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艾大長老談當代伊斯蘭熱點問題

熱度2944票  瀏覽33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7月17日 15:20

(譯者按: 埃及《金字塔》報資深記者麥克拉姆·穆罕默德最近採訪了艾大新任長老,在歷時兩個小時的採訪中,艾大長老艾哈邁德·泰伊伯就伊斯蘭世界,以及艾資哈爾改革的諸多熱點問題給予明確的解答。

整個採訪過程完全在推心置腹,娓娓道來的氛圍完成,廣大讀者認為,這是近一兩年埃及《金字塔》報談報導中最為優秀的一篇報導。以下是訪談記錄:)

問:長老先生,在任命你為艾大長老後,你曾經說:艾資哈爾有些基本的原則主導著艾資哈爾,規範著擔任艾大長老職位者的行為,其中最主要的是艾大的中正主義、公正思想,以及其作為可靠的伊斯蘭最高權威的全球觀。那麼,確切說來,艾大中正主義是什麼含義?是否它是幾何定義的中間點?不及和不過嗎?

答:首先,我非常歡迎你們,艾大長老院歡迎你們今天來和我們座談。關於中正主義的定義,我個人認為伊斯蘭與中正主義是互為對等的兩個概念,中正主義就是伊斯蘭。這個事實不是伊斯蘭學者從腦海中推演出來的,也不是一部分經注家歸納出來的。而是在《古蘭經》中有明文規定的。“我這樣以你們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們作證世人,而使者作證你們。”(黃牛章:143)中正主義即是公正,穆聖說:“你們中最為中正之人,就是你們中最公正者。”由此可見,你可以內心平靜地說:穆斯林要麼是中正的,要麼就不是穆斯林。因為穆斯林就是伊斯蘭的外在表現,他不能游離於中正主義之外,即不偏右,也不偏左。

伊斯蘭的中正主義既不是亞裡斯多德的那種把美德視為介於兩種惡德之間的中庸之道,也不是幾何或算術定義上的中間值或平均值,而是面對道德、社會和世界的中正主義。當你看待宇宙萬物時,以一個公正的標準來衡量互為矛盾,互為相反的兩件事物。而不要像《舊約》中以色列後裔那樣,只講物質:但凡不是信仰他們宗教的人都可以對其施以殺戮、欺騙和偷竊;或者正如基督教所主張的那樣,只講精神:在有人打你右臉時,把左臉也伸過去。當有人向你索要你穿的衣服時,即便有需求,你也把這衣服給人。

伊斯蘭則制定了一個變通的原則:“如果你們要報復,就應當依照你們所受的傷害而報復。”(蜜蜂章:126)。事實上,伊斯蘭的中正主義就是承認人的健全天性,拒絕奴役和束縛;拒絕原來猶太教和基督教社會制度中的奴役和束縛的成分;拒絕由於運命的不同而在人類中存有賤民的思想,正如印度教所持的信條。因此,伊斯蘭對穆斯林的立場規定為,在物質和精神之間保持中正。營謀今世時猶如他永生不死,經營後世時猶如他明天就死一般。假若穆斯林為後世的利益而疏忽今世,或者為了今世的利益而忽略了後世,都是不可接受。正是這個伊斯蘭的中正主義締造了伊斯蘭的文明,傳播了伊斯蘭教,使得許許多多民族接納了伊斯蘭,視它為順應人類天性的宗教,拯救人類脫離蒙昧主義的準繩。

問:在西方有人偏執地認為伊斯蘭是靠武力傳播的。穆斯林中也有人認為刀劍是伊斯蘭的正確標識?

