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三、僞信者章導讀


 

這是麥地那時期降示的十篇短蘇勒之七﹐歷史背景是在伍侯得戰役之後。  西元6253月﹐麥加貴族阿布蘇富揚率領三千大軍向麥地那撲來﹐欲雪白德爾戰役慘敗之恥。  敵人陣勢嚴謹﹐前有先頭部隊開路﹐大軍搶奪了麥地那城北伍侯德鎮安營紮寨﹐並且聯絡猶太人依附城堡助戰。 這個戰役的形勢在第三章“儀姆蘭的家屬章”中陳述過梗概﹔ 面臨敵強我弱的局面﹐僞信者在強敵兵臨城下時暴露了叛逆本性﹐兩面三刀﹐陽奉陰違﹐是穆斯林社會內部的隱患。 這個蘇勒揭示的僞信者是伍侯德戰役之後的社會狀況。

     

真主說﹕“當僞信者來見你的時候﹐他們說﹕‘我們作證﹐你確是真主的使者。’  真主知道你確是他的使者﹐真主作證﹐僞信的人們確是說謊的。”(1)   人類有理智﹐而無誠信者可能是最狡猾的動物﹐這是真主造化的卑劣本性﹐只有在考驗中才測試出來。 僞信者本來沒有信德的原則性﹐根源是強烈的私欲作祟﹐爲了達到個人目的﹐當面是人﹐背後是鬼﹔見人面說人話﹐口生蓮花﹐見鬼面說鬼話﹐陰險狡黠。

     

他們善於欺騙、說謊、發誓、做爲證﹐對真主沒有誠信﹐心媔繚t無光﹐因此“他們的心就封閉了﹐故他們不是明理的。”(2-3)   他們表面很強壯﹐實際如木偶﹐立場不穩﹐內心奸詐使他們的精神空虛無力﹐“他們以爲一切吶喊﹐都是對他們而發的。  他們確是敵人﹐故你當謹防他們。”(4)   有人勸他們應當謙虛﹐請求至聖爲他們求饒﹐但“他們卻掉頭不顧﹐你看他們妄自尊大﹐不肯道歉。”(5)

     

跟隨先知穆聖遷移到麥地那的“遷士”們﹐拋棄了麥加的家產和財物﹐許多人身無分文來到麥地那。  當地歸信伊斯蘭的老居民被尊稱爲“輔士”﹐遵循至聖的教誨﹐熱心接待、幫助和資助新來到遷士﹐麥地那社會兩組信士在先知穆聖領導下形成了友好互助大團結的局面﹐奠定了麥地那穆斯林社會的穩固基礎﹐是嶄新的伊斯蘭社會勝利的保證。  伊斯蘭的敵人和僞信者看到遷士和輔士團結親同手足﹐感到嫉妒和仇恨﹐躲在隱暗角落堳r牙切齒宣泄憤怒﹐因此對他們挑撥離間﹐煽風點火﹐希望麥地那社會出現大混亂。  真主說﹕“他們說﹕‘你們不要供給使者左右的人﹐以便他們離散。’  天地的庫藏﹐只是真主的﹐爲信的人們卻不知道。”(7)     遷士們來到人生地不熟的麥地那﹐受到歸信伊斯蘭的當地穆斯林弟兄熱情接待﹐而且得到他們幫助的生産和生活物質﹐這些是來自真主庫藏的恩惠﹐真主幫助他的使者事業成功﹐這些不爲僞信者所能理喻。  獨木不建屋﹐孤樹不成林﹐一個偉大的事業不能單靠一個人﹔真主引導全社會﹐萬衆一心跟隨他的最後使者衆志成城。

     

當時有一個人﹐名叫阿布杜拉烏拜伊﹐是麥地那赫茲賴吉部落中野心勃勃的小頭目﹐他部落堛漱H大多歸信了伊斯蘭﹐成爲忠心耿耿的輔士﹐他懷恨在心。  表面上順從﹐背後帶領一幫人搗鬼﹐他們都是僞信者。  這個蘇勒中許多僞信者的話﹐都以他爲典型﹐他在一次出城作戰的途中對他的僞信者黨徒們說﹕“如果我們返回麥地那﹐尊榮者必將卑賤者驅逐出城。”   他把暗中支援他謀反的人封爲“尊榮者”即英雄﹐而先知穆聖帶領的遷士都是他們眼中的外來“卑賤者”即小人﹐ 但真主說﹕“尊榮只是真主和使者以及信士們的﹐而僞信的人們卻不知道﹗”(8)    真主指引他的使者徹底認清僞信者的真面貌﹐不要受他們的迷惑﹐不許可對他們有任何同情﹐或爲他們求饒。  真主說﹕“你爲他們求饒與否﹐這在他們﹐是一樣的。  真主絕不赦宥他們﹐真主必定不引導悖逆的民衆。”(6)

     

+    +     +     +     +     +     +

 

遷士們爲主道奮鬥﹐捨棄了他們在麥加家鄉的一切財産和舒適的生活﹐遠離親人跟隨至聖來到麥地那﹔輔士們服從先知穆聖的指導把他們的所有家產志願供給新來的穆斯林弟兄。  他們的行爲可嘉﹐是因爲他們爲正道施捨﹐接受真主的考驗。  蘇勒的最後﹐真主揭示世上的秘密﹐財産和子女都是今世生活中的裝飾﹐如果因此而忽略記念真主﹐不爲主道奮鬥﹐臨死的時候﹐一無所有﹐是一生的虧折。  真主說﹕“通道的人們啊﹗  你們的財産和子女﹐不要使你們忽略了記念真主。  誰那樣做﹐誰是虧折的。”(10) 

     

死亡的降臨由不得個人的願望﹐真主的命令到達時﹐不許可片刻延誤﹐而僞信者的一切行爲﹐唯有真主最徹知。  真主說﹕“但壽限一到﹐真主絕不讓任何人延遲﹐真主是徹知你們的行爲的。”(11)

     

生命真可貴﹐短暫的時間﹐隨時都可能結束﹐在這個時期內﹐時刻都是真主的考驗。 通道的人們﹐應當珍惜自己的生命﹐僞信者的謊言可以暫時蒙蔽一些人﹐但絲毫欺騙不了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