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當代人物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奧巴馬的穆斯林女顧問訪談

熱度3972票  瀏覽7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5月04日 17:08

       頭戴蓋頭的女學者達麗亞‧莫加赫德將記入美國史冊﹐因為她被選為第一位白宮穆斯林女顧問﹐為奧巴馬政府參謀伊斯蘭事務。  據說她入白宮不久﹐就設想了一個新方案﹐創立一個宗教間顧問處﹐協助美國政府深入穆斯林社會﹐改善關係。

       莫加赫德女士出生在埃及﹐美國公民﹐在入白宮前擔任蓋洛普穆斯林研究中心主任﹐曾發表過多種穆斯林社會現狀報告。  她對伊斯蘭文化和穆斯林社會研究﹐都有很深刻的造詣。  本文是《伊斯蘭在線》記者對她的獨家採訪﹐在採訪中﹐她坦率地談了她自己走過的道路﹐穆斯林社會所面臨的挑戰和美國社會對伊斯蘭的普遍態度。

女學者達麗亞‧莫加赫德

      

記者問﹕作為被選入白宮擔任伊斯蘭事務顧問的第一人﹐你自己有什麼感受﹖

達麗亞﹕我不算第一人﹐因為在我來之前﹐奧巴馬政府顧問團中就有幾位穆斯林。  開展宗教間友好對話的工作﹐也不是我的首創﹐因為在美國政府中﹐原來就有一個辦公室﹐名稱是“以宗教為基礎的睦鄰友好白宮顧問理事會”。  在這個理事會中﹐我加入了艾伯爾‧佩特爾的工作組﹐他是最早的穆斯林成員﹐但是我確是理事會中第一個女性穆斯林。  我對這份工作感到自豪﹐也有我自願承擔的重大責任感。  我認為﹐不是繼續前人的規劃﹐而是根據實際需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但是我相信﹐前人的規劃並沒有完成﹐有許多工作可做。

 

記者問﹕“以宗教為基礎的睦鄰友好白宮顧問理事會”在白宮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達麗亞﹕這個理事會中有二十五名成員﹐我是其中之一。  主要使命是﹐在發生有關穆斯林社會問題時﹐從宗教信仰的角度向政府提出解救方案。  更具體一點說﹐我所在的專業組﹐是宗教間對話與合作使命工作隊﹐我們只有五名成員。  我們組只負責與我們有關的事務和制定規劃﹐上交到理事會統籌安排﹐我們的規劃只是理事會向總統辦公室年度報告的一部分。

 

記者問﹕你是伊斯蘭事務顧問﹐請問你怎樣向總統表述伊斯蘭﹖

達麗亞﹕我不是伊斯蘭宗教顧問﹐沒有向總統闡述伊斯蘭的責任﹐而是負責向總統報告穆斯林社會的思想和現狀﹐實話實說。  如果說我在白宮中的伊斯蘭事務功能﹐我把所見所聞的美國和全世界穆斯林社會的聲音向總統反應﹐因為他聽不到他們的聲音﹐需要我來傳遞。  我的信息經過審議之後﹐有助於制定政策。  他們選我進入白宮工作﹐說明了﹐美國政府真誠希望了解穆斯林的思想和感受。

 

記者問﹕你打算怎樣向奧巴馬總統提議改善同美國和世界穆斯林的關係﹖

達麗亞﹕我將建議他多聽聽﹐多思考。  許多人有個說法﹕恐怖份子“ 劫持了伊斯蘭”﹐我不同意這個看法。  我感覺到﹐伊斯蘭堅如磐石﹐在全世界穆斯林的生活中興旺繁榮。  恐怖份子所獲得的便利條件﹐是利用了穆斯林的冤屈。  美國前一屆政府都對穆斯林所遭受的不公正不予理睬﹐所以留下了空間﹐讓極端份子乘虛而入。  這種局面﹐對我們大家都是危險的。  美國政府必須耐心地傾聽穆斯林主體社會的聲音﹐甚至﹐美國人可以不同意他們的立場觀點。 這是當務之急﹐刻不容緩﹐否則﹐局面將被極端主義份子所控制。

 

