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歷史 >> 文明貢獻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中世紀阿拉伯人對哲學和科學的貢獻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阿拉伯世界研究》    作者:蔡德貴
熱度5843票  瀏覽150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3月28日 17:12

   鏗迪也十分重視理性的地位,他提倡:「我們應當不恥於承認真理並加以吸收,不管它來自何方。對於攀登真理高峰的人來說,最高的價值莫過於真理本身;追求真理決不降低或貶低自己的身份」。[8]鏗迪還提出,科學的認識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邏輯學和數學階段,相當重視數學,提出誰要掌握哲學除了讀亞里斯多德的著作之外,還應懂得數學,不研究數學,就不能成為哲學家。他強調數學的方法對哲學具有重要意義,並把邏輯學看作獲得知識的工具,出版了一部專著,依邏輯學家的方法證實先知的使命。[9]90他把對範疇的研究看作邏輯學的主要內容之一,提出了五個原始實體,來代替亞里斯多德範疇分類表中所列舉的十個範疇(實體、數量、物質、關係、地點、時間、姿態、狀況、活動、遭受)。[10] 60五個原始實體是物質、形態、運動、空間與時間。鏗迪認為,世界在時間上是被造的,在空間上是有限的,所謂永恆只是精神世界才有的。他為哲學術語的阿拉伯化付出了極大的努力,提出的許多哲學術語,如實體、物質、想像、目的、存在、非有(非存在)等,一直沿用到今天;第二階段是自然科學階段。自然科學與數學一樣,在論證哲學觀點時有重要意義。他自己就通曉很多科學,接受了很多畢達哥拉斯、柏拉圖和逍遙學派的自然科學知識;第三階段是形而上學階段。鏗迪把對哲學和宗教的調和貫徹到認識論思想中,提出真理與事物本質相聯繫,有事物存在就有真理存在,真理寓於事物的存在之中,且獲得真理的方法有兩種,一是理性的方法,二是啟示的方法,兩種方法達到同一種真理。他企圖調和理性照亮的真理和獲益于宗教源泉的真理,雖然反駁「理性足為知識惟一的源泉」的說法,為先知的使命辯護,儘量使先知的使命與理性相調和,但他最終還是認為,啟示的方法是真主特賜給眾先知和使者的。[11]他們雖然可以超越一般人類知識,但一般大眾卻得不到真主的這種特賜。所以,哲學家更應重視理性方法,應該有雙重目標,即理論目標和行為目標。理論目標是尋求真理,行為目標是實踐真理。兩個目標兼重,才能最終獲得真理,使哲學家成為一個完全的人。鏗迪還認為,只要經過這三個認識階段的全過程,對任何事物思考到底,那麼,由於普遍的因果聯繫,就宛如在鏡中觀物一樣地認識整個宇宙。

  這三個認識階段,同時也就是哲學所包括的三個內容。其中數學是形而中的,自然科學(主要是物理學)是形而下的,形而上學(阿拉伯哲學中經常用神學代替)是形而上的。哲學之所以包括這三部分內容,是因為世界上有三種知識:一是可以感覺到的物質;另一種是沒有物質的,這種知識又分為兩種:一種絕不與物質相聯繫,如神學(形而上學),另一種則與物質相聯繫且獨立於本體之外的,如數學、幾何學、星占學、音樂學等。[12]49
  拉齊也直言不諱地說:「尊嚴的真主恩賜給我們理性,是為了讓我們用來獲得我們理想的現在和將來的最大利益,這是真主給我們的最大的恩惠,是對我們最有用處的東西。由於有了理性,我們才高明於不會說話的動物,以至我們能佔有、管理和馴服它,並放逐它到對我們對它都有利的地方去。因為有了理性,我們才可懂得能夠提高我們地位和使我們生活變美好的一切。從而達到我們的目的,並滿足我們的意願。有了理性,我們就達到了對尊嚴、偉大的真主的認識。理性是我們力爭獲得的最偉大、最有益的東西。一句話,理性是這樣的一種重要的東西:要是沒有它,我們的處境就無異于牲畜、兒童和瘋子。」[13]59-60
