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教法與律例 >> 教法選粹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巴勒斯坦永遠是穆斯林領土

熱度3960票  瀏覽83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1月15日 12:13

       不容質疑﹐巴勒斯坦今天的局勢﹐是上世紀初西方列強設計的政治陰謀﹐在穆斯林的神聖領土上強行建立一個猶太人國家。  但是﹐從歷史淵源﹑信仰精神和對領土的擁有權﹐穆斯林永遠不會放棄巴勒斯坦﹐只要被西方強權及其代理人佔領一天﹐全世界穆斯林決不會放棄鬥爭。 世界上有這樣一個奮鬥的目標﹐也不錯﹐時刻提醒穆斯林﹐敵人的刀劍壓在我們的脖子上﹐成為團結和奮鬥的強烈刺激。

       巴勒斯坦不是一片平凡的土地﹐因為在《古蘭經》和聖訓中有許多處提到﹐這些經典的根據證明這片土地對穆斯林穩麥的重要性。  除了希賈玆地區以外的其他地方也許沒有那裡重要﹐因為在經典中沒有提到過﹐穆斯林在情勢急迫時有可能放棄﹐但決不放棄在巴勒斯坦領土上的權利。 那裡就是通常人們所說的“耶路撒冷聖地”(Baitul-Maqdis)﹐其中有阿克薩(遠寺)和岩石兩大神聖的清真寺﹐那兩座清真寺是真主使者先知的聖跡﹐是先知穆聖夜行和登霄的降落之地。  《古蘭經》說﹕“讚美真主﹐超絕萬物﹐他在一夜之間﹐使他的僕人從禁寺行到遠寺﹐他在遠寺的四週降福﹐以便我昭示他我的一部分跡象。”(17﹕1)

       根據聖訓﹐位於耶路撒冷城東的阿克薩清真寺﹐其地位的高貴性僅次天下第一清真寺麥加禁寺。  根據大弟子阿布‧達爾的傳述﹐他說﹕“我曾經詢問過先知穆聖﹐在大地之上﹐哪座清真寺應是第一位重要﹐他告訴我說﹐‘是(麥加的)禁寺’。   然後﹐我問﹐那麼﹐其次呢﹖  他回答說是‘阿克薩清真寺。’   我又問﹐那麼﹐這兩座清真寺確立的時間相隔多少﹐他回答說﹕‘四十年。’” 

       在先知穆聖在麥加傳播伊斯蘭期間﹐他指導穆斯林禮拜的朝向是耶路撒冷聖地﹐這個制度一直延續到麥地那時代的前十六個月﹐然後才有真主的啟示﹐把禮拜的朝向改為麥加的克爾白。  雖然改變了禮拜的朝向﹐但是﹐阿克薩清真寺的崇高地位沒有降低﹐在那裡禮拜﹐所獲得真主的回賜是在普通清真寺禮拜的一千倍。  (另有聖訓說﹐在阿克薩清真寺禮拜﹐回賜是普通清真寺的五百倍﹐列在麥地那清真寺之後﹐給予第三聖寺的崇高地位。 ---- 編譯者)

       除了先知穆聖的夜行與登霄這兩大神奇事件﹐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聖地也保留了許多歷史先知的足跡﹐他們都曾在那裡傳播正道﹐創建了輝煌的文明業績。  那是世界上僅有的一小片領土﹐從第一位先知阿丹開始﹐以後的歷史同許多先知都有聯繫﹐如易卜拉欣﹑魯特﹑達伍德﹑蘇萊曼﹑穆薩和爾撒。 《聖經》和《古蘭經》的經文都證實﹐達伍德和蘇萊曼兩位先知﹐都曾根據真主的啟示在巴勒斯坦創建了偉大的文明古國。  那裡是認主獨一信仰和啟示文明誕生和實踐的神聖區域﹐那裡的居民﹐世世代代有責任維護正道信仰﹐為人類展現認主獨一的精神。  從古先知時代﹐直到現代﹐巴勒斯坦沒有平靜過﹐是人類歷史的正義與邪惡的較量舞台﹐呈現了真主的恩典﹐也展示了真主的懲罰。

        因此﹐在先知穆聖之後﹐那裡是屬於穆斯林的領土。  例如﹐他的第二位繼承者哈里發歐麥爾在驅逐拜占廷羅馬軍隊之後﹐解放了聖城耶路撒冷。   在那以前的許多世紀裡﹐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和屬於不同教派的基督教徒都受到拜占廷帝國的奴役和壓迫。   歐麥爾宣佈﹐所有的人都得解放﹐享有信仰自由﹐恢復耶路撒冷為多種宗教的聖城。   在先知穆聖夜行和登霄的時候﹐“他在遠寺四週降福”﹐這個重要的歷史事件為那裡的神聖領土積澱了豐厚的真主慈恩﹐使那裡永遠閃耀著伊斯蘭真理的光輝。  不論在什麼時代﹐全體穆斯林穩麥都有責任保衛神聖的巴勒斯坦領土。

