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卡扎菲是今世文明的耻辱与悲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轉載    作者:webmaster
熱度3543票  瀏覽15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3月07日 12:43

 

[臺灣聯合報報道正當聯合國無異議通過對卡紮菲及其家族的制裁,利比亞各地也紛傳安全衛隊叛變加入起義,狂人的末日似已進入倒數計時。令人擔憂的只是:他會否使出什麼毀滅性手段與利比亞人民俱焚? 

埃及和突尼西亞的和平革命,到了利比亞竟變形為對人民的血腥殺戮;可見這一波阿拉伯民主潮不會僅有單一模式,不能一味樂觀以對。比起獨裁者班阿裏和穆巴拉克的倉皇逃亡,卡紮菲竟出動戰機轟炸首都百姓、發射飛彈摧毀清真寺、把示威群眾形容為蟑螂、發放武器使人民自相殘殺,甚至揚言炸掉油田及供油設施,讓國家一無所有。如此視國家和人民如糞土的統治者,瘋狂、殘忍、喪失人性,誰能容忍?

埃及和突尼西亞起義之成功,主要得歸因於國家軍隊良心未泯,不願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使群眾要求民主的聲音得以持續不絕。卡紮菲之所以敢展開血腥鎮壓,是憑藉著一批他豢養的親信部隊和外籍傭兵,因而視生命如草芥隨意開火。卡紮菲一向自詡是“非洲王中之王”,長年向非洲其他國家輸出恐怖主義,現在他更假手無知的非洲傭兵荼戮自己的人民。正因手段太不相稱,導致許多利比亞軍人也無法忍受,紛紛攜械倒戈加入抗暴隊伍。

這不只是一場“蟑螂百姓”對抗“瘋子元首”的戰爭,這也是卡紮菲四十一年獨裁神話的曆史總審判。卡紮菲當年透過政變取得執政權,在長達四十一年的統治期間,不僅從未舉行過任何選舉,利比亞甚至從未制訂憲法,他自己則保留著“革命領導人”的稱呼。更可笑的是,在他自創的所謂“世界第三理論”的“新型社會主義”下,他除了獨裁、專政,更透過家族勢力壟斷所有國家資源,從石油、電信、旅館、媒體、建築,無所不包。這種“朕即國家”、“國家即朕”的帝王心態,卡紮菲心中有什麼社會主義?

更諷刺的是,卡紮菲一向以反西方、反以色列的急先鋒自居,但這次利比亞人民起義,他無法說是西方國家煽動,便掉轉矛頭對准“凱達”組織,說整起事件是示威民眾吃了賓拉登的迷幻藥所致。這樣的指控,也越發凸顯卡紮菲行事的荒謬和瘋狂,試想“美帝”和美國的頭號大敵“基地”同視他為眼中釘,平民和軍人都想早日把他推翻,政府官員紛紛求去,他還有什麼戀棧的理由?陳水扁時代試圖交好的卡紮菲之子賽義夫,曾被描述為“開明派”人物;但這次他以“接班人”身分向民眾喊話,一派威權,更恫嚇民眾若不撤退將“血流成河”。

利比亞的情勢日有進展,但一些變數令人不安。目前起義民眾和叛降軍人已經拿下大半城鎮,反對陣營甚至已開始起草憲法及研擬新的政府架構,未來有幾種可能:一是卡紮菲家族棄國逃亡,人民起義宣告成功,這是最理想的結局;二是反抗軍和卡紮菲部眾在首都展開決戰,將不免有大量傷亡,但至少分出高下;三是雙方各自僵持對峙,彼此無法取得決定性的勝負,利比亞陷入長期的廝殺混亂,這是最壞的結局。以卡紮菲之殘暴易怒,他確有可能對利比亞做出不測的傷害;他已揚言要把利比亞變成另一個索馬利亞,他若倒臺,一定要讓非洲難民“淹沒”歐洲。

一個“革命領導人”,變成人民“革命的對象”,這是卡紮菲必須付出的代價。四十年來,卡紮菲一直在教導人民如何仇恨西方,如何仇視其他國家。但時代的風向一變,利比亞人民立即覺醒,認知卡紮菲才是國家最大的威脅,也是人民最大的敵人。卡紮菲原可學學穆巴拉克和班阿裏,做個落跑領袖,至少還國家人民一條生路;他卻選擇將炮口對准人民,那也等於選擇把自己置於人民的准星中間了。

    (2011-03-0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利比亚
頂:138 踩:21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3 (89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818次打分)
【已經有1472人表態】
383票
感動
338票
路過
381票
高興
37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