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干預敘利亞計畫為石油利益所驅使,而非化學武器

熱度1447票  瀏覽16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12月14日 17:32

在大馬士革西北穆阿達米業郊區的一所醫院,聯合國化武專家探望受到一次明顯毒氣攻擊影響的人們。照片:斯汀格/路透社

干預敘利亞,只為石油利益所驅使而非化學武器。

平民被屠殺,只為縮小地域競爭進而控制中東油氣管道。

八月二十一日,數百人,也可能超過上千的平民在大馬士革高塔的一次化武攻擊中喪生,這增加了美國、英國、以色列和法國對巴沙爾·阿薩德力量軍事打擊的恐懼。

這次最新發生的事也不過是在一次日益趨向種族屠殺的衝突中又一件可怕事件。乍看去,這次事件也是無可諱言的。聯合國確認已有超過十萬人喪生,絕大多數被阿薩德的軍隊所殺。約四百五十萬人流離失所。國際觀察家壓倒性的確信,阿薩德是這次敘利亞佔據數量優勢的戰爭以及反人類罪行中的同謀。阿薩德政權的非法性以及叛軍的合法性是很明顯的的。

專家們一致同意包括孩童在內的平民在遭受某種化武攻擊是真實的,但是依舊存在分歧:它是否涉及軍方——關係到阿薩德軍火的化學武器,或者它是與義軍聯繫在一起的一種業餘混合物。

無論如何,很少會有人想到美國針對敘利亞的煽動遠在近期暴行前就開始了,而大環境正是瞄準伊朗對中東局勢影響力的更廣泛行動。

2007年5月,一份總統調查顯示,布希曾授權中央情報局針對伊朗的行動。據《紐約客》的西謀爾·哈氏說,反敘利亞的行動也在同一時期作為這個秘密項目的一部分全力展開。一些美國政府以及情報資源告訴他,布希政府曾“與遜尼派的沙特政府合作了若干秘密行動”,試圖削弱黎巴嫩什葉派的真主党。哈氏寫道:“美國也參與了針對伊朗極其盟國敘利亞的秘密行動。”它的“副產品”就是遜尼派極端組織“支援”反美以及“同情”基地組織。他指出:“沙特政府在華盛頓方面的許可之下提供資金和後勤援助從而削弱敘利亞巴沙爾·阿薩德總統的政府”,目的就是向他施壓,讓他和以色列更容易“對話並開啟和談”。一個通過沙特接受美國秘密“政治和經濟支持”的派別就是被驅逐出境的敘利亞穆斯林兄弟會。

據法國前外交部長羅蘭德·杜馬斯說,英國早在2009年就在敘利亞計畫了秘密行動。“敘利亞動亂兩年前,我因私事曾到訪英國”,他告訴法國電視臺:“我曾於英國政府高層會面,他對我坦白道,他們那時正在準備對付敘利亞。這是在英國,不是美國。英國那時正準備武裝入侵敘利亞。”

2011年的暴亂看上去似乎是由敘利亞國內能源短缺以及導致食物價格飛漲的氣候乾旱引起的,然而這些都在一個迅速被利用的恰當時機發生。私人情報公司斯特佛林可蘆丁洩漏的郵件顯示,2011年,五角大樓曾有過一次確認美國-英國訓練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力量的會議,從而引起阿薩德政權的“內部瓦解。”

那麼,這項慢慢展開用來侵蝕敘利亞和伊朗的策略到底是什麼呢?據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部長衛斯理·克拉克將軍說,一份911數周後來自美國國防部辦公室的備忘錄揭露了“五年內打擊並摧毀七個國家政府”的計畫,從伊拉克開始,然後是“敘利亞、黎巴嫩、利比亞、索馬里亞、蘇丹和伊朗”。在隨後的採訪中,克拉克說這項計畫的初衷是控制這些區域內巨大的石油及天然氣資源。

一份2008年在美國軍方資助下發佈的蘭德公告描述了現今這場鬧劇的主體策略,展開了長遠戰爭的未來。這份公告指出:“工業化國家的經濟將繼續重點依賴石油,因從而使石油成為一種策略性的重要資源。”由於絕大多數石油產自中東,美國就有了足夠的動機去“保持中東國家的穩定及友好關係。”

“這些已證實擁有石油儲存的地理區域是和大多數薩拉菲聖戰組織的網路保持一致的。這在石油供應以及這場無法輕易結束或定性的長遠戰爭間製造了某種關聯……因為,在可預知的未來,波斯灣將主導世界石油產量的增量和總出產量。因此,本地區將會保持這種戰略優越性,而這種優越性將極度影響對這場長遠戰爭的檢舉。”

