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攻打ISIL是美對敘利亞及伊朗動武的煙幕

熱度2152票  瀏覽50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0月20日 12:10

ISIL的威脅只是煙幕!五角大樓為爭取公眾支持及將非法轟炸敘利亞的行動合理化,故意誇大極端武裝組織「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的實力。並藉此在中東展開一場以美國為首的大規模擴軍行動。所使用的火力及軍事設施,遠超乎對付一批ISIL之流的死士所需要的。

雖然美國向國民及世人一再強調,不打算派遣地面步隊作戰,但這似乎是不可能的。首先,必須地面步隊作監察及選擇轟炸目標;再者,華府聲稱對付ISIL需要多年時間。這是故弄玄虛,因為這樣的描述應該是指一項持久的軍事動員,而對伊拉克來説,應是再動員。這股力量,最終可能演變成更廣泛的攻擊力,威脅敘利亞、伊朗和黎巴嫩。

美敘及美伊朗間可有安全對話嗎?

在美炸敘利亞前,曾傳出未經實的消息說,華府正開始透過俄羅斯和伊拉克等管道,尋求與大馬士革對話,討論軍事協調,及美軍在敘利亞境內進行轟炸等事宜。雖然事情在機密進行,但有人在製造混亂,企圖將轟炸敘利亞合法化。

聲稱經俄羅斯及伊拉克管道尋求美國與敘利亞之合作,其實是一系列的誤導和虛假信息的一部份。在聲稱美國與敘利亞協調之前,亦曾發放美國與伊朗合作的消息。

較早前,華府及美國媒體放風指美國與德克蘭已就攻擊ISIL及在伊拉克境內合作達成協議。有關傳述,被伊朗政界不少成員及軍方高層齊聲否認,指為虛假消息。

當伊朗清楚地指責華府的聲稱為虛構故事後,美國即稱伊朗不宜參加反ISIL聯盟,伊朗反駁,認為華府是不誠實地將事情誤傳,因為美國官員曾多次要求伊朗參與反ISIL聯盟。

相關閲讀

華府藉其炮製的ISIS嚇唬美國人
一手訓練戰士加入ISIS——美國自食其果
ISIS領導人巴格達迪曾受以色列情報局訓練
攻打ISIL是美對敘利亞及伊朗動武的煙幕
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當時剛完成前列腺手術仍在醫院休養之際,在九月九日對伊朗電視台透露,華府在三個不同場合要求德克蘭與其在伊拉克境內合作。他解釋説,美國駐伊拉克大使向伊朗駐伊拉克大使轉達伊朗加入美國的行動的要求;之後,是曾在鏡頭前面向全世界表示他們不希望伊朗與他們合作的(美國務卿克里)向伊朗外長沙里夫博士(Dr. Zarif)提出有關要求,卻遭沙里夫拒絕;第三次是由美國副國務卿溫廸.謝爾曼(Wendy Sherman)向伊朗外交部副部長阿巴斯.阿拉格齊(Abbas Araghchi)提出的。

哈梅內伊還清楚斷然排除在有關事件上與美國合作的可能性。他公開確定:「在這問題上,我們絕對不會和美國合作,因為他們的手很骯髒。」並解釋説,華府不懷好意,並對伊拉克及敘利亞有惡毒的圖謀。

如俄羅斯般,伊朗一向支持伊拉克及敘利亞對抗ISIL。德克蘭的立場與莫斯科一致,既堅決參與這場戰鬥,但卻拒絕參加華府的反ISIL聯盟。

新的侵略與顛覆圖謀陸續有來

如2014年6月20日指出,在華府眼中,巴革達的馬利基政府必須撤換,因為他居然拒絕參與美國對敘利亞的圍攻,並與伊朗立場一致,將原油售予中國,向俄國購置軍備。伊拉克決定參與連接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輸油管計劃,破壞了美國及其盟友控制中東能源的目標,以及阻礙歐亞的整合。[1]

在華府眼中,巴革達政府還犯下兩項不可饒恕的死罪,不過這些罪過應從地緣政治背景考慮。

記得當年,2001年9-11事件標誌著小布殊政府隨後發動的一連串戰爭的開始。當時美國的野心是先征服巴革達和大馬士革,繼而指向德克蘭。[2]

