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化透析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文明虧欠了伊斯蘭?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信報》    作者:林思華
熱度3749票  瀏覽82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9月24日 15:26

「我知道文明對伊斯蘭的虧欠。」(I know civilization’s debt to Islam.)

——奧巴馬於埃及開羅。

        【奧巴馬剛於6月4日到訪埃及。現在埃及有近九成人口是穆斯林,就在這個伊斯蘭國家的首都內,在開羅大學的講台之上,奧巴馬發表了一篇演說。當然奧巴馬這次演說的對象,並非單是在場數百位穆斯林大學生,而是全球十億以上的穆斯林——筆者當時身在杜拜,英國廣播公司正為這演說做電視直播。本文文首的一句,正是奧巴馬這次希望帶給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其中一句話。】

        請莫以為奧巴馬又在訴說那些『打來打去』的恩恩怨怨,那句話並不是指這些。且閱上文下理,看看以下奧巴馬開羅演說的一段節錄,大家自會了解。

        潛在價值

        『作為一個有念歷史的學生,我知道文明對伊斯蘭的虧欠。正是伊斯蘭--在諸如 Al-Azhar-Azhar,(註1)的地方--它們把學識之光承傳多個世紀,為歐洲的文藝復興及啟蒙時代鋪路。正是穆斯林社會的創新,發展出代數學(Algebra),發展出我們的磁性指南針,航海工具,我們對筆與印刷的掌握、還有我們對疾病傳播與治療的理解。伊斯蘭文化給予我們雄偉的拱門與飛騰的螺旋尖頂,永不過時的詩篇與令人喜愛的音樂,優美的書法,以及眾多讓人平靜冥想之處。縱觀歷史,伊斯蘭言行一致地表現出,其在宗教包容及種族平等方面的潛在價值。』

        所以奧巴馬想提醒的是,伊斯蘭文化和西方歐美文化,雖然在今天看來,兩者在各方面都好像格格不入,但其實它們雙方的的發展,絕非互相獨立毫無瓜葛,某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歐美文化有得過伊斯蘭文化的造就。所以現在人們比較熟悉的歐美文明中,絕對有承傳自伊斯蘭文化的成分,只是一直被忽略,這就是奧巴馬所謂『文明對伊斯蘭的虧欠』。

        奧巴馬提及代數、磁性指南針、印刷、疾病傳播…很好,今天就拿科學作例子。

        我們提到科學的起源與發展,一個簡便的說法是這樣的:科學源自公元前柏拉圖,蘇格拉底等希臘先哲的思辯;到了十六世紀,伽利略引入實驗方法;十七世紀,牛頓提出宇宙中的自然法則是能夠以人的理性去了解;所以自啟蒙時代後,科學得以從古哲學及宗教之中解放,成為一獨立學科‧-直發展至現代的科學。

         哪伊斯蘭呢?在以上這圖像中,完全沒有伊斯蘭的位置,但其實科學作為文明的一部分,它和文明一樣,其發展從來就不是一條直線。

        公元八至十三世紀,是伊斯蘭文化的黃金時代(Islam Golden Age)。這數百年間,穆斯林已出了許多傑出科學家,他們主要為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在各個科學分支都做出了成果。

        例如 Geber (721-815),他是位伊斯蘭的通才(polymath),同時是煉金術士,藥劑師、醫師、哲學家、天文學家、占星家和物理學家。作為煉金術士,他做了很多工作。以去除煉金術中的迷信,使煉金術更接近某種科學。現在化學實驗室中基本的器具中,有二十多種都是由 Geber 發明的;他發現並描述了很多化學物及化驗工序,有些現時已是很基要的工序,例如蒸餾(distillation)。後來化學得以脫胎自煉金術,Geber 實居功不少,所以也被稱為『現代化學之父』。

        提起煉金術,不妨順帶談談這個--賢者之石。 Geber在他的煉金術著作中,論及實物間互相轉換(transmutation)--例如點石成金--的可行性,但這需要一種特別的物質作為媒介。後來 Geber的著作傳到歐洲,其想法大大影響了歐洲中世紀的煉金術界,它們稱這種終極媒介為『賢者之石』  (philosopher's stone),並認為 Geber 的說法給出了這種石存在的理由,於是掀起了製造/尋找賢者之石的熱潮。所以英文小說《哈利波特與賢者之石》  (註2)  (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還有日本動漫作品《綱之鍊金術師》,裏面提及的賢者之石,其概念實來自伊斯蘭文化。