答:說伊斯蘭文明靠武力強加於世界的說法,是完全錯誤的。伊斯蘭在世界的傳播,是因為它是一個順應天性的宗教;是理性的宗教;是與人的理性和內心交談的宗教;是視全人類平等而又呼籲公正的宗教。刀劍不適宜作為伊斯蘭的標識,因為伊斯蘭是仁慈;是公正。穆斯林從不為侵犯他人而付諸武力,而是以武力來捍衛國土,保衛國家,維護信仰。伊斯蘭鼓勵穆斯林成為有能力捍衛自身國家、宗教和生命的強者,但是絕不鼓動他去侵犯他人。

問:在各種極端主張和思想面前,為什麼艾資哈爾作為伊斯蘭世界的公正權威的地位滯後了?!是否艾資哈爾的權威因其變為對執政者的馴服遭致戕害和減損?!還是因為艾資哈爾缺失自我更新的能力?!抑或是因為艾大長老不是通過民選產生?!

答:我們應當找到真正的原因。這個原因造成了50年前艾資哈爾被擠壓至邊緣角落的同時,各種極端主張和思潮風起雲湧,搶班奪權。有許多歷史文件讓我深信:50年前,埃及執政當局在選擇了社會主義為治國方針之後,曾經意圖削弱艾資哈爾的作用,讓艾資哈爾成為一個純粹的清真寺,其功能局限於宗教課程。因為社會主義陣營對宗教的立場是反宗教的:宣稱宗教是人們的鴉片,所以應當消弱宗教的作用。因為宗教與信仰無神論的社會主義的思想剛好是對立的。

問:尊敬的艾大長老,但是埃及所信仰的社會主義並未使她達到反對宗教,宣導無神論的地步啊?!

答:沒錯,但是,在這個階段,有些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勢力控制了埃及的文化,在對艾資哈爾扮演的角色和地位施以限定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這導致了艾資哈爾所扮演的角色在埃及境外倒退的同時,其他人卻積極活動藉以填補艾資哈爾退出後遺留下的真空。西方基督教會積極在非洲展開其傳教的角色;馬克思主義也積極消弱宗教的重要性,宣揚物競天擇的理論;瓦哈比思想拓展並填補了艾資哈爾退出後的部分真空。關於這方面,有一份重要歷史文獻對所有這些原因作了解釋,這就是原艾大長老,謝爾圖特所寫的一份至阿卜杜·納賽爾總統的一封信。在信中,謝爾圖特長老申述了這個真空的產生,以及艾資哈爾角色的弱化。在最後,謝爾圖特長老以明確的語句對阿卜杜·納賽爾總統說:假若埃及在這個關鍵時期不能賦予艾資哈爾拓展新的領域,那至少也要保住艾資哈爾已經獲取的在埃及之外,尤其在非洲的領域。

問:尊敬的長老,我要說的是:問題的根本源於1960年頒佈的艾資哈爾改進法案。直到現在,這個法案在艾資哈爾人中也是各有的看法。因為,有的人認為改進艾資哈爾是為了把世俗教育和宗教教育加以整合,以達到艾大畢業生既是醫生也是宗教學者,既是工程師的同時也是艾大學者:集職業教育和宗教宣教教育為一身。這被視為艾資哈爾向前邁出的一步。因為她培養了具有時代特色的宣教員,他能夠在非洲和其他地方宣教的同時,也能夠為當地人民生活的進步貢獻一己之力。同樣,也有人認為,這個法案的目的是消弱艾資哈爾所扮演的的宗教角色。

答:你提的問題很好,很重要。對此的正確回答正好濃縮於我們現在所處狀況之中。是的,這項法案的想法很好,很誘人,但是遺憾的是,實踐的結果一團糟,其結果本身就否定了這種想法,使其成為毫無實質含義的口號。因為,這項法案是在匆忙中制定出來的,有人說是在一夜之間寫就的。當1961年執政當局頒佈並實施這項法案時,我也是被首先要求執行這項法案的成員之一。當時,要求我按照兩部教學大綱授課,一部是教育部的全程教學大綱,一部是要求在五年內全部完成的艾資哈爾教學大綱。儘管整合兩部教學大綱有難度,我們還是繼續教學,因為教學工作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都要求一絲不苟,精益求精。遺憾的是,情況發生變化,學生們消化不了這兩部教學大綱所要求的課程。學生不再能夠全面掌握所學課程,再加上學校要求每個高中畢業生必須升入到大學,使得這些高中生中有的以剛剛及格的分數升學。現在,我們正通過嘗試修改這個要求,在艾資哈爾文理科之外,再興建一個艾資哈爾學科專業,從專門招收有意專門學習宗教學科的學生,讓他們從高中一年級就開始選定專業,這個科的報名條件是通背全本《古蘭經》,學完阿拉伯語文選和語法課程的學生。

問:尊敬的長老,我擔心大多數學生會選世俗教育?

