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當代人物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蓋爾達維及其思想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轉載    作者:丁俊 博士
熱度4403票  瀏覽54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11月19日 10:31

當代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的代表性人物——蓋爾達維及其思想

(丁俊  博士)

 

摘要:「伊斯蘭中間主義」作為當代阿拉伯世界的主流思潮之一,重申伊斯蘭文明帶給人類的首要資訊是中正和平,伊斯蘭教反對各種形式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主張不同文明間應開展平等的對話與交流,認為不同民族和國家間的和平相處與友好交往,是人類共同發展和世界持久和平的基礎。卡塔爾大學教授尤蘇夫•蓋爾達維是這一思潮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本文對其生平、著述及主要思想作了簡要介紹,認為在當前形勢下,蓋爾達維的中和思想對於維護阿拉伯民族的團結進取、促進各國人民之間的相互理解和世界和平事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當代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思潮眾多,紛繁複雜。 20世紀後半葉,特別是冷戰結束後,西方世界極力鼓噪「伊斯蘭威脅論」和「文明衝突論」,單極霸權來勢兇猛,各種形式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不斷滋生蔓延,中東地區戰爭和衝突持續不斷,全球化浪潮四處衝擊,在這樣的國際大背景下,長期低調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作為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應對內外挑戰的積極反映,脫穎而出,走向前臺。9.11事件後,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強烈感受到向世人正確傳達伊斯蘭文明帶給人類的和平資訊和中和思想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從而更加凸顯出「中間主義」思潮的現實意義和時代精神。今天,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的許多宗教學者、哲學家、思想家以及一些政治領導人都在不同層面宣導「中間主義」,使「中間主義」思潮發展勢頭高漲,已然成為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主流價值取向。

在積極宣導「中間主義」思潮的眾多學者中,尤以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الاتحاد العالمي لعلماء المسلمين)主席、卡塔爾大學教授尤蘇夫•蓋爾達維博士(الدكتور يوسف القرضاوي)的成就和影響最為突出。本文就蓋爾達維的生平及其重要著述和主要思想作一簡要評介,以期學界對當代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中間主義」思潮有進一步全面深入的研究,因為長期以來,由於受到西方話語的影響等多種原因,我們對中東地區思潮的研究往往傾向於關注所謂「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等邊緣思潮,而對具有廣泛影響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有所忽視,像蓋爾達維這樣的當代阿拉伯世界重量級的思想家和學者,更是尚未進入主流學界的視野。

 

一、尤蘇夫•蓋爾達維的生平

1.求學歷程:
尤蘇夫•蓋爾達維於1926年9月9日出生於埃及北部農村一個名叫索夫特土拉蔔(صفت تراب)的村莊,幼年入本村私塾,接受傳統啟蒙教育,不到10歲就已通背《古蘭經》。後往埃及第三大城市坦塔上中學(愛資哈爾大學附屬學校),學習期間,熱衷於法學、文學及詩歌創作。畢業後赴開羅,進入愛資哈爾大學(下稱「愛大」)學習,1953以優異成績畢業,在180名畢業生中名列第一名,獲宗教原理學系學士學位。之後繼續在愛大深造,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1954年獲愛大阿拉伯語言系教師資格證,成績在500名畢業生中名列第一名;1958年獲得愛大阿拉伯語言文學准碩士學位(دبلوم);1960年在愛大宗教原理系獲得碩士學位;1973年以優異成績獲得愛大博士學位,博士論文為《論天課及其在解決社會問題中的作用》。

2.工作履歷:
從愛大畢業後,蓋爾達維一度任職於國家宗教事務部,後調至艾大出版社工作。1961年前往卡塔爾任教。1973年受聘于卡塔爾大學(下稱「卡大」),負責籌建卡大伊斯蘭研究系並擔任該系主任;1977年又負責創建卡大法學系,並擔任該系主任直至1990年;1990年至1991年一度被借調到阿爾及利亞大學工作。返回卡塔爾後,又創建了卡大聖訓與聖史研究中心(مركز بحوث السنة والسيرة النبوية بجامعة قطر),並但任該中心主席至今。
蓋爾達維目前仍供職于卡塔爾大學,並擔任世界穆斯林學者聯盟主席、世界伊斯蘭聯盟教法委員會委員、伊斯蘭會議組織教務委員會專家、歐洲伊斯蘭教法裁判與研究委員會(the European Council for Fatwa and Research)主席、卡塔爾高等教育委員會委員、卡塔爾伊斯蘭教法仲裁機構成員、科威特國際天課機構副主席、約旦皇家伊斯蘭文明研究院院士、英國牛津伊斯蘭研究中心研究員、印度伊斯蘭文學協會會員、埃及伊斯蘭經濟協會會員以及多家伊斯蘭銀行和金融機構顧問等眾多兼職,經常應邀到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各著名大學講學,參加各類學術會議,發表演說,接受報刊、電臺、電視臺、網路等各類公共媒體的採訪,解惑釋疑,針砭時弊,受到各方好評。近年來蓋爾達維在卡塔爾半島電視臺「教法與生活」節目中擔任主講,受到中東地區眾多觀眾的喜愛。

