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真主接受齋戒之前,我們自己是否先保護了齋戒?-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解伊斯蘭 > 義理解讀 > 義理解讀

願真主接受齋戒之前,我們自己是否先保護了齋戒?

 

願真主接受齋戒之前,我們自己是否先保護了齋戒?.jpg

學者們說:在誘使犯罪的客觀因素強勁的情況下,克制自己遠離罪惡的人,將獲得無尚的榮耀,豐厚的回賜和報酬。

在艾布•胡萊勒所傳述的一段聖訓中,先知(願主福安之)在講述複生日那天,除了真主的蔭庇外再沒有任何佑助,而有七種人將有幸蒙受真主的蔭庇時提到了這樣一種人:“出身高貴的美貌女子引誘他,但因懼怕真主而拒絕她的年輕人。”

在先知(願主福安之)的時代,聖門弟子當中的年輕人幾乎都是虔敬侍主,為主道無畏奉獻的敬畏者,是整個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中最優秀的榜樣,從伊斯蘭早期到我們這個時代不知出現過多少真誠侍主的優秀青年。

那麼,為什麼在這麼多廉潔的年輕人當中只有先知(願主福安之)所提到的這種青年有幸承蒙主恩,末日,當所有人都暴曬在離頭頂只有幾尺之高的烈日之下,汗水淹沒了脖頸,每個人都恐懼到無法自己的時候,能心情愉悅地享受來自真主的蔭庇呢?

那是因為,曾經誘使他犯罪的那個客觀因素強勁有力。因為誘惑他的不是一般女子,是身份地位高貴的女人,不是姿色平平的女子,是美豔至極的女人。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懼怕真主的刑法,害怕墮入後世裡悲慘者的行列,他毅然決然地遠離了這種誘惑,保持了自己的純真。在真主御前再也沒有比他更優秀的人了,所以他便獲得了那無尚的殊榮和報酬。

相對來說,在誘使犯罪的客觀因素薄弱到極點的情況下,縱容自己墮落、犯罪的人將要受到真主最為嚴厲的懲治和惱怒。

真主是我們的造化者,他徹知我們本性的懦弱和事功的微薄,深知我們容易跟隨本是我們的仇敵的依布裡斯(惡魔)的引誘,所以真主在生活中給予了我們種種保護,通過古蘭經和先知的教導啟示給我們許多可以預防惡魔的傷害,加倍獲得回賜的時機。

後世裡的各種考驗和懲罰,那驚恐的畫面我們無法想像,更無力承受。同樣、真主給信士們所許諾的天堂,那裡的恩澤和後世裡得以面見真主的殊榮僅憑人類自身微薄的事功是根本無法達到的。

真主說:“真主欲減輕你們的負擔;人是被造成儒弱的。”——婦女章:28。

所以,真主為了佑助僕人們克制自己的懦弱,戰勝惡魔和自身邪惡性靈的引誘,獲得那最終的恩澤之園,這才給予了我們萊麥丹月這樣一個用來重新塑造自己的生活,更新自己同真主之間的約定,修正自己的錯誤的高貴之月。這個月我們的一切善功都將獲得無量,加倍的回賜,甚至於真主借先知(願主福安之)之口說:“真主昭示:‘一個人做的每件工作都是為自己,只有齋戒例外,齋戒是屬於我的,我將親自回報。’——艾蔔•胡萊勒傳述。

同時,真主怕信士們懦弱,無法完整地獲得齋戒的回賜,怕信士們被惡魔引誘,受自己邪惡性靈的慫恿在這樣一個善功得享無量回報的高貴之月作出罪惡之事,所以真主借先知之口又向信士們傳達了這樣一個喜訊;先知(願主福安之)說:“當萊麥丹月進入時,天堂諸門一一被打開,火獄諸門一一被關閉,惡魔皆被鎖鏈拴起來。”——艾布•胡萊勒傳述。

這還不夠,真主又給予了我們一個勝於一千個月的蓋德爾之夜。

那麼問題來了,當我們所有人都沉浸在真主的喜訊,齋月的高貴,善功得享加倍報酬裡時,可否認真地考慮過這個問題;在誘使犯罪的客觀因素薄弱到極點的情況下,縱容自己墮落、犯罪的人將要受到真主最為嚴厲的懲罰和惱怒。

那些以引誘我們墮入火獄的深淵為己任,不放過任何機會要致使我們入迷悟之途的惡魔們全都被真主用鎖鏈拴起來了。真主為給予我們一個充滿祥和安寧的幸福之月,把火獄的大門通通都關閉了。為了激發人們對天堂的渴望和嚮往,命令天使們打開了天堂的所有大門。為了使這個月更加喜慶和祥和,讓哲布萊伊天使長帶著所有的天使降臨到地面,向信士們傳達祝福,為他們祈求饒恕。當整個穩麥群體都沉浸在古蘭經的芬芳之中,虔敬的信士們日夜不眠地為真主做事功,連平日裡忽視拜功不曾入寺門的薄弱信士們都禮起了五番拜,堅持夜間的立站……

在所有誘使犯罪的客觀因素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抑制,身處在這樣一片祥和的氛圍之下的我們,可曾保護好了自己的齋戒?可曾遠離了罪惡?

