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圣训号正文相关圣训注释
 【论启示降于穆圣之始是怎样的?安拉说:“确实,我启示于你的犹如启示于努哈和他以后历代先知使者的。”(《古兰经》4∶163)】
1欧麦尔传述:我曾听安拉的使者说:“任何行为都取决于动机2。每个人都可获得他的意图所决定的。为现世或者为聘娶一位妇女而迁移者,则他定会达致他为之而迁移的3。”[54,2529,3898,5070,6689,6953][2],[3]
2信士之母阿伊莎传述:哈里斯·本·希沙姆曾问使者道:“先知啊!启示是如何降于你的?”先知回答说:“启示降临的(状态是多样的),有时如铃声,对我来说,这是难度最大的。待我记住被启示于我的后,它就中断了。有时,天使化作人形对我讲话,这样我便牢记他所说的话。”阿伊莎说:“我曾见启示在严寒之日降临于使者,当启示结束时,使者额头上汗水流淌不已。”[2,3215]
3信士之母阿伊莎传述:启示降于使者之初是始于真梦4。使者所梦犹如晨辉。后来,使者喜欢独静,他到希拉山洞办功静悟,数个昼夜皆不回家,直到想家和需要干粮时才返回赫蒂季(圣妻)处,为再次前往做准备。终于真理5降临于他了。这时,先知正在希拉山洞,天使突然降临后对使者说:“你诵念!”使者说:“我不会念 。”

使者说:“天使紧紧地搂抱着我,以至于我都感觉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后他松开我说:‘你诵念!’我说:‘我不会念。’于是天使第两次使劲地搂抱着我,以至于我都感觉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后他又松开我,说:‘你诵念!’我说:‘我不会念。’这时,天使再次紧紧地搂抱着我,以至于我都感觉到快忍受不住了,然后他松开我说:‘奉那创生化育主6之名,你诵读吧!他自凝血造化了人类。你诵读吧!你的创生化育之主乃是至为高贵的7。’”

使者因惊悸而返回胡外德的女儿赫蒂季处,使者说:“快给我盖上被子,快给我盖上被子。”家人就给他盖上被子,直至他心神安定。他向妻子赫蒂季叙述经过时说:“我担心(不好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8!”赫蒂季宽慰他说:“不要这样,以安拉发誓,安拉绝不弃绝你。因为你慈悯亲友,帮助软弱无力者,关心穷人,款待客人,解救人们于患难之中。”赫蒂季遂将使者带到她叔父的儿子瓦格拉那里。瓦格拉是蒙昧时代信奉基督教的,他通晓希伯莱文,并用希伯莱文,根据《新约》(精神)写了一些作品。但时下他是一位双目失明的长老。赫蒂季对瓦格拉说:“堂兄啊!听听你侄儿的见闻吧!”瓦格拉遂问道:“我的侄儿啊,你看见了什么?”使者便讲述了他之所见。瓦格拉听后对使者说:“那位正是安拉曾经派给穆萨的天使(纳姆斯),但愿在你传教之日我仍年青力壮,但愿你的族人驱逐你背井离乡的时候我还健在。”使者惊异地问道:“我的族人会驱逐我吗?”瓦格拉说:“是的,你的族人会驱逐你的。象这类信息,无论何人带来都会遭到反对。在你为圣之时,如我还健在,我一定竭力襄助你。”但是,不久,瓦格拉去世了,启示也中断了些时日。”
[3392,4953-4957,6982][4],[5],[6],[7],[8]
4贾比尔传述:他在谈到启示中断的那段时间时提到了使者如下的话:“我在路上走着,突然听到空中有声音,我随即举目仰视,发现曾在希拉山洞里降临于我的那位天使坐在天地之间的一把椅子上。我惊恐万状地跑到家中,对家人们说:‘快给我盖上被子!快给我盖上被子!’安拉遂降示了‘盖被子的人啊!你当起来,你当警告,你当颂扬你的创生化育之主,你当洗涤你的衣服,你当远离污秽9。’自此而后,启示川流不息地下降着,从未间断。”[3238,4922-4926,4953,6214][9]
5塞伊德·本·朱拜尔传述:伊本·阿拔斯就“‘你不要摇动你的舌头,以免你仓促地诵读它’10 这段《古兰经》节文说道:‘主的使者接受启示时很是困难,故他的双唇动个不停。’”伊本·阿拔斯接着说:“我现在就为你们鼓动我的双唇,就像使者曾鼓动他的双唇一样。”次传述人赛尔德也说:“我现在鼓动着我的双唇,正如我曾见伊本·阿鼓动摇动他的双唇一样。”他说着就鼓动着自己的双唇。为此,安拉降示了以下的这段《古兰经》:“你不要摇动你的舌头,以便你仓促地诵读它。集合它和诵读它,确是我的责任。”《古兰经》75:16伊本·阿拔斯(解释)说:“‘集合它’,意即‘安拉要使者把启示默记在心中,并颂读之。’‘当我颂读它的时候,你当静听我的颂读’,意即‘你要注意静听。’‘然后解释它,也是我的责任’,意即‘我有义务让你宣读它,这样它的意义就会通过你的口而解明之。’此后,当吉卜利勒天使带来启示时,使者只是静听;当吉卜利勒天使要离去时,使者象吉卜利勒那样再读上一遍。”[5,4927-4929,5044,7524][10]
6伊本·阿拔斯传述:先知是人们中最慷慨的人,尤其是在斋月当吉卜利勒天使来会晤他的时候更是如此。吉卜利勒在斋月的每一个晚上都来会晤使者,并教授他《古兰经》。使者在好事上的慷慨犹如和风11一样。[6、3220、3554、4997][11]
7伊本·阿拔斯传述:艾布·苏福扬曾告诉他说:“罗马皇帝希拉克略12派人来邀请我。当时,正值使者与我以及古莱氏族中的非信士们媾和期间。彼时,我就在去往沙姆的古莱氏的商队中。我便随使节去觐见在伊利亚13的希拉克略。希拉克略在他的宫廷里召见了艾布·苏福扬一行。在希拉克略的周围有许多罗马大臣,希拉克略让他的翻译官问他们道:‘你们中谁与那自称是使者的人家系14最近?’艾布·苏福扬答道:‘我最近。’翻译官转告希拉克略说:‘让这人靠近一点,让他的伙伴站在他的后边。’接着,希拉克略对翻译官道:‘你对他说:我要向他打听那自称是使者的人的情况,若他说谎,你们(苏富扬的同伴们)可反驳他。’