3.榮譽獎項:
蓋爾達維卓越的學術成就為他贏得了各種榮譽和獎項,其中主要有:
1990年獲伊斯蘭發展銀行伊斯蘭經濟獎(جائزة البنك الإسلامي للتنمية في الاقتصاد الإسلامي);
1992年獲沙烏地阿拉伯費薩爾國王世界伊斯蘭研究成就獎(جائزة الملك فيصل العالمية بالاشتراك في الدراسات الإسلامية);
1996年獲馬來西亞國際伊斯蘭大學學術貢獻特別獎(جائزة العطاء العلمي المتميز من رئيس الجامعة الإسلامية العالمية بماليزيا);
1997年獲汶萊哈桑素丹伊斯蘭教法學獎(جائزة السلطان حسن البلقية في الفقه الإسلامي);
2000年獲阿聯酋政府頒發的伊斯蘭個人年度成就獎(جائزة شخصية العام الإسلامية);
2008年12月,卡塔爾政府又授予蓋爾達維國家榮譽獎(جائزة الدولة التقديرية),表彰他對「伊斯蘭中間主義」的大力宣導以及他在現代伊斯蘭法學領域中取得的突出成就。

 

二、尤蘇夫•蓋爾達維的著述
蓋爾達維學識淵博,好學善思,一生都在求學、教學與治學中,他長期筆耕不輟,至今已有140多部著作問世,這些著作不僅見解獨到,思想深邃,而且辭藻雅瞻,文采斐然,埃及、黎巴嫩、卡塔爾、阿聯酋、科威特等阿拉伯各國的著名出版社爭相出版,行銷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廣受歡迎,有些著作甚至再版數十次,不少著作還被譯為英文、法文、馬來文等多種語言。限於篇幅,這裡雖不能列舉其所有著述,但不妨列出其中50部著作名稱,從中不難看出蓋爾達維出色的學術成就:
1.《伊斯蘭教中的合法與非法》(الحلال والحرام في الإسلام)
2.《伊斯蘭法中的教法創制》(الاجتهاد في الشريعة الإسلامية)
3.《伊斯蘭法研究入門》(مدخل لدراسة الشريعة الإسلامية)
4.《原則性與靈活性之間的教法裁判》(الفتوى بين الانضباط والتسيب)
5.《傳統與維新之間的伊斯蘭法學》(الفقه الإسلامي بين الأصالة والتجديد)
6.《張弛之間的當代教法創制》(الاجتهاد المعاصر بين الانضباط والانفراط)
7.《論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教法》(في فقه الأقليات المسلمة )
8.《論天課》(2冊)(فقه الزكاة )
9.《當代教法裁判》(3冊)(فتاوى معاصرة )
10.《論伊斯蘭教法中的優選原則》( في فقه الأوليات)
11.《伊斯蘭教的基本特徵》(الخصائص العامة للإسلام)
12.《認一論的實質》(حقيقة التوحيد)
13.《信仰與人生》(الإيمان والحياة)
14.《伊斯蘭視閾中的宗教自由與多元主義》(الحرية الدينية والتعددية في نظر الإسلام)
15.《〈古蘭經〉關於理智與知識的論述》(العقل والعلم في القرآن الكريم)
16.《聖訓研究入門》(المدخل لدراسة السنة النبوية)
17.《聖訓:知識與文明之源》(السنة مصدرا للمعرفة والحضارة)
18.《傳統與現代之間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الثقافة العربي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أصالة والمعاصرة)
19.《開放與封閉之間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ثقافتنا بين الانفتاح والانغلاق)
20.《如何對待文化遺產和教派分歧》(كيف نتعامل مع التراث والتمذهب والاختلاف)
21.《教派對話和親善的原則》(مبادئ في الحوار والتقريب بين المذاهب الإسلامية)
22.《論貧困問題及伊斯蘭的解決之道》(مشكلة الفقر وكيف عالجها الإسلام)
23.《倫理道德在伊斯蘭經濟中的作用》(دور القيم والأخلاق في الاقتصاد الإسلامي)
24.《論天課在處理經濟問題中的作用》(دور الزكاة في علاج المشكلات الاقتصادية)
25.《伊斯蘭社會中的非穆斯林》(غير المسلمين في المجتمع الإسلامي)