正如敘利亞一樣,馬利基政府的死罪在於阻礙美國進攻德克蘭之路。首先,2001年年底伊拉克政府驅逐五角大樓勢力出伊拉克,移除美國駐靠伊朗西面邊界的步隊。其次是伊拉克政府正在驅逐伊朗的反政府武裝離開伊拉克,並關閉阿什拉夫營地(Camp Ashraff);該營地在與伊朗作戰或推翻伊朗政權的行動中,應有很大利用價值。

阿什拉夫營地向為伊朗「人民聖戰組織」(MEK) 的基地,該組織致力於推翻伊朗現政權,它並公然贊成美國攻擊伊朗及敘利亞。

儘管美政府認為人民聖戰組織是恐怖組織,但在美國與其堅定盟友英國入侵伊拉克時,便開始與該組織加深相互的關係。諷刺的是,英美一向利用薩達姆支持「人民聖戰組織」(MEK) ,作為指責伊拉克是贊助或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並以此為口實入侵伊拉克。不過,自此,美國一直培育著MEK。

自2003年起,美國一直資助MEK,並保䕶MEK,希望將之作為對德克蘭的牽制,甚或有朝一日,能推翻伊朗現政權的話,大可安插MEK取而代之。因此,MEK已歸附五角大樓,成為中情局的工具。故當美軍將阿什拉夫營地移交巴革達控制時,五角大樓仍保留部份軍力於MEK營內。

最終,在2002年MEK的大部份軍力,遷移到被稱為「自由營地」的前美軍基地,現阿文名稱為胡里亞營地(Camp Hurriya)。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駐伊斯坦布爾社長,斯科特.彼得森(Scott Peterson)描述美國官員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發生後,開始更加認真對MEK背後的支持,這是由於華府夢想要更換中東的政權。彼得森寫道:「美國官員很少提及人民聖戰組織(MEK)的暴力和過去反美的行徑,刻意描繪該組織為非恐佈份子,而是自由戰士,「與我們的價值觀一樣」,在等待準備作為伊朗政權更替時的先鋒。[3]

華府尚未放棄使德黑蘭變天的夢想

華府一直沒有放棄使德黑蘭政權更替的夢想。尤其是當ISIL對伊拉克的威脅開始被公眾注意之際,美國和歐盟同時增加對MEK的支持,這難道是巧合嗎?

2014年6月7日約六百名大多是北約國家的國會議員和政客,飛往巴黎東北部郊區的維勒班(Villepinte)出席一個由MEK召開的盛大聚會,呼籲伊朗政權更迭。戰爭販子和道德破產的人物如美國前參議員約瑟.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以色列喉舌和辯解者艾倫‧狄蘇維 (Alan Dershowhitz) 、小布殊前任官員兼福克斯新聞(Fox News)評論員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和法國前部長兼聯合國臨時特派科索沃行政團(UNIMIK)主任貝爾納‧庫什內(Bernard Kouchner)等,聚首一堂,以支持MEK推動政權更迭和發動戰爭。據MEK指出,有超過80,000人參加了這改朝換代的集會。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反政府的支持者也出席是次維勒班聚會,並呼籲在伊拉克、敘利亞和伊朗推動政權更替.

但諷刺的是,是次活動的經費,最有可能來自美國政府本身,而美國的盟友很可能也有支付部份費用。這筆錢已經用作為MEK遊説美國國會和美國國務院的支持,這實際上是美國的錢經MEK回流到美國人的口袋。例如朱利安尼是紐約市歷史上最被人討厭的市長,直到他把握9-11悲劇事件改變他的形象; 現在成為MEK有效的説客。 根據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導:「許多這些前美國高級官員,代表了整個政治光譜,收取以萬美元計的報酬,為MEK說話。」 [4]

朱利安尼在MEK舉辦的活動發言,至少可以追溯到2010年。在2011年,他在MEK聚會公開推動德黑蘭和大馬士革政權更替。「我們如果在阿拉伯之春後,來個波斯之夏又如果?」他誇張地宣稱道。 [5]朱利亞尼的下一句話透露到底美國外交政策如何真正支持MEK:「我們需要在伊朗進行政權更迭,比我們在埃及和利比亞更甚,尤如我們需要在敘利亞實現政權更迭一樣。」[6]

約瑟.利伯曼的朋友兼同是戰爭的倡導者參議員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未能出席是次盛會,通過視像發言。眾議員愛德華.羅伊斯(Edward Royce),他亦是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主席,也通過視像發言,表示他對伊朗政權更迭的支持。此外,參議員卡爾.萊文(Carl Levin)和參議員羅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也透過視像發言。

