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禁戒章導讀


 

這是麥地那系列的最後一篇蘇勒﹐這十篇蘇勒從第五十七章開始﹐是對初創的穆斯林社會制度的指導﹐每篇一個重點內容﹐每個制度都與認主獨一服從使者緊密相連﹐天人合一﹐渾然一體。  上一篇啓示是離婚的法規﹐這一篇啓示人類家庭和夫妻關係。  天地有陰陽﹐真主造化的萬物都有對偶﹐相輔相成﹔人分男女﹐構成社會最初級的細胞﹐夫妻關係是社會最基本的章法。 夫妻關係必須和諧﹐共同敬畏真主﹐容不得一點差錯。

     

先知穆聖在53歲至60歲之際﹐先後娶進十一位妻子﹐每一位妻子的進門都是一個可歌可泣的壯舉﹐證實他是一位品性高貴、心地仁慈的丈夫。 而他的妻子們﹐同居一所簡陋的住宅﹐個個都貞節、善良和賢淑。  嫁給穆聖的妻子們﹐沒有一個人是爲了貪圖他的錢財或崇拜他的地位﹐真主在“同盟軍章”中教導他的使者說﹕“先知啊﹗  你對你的衆妻說﹕‘如果你們欲得今世的生活與其裝飾﹐那麽﹐你們來吧﹗  我將以離儀饋贈你們﹐我任你們依禮而去。’”(3328)    他們居住在麥地那市中心的一個普通人家﹐周圍有許多鄰里和街坊﹐沒有人聽說過聖人家有過吵鬧﹐或妻子們互相有不合。  所有的妻子都是他的弟子﹐《古蘭經》是必修功課﹐年輕的阿依莎是成績最優秀的學生。  真主的啓示﹐許可他的使者有這些妻子﹐作爲開創伊斯蘭事業的英雄豪傑﹐真主恩賜他合格的賢內助﹐妻子們在家庭中分工合作﹐爲穆聖解決後顧之懮﹐並且幫助他傳播信仰﹐接待客人﹐記憶聖訓﹐參加社會勞動。  先知穆聖曾經多次對他的弟子們說﹕“你們中最優秀的男子是在家中善待妻子的人﹐我就是在家中善待我的妻子們。”

     

根據《布哈婺t訓集》《阿布達伍德聖訓集》的記載﹐有一天發生了一個小小的風波﹐引起妻子之間互相誤會。   先知穆聖的家庭生活有一個習慣﹐他每天晚上回家﹐分別到各位妻子的臥室中停留片刻﹐有一次在載娜柏的房中停留的時間長了一些﹐其他妻子等待他有些不耐煩。  另一位妻子哈芙莎發現穆聖口有異味﹐知道他在載娜柏的房中吃了她爲丈夫準備的蜂蜜。  哈芙莎女士有些抱怨地說﹕“你口中的蜂蜜氣味像是那種蜜蜂吃了不好聞的花粉。”  先知穆聖向她道歉說﹐以後在也不吃載娜柏爲他準備的蜂蜜了。  爲此﹐真主的啓示責備他的使者說﹕“先知啊﹗ 真主准許你享受的﹐你爲什麽加以禁止﹐以便向你的妻子們討好呢﹖  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1)    這話在妻子之間悄悄傳開﹐暴露了穆聖妻子們凡人心態的私欲和嫉妒。   真主的啓示是要他的使者在任何細微的小事上﹐都不許可動搖原則性﹐吃蜂蜜是合法的行爲﹐爲討好妻子而發誓不吃﹐也許被別人認作是禁止吃蜂蜜的聖訓。  身爲真主最後使者﹐言行不可不謹慎﹔事體雖小﹐但涉及到創建穆斯林新社會的大原則。

     

這就是第三句經文中所啓示的內容﹕“當時﹐先知把一句話秘密告訴他的一個妻子﹐她即轉告了別人﹐而真主使先知知道他的秘密已被泄露的時候﹐他使她認識一部分﹐而隱匿一部分。”(3)   這個穆聖家庭“瑣事”﹐成爲真主的一句啓示記錄在《古蘭經》中﹐發人深省其重要性﹐有許多教訓。  一旦把內心的秘密告訴另一個人﹐即使自己認爲最親近的妻子﹐也等於向其他人公開了私心話﹐俗話說“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此其一﹔一個人聽到的秘密﹐無意之中傳播給其他人﹐就是破壞了同第一個說秘密人默契的約定﹐此其二﹔不論什麽原因﹐聽到秘密的人泄密﹐造成信用危機和犯罪感﹐穆斯林兄弟間有可能發生裂痕﹐此其三。

     