26.《明天的穆斯林女性》( مسلمة الغد)
27.《哪裡出錯了?》(أين الخلل؟)
28.《伊斯蘭教與世俗主義面對面》(الإسلام والعلمانية وجها لوجه)
29.《關於伊斯蘭教及當代問題的對談》(2冊)(لقاءات ومحاورات حول قضايا الإسلام والعصر)
30.《論中間主義及其特徵》( كلمات في الوسطية ومعالمها)
31.《伊斯蘭覺醒與阿拉伯伊斯蘭國家的憂患》(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وهموم الوطن العربي والإسلامي)
32.《合法分歧與非法分裂之間的伊斯蘭覺醒》(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اختلاف المشروع والتفرق المذموم)
33.《否定與極端之間的伊斯蘭覺醒》(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جحود والتطرف)
34.《伊斯蘭覺醒:從稚嫩走向成熟》(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من المراهقة إلى الرشد)
35.《希望與忠告之間的伊斯蘭覺醒》( 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آمال والمحاذير)
36.《枉斷叛教的極端現象》(ظاهرة الغلو في التكفير)
37.《宗教與政治》(الدين والسياسة)
38.《世紀之交的伊斯蘭民族》(أمتنا بين قرنين)
39.《全球化時代的伊斯蘭話語》(خطابنا الإسلامي في عصر العولمة)
40.《伊斯蘭教與暴力》(الإسلام والعنف)
41.《我們與西方:棘手問題與果斷回答》(نحن والغرب : أسئلة شائكة وأجوبة حاسمة)
42.《羅馬教皇與伊斯蘭教》(البابا والإسلام)
43.《科學時代的宗教》(الدين في عصر العلم)
44.《伊斯蘭與藝術》(الإسلام والفن)
45.《讚揚者與批評者之間的伊瑪目安薩里》(الإمام الغزالي بين مادحيه وناقديه)
46.《蓋爾達維講演錄》(7冊)(خطب الشيخ القرضاوي)
47.《芳香與狂飆》(詩集)(نفحات ولفحات)
48.《學者與暴君》(歷史劇)(عالم وطاغية)
49.《誠實的尤蘇夫》(詩劇)(يوسف الصديق)
50.《鄉村和私塾的孩子》(回憶錄,目前已出版4卷)(ابن القرية والكتاب)
除了上述的著述外,蓋爾達維還有大量文章、演講、學術報告、媒體訪談等,現在彙編出版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不計其數的演講、報告和訪談,不僅濃縮和反映了蓋爾達維的學術成果,而且體現出他對許多現實問題的睿智思考,因此同樣具有深邃的思想和重要的學術價值。

 

三、蓋爾達維的主要思想

蓋爾達維是當代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公認的著名思想家、法學家、教育家、聖訓學家、古蘭經注學家、作家和詩人,堪稱當代阿拉伯世界頂尖級的「國學大師」,他的學術研究深深植根于傳統文化的沃土,涉及範圍十分廣泛,幾乎囊括了伊斯蘭文化傳統學科的各個領域,既有繼承,又有創新,在諸如政治、經濟、社會等諸多新興人文學科領域也很有建樹。蓋爾達維的思想深邃博大,既有厚重的歷史底蘊,又有鮮明的時代精神。區區短文,實難全面評介,這裡僅從幾個方面略加解說,或可見出其思想風貌之一斑。

1、哲學(宗教)思想:
蓋爾達維宣導「中間主義」,強調中正和諧,公正寬容,其「中間主義」哲學思想源于悠久的伊斯蘭文化傳統。伊斯蘭哲學歷來強調諸如天啟與理性、前定與自由、今世與後世、精神與物質、人文與科學、個人與集體、家庭與社會、權利與義務、繼承與創新等之間的中正平衡,不偏不倚;主張公平正義,反對極端暴虐,追求人主和諧、人際和諧以及人與自然的和諧。認為大至宇宙萬象,小至個人身心,都需要保持和諧,否則就會紊亂無序,出現天災人禍,導致災難和痛苦。在伊斯蘭教看來,天體的運行,草木的枯榮,晝夜的輪回,四季的交替……整個宇宙萬物,無不演奏著經久不衰的和諧之音。這就是「中間主義」哲學所要傳承和發揚的思想精髓。
蓋爾達維說:「中間主義思潮將信仰與科學融於一體,將理性與經典協調一致,將今世與後世緊密相連,吸納各種有益的新鮮事物,繼承一切優良的傳統,在目標與全域性問題上堅持原則,在方法與細節問題上靈活務實,使伊斯蘭根本大法的恒數與時代的變數平衡協調,不忘歷史,緊跟時代,展望未來。中間主義呼喚溫和的宗教宣傳和簡易的教法裁判,宣導文明對話、寬容異己以及循序漸進的變革;強調開展有條件的創制和有原則的創新,不過分,無不及,不極端,不誇大;重建設,不破壞;講團結,不分裂……」[[1]]171
對這些哲學命題,蓋爾達維在一系列論著中都有詳盡論述,他特別強調宗教與科學、經典與理性、傳統與現代的統一與協調。認為「科學並不是宗教信仰的敵人和對立面,而是通向信仰的嚮導。」[[2]]279「在我們的文化中,科學與宗教、理性與經典沒有衝突。科學就是我們的宗教,宗教就是我們的科學;科學是信仰的指南,信仰是科學的統帥;理性是經典的基石,經典激勵著理性,可靠的經訓與健全的理性毫不矛盾。」[[3]]195同時,科學也不是醫治百病的萬能藥,忽視人文精神和倫理道德的「科學主義」,在給人類帶來物質享受的同時,也會把人類推向難以預測的危險深淵的邊緣,「這個奉行西方化和科學主義的現代世界所帶來的各種心靈和精神疾病,已使人們晝夜不寧,寢食難安。對此,哲學家和思想家們已有所覺察和警惕;那些資深科學家們更是耳聞目睹,感同身受;而文學家和藝術家們則有生動的描述;新聞記者們也有關注和報導。」[[4]]283蓋爾達維指出:「在真正的傳統與真正的現代之間也沒有矛盾,如果我們正確地理解了傳統與現代的實質,我們就會成為最前沿的現代主義者和最正宗的傳統主義者。而只有當我們認為傳統就是禁閉於昔日的囚牢,現代就是旋轉於西方的磨盤時,傳統與現代才會相抵觸。」[[5]]195-196
蓋爾達維認為,敬主愛人,追求和平,公正寬容,守正不偏,是伊斯蘭哲學的基本價值觀,也是伊斯蘭文化的優良傳統,他堅信,秉承這一傳統、堅持這一理念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已然成為當今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主流思潮,必將持續發展,具有持久的生命力,「而其他各種極端思潮將會是短命的,因為極端主義雖可盛行一時,卻難以持久延續。」[[6]]35在伊斯蘭歷史上,堅守中正之道的正統派,曾與諸如哈瓦利吉派、莫爾太齊賴派[②]等各種極端主義派別和思潮做了針鋒相對的鬥爭。伊斯蘭文明廣泛傳播、綿延不絕的歷史證明,作為《古蘭經》和聖訓基本精神的中正和諧之道,是伊斯蘭文明的成功之道。而這也正是蓋爾達維「中間主義」哲學思想的核心所在。