答:假若在每個省都開設一個艾資哈爾學科班的話,那艾資哈爾將會是贏方,因為我們將會支援並培養優秀的宗教學生,而這些優秀學生都將有機會獲得對自然科學知識的學習,以彌補他們每個人的知識體系。計畫是制定一些鼓勵學生進入這個系的措施,主要是艾資哈爾將承擔所有的學習和生活的費用與開銷。

問:伊斯蘭文明史告訴我們:有的宗教學者精通天文學、數學、代數學、幾何學和化學,而且寫作了許多關於這些專業的重要的經典文獻,且這些書籍曾經是歐洲復興的基礎?

答:不錯!他們當時既是精通宗教學的學者,同時也是精通醫學、數學和天文學的學者,直到現在,我們還有一些這樣的學者,最近就有一個學者,他除了學習宗教學外,還在迎考音樂學。

問:是否艾資哈爾人中,有人反對音樂?!

答:我們不禁止音樂,因為音樂能夠引領人的情感的昇華。

問:為吸引年輕人,基督教堂引進音樂並融入到宗教儀式中?!

答:音樂進入基督教堂中是因為基督教的信仰教義接納畫像。這是基督教儀式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伊斯蘭建立在純正的認主獨一的信仰上,無一物似像真主,因此,清真寺不需要音樂,不需要繪畫藝術,因為將真主物化便不再是純正的認主獨一。

問:尊重的長老,我是否可以從你的回答中理解為:艾資哈爾重返以前的地位和角色依賴于艾大能否培養出優秀的學者和宣教員,而與執政當局對艾資哈爾的掌控沒有絲毫的聯繫?或者說與任命艾大長老而非民選長老沒有絲毫關係?!

答:在回答這個問題時,讓我們都坦誠而言,因為,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宗教機構能夠脫離所在的國家,或者說能夠反對所在國家的體制。就連作為國中之國的梵蒂岡,也是西方體制的組成部分,不會脫離西方的主流政治。當有人在卡塔爾問我說,艾資哈爾在多大程度上隸屬政府時,我選擇的回答很簡短, 我對他們所:試問格爾達威長老能夠就卡塔爾埃米爾的體制說出一個不字嗎?[1]作為艾大長老,我可以肯定地對你說艾資哈爾機構並非按照政府意願從事的教學機構,但是,艾資哈爾不應當是反政府的組織,因為她本身就是國家的一份子;也不應當要求她祝福政府所做的一切。當我擔任艾大長老後,穆巴拉克總統同意我辭去了民主國民黨政治局委員的職務,以便讓艾資哈爾不受任何約束。我不認為有哪一個伊斯蘭國家的宗教機構能夠像艾資哈爾一樣,在國家中享有像艾資哈爾一樣地位和尊嚴,以及自由。在此,我借機說明一下,我本人並不反對艾大長老通過選舉的方式從艾大學者機構中產生,但是,我擔心這樣的選舉陷入流於形式,互相恭維的弊端。這些弊端就曾顛覆過艾大舉辦的院長選舉活動!

問:尊敬的長老,很遺憾,在一些人看來,伊斯蘭教已經演變為一些表面的宗教儀式,剪斷褲腿,蓄留長長的鬍鬚,斤斤計較於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政治化宗教,炫耀極端的表現?!