從這個教訓中﹐“真主確已爲你們規定贖誓制﹐真主是你們的保佑者。”(2)   先知穆聖向他的一位妻子道歉﹐發誓不再吃載娜柏的蜂蜜﹐這是一個錯誤的發誓﹐遵循真主啓示的“贖誓制”可以挽回錯誤誓言的品性漏洞和缺失﹐這就是向真主悔罪﹐清洗自己的靈魂。  真主說﹕“如果你們倆向真主悔罪﹐(那麽﹐你們倆的悔罪是應當的)﹐因爲你們倆的心確已偏向了。 如果你們倆一致對付他﹐那麽﹐真主確是他的保佑者﹐吉蔔利堜M行善的信士﹐也是他的保護者。  此外﹐衆天神聖他的扶助者。”(4)   這個啓示是對穆聖的兩位妻子的引導﹐她們倆因爲嫉妒和泄密産生了內心的“偏向”﹐她們必須向真主懺悔﹐祈求真主的饒恕﹐悔過自新﹐補救錯誤。   內心的“偏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和傾向﹐可能導致穆斯林社會關係破裂﹐或內部抗爭。  真主警告她們說﹐真主保佑他的使者﹐吉卜利堣悃洬M信士們也都保護真主的使者﹐因爲真主的使者代表伊斯蘭正道。   在真主使者歸真之後﹐他的使命和事業也同樣受到真主的保佑和信士的保護﹐使內部的糾紛和外部的攻擊﹐都變得無效﹐真主的正道向前挺進。  真主說﹕“通道的人們啊﹗  你們當向真主誠意悔罪﹐你們的主或許免除你們的罪惡。”(8)

 

+    +     +     +     +     +

 

真主的歷代使者﹐都像先知穆聖﹐品德端正﹐剛直不阿﹐堅定信奉真主﹐執行真主的命令。   真主說﹕“先知啊﹗  你當爲不通道的人們和僞信的人們奮鬥﹐你當以嚴厲的態度對待他們。”(9)   真主的使者承擔的重大使命﹐不許可他們有“不拘小節”的行爲﹐這是在教訓普通的信士﹐既然繼承先知穆聖的正道事業﹐奮鬥的物件仍舊是那些不通道的人們和僞信的人們﹐在原則性的問題上必須嚴厲﹐沒有寬容可言。

     

這個蘇勒的最後﹐列舉了許多先知的妻子和通道的偉大女性與先知穆聖的妻子們比較﹐先知努哈和先知魯特的妻子不信奉真主﹐背離丈夫的使命﹐在真主對她們懲罰時﹐丈夫挽救不了罪惡的妻子﹐各人的罪責﹐只有自己負責。  經文說﹕“真主以努哈的妻子和魯特的妻子﹐爲不通道的人們的殷鑒﹐她們倆曾在我的兩個行善的僕人之下﹐而她們倆不忠於自己的丈夫﹐她們倆的丈夫﹐未能爲她們抵禦真主的一點刑罰。 或者說﹕‘你們倆與衆人同入火獄吧﹗’”(10)    人間的關係莫若夫妻最接近﹐但通道與不通道﹐各人道路不同﹐因此可以設想﹐不僅是夫妻﹐而且父子、兄弟姐妹、致近的親屬﹐信仰不能代替。 在復活日﹐親人也不能爲有罪過的人求情或祈禱真主饒恕。

     

然而﹐不能因爲各人信仰自己負責﹐一家之長不顧妻子兒女和親屬的信仰﹐真主說﹕“通道的人們啊﹗  你們當爲自身和家屬而預防那以人和石爲燃料的火刑﹐主持火刑的﹐士許多殘忍而嚴厲的天神﹐他們不違抗真主的命令﹐他執行自己所奉的訓令。”(6)    先知穆聖得真主特慈﹐有許多賢良的妻子﹐順從他的使命﹐是他開創伊斯蘭事業的助手。   歷史上曾經有一些先知﹐他們的妻子桀驁不馴抗拒真主的啓示﹐與丈夫不合作﹐先知的丈夫無法爲她們在復活日的刑罰求饒﹐遑論普通信士的妻子們。

     

這個蘇勒提醒信士們向兩個女子模範學習﹐“真主以法老的妻子﹐爲通道的人們的模範”(11)﹐“真主又一儀姆蘭的女兒麥爾彥爲通道的人們的模範”(12)﹐這兩位女子在各自艱難的環境中堅守真理﹐服從獨一無二的真主﹐獲得真主的喜悅和天堂樂園的賞賜。   法老是一個殘暴的君主﹐不信真主﹐抗拒使者﹐但他的妻子非常仁慈善良﹐拯救了幼年的穆薩﹔麥爾彥是先知爾撒的母親﹐西方人稱她爲“聖母瑪麗亞”﹐服從真主的啓示命令﹐保持自己的貞潔而懷孕生下了真主的使者爾撒。  這兩位偉大的女子﹐沒有受別人的影響﹐從最初的一點真誠和善意開始﹐表現了高貴的信仰品質﹐成爲後代信士的模範。 

     

回顧這個蘇勒的開始﹐真主在一件家務小事上責備他的使者﹐引導他堅守正道的原則﹐防止演變成重大的錯誤﹐損害經天緯地的崇高事業。  這樣結束了麥地那的十篇短小的蘇勒啓示﹐最後結尾的蘇勒﹐真主從一件微小的事件上啓迪他的仆民。   一念之差﹐可能是福﹐也可能是禍﹐告誡信士們﹐時刻多加小心﹔有了失誤和偏向﹐立即懺悔﹐遵循真主仁慈的“贖誓制”﹐祈求真主的憐憫和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