2、政治思想:
在世紀之交中東形勢與國際格局發生巨變的背景下,最能反映蓋爾達維政治思想風貌的,或許就是他對各種極端主義的深刻批判和對暴力恐怖活動的嚴厲譴責。
蓋爾達維明確反對塔利班的毀佛行為等極端做法,譴責9.11事件以及發生在埃及、阿爾及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印尼、菲律賓等國家的針對無辜平民(包括外國旅遊者)的恐怖襲擊和暴力活動。認為那些打著伊斯蘭教旗號,傷害無辜百姓的各種恐怖行徑和暴力活動,實際上都有各自的政治企圖,與伊斯蘭教和平寬容的價值觀背道而馳。蓋爾達維說,使用暴力手段,傷害無辜的所有行經都是恐怖主義,其中包括劫持飛機、綁架人質、殺害外國旅遊者等,他同時指出,必須將暴力恐怖活動與合法抵抗區分開來,因為「天啟宗教、人間法律、國際慣例以及人類普世價值都賦予被侵略者自衛的權利。」[[7]]328-329
在譴責各種極端主義行徑和暴力恐怖活動的同時,蓋爾達維還進一步分析了滋生極端主義和暴力恐怖活動的社會背景、思想根源,認為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極端主義和暴力恐怖活動的猖獗具有十分複雜的原因,這些原因主要有:1)國際霸權和地區強權在中東地區的橫行無阻以及對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權益的長期侵害;2)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執政當局的專制獨裁與腐敗無能及其所導致的社會不公;3)一些極端主義者對伊斯蘭教有關經文的曲解。[[8]]41-42
蓋爾達維分析說,極端主義者所以執著於暴力活動,不僅有複雜的社會原因,更是有一套理論說辭,「那些暴力組織的理論認為,阿拉伯國家的現政權是非法的,更準確地說,是異教的政權,因為它沒有依照真主的法度執政,據此就可以裁定其叛教罪,應當武力討伐,直至移交政權於別人。」極端主義者還引經據典,以歷史上哈裡法艾布•伯克爾討伐拒交天課者為依據,蓋爾達維指出,「這些人忘記了實施對異端邪說的討伐,必須要由主事的執政者決策,正如艾布•伯克爾一樣,而不是由普通百姓去隨意決策,否則,社會豈不陷於動盪與混亂!」[[9]]43-45
蓋爾達維指出,必須堅決反對極端主義和暴力恐怖活動,因為它背離了伊斯蘭教的根本精神,損害了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給穆斯林社會帶來許多嚴重危害。這些危害主要有:1)誤導和蒙蔽了一些熱血青年,將他們引向歧途,使他們荒廢學業,不務正業,鋌而走險,最終鋃鐺入獄,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2)損害了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熱愛和平、敬主愛人的形象,使世界上許多不瞭解伊斯蘭教的人誤認為伊斯蘭教是宣導暴力的宗教,穆斯林是鐵石心腸的好鬥者,更給那些攻擊伊斯蘭教和穆斯林的人提供了口實,他們妄稱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是世界和平的威脅;3)損害了伊斯蘭復興事業的發展,尤其使宣導中正和諧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的傳播受到阻礙,難以順利開展寬容的對話;4)使阿拉伯伊斯蘭國家陷入持久的內訌、動盪與分裂之中,窮於應付,無暇顧及建設,難以創新進取,喪失發展機遇,更無實力應對真正的敵人。[[10]]53-54
蓋爾達維還強調,反對和消除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必須標本兼治,注意方法和策略,不能以極端對極端,以恐怖反恐怖,尤其要加強對青少年一代的思想教育和輿論宣傳工作,正本清源,宣導「中間主義」思想,弘揚伊斯蘭教中正寬容的價值觀,致力於實現社會公正、建立互信與和諧。他還特別提醒人們注意,極端主義思想和暴力恐怖活動並非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所特有的,而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因此,反恐需要全球合作,不能奉行雙重標準,由某一個國家說了算。[[11]]328-331
蓋爾達維在學生時代曾受到穆斯林兄弟會思想的影響,甚至因此而受到政治上的牽連,這促使他遠離埃及的政治活動,開始著述立說,踏上了學述生涯,畢生致力於教學與研究。隨著自己學術研究的步步深入、人生閱歷的不斷豐富和政治思想的日趨成熟,蓋爾達維對兄弟會的一系列主張特別是其政治主張多有反思和批評,並明確表示反對兄弟會的激進思想和極端做法。他說:「我對哈桑•班納的有些觀點並不贊同,如他反對多黨制,主張協商對於統治者是自由而非必定。我對茂杜迪的有些觀點也不贊同,如他對我們伊斯蘭歷史的苛刻。我對賽義德•古圖布[③]的很多觀點也持保留態度……」[④]對他們的一些極端思想,蓋爾達維批評道:「在一些伊斯蘭主義者的眼中,豐富多彩的世界只有黑白兩種顏色,其中再沒有第三種其他顏色。甚至有人將所有顏色歸為黑色一種,並以此眼光來觀察所有的人和事。在這種黑色視野中,早已為一切問題準備好連發炮彈一樣的現成答案:所有的社會統統是蒙昧主義的;全部的生活都是犯罪;人們全是異教徒和偽信者;整個世界一片漆黑;現代生活中的一切娛樂和藝術,全是非法……在賽義德•古圖布的著作中,浸透著對整個社會是蒙昧主義的宗教否定(تكفير المجتمع),將宣傳勸諭工作推向建立伊斯蘭制度,嘲諷教法維新與創制,號召與社會劃清界限,斷絕與他人的關係,向所有人宣戰,蔑視中和寬容精神的宣導者,指斥他們在西方文明面前的天真表現與精神潰敗。」[[12]]243-244
蓋爾達維同樣對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現狀不滿,對專制獨裁與社會不公更是深惡痛絕,認為社會變革和民主進程是當務之急,但必須要以對話的方式循序漸進地開展,而不可訴諸暴力,更不能由外部力量來強加。蓋爾達維強調,對內要求同存異,協調立場,謀求阿拉伯伊斯蘭民族的團結統一;對外要尊重異己,開展文明對話,正如《古蘭經》中所說:「眾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49:13)[[13]]422文明的多樣性為相互對話和交流提供了廣闊空間,只有通過對話,人類才能相互認識和理解,進而相互體恤,同舟共濟,實現人類社會的和平、和諧與發展。這既是蓋爾達維政治思想的核心,也是當代「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的基本政治主張之一。

