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朗大選前夕德黑蘭見聞

熱度3807票  瀏覽3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6月15日 12:40

       [編譯者按語﹕6月13日伊朗大選落下帷幕。  根據伊朗官方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報道﹐在13日凌晨公佈的投票結果﹐現任總統艾哈邁德-內賈德獲得64﹒31%的選票﹐他的主要競選對手前總理穆薩維贏得32﹒57%的選票﹐其他兩位對手得票率都不足2%。 內賈德獲得這次選舉中大部份選票﹐成功連任總統。 伊朗總統大選每四年舉行一次﹐實行公民直接選舉﹐今年大選有85%的選民參加投票﹐展現伊朗人民對民主生活的熱情和關心。  本文的作者是阿巴斯‧巴載加爾博士﹐是美國喬治亞州埃默里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授﹐在伊朗大學揭曉前的一個星期﹐他正在伊朗訪問﹐親眼目睹伊朗人民對大選的高度熱情﹐並在對大選的可能結果進行分析和判斷。]

       我有幸趕上伊朗大選前夕的一個星期到達德黑蘭﹐全國瀰漫著大選的濃烈空氣。  在大選投票的最後階段﹐雖然有四位候選人進行緊張的角逐﹐但大勢已定﹐看來這次選舉的贏家非艾哈邁德-內賈德莫屬了。  我走出機場﹐一坐上計程車﹐我同司機的談話就開始了﹐當然話題必然是大選。  他主動對我說﹐內賈德在擔任總統期間﹐每個省至少去過兩次訪問﹐「全國﹐可比德黑蘭一個市大多了。」(他原擔任德黑蘭市長 --- 譯者)   我問﹐他認為內賈德的對手穆薩維當選的可能性有多大﹐是否德黑蘭之外也有相當多的支持者﹐他說﹕「可能吧。」

       外界媒體希望穆薩維獲勝﹐伊朗將進行深入改革﹐在國際上緩和關係。  現代的伊朗已經歷了三十年的民主選舉﹐人民都已習慣了﹐人人都敢於通過投票充份表達意見。  從外部表象看﹐大選的過程十分民主﹐沒有什麼控制﹐但據說在基層選拔候選人的時候﹐提名和反對派的報刊都受到一定的限制。 在選舉過程中﹐政府有兩套監控體制﹐此外還有一套「選舉觀察小組」﹐目的都是防止選舉作弊。

       內賈德的競選對手穆薩維在政治明朗化和反對官員腐敗上大做文章﹐但是證據不足﹐難有說服力﹐因此使他的競選政治綱領軟弱無力。  在德黑蘭﹐穆薩維支持者很多﹐尤其在首都北部的富人居住區。  他的支持者們數星期來﹐每天晚上都花幾個小時舉行集會﹐鼓動民眾對他投票。 積極支持穆薩維的人群中﹐有許多年青人﹐他們希望開放文化政策﹐給年青人更多的自由﹐適當引進西方生活方式。  因此﹐在支持穆薩維的宣傳集會上﹐有些女孩摘去了蓋頭乘涼﹐小伙子們唱歌跳舞﹐象徵著他們在爭取自由。

       星期一夜間﹐我站在賓館大樓屋頂俯瞰全市﹐穆薩維的支持者組成人鏈佔領主要街道。 但是﹐過不多時﹐更多的人群如同火山爆發的岩漿向四面八方流動﹐老人和婦女充滿街頭。  這些人是內賈德的支持者。   第二天聽說﹐集會的人數多達六十萬﹐也有人誇張一點﹐說足有百萬德黑蘭居民支持內賈德。  因為上街的人數太多﹐他本人沒有擠出大廳向群眾發表預定的演說﹐西方的媒體對如此大的人群出動積極參加選舉﹐幾乎沒有報道。

       投票前夕的氣氛基本上是未來勝負的衡量標準。  記得在1979年革命前夜﹐德黑蘭也出現了百萬人上街支持革命的民眾運動﹐雖然巴列維獨裁政權是美國一手扶植的在那個地區武力最強大的盟友﹐但是極少有專家看錯了眼﹕革命必勝。  研究現代伊朗政治的西方學者﹐早在十年前就曾預言﹐親美國的政權難以維持下去。 法國當代哲學家米歇爾‧弗科爾特說﹐從大街上民眾的表情可以打賭﹐伊朗的革命必將成功。