在此背景下,這份報告鑒定了若干專注於保護海灣石油供應的政治軌跡,其中最顯著的是:

“分而治之的策略重點在於激發眾多薩拉菲聖戰組織之間的裂縫,從而使他們互相反目並在內部爭鬥中耗盡他們的力量。這些策略極度依賴秘密行動、資訊作戰、非傳統戰爭並對當地安保力量的支持……美國及其當地盟友可能利用民族主義聖戰分子進行代理資訊作戰運動,從而詆毀跨國聖戰者在當地人眼中的地位……美國領袖也可能會選擇支持保守遜尼政權對抗穆斯林世界中的什葉掌權運動,從而在這種‘持續性什葉-遜尼衝突’中獲利……很可能是支持權威的遜尼派政府對抗一個永久的敵人——伊朗。”

若我們去探討此項策略的不同版本,這份報告推測,美國可能會專注於“扶持譬如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巴基斯坦及波斯灣這些傳統遜尼派政權”。並沒有提到它可能會使基地組織控制局勢,報告總結道,這種做法可能會使西方利益受益,手段就是通過內部宗教抗爭來打壓聖戰活動,而不是使其針對美國:

“這場長遠戰爭古怪的一點是,它實際上可能在短期內減輕基地組織對美國的威脅。此處已知的什葉派在薩拉菲聖戰組織中自我認知和自信的提升在穆斯林世界導致了嚴重憂患,這也包括基地組織的高級領導權。其結果就是,基地組織極有可能會重點對付伊朗在整個中東和波斯灣的勢力,同時減少反美和反西方的行動。”

蘭德公司的檔將這種擾亂性的策略極具預見性的與日益增長的美國及其盟友和敵人間的弱點融合在一起,包括沙特、海灣國家、埃及、敘利亞和伊朗,其中覆蓋了如下危機:日益增長的人口、“青年膨脹”、內部經濟不公政治打擊、宗派矛盾以及與環境有關的水資源短缺,所有這些都可能從內部瓦解這些國家,或者惡化國與國之間的衝突。

這份報告著重指出,敘利亞是“隨著人口增長而日益缺少水資源的下游國家”之一,這也增加了發生衝突的風險。因此,雖然蘭德報告並未意識到“阿拉伯之春”的繁榮,它依舊指出,在2011年暴亂的三年前,美國國防官員依舊意識到了該地區日益增長的不穩定,並為海灣石油產量的穩定而感到擔憂。

這種因伊朗影響力的擴張而產生的策略性擔憂影響著敘利亞的石油管道地緣政治。2009年——法國前外交部長杜馬斯聲稱英國正計畫開展針對敘利亞的行動那一年——阿薩德拒絕簽署一份石油管道從卡塔爾北方穿過的合同,此地毗鄰伊朗南部領地,此管道將穿過沙特、約旦、敘利亞等等,直到土耳其,目的在於供應歐洲市場,而它極度忽視了俄羅斯。阿薩德的理由是“保護他與俄羅斯——歐洲最大的天然氣供應國——的盟友關係”。

然而第二年,阿薩德就與伊朗開啟了一份價值100億美元的貫穿伊拉克直達敘利亞的管道計畫,而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能使伊朗從與卡塔爾共用的南部地區將油氣輸送到歐洲。這份諒解協議在2012年簽署,而那時正是敘利亞內戰從大馬士革向阿勒頗蔓延的時候。伊拉克在那年早些時候簽署了一份建設油氣管道的框架圖。

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的這個管道計畫對於卡塔爾的計畫來說簡直是當頭一棒。怪不得據外教資源顯示,沙特王子班達爾·本·蘇丹在一次針對俄羅斯的失敗賄賂中告訴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不論阿薩德之後出現什麼政權,它都會掌控在沙特手中,而它將不會簽署任何允許海灣國家從敘利亞輸送天然氣到歐洲進而和俄羅斯競爭的協議”。普京拒絕後,王子發誓要發起軍事行動。

自私的沙特和卡塔爾石油利益這種看似刺激同樣自私並以石油為目的的美國對敘利亞政策是對立的,縱然沒有牽扯更多地區。在後阿薩德時代的敘利亞擁有一個美國及其石油盟友能放心的、適應性強的而且可以活動的反對派,此問題正是決定任何未知干涉的關鍵:並不關心敘利亞人的死活。毫無疑問的是,阿薩德是一個戰爭罪犯,他的政府應該被替代。問題是被誰替代?代表誰的利益?

(馬從譯自衞報網)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敘利亞
頂:70 踩:7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 (34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4 (310次打分)
【已經有648人表態】
150票
感動
157票
路過
157票
高興
18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