3、法學思想:
蓋爾達維被認為是當代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少有的具有高超演繹與創制能力的教法學家,他在伊斯蘭法學領域的成就特別引人注目,對許多教法問題都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在有關教法創制、教法中優選原則、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教法、現代教法、伊斯蘭經濟等諸多方面都很有創見。
「教法創制」(الاجتهاد)是伊斯蘭教法學的一個重要術語,又譯「獨立判斷」、「教法演繹」等,指的是以《古蘭經》和聖訓為依據,通過公議、類比、推理等方法,對遇到的新情況、新問題做出相應的法律判斷和裁決並得出結論的推演過程。從本質上講,教法創制是伊斯蘭教的一種自我更新機制,「正是有賴於教法創制這一重要機制,伊斯蘭文明才得以綿延發展千百年而仍具活力,因此,從廣義上而言,教法創制的實質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文化創新。」[[14]]48蓋爾達維特別強調在今天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重啟教法創制、開展文化創新的重要性,認為沒有與時俱進、正確有效的教法創制,就沒有今天的伊斯蘭教法,「開展教法創制,既是伊斯蘭教的天職,也是時代的必須。」「如果我們依然兜售‘創制之門關閉說’,以早已逝去的古人的思維方式來思考,而不是以我們自己的頭腦來思考,就絕不能解決今天的教法問題。」 [[15]]40
蓋爾達維認為,在今天,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人民之間,相互交往變得空前頻繁和密切,穆斯林必須以更加開放的胸懷來對待異己文明,而不能偏居一隅,故步自封,自言自語,自外於世界。在全球化時代,伊斯蘭教的話語應當有所變化,「這種變化並不是基本信仰、道德準則和法律原則的變化,而是對宗教的表述方式的變化。」事實上,「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話語方式,麥加時期古蘭經文的表述就與麥迪那時期的經文不同。」[[16]]17-22
正是基於這樣的認識,蓋爾達維始終執著於教法創制工作,對全球化時代出現的一系列教法問題都發表了獨到而公允的見解。他強調,教法創制工作要不斷吐故納新,與時俱進,教法裁判(法塔瓦)不可因循守舊,抱殘守缺。時空的不斷變遷和社會的持續發展「要求我們在今天這個時代,應當重新審視歷史上曾經有過的一些觀點或被採納過的一些意見,這些觀點和意見,或許適合那些時代的特殊情形,但卻早已不適合今天這個日新月異、前人無法想像的時代。如果我們今天依然採用那些觀點,就會危害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民族,損壞伊斯蘭宣傳的形象。例如,在過去的一些觀念中,曾將世界劃分為伊斯蘭的和平區(دار إسلام)和非伊斯蘭的戰區(دار حرب),認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的關係從根本上而言是一種敵對的戰爭關係,因此,對非穆斯林的討伐(吉哈德)是穆斯林民族的集體主命,如此等等。事實上,這些說法不但早已過時,而且在伊斯蘭教的經典明文中並沒有支持這種說法的任何依據,經典明文中的說法與此恰恰相反,伊斯蘭教不僅鼓勵全體人類之間的相互瞭解,(正如《古蘭經》中說):‘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互相認識。’(49:13)更將追求和平、擯棄戰爭視為真主的一種恩惠……」[[17]]77
蓋爾達維強調要堅持伊斯蘭教法中的優選原則,指出阿拉伯伊斯蘭世界所發生各種社會失衡問題,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於忽視了優選原則,以致穆斯林在應對各種問題、從事各項工作時沒有輕重緩急,主次不分,本末倒置,他說:「我們時常發現,那些沒有真知灼見的人,總是將各種工作一視同仁,不加區分,甚或作出有悖於伊斯蘭原則的判定,這樣便導致過激或不及,置伊斯蘭教於極端與怠慢之中……我看到一些心地善良的穆斯林慷慨捐資,在那些清真寺比比皆是的地方,耗費五十萬或一百萬,甚至更多的埃鎊或美圓來修建清真寺。可是,當你請求他捐獻同樣數額、或者僅其一半或四分之一的數額用於宣傳事業……你會發現他們置若罔聞,不理不睬,因為他們相信修建磚石,而不相信培養人材!」[[18]]15
蓋爾達維還著力構建關於穆斯林少數群體的教法體系,他認為,那些生活在非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少數群體,在政治、經濟、社會、法律等諸多方面的不少問題上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必須考慮到當地的具體情形,相關教法應有一定的靈活性。「在伊斯蘭國家之外,遠離穆斯林社會的穆斯林少數群體需要有特殊的教法,這一教法要立基於正確創制,關注他們所處環境的特殊情況,他們不能將伊斯蘭教的法律強加於當地社會,相反,他們還要服從當地的法律和制度,而其中的一些法制是與伊斯蘭法向左的。」[[19]]30-31
蓋爾達維特別強調在教法裁判中應當堅持中正、寬容、簡易的原則,切忌偏激、狹隘和苛刻,既不可食古不化,恪守教條,又不可數典忘祖,背棄傳統,既要考慮普遍性,又不忽視特殊性。這些原則在他的一系列法學著作中都有充分體現。早在1960年問世的《伊斯蘭教中的合法與非法》,正是因為其立論的中和與寬容而使蓋爾達維一舉成名,這部法學著作在廣受好評的同時,也受到一些教條主義者的苛求和批評,甚至有人譏諷作者還不如將書名改為《伊斯蘭教中的合法與合法》。作者就此在回憶錄中說:「我不敢妄言《合法與非法》一書獲得了所有人的青睞,說它得到所有人的喜歡,既不是事實,也不可能,因為要取悅所有人是無法實現的目標。這本書是本著中正寬容的原則取用教法律例的,而中正原則是極左與極右兩派都不喜歡的。」[[20]]302
概言之,蓋爾達維的法學思想,始終貫穿著中正寬容的精神,堅持原則,靈活務實,推陳出新,關注現實,既有濃郁的民族氣息,又有鮮明的時代特徵。