答:我再次說明,艾資哈爾角色的隱退,給予賽萊菲人士[2]四面出擊的機會,讓外來思想和學說得以風起雲湧。瓦哈比派[3]試圖填補艾資哈爾留下的真空,為傳播他們貧瘠簡陋的理念而不惜犧牲對伊斯蘭的中正理解。我們發現艾資哈爾為傳播中正思想而印刷的十多部書籍,特別是艾什阿裡的著作、哲倆萊依裡經注,在埃及境外暗中印刷,並在這些經典明文旁注了許多艾資哈爾版本所沒有的新添注釋,其目的就是為了傳佈艾資哈爾歷來反對並拒絕的極端思想。遺憾的是,在以衛星電視為主導的宣傳模式的背景下,一些衛視令人遺憾地散佈極端思想,而另外一些衛視則傳播迷信,而艾資哈爾卻因為有限的條件,束縛住了她消解這些極端思想的能力。

問:難道愛資哈爾衛視不代表艾資哈爾嗎?

答:這家衛視是在艾資哈爾失察之下以艾資哈爾命名的。我們都曾經反對使用艾資哈爾之名,但是已故長老賽義德·團塔威說:就讓他們用這個名稱吧,只不過這個衛視台不代表艾資哈爾!

問:你對愛資哈爾衛視台都什麼說法嗎?

答:該台的負責人並非艾資哈爾的學者,衛視台所仰賴的資金也是國外提供的。有報告指出,國外的機構參與了該衛視的運作,這些機構的介入令人不安。因此,艾大伊斯蘭研究院拒絕讓這家衛視代表艾資哈爾。[4]

問:但是在這個衛視台的工作人員非常注重舉止和穿著的得體,追隨時尚,所以在年輕人和婦女中有很多追隨者?!

答:這更說明此事既不關乎知識也不關乎宗教,更不是為了真主的喜悅,而是商業的操作。我們現在正在醞釀給民眾製作針對年輕人和婦女的新節目,以傳播真正的伊斯蘭,呼籲正確運用理性。我們將每週推出由眾多學識可靠的宣教員。這些宣教員,民眾熟知他們善於與大眾溝通與交流;熟知他們掌握著益人的學識,以啟蒙大眾,讓他們能夠駁斥荒謬的極端主義者所傳佈的各種問題、教法令和主張。

問:請問,我們作為穆斯林,直到真主令伊斯蘭超越所有宗教之前,難道我們註定要與他人處於戰爭和衝突中嗎?

答:真主並未責成我們這樣做。我也不認為所有的人將會在某一天全都信仰一個宗教,信仰伊斯蘭教。伊斯蘭的任何明文都沒有這種說法。世人信仰的不同、語言的不同、膚色的不同、思想的不同是《古蘭經》所闡明的一個事實。這個事實將一直存在,直至世界末日。我曾經在羅馬舉辦的基督教大會上,在一個關於全球化的講座中說過:全球化註定將會失敗,因為人類的天性中存有分歧和不同,我作為穆斯林,真主並未責成我拿起刀槍,讓伊斯蘭淩駕在這個時代所有的宗教之上,但是真主卻責成我與其他的民族互相認識、互相溝通、互相交換利益。假若你細查《古蘭經》的每一段經文,你絕不會找到無條件地提到“刀劍”的經文。這是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的事實。而在《舊約·約書亞記》中“刀”這個詞就提到31次。“你們將城中所有的、不拘男女、老少、牛羊、和驢、都用刀殺盡”。儘管如此,這些人卻把伊斯蘭作為一種暴力的宗教來談論!

問:但是有些宣教員則拿著《古蘭經》中號召與不信道者戰鬥,直到迫害消除,一切宗教全為真主的寶劍經文四處講論?

答:寶劍經文是針對那些敵視伊斯蘭教者降示的,他們殺害穆斯林並把穆斯林從家園中逐出,殘酷地迫害穆斯林。經文自身的含義,以及上下文都強調這層含義。古蘭經的正確的思想也明文規定:宗教絕無強迫。當真主對穆聖說:“如果你的主意欲,大地上所有的人,必定都信道了,難道你要強迫眾人都做信士嗎?”(優努斯章:99)經文中反問的目的是,否定穆聖要強迫眾人做信士。

問:尊敬的長老,你以前曾說,宗教對話沒有任何結果,信仰和教義上的對話更是無意義的爭論,因為誰也不能改變誰的思想?!

