2萬美元。

2000年,經過長期準備,在聯合國支持下,塔利班政府大力開展禁毒工作,銷毀大量鴉片種植園,導致阿富汗鴉片產量驟減94%。

聯合國禁毒辦2001年資料顯示,該年阿富汗鴉片產量從2000年的3,300噸驟降至185噸。下圖為聯合國禁毒辦執行理事在聯合國大會講稿原文。

譯文:

尊敬的大會主席及各位大使:

無疑,我們所有人都無比關注阿富汗毒品問題,因為它牽扯到全球禁毒工作的開展以及暴力犯罪的預防。

塔利班政府的禁毒力度極大且井然有序,2000年7月,塔利班政府趕在十月種植高峰期前發佈鴉片禁令,如今已頗有成效。今年阿富汗鴉片產量約為180噸,相比之前一年3,300噸,這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數字。1999年是阿富汗鴉片種植的黃金時期,該年鴉片產量約為4,700噸,相比這一數字,今年阿富汗鴉片產量已驟降97%。

=========

美國及北約盟軍領導的阿富汗戰爭,徹底打亂了塔利班政府的禁毒大業。塔利班政府禁毒期間,阿富汗鴉片產量驟降90%。2001年10月7日,美國領導盟軍強攻阿富汗,導致阿富汗鴉片經濟死灰復燃,美國本土海洛英交易額也隨之暴漲。

換言之,阿富汗鴉片產量及美國海洛英交易額的暴漲,都與美軍及北約聯軍入侵阿富汗同步發生。

聯合國禁毒辦指出,自2001年阿富汗戰爭爆發起,阿富汗鴉片產量暴增50倍,創下歷史新高。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還援引阿富汗重建特別監察長約翰·索普科(John Sopko)的話說,“阿富汗有大約500,000英畝(~20萬公頃),約780平方英里,用於種植罌粟。 這相當於超過400,000個美國足球場 - 包括終點區。”)

巧合的是,自2001年起,美國海洛英吸食人口增長了20倍之多。很多人對此表示不解,但是,倘若我們聯繫當年全球鴉片產量的變化,我們應該不會對此變化表示驚奇。有供必有求,有求必有供,這是永恆的市場規律。

2001年,美國及北約聯軍入侵阿富汗之前,美國緝毒局記錄在案的海洛英依賴者為18.9萬人。至2012年,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一項調查顯示,美國境內癮君子數量已高達380萬之多。

 

圖:美國海洛英依賴者人數變化示意圖。

毒品引發的社會治安問題一直都是各個社會需要解決的難題。然而,因濫用毒品而死亡的事件,也需要得到我們關注。 2001年,1,779名美國人因濫用海洛英而死亡。至2016年,死亡人數已高達15,446。

 

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表示:“我們一定會不遺餘力地打擊毒品犯罪,嚴控毒品疾病及死亡事件的發生。”

倘若美國及北約聯軍沒有入侵阿富汗,阿富汗的鴉片經濟就不會蓬勃發展,無辜的平民也不會因毒品而死。換言之,倘若沒有美國及北約的默許,阿富汗毒品經濟絕不會如此繁榮。因為,美國聯軍佔領阿富汗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擊阿富汗時任政府的禁毒工作,重構阿富汗鴉片種植圈。

塔利班政權禁毒期間,阿富汗境內鴉片種植園降至8,000公頃,總產量約為185噸。據聯合國禁毒辦,全球93%的高純度海洛英皆產自阿富汗。

圖:來自俄亥俄州的23歲士兵馬克•希科克(Mark Hickok)在阿富汗鴉片種植園巡邏。

聯合國禁毒辦2017年阿富汗鴉片種植調查報告顯示,該年度阿富汗鴉片種植園總面積約為32.8萬公頃,鴉片總產量高達9,000噸。

的確,戰爭是經濟的巨大促進因素。就阿富汗戰爭而言,撇開所有自然資源的掠奪,僅鴉片經濟就給相關利益方帶來巨大利潤。

需要指出的是,聯合國禁毒辦曾表示,阿富汗鴉片產量中數量可觀的一部分並沒有加工為海洛英或嗎啡製品。這讓人感到很疑惑,證據顯示,20%的阿富汗鴉片並沒有通過毒販途徑流入海洛英市場。

然而,聯合國辦公室並未提到一個隱秘的事實——鴉片經濟的絕大部分利潤都流入西方毒販及銷售商手中,期間還夾雜著大規模的洗錢工程。

就海洛英零售價而言,各國市場都不盡相同。當然,價格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海洛英本身的純度。街頭零售的海洛英純度一般而言都不是很高,高純度、高價海洛英一般都流入高端市場。

鴉片產量是海洛英經濟的基礎,一噸鴉片能提取約100克普通純度海洛英。據聯合國辦公室指出,一克普通純度海洛英能賣出近172美元的價格,而高純度海洛英的價格則高達902美元一克。

 

圖:英國軍隊在阿富汗南部巡邏赫爾曼德省。 (照片:蓋蒂 Getty)

在英國,海洛英的價格也起伏不定。英國是阿富汗毒品打入歐盟市場的第一站,據英國《衛報》2015年資料顯示,英國海洛英價格與美國幾乎不相上下。《衛報》指出:“一公斤純度25%的海洛英能夠分割為1.6萬份小包裝,每份零售價為10英鎊,一克即為160英鎊(約為210美元)。”

據聯合國禁毒辦檔顯示,阿富汗鴉片年產量約為9,000至9,300噸,其中7,600至7,900噸皆出口海外,近4,000噸在阿富汗境內加工成海洛英的毒品。

我們已經瞭解到一公斤高純度海洛英零售價約為90.2萬美元,而較低純度的海洛英每公斤售價則為79萬美元。因此,根據美國緝毒局於2017年提供的這一資料,我們可以大體估算出阿富汗毒品經濟的年效益,即:7,125.8億美元(約為4.8046萬億人民幣)!這一天文數字甚至與美國國防預算不分伯仲。

需要指出的是,這一“天文數字”只是基於較低產量的價格估算而來,即7,900噸鴉片。倘若我們根據較高鴉片產量(9,000噸)來估算,阿富汗毒品市場經濟份額將高達8,000億美元(約為5.3941萬億人民幣)。

2018年8月,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2019年美國國防預算法案,宣佈美國今年國防預算為7,170億美元。這一數字竟然還不及鴉片產量高峰時阿富汗毒品經濟的年份額。

毋須贅言,美國五角大樓及中情局都對阿富汗毒品經濟瞭若指掌。畢竟,是五角大樓及中情局於上世紀70年代末期暗中主導操作阿富汗的毒品種植、加工及交易等細節。早期阿富汗毒品經濟的收益,基本被美國用來扶持阿富汗聖戰分子,希冀以此抗擊蘇聯對阿富汗的染指。

然而,阿富汗毒品經濟並沒有隨著美國撤軍而下滑,反之,在美國等西方勢力的暗箱操作下,阿富汗毒品經濟依舊蒸蒸日上。

------------------- 

作者: 蜜雪兒•喬蘇多夫斯基教授(Michel Chossudovsky),加拿大渥太華大學經濟學教授,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創始人、主管。

編輯:葉哈雅

出處:Global Research

原文:War is Good for Business and Organized Crime

連結:http://suo.im/4EHrMN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