四、蓋爾達維思想的影響與意義

蓋爾達維作為當代「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的重要代表人物,他所宣導的寬容溫和、中正和諧的思想,不僅影響廣泛,而且意義重大。
如前所述,蓋爾達維的許多著述多次出版發行,廣受歡迎,他的中和思想和一系列教法主張在伊斯蘭世界得到普遍好評和廣泛認同,他甚至被譽為今天伊斯蘭世界最傑出的教法學家和維新家。如今,82歲高齡的蓋爾達維依然思維敏捷,才思如泉,活躍在學術前言,不懈地為弘揚伊斯蘭教的中正和諧之道而搖旗呐喊。他卓越的學術成就以及對卡塔爾國家高等教育事業的突出貢獻,不僅贏得了卡國朝野的一致敬重,而且贏得了伊斯蘭世界的廣泛讚譽,獲得了「伊斯蘭民族長老」(الأمةشيخ)的美稱。蓋爾達維少年時即胸懷壯志,中學一年級時,老師問班上同學各自的抱負,有說要當軍官的,有說要像老師一樣在中學任教的,而蓋爾達維竟回答說要當「愛資哈爾長老」(الأزهر شيخ),即埃及國家穆夫提(宗教大法官)。蓋爾達維雖未能如願當上愛資哈爾長老,但卻贏得了「伊斯蘭民族長老」的稱號。有學者就此評論說,愛資哈爾長老是政府任命的,未必體現民意,有時可能還要說些違心話,而「伊斯蘭民族長老」則不然,這是蓋爾達維當之無愧的稱號[[21]]210-211。
為表達對這位當代德高望重的伊斯蘭思想家和法學家的敬仰,2007年7月14日,卡塔爾首都杜哈隆重舉行了「蓋爾達維博士學術成就研討會」,來自阿拉伯伊斯蘭國家和世界各地的著名學者和政要一百多人參加了研討會。研討會由卡塔爾大學、卡塔爾「穆斯林對人類文明貢獻研究所」及科威特伊斯蘭文明研究中心共同發起。會議對蓋爾達維的學術成就及其所宣導的「中間主義」思潮給予高度評價。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許多學術團體和研究結構還發來賀電,對他表示崇高敬意。科威特伊斯蘭文明研究中心主任艾沙姆‧巴沙爾來電說:「蓋爾達維博士是當代為穆斯林民族而奮鬥的偉大伊瑪目。」 黎巴嫩伊斯蘭學者委員會秘書長謝赫費薩爾•毛塔維在賀信中說:「蓋爾達維博士對當代伊斯蘭文明的貢獻無以言表……他應是當代穆斯林世界當之無愧的導師,是全世界穆斯林孜孜奮鬥的旗手。」印尼伊斯蘭法學理事會會長努爾•希達亞特博士在賀信中說:「蓋爾達維博士是印尼人民最尊敬的學者……他的思想和教法判斷影響了當代東南亞穆斯林社會的發展進程,尤其是印尼和菲律賓穆斯林社會感受更深……蓋爾達維博士的學術著作,大部份都被及時翻譯成印尼文和馬來文字……使這個地區的億萬穆斯林收益匪淺。」[⑤]面對不絕於耳的讚譽,蓋爾達維則謙虛地表示,自己「只要一息尚存,就永遠是一名不斷求知的學生。」[⑥]本次研討會的成功舉辦足以說明蓋爾達維在當代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影響力。
其實,蓋爾達維及其思想的影響並不局限在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即便在西方,他的思想也有相當影響,受到多方關注。蓋爾達維曾多次應邀前往一些西方國家考察訪問。在由英國《前瞻》(Prospect)雜誌和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聯合主辦的2007年度「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位知識份子」( Top 100 Public Intellectuals)評選活動中,蓋爾達維名列第三[⑦],而在2005年舉辦的同一活動中,蓋爾達維也榜上有名,位居第56名[⑧]。主辦者稱這個評選活動旨在以公開的評選方式來觀察當前全球思想界的潮流。2005年入選的克裡斯托夫•希特辛思表示,人們確實需要將「真正的知識份子」與「專家學者」有所區別,能稱得上知識份子者,「對於權威與烏托邦都需要抱有質疑的態度,還要有透過歷史學家的目光分析現在、用現代人的眼界透視過去、以國際主義者的裝備去看待不同文化與語言的能力。」[⑨]蓋爾達維的確是這樣一位「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穆斯林知識份子,不但具有熾熱的本土關懷,更有非凡的全球視野。
