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六、人章導讀


 

有兩個人路過一個墳場﹐靜悄悄地﹐萬籟無聲﹐看著一個個土坵墳頭﹐面面相覷。

      

其中一個人開了腔﹐他問﹕“你說﹐如果墳裡的人如果能說話﹐他們會對我們說什麼﹖”

      

“說什麼﹖” 另一個人想了想說﹕“他們會說﹕‘我們過去同你們一樣﹐總有一天﹐你們將同我們一樣。’”   墳墓中的人﹐從他們出生日開始直到埋葬的那天﹐僅僅度過很短的一生。  他們為什麼要來到人世間﹐走過一趟﹖   再到哪裡去呢﹖

      

你是否問過自己﹐是從哪裡來的﹖   這是第一句經文引起的思考題。  真主說﹕“人確實經歷一個時期﹐不是一件可以紀念的事物。”(1)   在你出生之前﹐你在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在過去的歷史上沒有你的任何一點痕跡。  你所看見的每一個人﹐不論他的地位有多高﹐學問有多大﹐同你一樣﹐在他出生之前﹐世界上沒有他。

      

每個人在出世前都經歷了同樣的形成過程﹐開始是一個受精卵﹐在母親腹胎中逐漸變成一個人形。  然後﹐媽媽生出了一個小孩﹐一天比一天表現更多的理智。  這就是真主從無到有創造了一個人﹐真主對每個人“加以試驗﹐將他創造成聰明的。”(2)   人來到世界上﹐秉性各異﹐走在不同的道路上。   真主說﹕“我確已指引他正道﹐他或是感謝﹐或是辜負。 我確已為不信道者預備許多鐵鏈、鐵圈和火獄。  善人們必得飲含有樟腦的醴泉﹐即真主的眾僕所飲的一道泉水﹐他們將使它大量涌出。”(3-7)    在各種生物中﹐真主只賦予人類特殊的聰明和理智﹐因此﹐也只向人類引導正道。   以上說的人分兩大類﹐“感謝的”或“辜負的”﹐只是各人對生命道路的選擇。  最後的結局也不相同﹐善良的人獲得以清香的美酒為象征的美好待遇﹐作惡者將得到以鐵鏈和火獄為代表的刑罰。

      

這個蘇勒對真主賞賜給善人們的天堂樂園作了細緻的描述。  他們都是真主喜歡的人﹐他們的歸宿真美好﹐無與倫比﹐難以想象﹐例如真主說﹕“當你觀看那裡的時候﹐你會看見恩澤大國。”(20)     人的一生﹐是真主的試驗﹐對敬畏真主和服從使者的信道者﹐必定給予這樣的賞賜。  在復活日﹐真主將對他們說﹕“這確是你們的報酬﹐你們的勞勣是有報酬的。”(22)   每個人都將走向墳墓﹐安葬的儀式不論草率或者隆重﹐那只是一個轉運點﹐換車站﹐最後的歸宿是復活日的後世。  真主降示的經典﹐揭示了這個秘密﹐預告未來要發生的重大事件。 信與 不信由你﹐在正道頒佈之後﹐道路由你選擇﹐但是在復活日真主的賞罰由不得各人的意願﹐後人們對死者的安葬方式如同兒戲﹐與真主賞罰無關。

 

+     +     +     +     +     +

 

以上是這個蘇勒的第一部份﹐闡明了人的產生﹐真主對人的考驗﹐以及對每個人業績的賞罰。  第二部份的啟示闡明真主派遣使者對全體人類教誨﹐引導正道﹐真主賦予他的使者這些特殊使命﹐並指導他生活以及崇拜真主和宣教的方法。  這兩部份內容﹐密切相關﹔前面說真主期待人類信奉正道﹐後面說正道來自真主﹐他的使者負責向人類傳播。

      

人類生活在社會中﹐不能沒有一種高尚的精神和正氣的引導。  人性中有許多缺陷﹐自由放任﹐必然誤入歧途﹔沒有真主的光亮指路﹐必然是蒙昧的社會﹐墮落的文明。  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遵循真主的正道﹐建設美好的家園﹐治理模範社會﹐天下太平﹐幸福萬年。  真主對他的最後使者說﹕“我確已將《古蘭經》零星地降示你﹐故你應當忍受你的主的判決。 你不要順從他們中任何犯罪的人﹐或孤恩的人。”(23-24)     這是早期降示的啟示﹐《古蘭經》的大部份經文還沒有出現﹐先知穆聖被派遣為使者後﹐截止到當時﹐他只收到少量的指導﹐但真主告誡他必須在真主的規劃中堅忍。  他的週圍有許多犯罪的人﹐對他軟硬兼施企圖威逼他放棄傳播正道。  這個教誨對任何時代的信士﹐都同樣重要。

      

真主的經典不是魔法﹐也不是咒語﹐必須由真誠的信士認真執行才能見成效。  沒有堅定的信仰﹐就沒有心識和毅力﹐《古蘭經》的知識再多也不頂用。  決心為主道奮鬥者﹐必以崇拜真主開始﹐持之以恆﹐因此﹐真主教導他的使者﹐絕不許可捨棄或忽視拜功。  真主說﹕“你應當朝夕記念你的主的尊名﹐夜裡﹐你應當以小部份時間向他叩頭﹐以大部份時間贊頌他。”(25-26)   古往今來人類社會中有許多相同的道理﹐天將降大任予斯人以“平天下”者﹐必須從意正與修身為起點﹐然後才有齊家與治國的素質。

      

社會無道﹐必多小人。  真主說﹕“這等人的確愛好現世﹐而忽視未來的嚴重的一日。”(27)   任何宣教者﹐不以剛強的意志和決心﹐無法抗拒庸俗社會的腐蝕和誘惑。  古代的阿拉伯社會如此﹐今日之世界何嘗不是這樣﹖    拯救人類是一個千萬年的大工程﹐從先知穆聖開始的新紀元﹐為實現真主的光亮﹐每個信士和宣教者必須腳踏實地從本人做起。 宣教者不是專為改造別人的英雄豪傑﹐而是真主的奴僕﹐在宣教中接受生活的磨煉和真主的考驗。  天上有日月﹐地上有好人﹐光明和正氣是主流﹐這是真主的意欲﹐假如一些人不爭氣﹐軟弱無能﹐真主說﹕“我將以像他們一樣的人代替他們。”(27)

      

真主的這些啟示對大多數民眾﹐不是譴責或卑視﹐而是激勵﹐對他們一次善意地棒喝和警告﹐指引他們珍惜生命。  真主從無到有造化了人﹐只給每個人很短的生命時間﹐以便考驗和測試﹐最後確定死亡離開人世。  母腹中的胎兒不知外部世界的繁華和生活艱辛﹐活著的人不知葬身墳墓之後歸於何方。  真主造化了人﹐並且降示啟示﹐預告人所未見的事實﹐真主說﹕“這確是教誨﹐誰願意覺悟﹐誰可以選擇一條通達他的主的道路。”(29)    只有順從的信士使真主喜悅﹐能看到真主的光亮﹐將享受真主的慈恩﹐而抗拒者是不義的人﹐將為自己的罪過受到懲罰。 經文說﹕“真主使她所意欲的人﹐入在他的慈恩中。  至於不義的人們﹐他已為他們預備了痛苦的刑罰。”(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