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勒圖特長老:紀念夜行和登宵的現實意義-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講壇 > 講壇

謝勒圖特長老:紀念夜行和登宵的現實意義

 譯者按語:伊曆萊傑卜月(伊曆七月)27日夜,是傳統上認為的穆聖夜行和登宵之夜,全球各地穆斯林都會在這一夜舉行多種紀念活動。對此,艾大前長老馬哈茂德·謝勒圖特長老曾經在他所著的《來自伊斯蘭的指導》一書中,言簡意賅地指明紀念夜行和登宵的現實意義。本文選譯了這部分內容,以饗讀者。

 

“讚美真主﹐超絕萬物﹐他在一夜之間﹐使他的僕人從禁寺到遠寺﹐他在遠寺四周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跡象。 真主確是全聰的﹐確是全明的。”(夜行章﹕1),

穆斯林迎來萊傑卜月(伊曆七月)的27日的夜晚,並視該夜為穆聖先知從麥加禁寺夜行到位於沙姆地區的遠寺,隨後由遠寺而登宵之夜。穆圣在該夜一層一層升宵而過七層天,直達真主御前,抵達極境之樹,升至天筆所書之地,目睹極境之樹和永恆居所,並從其養主那兒領受了給他的教民所規定的五十番拜功的主命,隨後穆聖在與穆薩聖人交談後而懇請他的養主減少拜功的次數,於是真主把主命規定的拜功減少為五番拜,而這五番拜功卻得享五十番拜功的回賜!最後穆聖在看到他的養主的諸多偉大的跡象之後,並於該夜返回了麥加。

因此,很多人認為,夜行和登宵之夜比起其他萊傑蔔月的夜晚,甚至比起全年中所有的夜晚來說,都顯得特別的尊貴,甚至超越了前定之夜(蓋德爾之夜),並此夜為教法所定的節慶,舉辦宗教慶典活動,力行拜主的功修,念誦特定的贊詞和“杜阿”(祈禱詞)等等,為人所自創又為大眾所習以為常的活動,在這樣的慶祝活動中,人們喜好聽到所有歸附於夜行和登宵這一事件中的奇談怪論,而忽略了這一偉大事件中的教育和指導。

對於萊傑蔔月,伊斯蘭只知道這是真主自古就規定的禁月之一,其禁忌同樣也在伊斯蘭教中所延續,為此,真主降示經文說:“依真主的判斷,月數確是十二個月,真主創造天地之日,已記錄在天經中。其中有四個禁月,這確是正教。故你們在禁月裡不要自欺。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進攻你們,你們也就應當群起而抵抗他們。你們應當知道,真主是和自製者在一起的。”(懺悔章:36)

如果我們要紀念夜行和登宵這一事件,那麼,我們應當首先在對相關說法內心堅信而又毫無疑慮的範疇內來紀念,不猜疑,不糾結。第二,我們以內心來紀念這一事件,什麼時間都可以,藉以讓我們在周而復始的年歲中和生死不斷的生活中,領受這一事件的教訓和意義。

在真主讓穆聖內心堅信並賞賜給他諸多恩惠之後;在真主讓穆聖從精神和生理上都為伊斯蘭的普世使命做好準備之後;在穆聖為主道而承受了千辛萬苦之後;在真主撫慰穆聖,讓他對於必定到來的美好的結局和敵人的失敗內心平靜之後;真主以其至高的言辭——“從禁寺到遠寺”——啟示穆斯林:紀念啟示降示的原初地——禁寺,易蔔拉欣和易斯馬儀勒聖人領受真主啟示之地;紀念啟示降示的第二故鄉——遠寺,穆薩和爾薩聖人領受啟示之地;紀念所有降示了神聖使命的啟示之地;紀念穆罕默德先知的到來,只是為了完善這些神聖的使命,並使伊斯蘭超越于全部使命之上。

我們還當紀念,這些神聖的使命,儘管降示於不同的時期,而且使者眾多,但是其所宣揚和召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真主所揀選的眾使者都只為傳達這一召喚,他們都是同一所房屋的建築者,而最後一塊房屋的磚則由他們中的封印使者——穆罕默德先知——來置放。他就是夜行與登宵事件的當事人。

因此,我們應該通過這一事件,經常輕敲認主學的邊鼓,並按照穆聖所傳承的使命那樣來信仰,務必消除任何以物配主、多神崇拜、不義和墮落的嫌疑,高揚真理和普天公正的旗幟。

如果說啟示經文以禁寺開始,說明我們穆斯林應當純潔禁寺;純潔禁寺周圍地區;消除與神聖使命相違背的一切做法的話,那啟示經文中以遠寺及其周圍地區而結束,則說明穆斯林同樣有義務純潔遠寺;純潔遠寺周圍地區,消除違背這一使命的一切行為。

或許,這一啟示精神將會最強勁地促使穆斯林在禁寺及其周圍地區樹立起伊斯蘭的旗幟之後,重新致力於在古都斯(耶路撒冷)及其周圍地區高擎伊斯蘭的旗幟;或許這一啟示精神將會代代相傳,綿延不絕,在任何時代都被穆斯林銘記於心,使其意義爛熟於胸,並把他們塑造成收復古都斯(耶路撒冷)的雄獅,捍衛和保護她免遭外敵的入侵和佔領。

(侯賽因譯自謝勒圖特長老《來自伊斯蘭的指導》)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