艾布·苏福扬说:‘以安拉起誓,如果不是怕同伴们指控我说谎,我必定以谎言欺蒙希拉克略 。’希拉克略问道:‘在你们中间,他的族系(血统)如何?’我答道:‘他是我们中有高贵族系的人15。’希拉克略问:‘在他之前,你们中间是否还曾有人宣称是受主命传道的?’我答:‘没有。’希拉克略问:‘他的祖上有做皇帝的人吗?’我答:‘没有。’希拉克略问:‘追随他的人是贵族逸民呢,还是贫民百姓呢?’我答:‘是贫民百姓。’希拉克略问:‘追随他的人是在与日增加呢,还是减少呢?’我回答:‘追随他的人确实在不断增加着。’希拉克略问:‘那些皈依者中是否有在入教后由于厌恶而叛教的人?’我回答说:‘没有。’希拉克略问:‘在此人传道前,你们可曾指控他说过谎?’我回答:‘没有。’希拉克略问:‘他曾爽过约吗?’我回答道:‘没有,但是现在我们和他处于休战状态的这段时间16,我们不知他是否会爽约。’——艾布·苏福扬除了说这句话外,再也找不到机会诬蔑使者。希拉克略继续问:‘在你们和他之间有过战争吗?’我回答说:‘有过。’希拉克略问到:‘胜败何如?’我回答道:‘双方互有胜败。’希拉克略问:‘他命你们做些什么?’我回答道:‘他说:你们当只崇拜独一的安拉;不要举伴安拉17;当抛弃你们的祖先所说的;18 并命令我们礼拜、诚实、贞洁和接续骨肉。’