記者問﹕在你看來﹐美國新政府在國內外事務中﹐哪些必須立即改革﹖

達麗亞﹔我讚同在政府“新途徑”行動規劃中的三大政策﹕尊重(Respect)﹑(政治和經濟)改革(Reform)和平息衝突(Resolution of conflict)。  在涉及到美國利益時﹐我提議政府選派一位特使﹐到穆斯林社會中去﹐執行“傾聽旅行”的專職。   穆斯林同所有的美國人一樣﹐最關心的是他們的的生存條件﹐害怕金融危機和失業。  穆斯林也憂慮不平等的待遇﹐如種族主義﹑民族歧視﹑排外主義和剝奪自由權利。

 

記者問﹕你對美國社會中對伊斯蘭仇恨的情緒怎樣理解﹖

達麗亞﹕對伊斯蘭仇恨﹐是美國普遍存在的現象。   蓋洛普的民意調查發現﹐穆斯林是美國社會中最不受歡迎的少數民族﹐只有三分之一強的美國人說﹐他們對穆斯林沒有偏見。  這種情緒潛藏著對全社會的危險性。 根據社會學定義﹐種族主義是社會疾病﹐來源於誤解和偏見。 在種族主義籠罩的氣氛中﹐必然導致人們錯誤的選擇﹐產生不合理的舉動。  也可能造成民族分裂﹐浪費人才和文化資源。  種族主義會給一個國家造成巨大的浪費。  種族主義發展的後果﹐使國家十分被動。  我對美國在人種問題上所取得的歷史成就感到驕傲﹐這個問題解救得比較好。  例如﹐在1956年﹐只有4%的美國人同意黑人和白人結婚。 我們的現任總統﹐在他出生的時候﹐他的父母在弗吉尼亞被州法律定為非法婚姻。  如今﹐有80%的美國人認為黑人與白人結婚是合情合理的。 幾十年後﹐在弗吉尼亞州﹐才出現了巴拉克‧奧巴馬代理那個州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  這代表了美國歷史的進步﹐我們因此變得更加強大﹐更加聰明。  下一個進步的標誌將是﹐從社會中清除對穆斯林的偏見。

 

記者問﹕你認為﹐美國穆斯林本身應得做些什麼﹖

達麗亞﹕在我們全國調查中發現(公民形像調查)﹐美國穆斯林與其他種族群相比﹐在政治和民事的參與方面都比較落後。  穆斯林在今後的行動﹐應當以加強美國的國力為目標﹐對美國的前途有責任感和使命感﹐以便改寫穆斯林在美國的歷史。

 

記者問﹕你認為﹐美國穆斯林奮鬥的動力在哪裡﹖

達麗亞﹕美國穆斯林必須與美國同命運﹐美國強大了﹐穆斯林也強大了﹐互相可以同步前進。 這就是最理性的奮鬥目標。

 

記者問﹕你一直堅持穆斯林女子的形像﹐從來都戴著蓋頭﹐能否談談你個人的經歷﹖

達麗亞﹕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真主的恩賜﹐感贊真主。 我有一個不同尋常的經歷。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埃及中產階級的家庭﹐沒有任何社會特權。  我刻苦學習﹐爭取優異成勣﹐努力考取美國第一流的大學﹐同時做實習生掙工資養活自己。   假期﹐我到工廠去打工﹐當時我才十九歲﹐生活很辛苦。  工廠裡的老工人們都說﹐我是他們所見到的第一個穆斯林﹐工廠車間裡沒有女工﹐只有我是女人﹐因此我是雙重的少數民族﹕穆斯林和女性。  在一起時間長了﹐沒有人特別注意我頭上的蓋頭﹐他們只知道有一個很勤奮的車間工友同事。  我體會到﹐在美國﹐穆斯林女子的蓋頭不是一個問題﹐所以﹐在我大學畢業之後﹐先找到了一份工作﹐後來又報考研究生﹐畢業後又工作﹐我一直戴著蓋頭﹐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我的體會是﹐不論在任何地方﹐憑著自己的誠意去認真工作﹐工作熱情超過一切﹐不必去考慮怎樣讓自己同週圍環境變得一樣。 我的奮鬥和我的成功﹐都是我的生活教訓﹐幫助我鼓起勇氣面對未來的挑戰。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奧巴馬 穆斯林
頂:150 踩:17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7 (94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5 (916次打分)
【已經有1783人表態】
492票
感動
398票
路過
433票
高興
46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