       公元十一世紀﹐歐洲羅馬教皇動員歐洲各國向“東方”入侵﹐發動了歷史上臭名昭著的十字軍侵略戰爭。   1099年﹐十字軍攻破了耶路撒冷城﹐佔領將近一個世紀﹐聖城之內和週圍的穆斯林﹑猶太人和基督教徒都遭受到暴虐的統治。

       巴勒斯坦地區的穆斯林﹐堅持抗戰﹐反抗十字軍的燒殺和蹂躪﹐經歷了二百多年的浴血奮戰﹐終於在1187年獲得全勝。   穆斯林英雄薩拉哈丁率領的穆斯林將士徹底打敗了盤踞在巴勒斯坦的侵略軍﹐耶路撒冷城中的居民從此獲得解放﹐穆斯林﹑猶太人和基督教徒重歸於自由和平等。

       二十世紀是歐洲殖民主義走向沒落的時代﹐全世界受壓迫的民族要求自由和解放。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在英國統治下的巴勒斯坦被英國殖民政府出賣﹐1917年以英國首相貝爾福的一個個人聲明﹐就把巴勒斯坦宣佈為未來猶太人的國家。   當初﹐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人只佔人口的8%﹐但是西方強國互相密謀和勾結﹐把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集中在一個地方﹐出現了猶太人復國運動﹐在西方軍事援助下搶佔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把他們驅逐出境。

       在1948年﹐一個畸形的嬰兒國家誕生了 ---- 以色列。   它的產生﹐第一是歐洲各國都仇恨猶太人﹐設法驅逐他們﹔第二他們被利用來向中東阿拉伯世界作對﹐製造世界大衝突。  這就是今天所看到的所謂“巴以衝突”。

       以色列建國之後﹐一直以開發“生存空間”為理由瘋狂擴充領土﹐採用各種卑劣的手段﹐包括殘酷的屠殺﹐奪得今天巴勒斯坦地區75%的土地和城鎮。  遭受災難的巴勒斯坦人民被驅逐出世代居住和經營的富饒家園。   當以色列在西方支持和武裝下﹐羽毛豐滿時﹐1967年向週圍阿拉伯國家發動全面戰爭﹐攻擊埃及﹑約旦和敘利亞﹐以攻為守﹐佔領他們的領土和戰略要地。 凡是在以色列軍隊佔領的地面上﹐以色列政府實行“猶太化”改造﹐把歷史遺留的所有伊斯蘭文明掃蕩乾淨﹐因此在聯合國保護下的耶路撒冷聖地也受到剷除的威脅。  西方國家利用以色列發泄對伊斯蘭和穆斯林的歷史仇恨﹐企圖通過以色列永久佔領和奴役資源豐富的阿拉伯世界。

       自從以色列建國﹐六十年來﹐西方國家操縱“巴以衝突”﹐袒護以色列一方﹐以貌似公允的面孔進行斡旋﹐例如西方提出世俗主義﹑民族主義﹐以各國“民族利益”和“於以色列雙邊協議”的方式對阿拉伯國家分化瓦解﹐收買一部分阿拉伯政府。  六十年來﹐巴勒斯坦的和平之路沒有出現﹐無數次的和談失敗了﹐“巴以和談”成為夢幻而破滅﹐而在以色列滋生了更大的侵略野心。

       現代所看到的巴勒斯坦問題﹐不是單純的宗教問題﹐也不是單純的政治問題﹐而是歷代先知的子孫們如何保護真主宗教的問題﹐所有的宗教都應受到尊重﹐堅持認主獨一﹐人人平等。 巴勒斯坦的災難是對全世界信士的考驗﹐分清是非曲直﹐正義與邪惡﹐歷史上曾經有過拜占廷的殘暴統治﹐也曾有過十字軍的暴虐﹐也曾有過西方殖民主義的擄掠。   從古到今﹐巴勒斯坦人民在所有這些災難中﹐沒有讓步﹐堅持抗戰﹐他們每次都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今天的黑夜﹐也將走到盡頭﹐希望的曙光已展現在地平線上。   有一位詩人說﹕“冬天了﹐春天還會遙遠嗎﹖”

       (阿里編譯自Palestine﹕Its Significance for Muslims)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巴勒斯坦
頂:159 踩:17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37 (81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1 (846次打分)
【已經有1961人表態】
572票
感動
446票
路過
449票
高興
49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