最后,希拉克略让翻译官告诉苏福扬说:‘从你的答复知道:穆罕默德在你们中是有祖系的;其实,以往被差派的任何使者都是那个民族里有祖系的。在我问道:在他之前有无自称受命传道者,你答复说:没有;因此在我看来他绝非是一个人云亦云者。你说:他的祖上未曾有人做过皇帝,由此可知他非为了恢复祖业国权而宣教。你说:他宣教前未曾对人撒过谎;由此,可以判断他既不欺人,焉能骗主?你说:追随他的人大都不是贵族逸民,而是贫民百姓;其实,历代使者们的追随者大都是贫民百姓。你说:他的追随者与日俱增,这正说明信仰的事业无不是如此,直到日臻完美。你说:追随他入教的人没有因厌恶而叛教者。信仰正是如此,一旦这种信仰的甘美渗入人的心田的时候,就再也不会有人反感之。你说他命令你们要崇拜安拉,不举伴安拉,禁止你们崇拜偶像,并谆谆教导你们礼拜、真诚与贞洁。假如你说的都是事实,那么在我脚下之地也将要被他所掌握。我已知道,使者将出,但没料到会出在你们中间,如有机会,我定会去拜见他;如果我在他身边,必为他洗脚。’”

末了,希拉克略要来了由巴士里王转呈的信──此信是由使者的信使底哈叶递交于巴士里王的。他读道:“奉挚爱仁慈的安拉之名!由安拉的仆人及其使者穆罕默德致罗马皇帝希拉克略陛下:安拉赐于跟随正道的人平安。启者,我以伊斯兰的教导劝告您,皈依伊斯兰吧,您会得到平安。如此,安拉将赐予您平安和加倍的报酬;您若昧主,则应负被您管辖者的罪责。‘有经的人们哪!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我们大家只崇拜安拉,不以任何物配他,除安拉外,不以同类为主宰。他们若背叛时,你们对他们说:你们作证,我们是归顺的人们19。’”伊本·阿拔斯据艾布· 苏福扬说:“在希拉克略问完话并读完信后,引起了人们的争论,喧哗之声不绝于耳,有人便让我们离开了那里。我对同伴们说:‘艾布·克布涉的儿子(指使者)的事业很强大呀!就连白尼·阿斯法尔(拜占庭)人的国王都怕他。’此后,我越来越坚信穆罕默德的事业会有更大成就的,直到安拉也让我信奉了伊斯兰。”

据萨利赫·本·凯桑、优努斯、马迈尔引自祖赫里的传述:伊本·奈德尔是伊利亚的总督,而希拉克略则是沙姆地区的基督教领袖。伊本·奈德尔说:“在到访以利亚的时候,有一天早上,希拉克略的心情有点不好。他的幕僚们对他说:‘我们发现你的心情不大好。’希拉克略是位星相家,他会看星相。有幕僚们问起他为何不悦时,他说:‘有天晚上,我在观察星相时发现,施过割礼的一位君主已经出世了。有哪些民族实行割礼?’希拉克略的幕僚们说:‘只有犹太人施行割礼,请陛下书令您所管辖的各个城镇(官长)让他们杀掉犹太人中的那个人不就得了嘛。’就在此事还在讨论之际,有人把加萨尼王派来的差使带了上来,他把有关使者的信息告诉了希拉克略。希拉克略询问完毕后,就说:‘你们去调查一下,看他是否施过割礼。’派去验证的人来告诉希拉克略说:‘他确实行过割礼。’希拉克略问来使道:‘是否阿拉伯人都施行割礼? ’来使回答说:‘是的,阿拉伯人也施行割礼。’希拉克略说:‘他就是这民众的王,已经出世20了。’接着,希拉克略便写信给在罗马的一位非常有知识的朋友以征求他的看法,然后希拉克略就到霍姆斯21去了。在他还未离开霍姆斯前,就接到了罗马朋友的信,信上所说与他关于使者已出世的观点相符,即他就是使者。希拉克略吩咐他的幕僚们一起到位于霍姆斯的一座宫殿,命人把宫门锁上,然后他出来说:“罗马的民众们,你们希望成功、盼望得到正道,以及(希望)国土安定吗?如果这样,就请你们和那位先知使者达成协约吧。”那些人(在听完希拉克略的话后)就象野驴一样想夺门而逃,但他们发现门已被反锁。希拉克略看到他们这种情景,他对他们有可能走向正道已经不抱希望了。希拉克略就对卫队说:“把他们给我赶回来。”(等人们静下来后)希拉克略说:“刚才我之所言只是想考验一下你们对于自己的信仰的坚持程度,这我已经看见了。”厅上众臣这才向希拉克略叩头表示拥戴。这是有关希拉克略的故事的末尾。是萨利赫·本·克沙尼、优努斯、玛尔麦尔由宰赫利传来的。
[7,51,2681,2804 ,2936,2940,2941,2978,3174,4553,5980,6260,7196,7541][12],[13],[14],[15],[16],[17],[18],[19],[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