MEK召開的維勒班盛大聚會

美、法、西班牙、加拿大、阿爾巴尼亞等國都派遣龐大代表團出席是次聚會。

聚會除談及政權更迭外,伊拉克與敘利亞跨境危機亦是個討論的重要議題。福克斯新聞(Fox News)為事件作專題報導。就在七月,MEK領袖仍在譴責伊朗支持伊拉克聯邦政府打擊ISIL,但由於美國已開始名義上打擊ISIL,MEK便開始閉咀了。

在是次推動政權更迭聚會之前,自1993年起已被MEK指定為伊朗總統的MEK領導人瑪麗亞.拉賈維(Maryam Rajavi),於2014年5月23日還在巴黎與敘利亞傀儡國家議會(SNC)領袖艾哈默德.渣巴(Ahmad Jarba)會面,商討共同合作。

MEK領導人瑪麗亞.拉賈維與敘利亞SNC領袖艾哈默德.渣巴會面,商討共同合作。

闖入敘利亞圖顛覆大馬士革

美國在敘利亞已經展開的轟炸行動是非法的,違反了聯合國憲章。這就是為什麼五角大樓聲稱是次美國領導的轟炸行動是因美國境內正受到的一個「迫在眉睫」的攻擊計劃而促成的。這一指控旨在為轟炸敘利亞國土提供一個合法的理據;根據聯合國憲章第51條一個紐曲的論點,允許聯合國會員國合法攻擊另一個國家,如果該國即將向聯合國會員國發動迫在眉睫的襲擊。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美國政府已經盡了全力,以混淆視聽,通過一系列的步驟以模糊事實,為他們在未獲大馬士革授權下進行轟炸敘利亞的違反國際法的罪行開脫。儘管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薩曼莎(Samantha Powers)已向敘利亞常駐聯合國代表巴沙爾.賈法里(Bashar Al-Jaafari)發出照會,通知美國為首的攻擊將會向拉卡省(Al-RaqqaGovernate)展開,通過這樣正式的單方面通知,並不等於已獲敘利亞的合法許可。

以美國為首的對敘利亞的攻擊亦未獲安全理事會的支持。由於2014年9月19日舉行的安全理事會會議,是由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主持,美國政府試圖編造故事,以此作為安全理事會和國際社會都支持它的轟炸行動的標誌。

這也不是一個巧合:當美國正在召集其多國聯軍攻打ISIL和其偽哈里發之際,約翰.克里隨意地提到,敘利亞違反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CWC)。雖然承認敘利亞沒有使用禁止化學武器公約所列的任何材料,但克里在2014年9月18日卻告訴美國議員大馬士革違反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CWC)。換句話說,華府正在針對敘利亞,並圖謀令大馬士革變天。如果這還未能將事情弄明白的話,那美國利用沙特培養更多的反政府力量應該是最好的證據了。 [7]

嘗試為以美國主導並於2014年9月22日已展開的非法擴大轟炸敘利亞的行動尋找藉口,是美國冒險的策略。

美國所設想的是一個長期的轟炸,將威脅到黎巴嫩和伊朗。據哈梅內伊指出,美國以巴基斯坦作為一個模式,用轟炸ISIL為煙幕,其實志在攻擊敘利亞和伊拉克。更確切地說,最近這種情況應該比較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情況。美國利用阿富汗不穩定蔓延到巴基斯坦和塔利班蔓延至巴基斯坦為藉口,轟炸巴基斯坦。伊拉克及敘利亞已經成為一個戰區。伊布拉謙.馬里殊博士(Dr. Ibrahim Al-Marashi)用一個新詞,戲言為「敘拉克」("Syraq")的崛起!

更廣泛的目標:擾亂歐亞融合

儘管美國一直假裝要打擊一個其實自己創造的恐怖組織和敢死隊,而中國及其合作夥伴一直在忙於整合歐亞大陸。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爭」與中國的絲綢之路的重建並駕齊驅。這是現實的形勢,促使華府堅持在中東戰鬥及再次動員。這也是為什麼美國一直在推動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和歐盟制裁俄羅斯聯邦的原因。

美國希望打亂重新出現的絲綢之路和擴大貿易網絡。而克里一直利用ISIL的暴行來恐嚇觀眾,中國正通過與亞洲多國及印度洋地區的外交,準備向全球擴展關係;這是中國龍向西行進的部分舉措。 