我們歡天喜地的談論著,認為我們在這個月所行的一切善功若主意欲都會得到無量的回賜時,偉大的真主是絕對公正的;我們可曾知道這個月若作了罪惡,它招致而來的懲罰同樣也將是無量的。我們期望能獲得蓋德爾之夜所有的善功都能獲得勝於一千個月的回賜,但可曾想過,在引誘犯罪的客觀因素得到了真主最大限度的抑制以後,如果再作惡,將受到相當於作惡一千個月的懲罰。這或許就是蓋德爾之夜被隱藏起來的原因,因為人性本弱,易疏忽大意,如果我們知道了具體哪天是蓋德爾之夜,在那一夜如果我們不經意間做了罪惡,那將為我們招致相當於作惡一千個月的懲罰。

齋月的白天不要故意的吃飲,同房,齋戒就是有效的。但你可曾思考過這段聖訓的精神意義;據真主的使者(願主福安之)的釋奴歐拜德傳述:兩個婦女持了齋戒。某人說:真主的使者啊!有兩個婦女持守了齋戒,她倆快要渴死了,使者避開了他,或沉默不語。我記得那會正值中午,那人又向使者說道:真主的先知啊!以主起誓,她倆真的快要死了,使者說:你讓她倆過來,她倆過來後,使者說:去拿個碗或容器來。然後使者命令其中一人吐,她就吐出了半碗膿血(或帶血的肉塊和其它一些雜物),使者又命令另一個人吐,她則吐出了滿滿一碗的膿血(或帶血的肉塊和其它一些雜物)。隨後使者說:這兩個人用真主賜予的合法給養封了齋,卻用真主禁止的非法之物(背談)開了齋。她倆坐在一起,不斷的蠶食人們的血肉。——艾哈麥德聖訓集。

法學家們的責任是依託真主給予他們的真知,為穩麥大眾闡明律例,帶來便利和容易。所以從教法的角度來說齋月的白天只要戒除了吃飲,同房,齋戒就是成立的,但並不代表這樣的齋戒是完美的。

因為在那些秉持“內在法學”,擁有真知灼見,由內而外的侍奉真主的學者看來,如果不戒除一切不道德的言語或舉止(無論是發自口舌的,還是內心所隱藏的,比如背談,它對齋戒的傷害在之前的那段聖訓裡已經說的非常明白了。)我們的齋戒是不成立,無效的,還會招致真主的懲治和惱怒。

不道德的言論和行為那麼多,為什麼通過這段聖訓,使者(願主福安之)向我們特意強調了背談對齋戒的傷害呢?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所在。

偉大的真主承諾在這尊貴的齋月裡,在高貴的蓋德爾之夜裡,只要僕人們在信仰他,尋求回賜的前提下持守齋戒,立站夜間的拜功,那麼他將饒恕僕人的所有罪惡,可唯獨“背談”這個罪惡不在赦宥的範疇以內,為什麼?

因為背談本身就是大罪,尤其在這尊貴的祥和之月,它就顯得更加的可惡,而且背談別人的人若想得到真主的赦宥,他必須先懺悔,認識到錯誤,必須向當事人請求原諒,只有在獲得了當事人原諒的前提之下,真主才會赦宥它。

偉大的真主把是否赦宥一個背談了自己的人的權利交由當事人選擇,這是何等的偉大和公正。贊主超絕,沒有任何自詡正義的政體,體制或法律在保障人權方面能做到伊斯蘭這般徹底,這般細微。

在我們祈求真主的赦宥,祈求真主接受,保護我們的齋戒,給予齋戒的回賜之前,我們應該沉下心來,考慮一下我們是否先從背談等真主禁止我們接近的不道德言論和舉止中保護好了自己的齋戒。

早上,和家人聚在餐桌上一起吃齋飯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談論了別人的不是,背談了別人的壞話……。如果有,那我們豈不是導致全家人用真主所禁止的非法之物封了齋。

白天,和朋友們,同事們,親友們,陌生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背談了別人,挖苦了別人,煽動了仇恨……。如果有,那我們豈不是像聖訓裡的那兩個婦女一樣,白受了一天的饑渴,提前用真主所禁止的非法之物開了齋。

想要從背談的罪惡中獲得赦宥,必先獲得當事人的原諒,試問有幾人有這份勇氣去請求對方的原諒。如果沒有那份勇氣,就請遠離它吧!遠離一切會讓你的齋戒付之一炬的不道德的言論和行為。

世人大多難免背談,我們向真主懺悔,祈求他給予我們勇氣去請求那些被我們談論過的人諒解我們,給予我們此後不再重蹈覆轍的毅力。

齋月還剩為數不多的幾天了,希望我們都能遠離這一切的罪惡,在祈求真主赦宥和接受之前,自己先盡力而為的保護好齋戒。

使者說:“一切工作皆看結局”。齋月還未結束,真主的慈恩和饒恕依舊大開,希望我們迷途知返,使我們的齋月,我們的齋戒畫上圓滿的句號。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