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爭:利益驅動下的恐怖主義-伊斯蘭之光

頁面載入中...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注 > 關注

敘利亞戰爭:利益驅動下的恐怖主義

約兩年前,生活在大馬士革的敘利亞人馬季德(Majd)在Facebook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傾訴心聲,控訴西方霸權主義對敘利亞的侵略與暴力干涉,以親歷者的身份,用極其直白地語言,痛斥反對派恐怖分子極端暴行,以及暗中扶持恐怖分子的西方勢力。他在信中寫道:      

我是一名敘利亞人,我從小生活在敘利亞,縱然是在所謂戰爭期間,我依舊堅持留在這裡。

我目睹了太多災難與暴行,作為敘利亞人,我們從未認為這是一場“內戰”,也絕不相信這是一場解救敘利亞人民的革命,我們看到的並非世人口中的反對派、革命軍或義軍,我們看到的,只是暴虐無情的恐怖分子,以及暗中扶持他們的西方霸權政府。反對派打著伊斯蘭聖戰的旗號,充當西方霸權的走狗,以極端暴力、恐怖手段恐嚇我們,為西方打一場出於私欲與利益的代理戰爭。

但是,我堅信我們絕不會退縮。

曾幾何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高舉反恐大旗,全世界都為他們搖旗呐喊,所有人都相信,西方正引領世界開展肅清恐怖勢力的大戰,正引領世界走向民主與和平。

然而,當西方政府一次次捲入因資源而起的衝突與戰爭中時,一次次勾結暴力分子干涉他國內政時,我們難免會產生疑惑:西方是真的志在反恐?還是假借反恐之旗,為自己謀利?

被西方定性為恐怖主義的諸多組織,其前身都曾與西方有密切關聯,這種關係甚至一直秘密保持至今。

僅就我們敘利亞而言,西方盛讚的“反對派”,幾乎皆為西方及周邊國家扶持起來的極端聖戰分子及分裂分子。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們,絕大多數敘利亞人都堅決支持阿薩德政府,雖然他的政府有諸多疏漏,但是,這個政府視我們為國民,我們享有和平與自由,人民安居樂業,國泰民安,直到霸權主義的介入。

自始至終,西方勢力選擇干涉某國內戰,只有一個目的:推翻該國政府,扶持傀儡政權上臺,大肆開採該國石油、天然氣等自然資源。

還記得敘利亞毒氣攻擊事件嗎?西方媒體似乎早已做好了準備,事件剛發生,各大媒體就爭相表示施暴者為阿薩德政府。可是,我們敘利亞人卻不這麼認為,因為我們很清楚,只有反對派才會下此毒手。

不少西方獨立記者及調查團經實地調查後也得出了這一結論,可是,西方並不願相信這些具有良知的勇士。

親愛的美國人民,我們知道你們一直都是正義、民主與自由的支持者,但是,在看到敘利亞問題時,我們希望你們能夠睜開雙眼,認清事實,不要隨波逐流,不要盲目地落入你們政府的陷阱,更不要盲目將我們敘利亞人視為腐敗、落後的野蠻人。

你們的政府派遣你們的士兵來到這裡,但他們並不是為了幫我們得到和平,他們只是在確保反對派恐怖分子能夠繼續存活下去,繼續為非作歹,繼續屠殺包括穆斯林、基督徒等不同信仰族群在內的敘利亞人民,繼續威脅當局的統治。

反對派犯下的滔天罪行,早已罄竹難書。然而,每當敘利亞發生反人類暴行,西方媒體及政客卻會在第一時間譴責阿薩德政府,聲稱是“暴君阿薩德”屠殺自己國民。可是我們深知,所有暴行,全都出自西方扶持的反對派恐怖分子之手。

曾幾何時,我們敘利亞國泰民安,人民安居樂業,從幼稚園到大學,我們都享受免費教育,我們享受免費醫療,享用純天然食物,自給自足,與世無爭,我們的國家也沒有外債,一身輕鬆。

總而言之,暴亂之前,敘利亞是一片樂土,生活無比美好。現如今,生活無比艱難,我們無時無刻生活在恐懼之中。

作為一名敘利亞人,我根本無法相信,號稱嚮往和平、自由與民主的西方人,竟然會允許自己的政府如此放肆地扶持恐怖分子屠殺他國公民、入侵他國領土、威脅他國政權、干涉他國內政。

我想問問生活在西方的人們,我們敘利亞人何時曾傷害過你們?

經歷過種種磨難之後,我們堅信,所謂的反對派,其實與惡魔無異。但是,敘利亞政府軍確實英勇無比,在敘利亞人民及民兵的幫助下,政府軍步步為營,屢戰屢勝。

然而,就在反對派恐怖分子節節敗退之際,美國突然宣佈將向敘利亞增兵,聲稱美國要進一步打擊“伊斯蘭國”。

於是,美軍無人機多次“誤傷”敘利亞政府軍及支持阿薩德政府的民兵組織,讓反對派求得一線生機,甚至一度時期佔據上風。

我是否應該絕望?