 

         強調實驗

        回到正題,穆斯林歷史上出過很多開拓的科學家,除了 Geber,這裏再提兩個:寫下已知最早的密碼分析文獻的 Al-Kindi(803-873)、還有發現光的折射定律的 Ibn al-Haytham(965-1039)等,都是穆斯林科學界的代表人物。

        穆斯林科學怎樣影響西方科學發展?

        古希臘哲學著重理性思辯(rationality)多於經驗主義(empiricism);在地球另一方,到伊斯蘭的黃金時代,穆斯林科學家就已經比前人更強調實驗--出奇地,穆斯林強調實驗的原因,來自他們的宗教。《可蘭經》究竟提倡怎樣的科學精神?

        《可蘭經》(17.36):『你不得接受任何訊息,除非你親身印證過。我已經給你聽力、視力和腦袋;至於如何善用它們,那是你自己的責任。』

        可見《可蘭經》是一部強調經驗和觀察的典籍,它主張實幹,認為什麼都要『落手落腳』去做。所以為了查證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Hadith),穆斯林也建立了自己的審查及記錄方法,這些都是做實驗所需的技巧。所以跟隨《可蘭經》訓示的穆斯林科學家,主張以實驗累積知識,是自然不過的事。例如前面提及的光學先驅 Ibn aI-Haytham 就是典形。有作者甚至認為,Ibn al-Haytham 是歷史上首位科學家。那位作者為此寫了一本書,其中整理了這位穆斯林的『科研七步』:觀察、陳述問題、表述假設、以實驗測試假設、分析實驗結果、下結論、公布發現。這和現代學者的做法頗一致,可見當時的伊斯蘭已經將實驗融入為科學方法(scientific method)的一環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穆斯林科學記載了最早的『同行評審』 (peer review)過程:他們的醫生每次看症後,都要將自己的診斷記下:到病人康復或離世後,由當地醫生組成的委員會,就會審查所有診斷的記錄,看該醫生的醫術及醫德是否符合標準。這種以同行作評審的做法,也是現代學術界中,學報徵文及學府徵人時所常用的。

         影響深遠

        黃金時代的穆斯林科學家寫了很多書,多是用阿拉伯文寫成;幸而也有很多有心人將這些著作譯成拉丁文,因此穆斯林科學家的思想和工作方式也得以流傳到歐洲。伊斯蘭科學的貢獻遠不止個別的科學發現:更重要的是,伊斯蘭黃金時代中幾代人所建立起來的實驗科學觀,對往後整個科學的發展影響深遠。伽利略也是實驗科學的標誌性人物,傳說他在比薩斜塔執行著名的自由落體實驗;那是1590年的事‧比 Geber及 Ibn al Haytham 的年代晚了六百年。

        現代科學方法發展到今天,有理論,有實驗,各司其職,環環相扣;這肯定不是靠單一文化做得到的,而是多個文化交互影響後,集各家大成的結果。伊斯蘭文化就在我們的生活中,科學如此,文明亦然。


        註1 即埃及的 Al-Azhar 大學,同樣位於開羅,創立超過一千年,是埃及歷史最悠久的大學,也是全球第二古老的大學,被視為阿拉伯的文化殿堂。這次奧巴馬到訪,是由 Al-Azhar 大學及開羅大學聯合作東道主,而演講則在後者舉行。

        註2  即《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集,原書名為“Harry Potter and the philosopher's stone”,但正式中文譯本則稱為《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不用『哈利波特與賢者之石』,可能是因為跟隨美版--該書在美國發行時將書名改為“Harry Potter and the Sorcerer's Stone”,賢者之石成了魔法師之石了…不知這算不算『去伊斯蘭化』?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斯蘭 文明 貢獻
頂:140 踩:22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2 (95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823次打分)
【已經有1594人表態】
472票
感動
349票
路過
349票
高興
42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