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爭鳴與批評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穆斯林丟失信仰必然消亡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伊斯蘭之光    作者:伊斯蘭之光
熱度4653票  瀏覽52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13日 13:42

  現代民族主義是西方殖民主義在二十世紀初的新發明﹐歷史學家們發現一百年前的世界文獻沒有這個概念﹐當年的大英帝國﹑法語世界和蘇聯共產帝國﹐是世界三大殖民地國家。 最容易統治的辦法把所屬殖民地各劃分為一個“民族”﹐分而治之﹐挑撥他們之間在帝國內競爭﹐分頭要求保護。 本文作者是斯裡蘭卡穆斯林教授馬立克'歐麥爾﹐他看到斯裡蘭卡政府醞釀修改穆斯林政策﹐勸導他們放棄伊斯蘭特徵﹐正式定為“摩羅族”名稱﹐成為一個少數民族。 教授從歷史經驗中﹐看到政府政策中包涵著的殺機。

  斯裡蘭卡的人口組成主要有三大部份﹐多數居民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羅人﹑信仰印度教的泰米爾人和伊斯蘭信徒穆斯林。 穆斯林沒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大多數穆斯林說泰米爾話﹐但與印度教傳統保持距離。 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沒有把民族語言看作是身份特徵﹐所有語言區都有穆斯林﹐一律以伊斯蘭信仰為統一特徵。 雖然任何語言都帶有歷史信息和傳統文化﹐但是伊斯蘭在任何語言的外殼內都能存在﹐因為有阿拉伯文的《古蘭經》保持了信仰的根本精神。 伊斯蘭信仰使全世界穆斯林成為一個穩麥整體﹐全體穆斯林堅守的基本原則有共性﹕認主獨一﹑遵循聖訓﹑以及由經訓和教法形成的行為準則和道德觀念。 譬如一個人或整個社會﹐決定志願歸信伊斯蘭﹐他們毋須丟棄自己的語言和民族傳統﹐穆斯林只看到他們遵循伊斯蘭的六大信仰和五大功修﹐就承認他們是穆斯林弟兄。

  歷史上的侵略者或獨裁政府﹐有兩種方式可以把統治區域內的穆斯林消滅。 一種是肉體消滅﹐施行種族大屠殺﹐塞爾維亞東正教徒在南斯拉夫解體之後﹐大舉施行種族大屠殺﹐消滅堅守伊斯蘭信仰的穆斯林。 另一種是精神換血﹐在民族主義的外衣下﹐抽去穆斯林的信仰精神﹐灌輸官方意識形態。 最典型的例子是前蘇聯﹐當年發表過“斯拉林民族學理論”﹐強迫各地穆斯林取消伊斯蘭﹐改為地方民族﹐在前蘇聯勢力範圍內的所有國家都照抄﹐各地都收買和豢養了許多斯大林主義螻螻兵。 現在美國的世界反恐戰略是斯大林主義變種﹐以“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為名﹐凡是堅守伊斯蘭基本教義原則的學者和伊瑪目都稱作是“原教旨主義者”﹐等同與蘇聯時代的“法西斯”和“反動派”。 斯裡蘭卡的策略是兩種方法兼而有之﹐既在部份地區施行大屠殺﹐消滅穆斯林人口﹐又勸導他們放棄伊斯蘭信仰﹐把印度教習俗定為泰米爾語民族的“統一文化”。 政府開動宣傳媒體﹐高唱美國反恐讚歌﹐把伊斯蘭與恐怖主義等同起來﹐製造社會輿論和環境氣氛。 斯裡蘭卡的穆斯林學者們﹐在全國各地以各種形式會晤﹐討論維護伊斯蘭精神的對策。