答:但是我們能夠就一些好的道德價值,達成一致。這些價值是所有宗教都認可的。假若我們能夠做到這一步,那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重要的成果。遺憾的是,我參加的在義大利、法國、德國、美國所舉辦的多場對話都是殘缺的對話,沒有給穆斯林帶來多少利益,也沒有讓西方的立場在決策層面上產生實質的改變,不管是西方對以色列的全方位的支持,讓以色列一次次推遲交付巴勒斯坦人應享的權利,甚至在務必尊重的伊斯蘭標誌的層面上,西方也是完全支持的以色列。我們穆斯林,尊重所有宗教的標誌。對此,最能夠說明的就是褻瀆穆聖的漫畫事件。這個事件在西方人看來,這個問題還算不上是言論自由的問題,僅是一個表達自由的問題。誠然,宗教對話會促進一定程度上的友善和互助,但是對現狀沒有任何的影響和改變。

問:為什麼呢?

答:我認為,西方仍然遵循著一些從根本上來說還是殖民主義的原則。西方人試圖把這些原則推演並轉化為與二十一世紀相適應的形式。因此,為了推銷他們的軍工產業,他們依然在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無中生有的製造動盪和衝突的事端,而不為了公正解決和處理巴勒斯坦問題而投入真正的努力。

問:那我們怎麼辦呢?

答:只要阿拉伯人的立場沒有統一,那就沒有任何的希望。《古蘭經》說:“你們不要紛爭,否則,你們必定膽怯,你們的實力必定消失;”(戰利品章:46)

問:每當我們談論宗教對話時,我們的對話幾乎只是局限於同基督教的對話,而沒有同猶太人展開對話,這是為什麼?

答:伊斯蘭與基督教的關係可以追溯到伊斯蘭的初期。《古蘭經》說,基督教徒是更近于穆斯林的,因為他們中有修士。《古蘭經》也明文講述了麥爾彥(瑪利亞)是世界上最尊貴的女人。而以色列的後裔則只是想通過宗教對話來逐步實現同阿拉伯人的關係正常化,而不必為巴勒斯坦人付出任何的代價。儘管,穆聖當年曾經善待並尊重猶太人,其友好程度甚至達到了穆聖要求穆斯林在迎娶猶太女人後,不強迫她改變自身的信仰,依然把她帶到猶太會堂,讓她做履行禱告。猶太人中有極少的一部分人是傾向於公平的。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應當知道的是:以色列絕不會出自善心或良心發現而歸還他們的權利。認識不到這個事實的人,那他無疑還在做他的春秋大夢。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利,巴勒斯坦人應當團結起來,利用他們合法的權利投入到對以色列佔領的抵抗中,包括武裝抵抗。

問:武裝抵抗是否就允許殺害無辜的平民?

答:抵抗應當針對佔領軍,打擊和消弱被占領土以及保護以色列定居者的軍事力量。

問:前任艾大長老賽義德·團塔威曾多次與你會談,你怎麼看待他的一些令許多人分歧重重的立場?

答: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棟建築就是前任艾大長老的遺澤之一。教法判令研究院在前賽義德·團塔威就任艾大長老之前不過就是一間兩室的套房,或許在有的人看來,這些不過是形式的成就,但事實卻不然,我認為,他為艾資哈爾做了很多工作,在拓展艾大的教育方面做出了貢獻。但是,也有很多問題阻礙了艾大長老角色的發揮。

問:請問,你會像他一樣在你的辦公室接待猶太拉比嗎?!假若你在某一場合中與西蒙·佩雷斯偶然相遇,你會同他握手嗎?

答:我不會接見猶太拉比,我也不會同佩雷斯握手,也不會同他同處一個屋簷下。我不認為當時團塔威長老知道同他握手的人是佩雷斯。

問:為什麼在這方面如此嚴厲呢?

