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仇恨哪裡來? 今天又見答案

熱度4661票  瀏覽61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1月12日 19:09

       [編譯者按語﹕在現代世界新聞熱點的中東﹐西方媒體向那個地區派出了數以萬計的記者﹐每天連篇累牘的新聞報道氾濫成災﹐向全世界傾泄他們的觀點和立場﹐而在這些報道中﹐有一位不同尋常的記者﹐引起了許多國家讀者的注意。 他是英國《獨立報》在中東地區的特派員羅伯特‧費斯克(Robert Fisk)﹐長期駐守在貝魯特﹐從那裡向中東各國旅行﹐深入採訪和及時報道﹐三十多年如一日﹐勤勤懇懇﹐忠誠於自己的職業。  他不是學者型的記者﹐喜歡在辦公室裡寫新聞﹐也不是御用記者﹐官氣十足﹐他是一位腳踏實地深入民間了解民情的記者﹐用他自己的話說﹕“記者的職責﹐是做歷史不偏不倚的見證人﹐第二便是挑戰當權者。”  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書﹐書名是《偉大的文明大戰﹕征服中東》﹐1300多頁厚﹐記錄了他在中東的歷史性見聞。   自從“9-11事件”以來﹐從的足跡遍佈中東熱點地區﹐如阿富汗﹑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和埃及。  他從美國入侵伊拉克第一天起﹐就對准了戰場天天局勢變化﹐毫不畏懼﹐深入前線﹐忠於職守﹐每天向全世界發出現場信息﹐他的報道成為許多國家關心中東問題專家們“每天不得不讀”的重要新聞來源。  國際新聞界對他最貼切的評語是﹕“他的作品不僅是今天的新聞﹐更是極其重要的歷史篇章。”

       以下向我們讀者推薦一篇報道﹐是羅伯特.費斯克1月7日發表在英國《獨立報》上的文章﹐原標題是﹕我們會問他們為何如此恨西方。 全文翻譯]

       所以﹐我們再一次看到﹐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打開了地獄之門。  在一所聯合國經辦的學校裡﹐四十名避難者被炸死﹐另外一個地方﹐還增加了三具屍體。   對那些口口聲聲說“我們的武器是最清潔不過”的軍隊﹐這一夜功夫﹐成勣不算壞。  但是﹐我們有什麼必要感到驚奇呢﹖  因為﹐我們沒有忘記﹐當以色列1982年向黎巴嫩發動侵襲的時候﹐造成17500人死亡﹐幾乎全是平民﹐其中多數是兒童和婦女。  在黎巴嫩境內1982年發生的薩布拉-夏蒂拉大屠殺﹐1700多人死亡﹐多是平民﹔1996年以色列軍隊在卡納難民營殺死了106人﹐那是一所聯合國的難民收容站﹐死亡者多數是兒童。 2006年﹐以色列﹐命令馬拉隱(亦譯邁爾奧辛)難民營立即解散﹐隨後對巴勒斯坦難民實行大屠殺﹐直升飛機對他們掃射﹐同年﹐在以色列向黎巴嫩發動入侵的襲擊和轟炸中﹐打死一千多名巴勒斯坦人﹐幾乎全是平民。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的西方領導人﹐這麼多的總統和總理們﹐我還擔心﹐還有這麼多的出版界編輯和記者們﹐接受一個陳舊的謊言﹕以色列謹慎小心﹐避免造成平民傷害。  在今天發生的加沙地帶大屠殺幾個小時之前﹐某位以色列大使還在信誓旦旦地發表演說﹕“以色列盡到最大的努力﹐避免發生平民傷亡。”   就這個無恥的謊言﹐變成了當今許多總統和總理的口頭禪﹐成為不要求停火的借口﹐他們的手上都沾滿了昨夜大屠殺的鮮血。 假如布什總統有這個勇氣在48小時前發表一個停火聲明﹐這四十多條生命﹐老人﹑婦女和兒童的生命﹐就可能活到現在。

       在加沙發生的事件﹐不僅是無恥﹐簡直是卑鄙﹗   戰爭罪﹐是一個太強烈的措辭嗎﹖  假如哈馬斯犯下了同樣的罪行﹐我們便可以毫不遲疑地這樣譴責他們。 戰爭罪﹐我覺得﹐是確定不疑的罪行。  我曾經報道過許多中東軍隊的殺戮事件﹐如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以色列﹐我都變得麻木不仁了。   但是﹐以色列卻說他們開展的是一場“國際反恐”戰爭。  他們是根據我們西方人的標準發動戰爭﹐是為了我們的利益﹐我們西方人的理想﹐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社會安寧。   因此﹐如今出現在加沙地帶的野蠻暴行﹐有我們西方人在其中的參與和密謀。