不,我不能絕望。親愛的美國人民,我只想懇請你們,睜開你們的雙眼,不要助紂為虐,不要縱容你們的政府幹這種不義之事。

這場所謂的戰爭已導致太多敘利亞人死於非命,但是,我們堅信,勝利終將屬於偉大的敘利亞人民,美國霸權主義終將灰溜溜地離開這裡。

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銘記歷史,永遠記住飽受美國霸權主義欺淩壓迫的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索馬里、葉門等國,永遠記住所有死於非命的無辜民眾。倘若我們能夠看清歷史與現實,我們終將傾盡全力阻止所有不義的戰爭。

我們需要世人的説明,我們不需要暴力。

以上,是馬季德寫於兩年前的肺腑之言,他的這封信,只是敘利亞戰爭的一個縮影。

從戰爭爆發初始,無數敘利亞人就勇敢地站出來表達對敘利亞政府的支持與信任,然而,主流媒體絕不會報導此類真相。

除敘利亞人民之外,也有無數西方仁人志士以大無畏的精神,堅持挖掘真理,在正義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勇往直前。他們的調查結果,與敘利亞人民的證言證詞毫無出入。

我始終認為,敘利亞人遭受的一切磨難與恐懼,都源自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霸權主義。敘利亞人珍視的古老文明,在西方霸權主義恐怖分子雇傭軍的摧殘之下苟延殘喘、危在旦夕,對此,敘利亞人民絕不會坐視不管,敘利亞人絕不會任由自己的祖國和人民遭受這種恥辱。

從敘利亞戰爭爆發初,反對派就被西方社會渲染為嚮往民主與自由的義軍,但是,所謂的“義軍”一次次發動慘絕人寰的暴行,屠殺無辜民眾、強姦民女事件時有發生,他們甚至將割喉、斬首、虐殺等極端手段作為對待俘虜的唯一方式。他們無惡不作,只為讓每個人都心生恐懼,而他們卻一無所懼,因為他們很清楚,自己背後有霸權主義的支持。

遺憾的是,我們西方人總是盲目自信,我們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決定都是真理。

我只能說,西方社會正在一步步邁向腐敗,我們似乎生活在謊言與虛妄之中,無法自拔。我們縱容罪惡、默許罪惡,背棄真理,只考慮自身利益,毫不在意敘利亞無辜民眾的死活與磨難。

我們所珍視的民主精神似乎已離我們遠去,剩下的只是傲慢與偏見。

我們總是聲稱,一切軍事行動都是為了保障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與自由,聲稱我們要為全世界人民帶去民主。可是,我們所到之處,帶給當地人民的只有無盡痛苦,只有一片狼藉。

想想敘利亞、伊拉克、利比亞、烏克蘭等國,美國都有介入,留給當地民眾的,只是家破人亡。

可喜的是,敘利亞人民並沒有放棄,他們沒有絕望,他們奮起反抗,並沒有如其他國家那般徹底沉淪。正因如此,西方社會才會不斷用最為惡毒的語言攻擊敘利亞政府。

我是一名加拿大人,但我支持敘利亞,因為我依舊相信國際法的神聖性;

我支持敘利亞,因為我拒絕接受任何性質的極端聖戰主義;

我支持敘利亞,因為我拒絕允許任何人褻瀆民主與自由。

我拒絕接受西方政客及主流媒體編造的謊言,拒絕接受偽人道主義,拒絕接受所有假借反恐之名不擇手段為自己牟利的霸權主義。

我珍視民主、自由、國際法及人類基本人權,我堅決支持敘利亞政府。

敘利亞人民擁有舉世聞名的古老文明,他們有權決定自己以及自己祖國的未來,我們無權暴力干涉。

我堅信,敘利亞人民終將重塑往日輝煌。

編外語:18年12月底,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將從敘利亞撤軍,這意味著敘利亞人民已經獲得這場戰爭的初步勝利。尷尬之餘,為回應外界抨擊美國在敘利亞開展的軍事行動實為配合反對派進攻政府軍,本月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聲稱美國從未支持敘利亞極端分子,同時聲稱,倘若“伊斯蘭國”死灰復燃,他將再次派兵前往敘利亞開展軍事行動。

---------------- 

作者:馬克•塔利亞諾(Mark Taliano),加拿大作家、活動家。

編輯:葉哈雅

出處:Global Research

原文:I am a Syrian Living in Syria: “It Was Never a Revolution nor a Civil War. The Terrorists Are Sent by Your Government”

連結:http://suo.im/4EKYDZ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