答:這不是因為佩雷斯是猶太人,而是因為他是以色列肆意侵略巴勒斯坦人民的罪魁禍首之一;是佔領古都斯(耶路撒冷)策劃者。古都斯(耶路撒冷)是伊斯蘭最主要的三個聖地之一,她在我心中有著無以倫比的價值。假若我同佩雷斯握手的話,將會令他獲益。因為這意味著艾資哈爾同以色列握手言和了,而這將損害我的聲譽,損害艾資哈爾的聲譽。因為同他握手意味接受同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而這不可接受的,除非以色列交還給巴勒斯坦人民所有的合法權利。

問:尊敬的長老,為什麼穆斯林間分歧重重?為什麼儘管伊斯蘭把思考和理性的運用看作強制主命的情況下,迷信與神話依然在他們中流布呢?!

答:因為穆斯林忽視了正教。因為伊斯蘭的源泉《古蘭》和“聖訓”都鼓勵人們思考、求知,並對幽玄的知識與迷信之間的區別劃出了清晰的界限。在正確理解伊斯蘭的前提下,伊斯蘭文明得以建立,並在自然科學、醫學、天文學和幾何領域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因為伊斯蘭從不限制理性的運用,並警示導致衰弱的分裂,而這些正好與沒有實現進步之前的西方相反,西方的進步是在排除基督教的控制,張揚理性之後才取得的。因為西方教會當時是專制的權威,並且無知地排斥理性和知識!

問:在你剛擔任艾大長老的日子裡,你曾說過,促進國家的團結和統一是艾資哈爾首要任務,試問,怎樣才能實現這個目標呢?是否要像以前那樣,同基督教領袖共同攜手打造嗎?

答:伊斯蘭與基督教之間有著太多的密切聯繫,因此,艾資哈爾捍衛國家的團結和統一屬於艾大的宗教義務的範疇。因為基督教和伊斯蘭之間都有著歷史的淵源。當穆斯林與他的科普特[5]鄰居和睦相處時,那他便履行了他在後世將獲得善報的職責。艾資哈爾所扮演的角色之一,就是要從伊斯蘭的歷史、傳統經典,以及伊斯蘭文化中豐富的教法判律中闡明伊斯蘭文化鼓勵這種與科普特人的良好關係。因為伊斯蘭教命令我們這樣做,目的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團結和統一。這也是科普特的教會針對其同伊斯蘭的文化傳統所應做的工作。我認為這將是我們之間合作的共同領域。

問:請問,在伊斯蘭中,被保護民的權利可以上升為公民的全部權利嗎?

答:是的,甚至獲得更多權利。人頭稅是當時一種免於服兵役的稅收,因為,基督教徒他們不參加國家的軍隊。而這項稅收很早就被廢除了,因為,科普特人也到軍隊中服役,現在,他們還參與了國家的保衛工作,他們有他們所應得的權利,也有他們當盡的義務。雖然埃及總統一職由占人口多數的穆斯林擔任,但是這種情況在全世界的很多國家都是一樣的。

問:他們是否也屬於信仰者呢?

答:是的,因為他們信仰真主,信仰後世。當時穆聖就曾在麥迪那憲章中視猶太人為信仰者。因為信仰優先的關係,他們是我們的科普特兄弟。我們的祖先易卜拉欣就曾經迎娶了科普特女人為妻,我們的穆聖也曾經與科普特的女人結婚。伊斯蘭的教法規定:穆斯林不得娶不信道的女人為妻,也不得食用不信道者所宰殺的肉食,但是卻允許穆斯林娶科普特的女人為娶,允許她保持自己的宗教直至生命結束,允許穆斯林食用科普特人所宰殺的肉食。

問:請問:你是否同意蘇奴德神父[6]說:伊斯蘭教法讓科普特人自己按照他們的教義和習慣處理婚姻關係?!

答:是的,我同意,我百分百的支持他。蘇奴德神父的理由完全正當。

問:請問艾資哈爾是否同意制定一個針對穆斯林和科普特人建造宗教場所的基本法?

答:對基督教徒和猶太人建造教堂和會堂權利,伊斯蘭是給予保障的。伊斯蘭還保障他們敲鐘和舉辦宗教儀式的權利。

問:對此伊斯蘭規定了什麼條件嗎?