蓋爾達維所宣導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秉承伊斯蘭文明公正包容、中正和諧的文化傳統,立足現實,著眼未來,積極進取,開拓創新,「強調要為伊斯蘭教正本清源,正面闡述伊斯蘭教主張的寬容、和平、仁慈、中庸和公正等信條,開展文明對話,從各種文化中吸取符合本民族發展所需要的各種營養。……這些見解,都是立足本身,力求自強的聲音,反映了在世紀交替之際,穆斯林學者中不乏有遠見卓識之士,他們不故步自封,不滿足於引經據典,正在著手設計和提出一份以正統的伊斯蘭復興思想為基礎的當代的文明文化工程。這種努力顯然是很可貴的,也符合中東伊斯蘭民族的發展實際。」[[22]]294
儘管「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想並非一種全新的理論和價值觀,但它堅守文化根源,致力於文化創新,主張重開教法創制之門,努力挖掘伊斯蘭教固有的但卻被忽視的中正思想和自我更新能力,堅持原則,靈活務實,反對僵化極端,反對恐怖暴力,化解矛盾,彌合分歧,積極應對各種危機和挑戰,協調傳統與現代等各方面的關係,為解決實現問題、選擇適合自身的穩健的發展道路提供一種方法論和實踐論,以期達到阿拉伯伊斯蘭文化傳統的自我解困、自我調適和自我更新的目的。「中間主義思潮不僅不會忘過去,更不會忽視未來。」[[23]]141「中間主義是文化,也是行為;是發展,也是鞏固;是穆斯林民族更生的機制和攀越顛峰的步伐;是衝破禁錮、走向世界的出路;是應對和化解時代挑戰的良藥;是責任,也是榮耀。」[[24]]21-22顯然,「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是阿拉伯伊斯蘭世界著眼未來,致力於改革和發展的重大理論創新和正確價值取向,也是他們實現文化自覺、成功走向未來的戰略選擇。因此,「伊斯蘭中間主義」無疑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對蓋爾達維及其所宣導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潮也並非一片歡迎之聲。除了在學術層面(尤其是教法學和聖訓學方面)有一些學者發表的嚴謹商榷與批評外,對蓋爾達維的指責更多的來自於形形色色的保守勢力和極端主義者。在阿拉伯伊斯蘭世界,一些保守勢力認為蓋爾達維的教法創制過於輕率和寬鬆,甚至視之為異端;而一些極端組織則視「中間主義」為投降主義,指斥蓋爾達維與敵為友,喪失原則,因為他致力於文明對話,強調尊重異己文明。另外,由於蓋爾達維旗幟鮮明地捍衛被占領土上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權益,反對美國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因此,他還受到來自猶太複國主義極端分子和某些奉行雙重標準的強權勢力的攻擊和指責,聲稱蓋爾達維煽動暴力,鼓勵恐怖主義。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對蓋爾達維的各種指責和攻擊,無論是來自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內部還是外部,實際上都在情理之中,不足為怪,因為正是蓋爾達維及其所宣導的「伊斯蘭中間主義」思想深深刺疼了形形色色的極端主義者,這也正好從另一個側面說明了蓋爾達維及其所宣導的「中間主義」思潮具有廣泛的社會影響和重要的現實意義。


[①]本文將يوسف القرضاوي譯寫為「尤蘇夫·蓋爾達維」,系根據中國地圖委員會1979年10月制訂的「阿漢譯音表」譯出。另見有「優素福·格爾達威」、「優素福·卡爾達威」、「優蘇福•格爾塔威」、「尤素福•卡拉達維」等不同用字的譯稱。