  被稱之為哲學亞師的法拉比,認為人的靈魂有兩種力量,一種是使用人體器官進行活動的力量,一種是理智的力量。「靈魂中的理智分為四種,即潛在理智、現實理智、獲得理智和能動理智。能理解物質的這些靈魂力量是一種單純理智」[13]83。
  伊本·西拿既是哲學家,又是詩人、醫生、天文學家、幾何學家,在所有這些方面幾乎都出類拔萃,熟諳無比。他的天才使東西方的東方學家和科學家為之傾倒,尤其是在哲學和科學方面,被稱為「哲人之王」和「醫學之王」,也有人譽之為阿拉伯世界的亞里斯多德或希波克拉底。伊本·西拿的哲學思想非常豐富,我們現在研究他的思想,主要依據是他的《治療論》、《拯救論》、《知識論》及《指要與詮明之書》等,尤其是《治療論》和《拯救論》。伊本·西拿的關於共相的思想是其理性思維的傑出成果。在他看來,共相就是普遍的形式,即一般。共相究竟在個體事物之先,還是在個體事物之後?究竟是共相實在,還是個體事物實在?對於這一問題,伊本·西拿提出了自己帶有唯物主義傾向的看法。他認為,共相有三種存在方式:在物之先,存在于真主的理智中。共相在真主的理智中作為改造著的思想而存在;在事物之中,作為事物的本質,因為普遍東西的內容就是個別事物的本質;在事物之後,存在于人的理智之中,作為從個別事物之中抽象出來的普遍概念。這裡,伊本·西拿提出的共相的結構也採取了比較聰明的辦法。他承認,有共相存在於事物之先的存在方式,但這不是唯一的方式,還有另外兩種方式。即使對第一種存在方式,伊本·西拿雖然承認真主的理智是先於物的,但他對真主的態度卻只承認一個流溢說,並不承認有一個超越世界之外能夠任意創造世界的真主,亦即,萬物從真主流出,也只不過是萬物存在的一種必然性而已。所以他說的共相存在于真主的理智之中,事實上等於說共相存在於事物之中,因為事物是從真主流出的;第二種存在方式是共相在事物之中或作為其本質的說法,也就是形式在形體中的說法;第三種存在方式,即承認共相在事物之後作為從事物中抽象出來的普遍概念,肯定了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的唯物主義原則,成為他認識論的核心,是其認識論中最有價值的部分,對歐洲經院哲學中的唯名論者產生過積極影響。伊本·西拿把探討概念和範疇的邏輯學看作思維推理的科學,有時別稱為工具科學。邏輯學是一門關於方法的科學,人們根據這些方法,從已在理智中存在的事物,過渡到要認識的事物,肯定推測在思維科學中的作用。他還力圖從存在中引出思維的邏輯形式,看到這些形式的客觀基礎。但他更為注重豐富的內容,而不追求空洞的形式主義,堅持邏輯的範疇和構造應當符合事物和現實,反對詭辯。伊本·西拿還吸收了格林、亞里斯多德、斯多噶學派的一些邏輯思想,提出一些更有影響的邏輯學說。他認為,人通過內在的認識能力,可以獲得意念。意念又分為兩種,即關於個別事物的第一悟性意念和關於普遍事物的第二悟性意念,包括「屬」和「種」等。他提出邏輯的物件是第二悟性意念,邏輯科學是關於概念、判斷、推理和證明的科學。這些思想對西歐中世紀邏輯思想的發展曾產生過重大的影響。伊本·西拿也承認人所獨有的理性靈魂,具有認識、行動、理論思辨及實踐等機能,因此理性靈魂是靈魂的最高智力,也是人的最高認識能力。人的理性認識屬於理性靈魂,而感性認識屬於動物靈魂。動物靈魂的認識靠形體器官,理性靈魂的認識沒有形體器官,要靠先天的手段獲得的觀念和判斷,只能憑自己對事物和觀念進行認識。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224 踩:29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7 (145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2 (1354次打分)
【已經有2508人表態】
722票
感動
581票
路過
562票
高興
64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