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穆斯林對西班牙乃至歐洲文明的貢獻-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

非洲穆斯林對西班牙乃至歐洲文明的貢獻

非洲穆斯林对西班牙乃至欧洲文明的贡献.jpg

伊斯蘭在西班牙最初出現是在西元709年,直至1614年,最後一批摩裡斯科人被驅逐,在此期間,穆斯林對西班牙乃至全歐洲文化與歷史產生深遠影向,穆斯林王國的首都科爾多瓦成為西方最繁華的城市、歐洲最大的城市及工業、科學、文化中心。

西元10世紀,穆斯林在歐洲的統治達到鼎盛時期。13世紀初,基督教諸王國(雷翁、卡斯提、阿拉貢、納瓦爾)聯軍在西歐各國十字軍的支援下,在托洛薩的那瓦斯戰役中重創穆瓦希德王朝的穆斯林軍隊,逾16萬穆斯林摩爾人被殘忍虐殺,大批穆斯林流亡北非,留下來的不管真假,都被迫皈依了基督教,改宗後的穆斯林被稱為“摩裡斯科”(Moriscos)。至此,穆斯林在西班牙長達700多年的統治終於告一段落。

距今四百零八年前,西班牙國王菲力浦三世簽署了人類史上最早的種族清洗法令。該法令,正針對穆斯林摩裡斯科人。在該法令執行鼎盛時期,菲力浦三世驅逐了逾30萬穆斯林,揭開了西班牙歷史上最為殘暴、悲慘的一頁。

關於西班牙最為輝煌的文明與歷史,世人眾說紛紜。約定俗成的說法,就是篤信基督教文明締造了西班牙以及周邊歐洲國家的繁榮。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歷史上盛極一時的西班牙繁華與文明,竟然源自古老的非洲大陸。

世人公認,歐洲首次出現文明盛世,是在西元前1700年的古希臘。而希臘文明,卻可以追溯至尼羅河的黑非洲,這一文明隨即傳至羅馬,不幸的是,羅馬文明並沒有得到延續,遂將歐洲引向長達500之久的黑暗時代。

有趣的是,最終將歐洲帶出黑暗時代的,亦是黑非洲文明。

西元708年,伊斯蘭從阿拉伯地區傳入北非,大量當地人接受阿拉伯語為母語,並皈依伊斯蘭教,其中從埃塞俄比亞來的摩爾人(Moors)成了最有影響的一支。

711年,摩爾人來到基督教的伊比利亞半島(今天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終結了歐洲的黑暗時代,開啟了一段新的文明。

在西方文化中,歐洲的中世紀被稱為“黑暗時代”。彼時,整個歐洲處於基督教會集權統治之下,文化、藝術、科學等各個學科都停滯不前。需要指出的是,所謂的“黑暗時代”,只針對中世紀的歐洲而言,同期的非洲,卻恰好相反。

著名歷史學家切赫•安塔•迪奧普(Cheikh Anta Diop)在其著作中指出,縱觀中世紀的世界,歐洲處於黑暗之中,而非洲則屢屢出現偉大的王朝,非洲社會甚至引領著彼時全球文化與教育的中心。雖然非洲長久以來被西方社會視為落後與野蠻的代名詞,但是,彼時的歐洲,與現當代西方人眼中的非洲如出一轍,甚至更為悲慘。

隨著羅馬帝國的陷落,大量白人戰鬥民族被匈奴人趕出高加索地區進入西歐,與此同時,信奉伊斯蘭的非洲摩爾人佔領伊比利亞半島,將該地區帶離黑暗時代,實現了對西班牙、葡萄牙、北非、法國南部地區長達700年之久的統治。

雖然後來的歷代西班牙基督教統治者竭盡全力想要清除這段歷史,但是,考古學、歷史學家卻不願讓這段往事消逝在歷史長河之中。近代考古學發現,統治西班牙期間,信奉伊斯蘭的摩爾人在數學、天文學、藝術、哲學等方面的貢獻,讓歐洲徹底脫離黑暗時代,最終實現文藝復興。

英國最為著名的歷史學家巴斯爾•大衛森(Basil Davidson)就明確指出,西元8世紀,全球最令人垂涎、最適宜居住的文明,就是在西班牙領土生根發芽的非洲文明。

摩爾人源自非洲,文學界甚至將摩爾人視為非洲的代言詞,大文豪莎士比亞提到非洲時就直接使用摩爾一詞。

在穆斯林摩爾人統治下的西班牙,教育在社會生活中地位極高。同期的歐洲社會,文盲率高達99%,而在西班牙,政府已經開始推行全民教育。在人類社會實現現代化之前,穆斯林的西班牙已經實現驚人的識字率。彼時,整個歐洲只有兩所大學,而摩爾人卻擁有17所高等學府。舉世聞名的劍橋大學,正是源自西班牙教育繁榮的啟發,其創始人在造訪西班牙之後,立志在英國打造一所類似的高等學府。而全球最為古老的大學,也正源自摩爾人,即摩洛哥的卡魯因大學,其創始人,是一名黑人穆斯林女子,她的名字,就叫法蒂瑪•菲赫利(Fatima al-Fihri),其歷史比歐洲大學之母博洛尼亞大學還要早兩百多年。

