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爭鳴與批評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當代伊斯蘭宣講的誤區

熱度3989票  瀏覽63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5月08日 12:31

(譯者按:曾幾何時,伊斯蘭的宣講如雨後春筍般散播于華夏大地,穆斯林的大眾如久旱的禾苗,渴望著這場及時雨的澆灌和滋潤,然而,事物的發展卻呈現出一些負面的影響。一些穆斯林宣講者對伊斯蘭術語淺嘗輒止,或者故作標新立異之舉,混用甚至濫用某些伊斯蘭和非伊斯蘭術語,導致了當代伊斯蘭思想和運動的混亂與無序。對於這個問題,國人在近幾年來可謂是感觸頗深。“伊斯蘭教義學”被簡單地以“伊斯蘭神學”這樣的新詞來替換;“禮拜”被“祈禱”所取代,並美其名曰“與時俱進”。可是,同樣是出於伊斯蘭宣講的目的,明清時期的“回儒”們卻在譯述伊斯蘭術語時深推細究,苦心孤詣地在漢文化語境中介紹精純的伊斯蘭思想,完成了伊斯蘭文化在中國的傳承。凡此種種,都令我們更加關注伊斯蘭宣講及其術語的使用問題。

本文的作者是蘇丹文明復興與交流論壇秘書長艾薩姆·拜謝爾博士,伊光網站曾經刊載過他關於“真正的賽萊菲是教派還是方法?”的論述。這是他近期就伊斯蘭宣講問題所寫的的佳作之一,譯者選譯了其中的第三部分,以饗讀者。)

 

對於當代伊斯蘭宣講來說,首先應當解決的核心內容應該是:明確界定和規範宣講伊斯蘭所使用的定義和術語,因為這項工作本身決定了伊斯蘭宣講的文化屬性。

作為一種文明的核心體現,術語並非僅僅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思想的規範。這是因為一個人,無論其作為個體還是社會和民族的一份子,他對現狀和事件的表述都是通過語言達成的,而其表達的方式將註定影響人們的觀點和看法。就在我們創新表達方式的同時,我們也受到自身所使用的輿論導向體制的影響。

如果說,各種不同形式的文明對話(穆斯林之間的對話和穆斯林與非穆斯林的對話),是避免毀滅性思想一枝獨秀的成功途徑的話,那麼,對伊斯蘭術語的內涵加以闡釋,揭示其中在字面含義和術語內涵上的不同之處,對於任何一場認真的對話來說,都是首先要解決的基本問題。

對這方面缺失足夠的關注,成為當代伊斯蘭宣講的最突出的誤區,並由此而導致在伊斯蘭思想建設和伊斯蘭運動兩個方面都出現了諸多明顯的失誤。

例如,對“(الحاكمية)哈基米亞”(治權)這個術語的不同理解,導致了穆斯林陷入對所有現行體制加以否定,並判定其為異教的泥沼中,而把造物主所意欲的“普遍合法的治權”同沒有經訓明文規定下,而為穆斯林自身所獨立創制其治權和立法權的政權體制相提並論,混為一談。

同樣,對“(الجاهلية)蒙昧主義”這個術語的極端理解,也導致了判定現行社會為異教性質,而忽略了“意識形態上的蒙昧主義”和“行為上的蒙昧主義”這兩個概念之間的本質區別。

同樣,對“(الفرقة الناجية)末日得拯救的一派”和“(الطائفة الظاهرة)得勝的群體”,以及“(الجماعة المسلمة)穆斯林大眾”這些術語的極端理解,也開啟了以異教之名來黨同伐異的宗派主義的大門,而對經訓明文所處的前後文語境和真主之所以降示經訓明文的降示背景不加絲毫的考量。

對“(الجهاد)吉哈德”和“(الحسبة)哈塞拜”(勸善戒惡)這兩個術語的理解,導致了思想和行為的極端與暴力,直到現今,其惡果還在穆斯林中肆虐橫行,代價累累。

正是對這些術語的內涵未加以明確的界定,導致了我們前文所說的伊斯蘭思想和伊斯蘭運動中出現的諸多明顯失誤。而這些僅僅是冰山一角,要詳述這些問題,已經遠遠超出了本文的範圍。

類似的術語還有:“(المولاة)穆瓦拉特”(以真主為依託)和“(المحآدَّة)穆哈達特”(對真主和使者的挑釁)。古蘭經中以大量的經文警告不得以非穆斯林為盟友,並規定,當出現糾紛時,只得以真主和他的使者為依託,但是這項原則有著相關的一些規定,以阻止被人利用而演變為宗教敵視和強迫行徑,以及宗派主義動亂的說辭和藉口。

例如,禁止以不同宗教信仰者為盟友,並不是要禁止他們成為一國之公民;也不禁止他們享有作為鄰居而受善待的禮節;更不禁止他們作為穆斯林社會生活的搭檔。其實,真正要禁止是:以那些敵視穆斯林,挑釁真主和他的使者的群體為盟友。因此,古蘭經才一再反復強調說:“……不要舍信道者而以不信道者為盟友……”(婦女章“144)這些經文證明了古蘭經所禁止的其實是:那種導致信士對敵視他的宗教與信仰的陣營心生偏向和親近之舉。

而所禁止的親近和友愛也僅針對的是那種挑釁真主和他是使者之人的友愛。這些人,“他們為你們信仰真主--你們的主--而將使者和你們驅逐出境。”(受考驗的婦女章:1),而不是僅僅因為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假若他們和平地對待穆斯林。

不反對伊斯蘭的非穆斯林,對他們加以親善和友愛有時是穆斯林的當盡義務。如穆斯林在對待信仰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妻子和她的家人時,就有對他們親善和友愛的義務。他們都是都是穆斯林子女的舅舅和舅母,對他們親近和友善屬於伊斯蘭主張的接續近親的善舉,而斷絕與他們的聯繫則是一種罪過。

伊斯蘭重視宗教的紐帶與聯繫,並視其高過一切人與人之間的紐帶與聯繫,但是這並非意味著穆斯林僅僅因為非穆斯林同他有著不同的宗教信仰,而敵視所有的非穆斯林。

 

(侯賽因譯自世界穆學聯網站)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59 踩:211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101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2 (875次打分)
【已經有1732人表態】
492票
感動
387票
路過
400票
高興
45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