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在歐洲德國人最不喜歡穆斯林

熱度4344票  瀏覽57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12月22日 14:56

 
Mosque in Hamburg
德國漢堡清真寺

根據今年十二月初公佈的最新社會調查發現﹐只有三分之一的德國人認為他們的穆斯林鄰居可以相處﹐這個比例要比其他歐洲國家都低得多。 即使在出現排外勢力明顯的其他國家﹐如法國和荷蘭﹐對穆斯林鄰居的容納程度也都超過德國﹐如法國56%﹐荷蘭62%﹐都超過半數。 在德國恩尼德社會調查問卷中﹐對建造清真寺的態度條目中﹐西德有低於30%的民眾同意﹐而在東德﹐只有20%以下的讚同者。  對於同一問題﹐丹麥超過半數﹐法國﹑荷蘭和葡萄牙都達到三分之二以上。

德國慕恩斯特大學社會學教授德特利夫‧波拉克解釋說﹐由於德國人同異族人群接觸少﹐是一個孤僻的民族﹐不熟悉穆斯林﹐所以沒有好感﹐而在其他國家﹐那裡的居民同穆斯林有更多的接觸。 他說﹕“同穆斯林民眾接觸多了﹐會感覺到他們很平常﹐有許多優點。”

他說﹐這個社會調查把西德和東德分開﹐是測試兩邊的德國人在分裂幾十年之後的思想分歧和文化差距﹐證明東德人孤僻尤甚。  在看到穆斯林的問題上﹐總印象分別是34%和26%﹐說明東德人比西德人更疏遠穆斯林。  調查中發現﹐西德人有40%的人接觸過穆斯林﹐而在東德只有16%的人有過某“偶爾”接觸。   法國人同穆斯林打交道經驗比德國人豐富﹐他們那裡經常接觸穆斯林的人佔66%。

 
漢堡清真寺主痲聚禮的德國穆斯林

波拉克教授說﹕“假如發生一起恐怖襲擊事件﹐情況會劇變﹐人們會普遍猜測是穆斯林的作為﹐因為一直在擔心著他們。 如果出現恐怖事件﹐許多人將聲稱他們沒有猜錯。”

今年八月﹐德意志聯邦銀行懂事兼作家的斯洛‧沙拉振出版了一部對穆斯林分析的暢銷書﹐引起社會廣泛爭論。  他在書中猜測穆斯林不接受德國社會文明是因為DNA中的基因決定的。 這是德國納粹之後德國人迴避的種族血統論﹐他大膽舊話重提﹐證明穆斯林不願學習德語﹐不信仰德國人的宗教﹐不接受德國生活方式﹐都儲存在穆斯林基因中﹐本性難移﹐屬於不可彫的朽木。  德意志種族主義血統論﹐不是新事物﹐在納粹德國期間曾經猖狂一時﹐極端排外﹐驅逐異族﹐大規模屠殺猶太人。 有人警告說﹐一旦德國血統論再次得勢﹐很危險﹐這是德國法西斯的“基因”﹐穆斯林將成為當年猶太人的替罪羊。

沙拉振的書對德國已經停息的種族主義起到了火上加油的效果﹐種族主義血統論死灰復燃﹐掀起了德意志民族自我驕傲的新高潮。 他們擔心純潔和美妙的日爾曼文明受到外族侵擾﹐特別是穆斯林﹐爭奪他們的社會福利。  關於穆斯林在德國的文化融入問題﹐爭辯得比其他歐洲國家激烈。 德國人素來自豪﹐老子天下第一﹐但發現穆斯林不服氣﹐百思不解。  多數德國人對伊斯蘭有固定的刻板成見﹐如歧視婦女﹑好暴力﹑宗教狂熱﹑觀念偏執。

在這個調查之後﹐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公開表示﹐政府希望創建的多元化社會目標“完全失敗了”﹐責怪穆斯林社會不懂事﹐不會欣賞高貴的德意志文明。 沙拉振的暢銷書﹐對穆斯林不利局勢增添了更大壓力﹐他說穆斯林在德國社會出現﹐不主動靠攏向德國人請教﹐使歧視伊斯蘭的情緒出現新高潮。 沙拉振教授對這種現象提出一個奇怪的解釋﹐他認為民族之間的互相了解應是“不打不成交”﹐生活在德國的穆斯林享有長久太平﹐風平浪靜﹐同德國社會的衝突太少。  他舉例說﹐丹麥曾有辱聖漫畫事件﹐法國有郊區青年騷亂﹐通過衝突和對抗﹐雙方增多了了解﹐而德國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所以有互相隔離之感﹐造成主流社會對穆斯林成見不變。

恩尼德社會調查﹐是從西德﹑東德﹑丹麥﹑法國﹑荷蘭和葡萄牙抽查一千名典型對象的調查結果。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德國 歐洲
頂:182 踩:191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6 (108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1008次打分)
【已經有1876人表態】
537票
感動
463票
路過
418票
高興
45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