       在伊朗的近代史上﹐曾經出現過各種革命力量﹐如共產主義者和自由主義份子﹐他們曾經打出反對前政權的裙帶關係和專制制度﹐但都沒有成功。  伊瑪目霍梅尼成功了﹐秘密就在這個民族的心理﹐十分重視宗教﹐他們相信宗教是公正的﹐廉潔的﹐可以克服各種政治弊端。  當年哈塔密在競選總統的時候﹐他的競選對手是革命老臣納提格‧諾里﹐西方國家預料諾里必然取勝﹐因為猜測伊朗人留戀西方化的生活﹐選舉的結果﹐代表宗教勢力的哈塔密獲勝。 伊朗人民很尊敬宗教人士﹐相信他們的誠實和虔誠﹐超過對改善生活的嚮往。  哈塔密在今年大選之初﹐曾經有參選的打算﹐後來宣佈退出﹐但是他的支持者大多數轉向了另一位保守派內賈德。

       一個星期來﹐我所見所聞﹐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各種黨派都在大選中充份表演﹐候選人的政黨提出各種政治綱領和口號﹐例如反腐敗﹑提倡民粹﹑改善生活﹐但是他們心中希望出現一個可靠的人當選為執政四年的領袖。   在大選中所展現的所有社會問題﹐選民們相信﹐只要總統有真信仰﹐對民眾誠實﹐辦事認真﹐就是好總統。  內賈德就是伊朗人民心中形像的代表。

       內賈德在過去四年執政期間﹐給民眾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他從來不穿昂貴的服裝﹐生活儉僕保持平民本色﹐他們沒有「總統府」﹐至今一家人還是住在他父親留給他的老房子裡﹐在維護國家尊嚴和利益的政策中他表現是一個強硬派。  他對西方媒體所宣傳的「溫和伊斯蘭」毫不買賬﹐認為那是背叛﹐在他批駮他的老競爭對手拉夫桑賈尼的時候﹐就把他比做一千四百年前向奪取伊斯蘭政權的遜尼派表示讓步的軟弱領導﹐給什葉穆斯林造成了千年悔恨。  西方媒體把拉夫桑賈尼稱為「溫和派」﹐把穆薩維形容為「改革派」的代表人物﹐在伊朗選民的心裡都沒有產生效果。

       內賈德在競選最激烈的最後一週衝刺階段﹐表現更加強硬﹐提出對伊斯蘭革命進行全民表決的建議。  他的支持者們上街示威遊行﹐表示對他強硬政策的支持﹐高喊口號「堅決擁護伊朗最高領袖﹗  打倒反對者﹗」    然後又展現了什葉穆斯林的歷史禮儀和紀念什葉烈士的哀歌。   西方媒體所期待的青年要求開放和自由化的聲音﹐相比之下是微弱的﹐不成氣候。  穆薩維的出現﹐代表了一部分希望開展國際貿易的商人利益和一部分希望自由開放的年輕一代的喜好﹐但遠不是伊朗六千年文明的民族精神。

       我希望在未來的局勢發展中﹐西方媒體不要再犯過去的老錯誤﹐憑著自己想象的形像描述伊朗﹐總是把追求物質享樂當作民心所向的法寶﹐把西方的自由化當作人間天堂的建設藍圖。 伊朗的波斯民族不是西方人認為的通常規律﹐他們的生活目標和處世理念與西方人不同。  試想在三十年前﹐他們擁護一位年邁八旬的老人﹐歡迎他從國外流亡回來﹐建立新的伊斯蘭政權﹐而對許諾他們過西方化生活的國王不感興趣。  十二年前﹐他們推選了一位鐵匠的兒子哈塔密擔任國家總統﹐因為他是受過訓練的伊斯蘭教士。   在四年前﹐伊朗人民從他們中發現了一位信仰虔誠而生活樸素的年青人﹐支持他出來為伊朗掌政在這個多風多浪的世界大海中導航。  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朗
頂:142 踩:18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98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917次打分)
【已經有1570人表態】
392票
感動
396票
路過
387票
高興
39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