平行於克里的行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了斯里蘭卡,前往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已經是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項目的一部分。馬爾代夫是較新的項目;與該國達成了協議,讓這個島國成為海上絲路的網絡和基礎設施,中國正忙於構建擴大東亞、中東、非洲和歐洲之間的海上貿易。這也不是一個巧合,兩艘中國驅逐艦停靠在伊朗在波斯灣的港口阿巴斯(Bandar Abbas),與在波斯灣的伊朗軍艦進行聯合軍演。

平行於東西方貿易,南北貿易和運輸的網絡正在開發。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最近在哈薩克斯坦,與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Nazakhstan)共同確定今後雙邊貿易將會以數倍增長。連接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土庫曼斯坦(Turkmenistan)和伊朗的鐵路有待完工,這將創建一條南北通行的過境路線。德黑蘭和歐亞聯盟的合作也是兩國總統討論的議程。在裏海的另一西側平行的南北走廊正在興建,這通道從俄羅斯通過阿塞拜疆直達伊朗。

針對俄羅斯的制裁正在開始引起歐盟的不安。對俄羅斯制裁真正的輸家是歐盟成員。俄羅斯已表明,它具有其他的選擇。莫斯科已經展開建造連接雅庫特(Yakutia)、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和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的大型天然氣管道(也稱西伯利亞的能源管道),將天然氣輸送到中國。而金磚國家的合作夥伴南非也與俄羅斯聯邦原子能機構簽署一項核能的協議,成為歷史性的交易。

莫斯科在世界舞台上的影響力是非常清楚的。其影響力一直在中東和拉丁美洲上升。甚至在北約進駐的阿富汗,俄羅斯的影響力也正在上升。俄羅斯政府最近將過百項前蘇聯的建設項目編製成列表,有意重新啟動。

應對美國和歐盟的制裁的另一種選擇將會在歐亞大陸出現。除了德黑蘭和莫斯科的石油換商品的交易外,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Alexander Novak)宣布,伊朗和俄羅斯達成多份協議,總值達七百億歐羅。制裁措施很快變成只是孤立美國和歐盟的措施。伊朗還宣布,他們正在與中國和俄羅斯的合作夥伴克服美國和歐盟的制裁措施。

美國正遇到嚴峻的反制;直至它在中東和東歐遇到來自俄羅斯、伊朗、敘利亞和其盟友的挑戰獲得解決為止,相信美國將無暇在亞太區周旋。這就是為什麼華府正在盡最大努力在中東進行顛覆破壞,製造分裂及試圖重繪地圖,與各方討價還價。為要達到以上的目的,美國實無意打擊ISIL這個極端的恐佈組識,因為它正為美國在中東的利益服務。美國主要擔心的是如何保住其搖搖欲墜的帝國,防止歐亞融合。


[1] Mahdi Darius Nazemroaya, «America pursuing regime change in Iraq again,» RT, June 20, 2014.

[2] Mahdi Darius Nazemroaya, «The Syria Endgame: Strategic Stage in the Pentagon’s Covert War on Iran,»Global Research, January 07, 2013.

[3] Scott Peterson, «Iranian group’s big-money push to get off US terrorist list,»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August 8, 2011.

[4] Ibid.

[5] Ibid.

[6] Ibid.

[7] Matt Spetalnick, Jeff Mason and Julia Edwards, «Saudi Arabia agrees to host training of moderate Syria rebels», Caren Bohan, Grant McCool, and Eric Walsh eds. Reuters, September 10, 2014.


本文作者馬赫迪.大流士.納深勞尤(Mahdi Darius Nazemroaya),是一位屢獲殊榮的作家和地緣政治分析員。他是《全球化與北約》(The Globalization and NATO)(Clarity出版)和即將面世的新書《戰爭對利比亞和非洲重新殖民化的全球化》(The War on Libya and the Re-Colonization of Africa.)的作者。長於文化批判和國際關係。他是一位社會學家,全球化研究中心 (CRG))硏究員,並不時為莫斯科戰略文化基金會(SCF)供稿,並是意大利”Geopolitica“的科學委員會成員。


(伊光譯自全球化研究中心之《全球研究》(Gobal Research) 2014年9月26日之報導)“The March to War: Fighting ISIL is a Smokescreen for US Mobilization against Syria, Iran” (作者:Mahdi Darius Nazemroaya )

(http://www.globalresearch.ca/the-march-to-war-fighting-isil-is-a-smokescreen-for-us-mobilization-against-syria-iran/5404375)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Daesh ISIL ISIS
頂:84 踩:10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64 (48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8 (394次打分)
【已經有1086人表態】
283票
感動
264票
路過
249票
高興
29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