  生活在今日斯裡蘭卡的穆斯林﹐古代來源是非洲航海商人﹐當時曾經有一個頑強的民族摩爾人﹐他們曾經跨過海峽﹐在安德魯西亞(西班牙)創立了一個歐洲文明先驅伊斯蘭王國。 從印度洋航海而來的摩爾人以經商為主﹐尊重當地古老的印度教和佛教﹐只努力保持自己家庭和後裔伊斯蘭信仰。 斯裡蘭卡古稱“錫蘭”﹐位於印度洋戰略要地﹐是歐洲強國對外侵略的一個明顯目標﹐最早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幾經易手﹐最後成為大英帝國的一部分。 西方殖民者﹐對宗派林立的佛教和印度教不擔心﹐唯獨對伊斯蘭心有余悸﹐念念不忘十字軍的歷史仇恨﹐因此﹐斯裡蘭卡的穆斯林遭受西方殖民者長達五百年的壓迫和凌辱。 西方人在這個島國傳播基督教﹐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歸信者眾多﹐但西方傳教士發現穆斯林是抗拒“我主耶穌”的硬骨頭﹐因此﹐更為仇恨﹐稱之為“摩羅恩人”(Morons﹐涵義是居住在西班牙的穆斯林野蠻人)。 歷史形成的習慣﹐穆斯林在這個國家地位在社會最底層﹐任何統治者上臺都沿襲西方統治傳統。

  現在的斯裡蘭卡政府看到局勢有利﹐可以借美國世界反恐西風﹐迫使有恐怖主義嫌疑的穆斯林都改名﹐官方設想為穆斯林定名為“摩羅民族”﹐只須放棄伊斯蘭﹐可以保證“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 如果穆斯林服從官方陰險的政治規劃﹐脫離伊斯蘭﹐也不稱穆斯林﹐採用一個“無比光榮和驕傲”的新民族名稱﹐被新聞媒體許諾將“開始民族新生”﹐這個民族將永遠割斷與穆斯林世界的信仰臍帶。 例如他們在各地屠殺穆斯林時宣傳﹐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該殺﹐而保護當地的“摩羅人”﹐尊重他們的風俗習慣﹐完全類似蘇聯後期的《真理報》用詞“烏茲別克民族中少數斯蘭信徒”。 從古到今﹐人心永遠年輕不會變老﹐善惡與是非有基本的界線﹐伊斯蘭和反伊斯蘭的邪惡勢力都是同樣的本質。

  政府剛發出了試探信號﹐要把斯裡蘭卡穆斯林給名為摩羅民族﹐各地穆斯林出現不同反響﹐許多地方的穆斯林鄉鎮聲明﹐他們的祖先不是來自北非﹐而是爪哇﹑馬來﹑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移民的後裔﹐抗拒加上摩羅民族標籤。 如果把斯裡蘭卡穆斯林認真分裂﹐可以分成幾十個少數民族﹐而絕大多數穆斯林堅持說﹕“我們只要伊斯蘭的稱呼﹐因為這個名稱標誌著我們有一千四百年的文明歷史﹐我們是全世界穆斯林的一部分。”

  事實確是如此﹐許多穆斯林的家族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登陸斯裡蘭卡的歷史﹐後來的穆斯林來自大海的四面八方﹐因為同一信仰﹐互相聯姻﹐許多人已經分不清老祖先的家鄉籍貫﹐互相認同穆斯林是一家人。 因為共同的伊斯蘭信仰﹐千百年來在這個印度洋島國融合成一個單獨的信仰群體﹐每個人都為自己信仰伊斯蘭而驕傲和幸運﹐感謝真主。 多種族形成的穆斯林社會﹐曾經為斯裡蘭卡的反殖民運動和國家獨立出過汗馬功勞﹐今天仍舊為國內外正義事業和慈善救災貢獻力量。 作為斯裡蘭卡的穆斯林社會﹐在過去的許多鬥爭中﹐曾經獲得過穆斯林世界的無私援助和支援。

  這是西方殖民統治集體發明的民族主義在作怪﹐違背伊斯蘭的基本精神。 先知穆聖在阿拉伯半島傳播伊斯蘭﹐把四分五裂的部落團結成一個核心力量﹐凝聚的精神就是伊斯蘭。 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社會﹐如果抽去伊斯蘭的根本信仰﹐那裡的人群必然復辟部落主義﹐為私慾保護地方利益﹐被外部勢力利用﹐互相撕殺﹐例如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伊拉克和伊朗八年流血戰爭﹑以及歐洲國家發起的兩次世界大戰。巴基斯坦與孟加拉國的分裂﹐是印度在背後挑撥離間的結果﹐也由於他們本身民族主義發狂的內因。