數學中的數字“0”、阿拉伯數字、十進位等也都由穆斯林傳入歐洲,極大提升了歐洲社會的工作效率,更為歐洲科學革命打下夯實的基礎。

摩爾人對科學的癡迷令人敬佩。西班牙著名博學家、物理學家、發明家阿拔斯•本•弗納斯(Ibn Firnas)就發明了最早的飛行器。據史料記載,他於西元875年首次嘗試借助飛行器完成飛行,其飛行過程堪稱完美,但其著陸則略顯狼狽。總而言之,源自非洲的摩爾穆斯林發明飛行器比達芬奇早了近六個世紀。

雖然世人不願承認,但是,摩爾人確實給歐洲文藝復興打下堅實基礎。近代歐洲社會引以為傲的很多文明特質,其實都源自中世紀的穆斯林西班牙王朝,譬如自由貿易、政治外交、開放國界、航海、科研、化學甚至社交禮儀。

彼時的摩爾人在西班牙修建了逾600座公共浴室,供民眾清潔身體,而同期的德國、法國、英格蘭等國,卻將洗澡視為一大罪過。

西元10世紀,安達盧西亞首府科爾多瓦不僅成為西班牙穆斯林帝國首都所在地,同時也是整個歐洲最為重要的現代化城市。鼎盛時期,科爾多瓦擁有逾50萬常駐人口,街邊配備路燈,全城有50餘座公共醫院,500多座清真寺,70個圖書館,其中最大的一座擁有藏書逾50萬冊。

而同期的倫敦,則只有區區2萬人口,其中絕大多數為文盲,古老的羅馬文明早已失去了它的影響,各個學科都處於停滯狀態。好幾百年後,倫敦、巴黎等歐洲著名城市才開始修建寬闊平整的街道及路燈。

中世紀的歐洲,基督教會嚴格管制經濟的發展,整個歐洲都處於煎熬之中,歐洲社會彌漫著神秘主義,整個社會骯髒不堪,無比野蠻,遍地文盲。

歐洲大航海時代,西班牙和葡萄牙成為全球航海界的領軍者。然而,幫助這兩個國家引領世界航海潮流的,正是摩爾人締造的偉大文明,譬如他們發明的導航體系星盤、六分儀等,以及他們在製圖學、造船業的巨大創新。

因此,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西方社會在過去五百年間統領全球,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伊比利亞半島非洲摩爾穆斯林在13世紀作出的的巨大貢獻。

早在西班牙基督教王朝派遣哥倫布進行全球探險很久之前,非洲穆斯林就已經與西方的美洲等地區取得了積極聯繫,也給西方社會的發展帶去深遠影響。

西方學術界篤信哥倫布“發現”了美洲新大陸,可是,當他踏上美洲大陸之後,看到的卻是遠比同期歐洲更為文明的社會與人群。

隨著考古研究的不斷深入,大量史實證明,早在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之前,摩爾穆斯林就已經多次完成橫跨大西洋探索美洲大陸的壯舉。哈佛大學教授巴里•費爾(Barry Fell)就通過大量史料、文獻、傳述、碑文及硬幣等證據指出,穆斯林在美洲大陸的留下印跡,要遠遠早於哥倫布。

讀者一定會對此表示疑問,畢竟,歷史從沒有提到過穆斯林與美洲大陸的關係,更沒有承認穆斯林比哥倫布更早到達了美洲大陸。然而,哥倫布本人卻在其日記中記載了這一事實。1920年,哈佛大學著名歷史學家、語言學家萊奧•魏納(Leo Weiner)在其著作中講述了美洲大陸原住民向哥倫布親口提到先他而來的非洲黑人,其中就引用了哥倫布的日記原文。

穆斯林的西班牙王朝搜集並發揚光大了古埃及文明、希臘文明及羅馬文明,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實現了各大文明的大融合與大發展,在天文學、數學、醫藥學、物理學、化學、航海學、藝術、律法等方面作出了前無古人的偉大貢獻。

長久以來,西方學術界及民間社會都篤信非洲屬於蠻荒之地,認為非洲社會對世界聞名的發展貢獻極微,同時將非洲民眾視為迷信、落後、不思進取的野蠻人,而這些,也正是西方社會種族主義的根源所在,也是西方侵略非洲、奪取非洲資源、壓迫非洲人民的根源。

 

作者:加里凱•陳古(Garikai Chengu),哈佛大學研究學者。

編輯:葉哈雅

出處:Global Research

原文:http://suo.im/4YnT3u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