       在我過去的報道中﹐見到過以色列一方位挑起戰爭所提供的各種理由﹐這些理由可能在幾個小時之後還會出現。   試舉幾個例子﹕是巴勒斯坦人內部鬥爭殺害自己人﹑巴勒斯坦人從墓地裡挖出屍體堆放在廢墟中陳列給人看﹐總而言之巴勒斯坦人應當受到譴責﹐因為他們要拿起武器﹐武裝起來的巴勒斯坦人利用難民做人肉盾﹐向以色列進攻。

       以色列不承認對薩布拉-夏蒂拉難民營的大屠殺﹐他們說是他們的在黎巴嫩的盟友基督教民兵犯下的罪行﹐當時以色列軍隊在一旁觀望了48小時﹐什麼動作都沒有做。   當以色列受到國際譴責時﹐貝京政府發表聲明說﹐是對以色列血腥誹謗。  在1996年﹐以色列砲兵對聯合國在卡納的難民營砲擊對難民大屠殺時﹐以色列說﹐難民營中窩藏了真主黨隊員。 這個純屬是謊言。  在2006年的侵犯黎巴嫩的戰爭中﹐造成一千多平民死亡﹐以色列的借口是向真主黨索要兩名被俘虜的以色列士兵﹐這兩名士兵在黎以邊界上被捕﹐後來證實責任不在真主黨。    以色列在對卡納難民營第二次襲擊後﹐聲明說﹐那裡的兒童屍體可能是從墳墓中挖出來在廢墟上陳設的假象。 這又是一個謊言。  以色列對馬拉隱難民營的大屠殺﹐沒有找到任何借口﹐因為當時難民營中的難民聽從以色列下達的命令正在遷移中﹐但他們遭到了以色列的機槍掃射。  難民們把他們的孩子都集中在卡車週圍﹐向以色列空軍展示﹐他們是無辜的平民﹐但是以色列軍隊把他們驅趕在一處﹐集中襲擊﹐最後只有兩個在死人堆中裝死的人幸存了下來。   事後﹐以色列對這個大屠殺事件沒有任何表示。

       這樣的事件在二十年前也曾發生過﹐當時以色列軍隊命令一個村莊的巴勒斯坦人全部撤離﹐命令之後就開始轟炸﹐一架直升飛機向一輛救護車掃射﹐打死在車中急救的三名兒童和兩名婦女。  以色列宣佈說﹐他們打死的人是藏在救護車中的真主黨隊員。  彌天大謊﹗   我親自調查了這個事件﹐並且採訪過幸存者。  不僅是我本人親眼目睹了這個事實﹐我的同業者也有人做了調查﹐如實報道了這個事實。  但是﹐我們這些人的命運可想而知﹐都被以色列指責是誹謗者﹐戴上一頂反猶太份子的大帽子。

       今天﹐我向讀者們如此真實報道﹐過不久﹐也將見到同樣的譴責﹐再次怒斥我們造謠說謊﹐比如說我們“為哈馬斯轉嫁老天都不知的罪責”﹐因為沒有替他們宣傳哈馬斯的罪名。  我們還將得到“為哈馬斯掩蓋在廢墟中陳列墓地屍體”的謊言﹐還能肯定有“不承認聯合國學校中藏有哈馬斯人員”的謊言。  我們西方國家的領袖們﹐必將咬牙切齒地謾罵哈馬斯最先破壞停火協議﹐挑起戰火。 事實決非如此﹐破壞協議者是以色列﹐早在2008年11月4日﹐他們向加沙地帶轟炸﹐炸死六名巴勒斯坦人﹔又在11月6日﹐再次轟炸﹐炸死四人。

       以色列確實應當得到安全的保證。  在過去的十年中﹐以色列一方只死了二十來個人﹐區區小數﹐而在過去的短短六天中﹐巴勒斯坦人民被以色列打死六百多人。   再回顧過去﹐自從1948年以來﹐有數千名巴勒斯坦人遭到屠殺﹐這場血腥的屠殺從當年的亞辛村開始﹐以色列人把巴勒斯坦人民從他們家園的熱土上驅逐出境。  這些悲慘的歷史﹐是另一個沉長的話題。  這些事件導致今天出現的一個不正常的中東﹐天天在流血﹐慘狀不亞於1990年代的巴爾干戰爭。  但是﹐當一個阿拉伯人表現出憤怒的情緒﹐做出超乎尋常的舉動﹐對西方發泄怒火﹐我們就出來解釋﹐這些事與我們毫無關係。  我們是否撫心自問﹐他們為什麼要恨我們﹖   我們最好不要再撒謊說﹐我們什麼也不知道。

       (阿里編譯自Robert Fisk﹕Why Do They Hate the West So Much﹐We Will Ask﹖)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加沙
頂:222 踩:20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1 (107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4 (1040次打分)
【已經有2116人表態】
623票
感動
463票
路過
483票
高興
54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