  斯裡蘭卡政府主張對穆斯林改名稱﹐什麼幕後交易和密謀還沒有公開暴露﹐可以留給歷史證實﹐當務之急是考量這樣更改的實際利益是什麼? 有利於斯裡蘭卡國家統一和全民團結嗎? 有利於發展國民經濟和改善人們生活質量嗎? 有利於斯裡蘭卡與週圍伊斯蘭國家的關係嗎? 顯然﹐這樣改名﹐幾十年後這個國家的伊斯蘭全部銷聲匿跡﹐沒有存在的跡象﹐把穆斯林同所有全世界的伊斯蘭社會切斷了聯繫﹐不被世界承認斯裡蘭卡有穆斯林。 對於今日生活在這個地球村上的居民﹐斯裡蘭卡政府與世界大合作潮流背道而馳。 政府在處理穆斯林問題上﹐已經多次向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表示奉承和獻媚﹐而西方國家根本沒有把這個英國舊殖民地看在眼裡﹐只不過是不起眼的第四流國家。 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形勢洶湧澎湃﹐是反對新老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霸權的繼續﹐絕大多數穆斯林在為獨立﹑自由和正義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 他們把斯裡蘭卡看作是同志戰友和平等盟邦﹐政府如果不是鼠目寸光﹐是否應當規劃以下未來世界的戰略﹐究竟應當站在哪一邊更加可靠一些?

  平心而論﹐如果在斯裡蘭卡選擇一種宗教消滅﹐首選應當是印度教。 我們北方有一個十多億人口的鄰居﹐印度教是主流文化﹐甚至今天還有許多印度人認為斯裡蘭卡是印度的一部分。 我們南邊有一個二十幾萬人口的小國家馬爾代夫﹐他們都是穆斯林﹐但從來沒有夢想過侵略斯裡蘭卡。 取消印度教可以消除大印度斯坦的野心﹐切斷與他們的宗教聯繫﹐當受到侵略時﹐可以到聯合國去訴苦﹐而尊重伊斯蘭﹐我們可以同馬爾代夫建立更為友好的關係﹐是印度洋海面上同病相憐兩兄弟。在政府中鼓譟穆斯林更改民族名稱的人﹐想拿穆斯林同胞出賣給美國政府﹐討好美國。 至今沒有看到一個穆斯林代表或學者站出來為政府荒謬思考表示讚同﹐因為穆斯林之中沒有這樣的叛徒。 先知穆聖教誨人類信奉伊斯蘭時說過﹐我們的宗教是伊斯蘭﹐我們稱作穆斯林﹐包容世界上的任何人種和語言﹐任何穆斯林捨棄伊斯蘭就不是穆斯林。 先知穆聖許可穆斯林遷移到任何國家去居住和尋求真主的恩惠﹐但首先要保住伊斯蘭的信仰和穆斯林的身份﹐否則就是叛離正道。

  伊斯蘭從一開始就給這個世界一個新制度﹐人人得解放﹐都是真主同等的奴僕。在過去一千多年間﹐伊斯蘭給世界人民貢獻了最完整的法制﹑最合理的經濟制度﹑最人道的社會管理﹐是現代科學的先驅。 今日世界的混亂﹐是西方殖民主義和現代資本主義造成的惡果﹐因為他們唯利是圖和經濟剝削﹐施行民族壓迫和種族歧視。

  世界因為西方的剝削和霸道而失去平衡﹐沒有公正﹐戰爭不斷﹔西方國家因為資本主義商業化而弊病叢生﹐連最發達的美國﹑英國﹑法國﹐也不例外。 斯裡蘭卡向何處去? 請放開眼量﹐看看世界未來。

  我們穆斯林不會上這個當﹐永遠不同意更改名稱﹐不倫不類﹐因為我們信仰正正當當的伊斯蘭﹐我們是地地道道的穆斯林。 永遠如此﹗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斯里蘭卡
頂:185 踩:22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7 (108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9 (1065次打分)
【已經有2093人表態】
612票
感動
475票
路過
466票
高興
5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