答:伊斯蘭沒有規定任何的條件。建造教堂完全是根據科普特人的需求而定。這正是穆聖時代對待阿比西尼亞納迦南的基督教徒的做法。伊斯蘭中不存在淩駕於他人之上的做法。但是,依據事實和實情的判律可能會有所改變。當情況變化後,教法判律也當隨之改變。

問:是否一個穆斯林社會的條件是:只要世俗法律不與伊斯蘭教法相抵觸就行?

答:我們生活在一個穆斯林的社會中,否認這點便是犯罪。在埃及推行伊斯蘭教法是這個社會尚未實施的事情,其性質屬於違背真主誡命的範疇,但並未涉及到信仰與否的問題。一個喝酒的穆斯林,如果死了,那他是一個違逆主命的穆斯林,而非不信道者。我不能夠提前判定他將入火獄,因為,真主對他的僕民是至知的。這是艾資哈爾的思想,是艾資哈爾中正的思想。那些指責世人,挑剔他人過錯之人本身就違背了真主的教誨。假若我們探討伊斯蘭的刑罰,必定會發現實施伊斯蘭的刑罰要求許多條件,只有條件齊備才會執行。假若條件齊備而不執行的話,其性質是違逆真主的教誨,而非關乎信仰與否的問題。

問:尊敬的長老,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現在燃燒得正旺的,遜奈派與什葉派之間的內訌,二者間究竟有什麼分歧?!

答:二者間不存在任何實質的分歧。什葉派信仰獨一無偶的真主,我們也信仰之;他們跟隨穆罕默德聖人,我們也跟隨之;他們崇敬《古蘭經》,我們也崇敬之;我們可以跟隨他們的伊瑪目禮拜,他們也可以跟隨我們的伊瑪目禮拜。二者之間的分歧局限在他們對哈裡發人選的順序上,因為他們認為阿裡大賢應當為第一任伊瑪目;認為伊瑪目當世襲罔替直至被等待的邁赫迪出世。

問:有人說,什葉派誦讀一本不同的《古蘭經》,稱之為法圖麥版《古蘭經》?

答:這不是真的,他們自己也否認有此一說。

問:可以向什葉派人開戰嗎?

答:什葉派和遜尼派之間的戰爭不啻是穆斯林的巨災人禍,是非法的,是禁止的。我祈求真主護佑穆斯林免于遭致這樣的危害。我不認為二者間還會發生戰爭,因為雙方都知道戰爭的結果是什麼。


原文連結:

http://www.ahram.org.eg/223/2010/07/10/10/28762.aspx


[1] ——对于这个比方,后来艾大长老作了进一步的澄清,高度评价优素福·格尔达威博士是最有学问和前瞻性的艾资哈尔学者之一,也是伊斯兰稳麦最著名,最敢在关键时刻讲真话的学者之一。(译者注)

[2] ——赛莱菲人士指的是那些声称追随穆圣、圣们弟子和再传弟子道统之人。(译者注)

[3] ——瓦哈比派指的是那些追随穆罕默德·阿卜杜勒·瓦哈比的人,但是他们自称为认主独一者。(译者注)

[4] ——艾大长老登报澄清说,他的话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哈立德·靖迪是一个独立宣教员,很久之前就与艾资哈尔和埃及宗教基金部没有正式联系。爱资哈尔卫视是一个独立卫视,这是当时创办人哈立德·靖迪本人在艾大伊斯兰研究院亲口证实的。(译者注)

[5] ——科普特人是埃及信仰基督教的少数民族,也是目前中东最大的基督教社团,约占埃及总人口的7%-10%。(译者注)

[6] ——他是埃及基督教领袖,是埃及第一个有高等学历的神父。埃及的基督教在教义和行政上都不隶属于梵蒂冈的体制。(译者注)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艾大
頂:127 踩:14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3 (76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2 (695次打分)
【已經有1212人表態】
343票
感動
278票
路過
271票
高興
32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