[②]哈瓦利吉和莫爾太齊賴是伊斯蘭教歷史上出現的兩個極端主義派別。哈瓦利吉派認為,所有不贊同他們的政治主張和教義學說的其他穆斯林,都是離經叛道者,應當格殺勿論。莫爾太齊賴派奉行絕對惟理主義,認為理性是信仰的最高準則,強調人類具有絕對的個人意志自由。

[③]哈桑·班納(1906~1949)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創始人,主張通過暴力革命的手段推翻現政權,建立真正意義上的伊斯蘭國家;賽義德·茂杜迪(1903~1979)是巴基斯坦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思想家,主張在巴基斯坦成立純粹的伊斯蘭政府,認為先知及四大哈裡法之後的伊斯蘭歷史,是遠離伊斯蘭教真精神的歷史;賽義德·古圖布(1906~1966)是穆斯林兄弟會的重要思想家,他認為,20世紀的人類社會,包括穆斯林社會,依然是蒙昧主義的社會,因此必須徹底改造,重建起真正的伊斯蘭秩序,使一切權利回歸真主。

[④]http://www.qaradawi.net/site/topics/article.asp?cu_no=2&item_no=5252&version=1&template_id=116&parent_id=114

[⑤] [url=http://www.islamonline.net/][color=#0000ff]www.islamonline.net[/color][/url]

[⑥] [url=http://www.islamonline.net/][color=#0000ff]www.islamonline.net[/color][/url]

[⑦] [url=http://www.foreignpolicy.com/story/cms.php?story_id=4379][color=#0000ff]http://www.foreignpolicy.com/story/cms.php?story_id=4379[/color][/url]

[⑧] [url=http://www.infoplease.com/spot/topintellectuals.html][color=#0000ff]http://www.infoplease.com/spot/topintellectuals.html[/color][/url]

[⑨] [url=http://www.xiule.com/board/d519864.htm][color=#0000ff]http://www.xiule.com/board/d519864.htm[/color][/url]



[參考文獻]============================================

[[1]]尤蘇夫·蓋爾達維.世紀之交的伊斯蘭民族(أمتنا بين قرنين)[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2]] 尤蘇夫·蓋爾達維.信仰與人生(الإيمان والحياة)[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1998.

[[3]] 尤蘇夫·蓋爾達維.傳統與現代之間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الثقافة العربي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أصالة والمعاصرة)[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1994.

[[4]] 尤蘇夫·蓋爾達維.信仰與人生(الإيمان والحياة)[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1998.

[[5]] 尤蘇夫·蓋爾達維.傳統與現代之間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الثقافة العربي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أصالة والمعاصرة)[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1994.

[[6]]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教與世俗主義面對面(الإسلام والعلمانية وجها لوجه)[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2001.

[[7]]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覺醒:從稚嫩走向成熟(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من المراهقة إلى الرشد)[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8]]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教與暴力(الإسلام والعنف)[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5.

[[9]]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教與暴力(الإسلام والعنف)[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5.

[[10]]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教與暴力(الإسلام والعنف)[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5.

[[11]]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覺醒:從稚嫩走向成熟(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من المراهقة إلى الرشد)[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12]] 尤蘇夫·蓋爾達維.伊斯蘭覺醒:從稚嫩走向成熟(الصحوة الإسلامية من المراهقة إلى الرشد)[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13]] 馬堅譯.古蘭經.[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

[[14]] 丁俊.論教法創制與文化創新.[J]阿拉伯世界研究,2006(4)

[[15]] 尤蘇夫·蓋爾達維.論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教法(في فقه الأقليات)[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5.

[[16]] 尤蘇夫·蓋爾達維.全球化時代的伊斯蘭話語(خطابنا الإسلامي في عصر العولمة)[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4.

[[17]] 尤蘇夫·蓋爾達維.論伊斯蘭教法中的優選原則(في فقه الأوليات)[M].開羅:Wahbah書局,2000.

[[18]] 尤蘇夫·蓋爾達維.論伊斯蘭教法中的優選原則(في فقه الأوليات)[M].開羅:Wahbah書局,2000.

[[19]] 尤蘇夫·蓋爾達維.論穆斯林少數族群的教法(في فقه الأقليات المسلمة )[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20]] 尤蘇夫·蓋爾達維.鄉村和私塾的孩子(ابن القرية والكتاب)第2卷.[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21]]尤蘇夫·蓋爾達維.鄉村和私塾的孩子(ابن القرية والكتاب)第1卷.[M].開羅:曙光出版社,2002.

[[22]] 朱威烈.站在遠東看中東.[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0.

[[23]]尤蘇夫·蓋爾達維.傳統與現代之間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الثقافة العربية الإسلامية بين الأصالة والمعاصرة)[M].貝魯特:Al-Resalah出版社,1994.

[[24]] 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阿齊茲.中間主義:通向明天的道路(الوسطية الطريق إلى الغد - دار كنوز إشبيليا)[M].利雅德:Dar Kanuz Eshbelia出版社,2008.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格爾達威 格老訪華
頂:191 踩:22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5 (103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9 (968次打分)
【已經有1993人表態】
568票
感動
469票
路過
442票
高興
51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