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弘揚伊斯蘭精神的阿拉伯革命

熱度2949票  瀏覽27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7月11日 16:33

 如今發生在中東和北非伊斯蘭國家的社會動蕩﹐不論怎樣稱謂﹐動亂也好﹐革命也罷﹐總而言之是人民大眾走上街頭表達心願的呼籲﹐他們不能再繼續忍受社會的壓抑﹐要求變革﹐要求民主。 在整個阿拉伯世界﹐所到之處都能聽到人們引用的《古蘭經》經文說﹕“真主不改變一個民族的現狀﹐直到他們自己改變之。”(13﹕11)    這是最普遍的思想﹐學者和平民都有這同樣的認識。

一百多年來﹐西方強國對中東伊斯蘭國家的改造不遺余力﹐並且抓住了幾個重點國家不放﹐如伊朗﹑土耳其﹑埃及和突尼斯﹐沉重的政治壓力迫使政府官員嚴格執行西方式世俗化政策﹐把伊斯蘭在“政教分離”的原則下排擠在一切社會活動之外﹐成為不登大雅之堂的低級﹑落後文明。  西方化的後果﹐從城市居民的衣著上便可一目瞭然﹐曾經有一個時期各種歐美式的奇裝異服無奇不有﹐男人短褲體恤衫﹐女子袒胸露背超低腰裙褲﹐怪多不怪。  阿拉伯青年從影視節目中模仿西方化生活﹐尤其以美國化為榮﹐阿拉伯語交談中夾雜著美式發音的“OK”。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見證了阿拉伯社會的民族文化回歸熱潮﹐開始了新時期的伊斯蘭復興運動﹐例如1979年成功的伊朗伊斯蘭革命。 又經歷了三十年醞釀和徘徊﹐經久不息的伊斯蘭復興運動導致今天的“阿拉伯之春”革命。

如今發生在許多國家的社會運動﹐最明顯的特征是穆斯林生活的“民族化”﹐許多地方體現了伊斯蘭氣氛﹐例如參加靜坐示威隊伍中﹐許多人圈地按時禮拜﹐受到週圍人群的尊重和保護。  儘管各國抗議者提出的目標不同﹐但他們共同的口號是“安拉乎-艾克白勒”(真主至大﹗)﹐響徹所有民眾集會的場所。 這是一場要求社會改革的政治運動﹐但主導思想是伊斯蘭﹐是現實政治與信仰的完美結合﹐因為穆斯林從《古蘭經》真主的啟示中得到啟發﹐要求社會公道﹑人人平等﹑民族自尊﹐反對內部獨裁和外來侵略。  所有伊斯蘭國家﹐規模最大的示威運動總是在星期五爆發﹐因為那是穆斯林的主麻聚禮日﹐虔誠的穆斯林在清真寺參加聚禮之後走上街頭﹐高舉伊斯蘭的公正大旗﹐呼籲社會變革﹐要求民主。

在發生動亂的所有國家﹐當地遭受政治壓抑的伊斯蘭政黨和宗教團體踴躍加入了廣泛的民眾運動﹐並且旗幟鮮明地提出伊斯蘭解放的口號﹐向民眾闡明伊斯蘭社會改革思想﹐如反對暴力﹑婦女平等﹑尊重民意。 “穆斯林兄弟會”是阿拉伯國家早已存在的社會勢力﹐堅持建立現代伊斯蘭法制的目標﹐但在幾乎所有的國家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壓制或取締﹐如埃及﹑敘利亞﹑約旦﹑阿爾及利亞﹑利比亞﹑突尼斯等。  各國的組織在沉默了幾十年後又嶄露頭角﹐證明頑強的生命力和廣泛的民眾基礎。

在當前戰火紛飛的班加西﹐利比亞的造反派在他們的宣傳中特別指出徹底改變卡扎菲獨裁政權的訴求﹐他們把舊政權的口號“真主-卡扎菲-利比亞”改變為“真主-穆聖-利比亞”﹐定為革命運動新目標。  一位班加西的造反派軍事領袖在接待記者採訪時引用《古蘭經》說﹕“在今世是盲人者﹐在後世仍是盲人﹐而且更加迷誤。”(17﹕72)

在敘利亞和巴林﹐示威民眾的主流口號是“真主至大”  ﹐認主獨一和全面實行伊斯蘭化是當前要求社會變革的主導思想。  在阿拉伯國家廣泛流行的互聯網如《臉譜》和《推特》網站﹐每天登陸數以萬計的博客文章﹐集中討論伊斯蘭是現代民主社會的奮鬥目標和精神指導。 他們大量引用《古蘭經》經文或先知穆聖的聖訓抨擊現實社會的弊病﹐如獨裁﹑媚外﹑賣國﹑壓迫﹑剝削和歧視婦女。

 在西方媒體中﹐十年反恐製造了許多誣蔑穆斯林的宣傳詞語﹐如“伊斯蘭份子”﹐概括這些人是思想保守的宗教狂熱份子﹐堅持“原教旨主義”﹐反對現代化。 今天走上街頭參加示威的青年絕無如此跡象﹐他們根據伊斯蘭精神要求民主。 每個穆斯林都有與生俱來的自由意識﹐人類不分等級﹐因此呼喊“真主至大”﹐反對社會不平等﹐官僚腐敗﹐分配不均。  身處後殖民時代的多數阿拉伯國家﹐失去了伊斯蘭原則﹐統治集團為維護家族既得利益﹐屈服於西方強國淫威﹐而不是敬畏真主﹐都是偽信者政權。

在這次社會動蕩中﹐伴隨著阿拉伯婦女解放運動﹐參加者高舉《古蘭經》啟示的旗幟﹐反對歧視婦女﹐改革阿拉伯封建落後的傳統﹐如沙特阿拉伯婦女要求駕駛汽車的權利。  埃及軍警在鎮壓示威運動時﹐逮捕了一些女子﹐強迫她們做處女測試﹐對她們實行酷刑﹐指責她們是行為不規的放蕩女子﹐有賣淫的嫌疑。  軍警的野蠻行為遭到全社會抗議﹐要求保護女性自由和尊嚴。 在也門﹐婦女協會組織女子示威﹐抗議男尊女卑的社會陋習﹐女子應享有平等權力﹐要求婚姻自由﹐參與社會管理。  示威隊伍高舉的標語牌上寫著聖訓﹕“最好的吉哈德是向獨裁統治者闡明真理﹗”  西方政治觀察家們面對扑朔迷離的中東局勢感到迷茫﹐定睛琢磨﹐看出了其中的奧秘。  這場運動的精神動力和思想指導﹐不是歐美的資本主義﹐也不是馬恩列思理論﹐而是伊斯蘭。  中東社會動蕩標誌著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新高潮。

阿拉伯人對當前動蕩自稱是“起義”﹐是“造反”﹐是“革命”。  他們把一切社會弊端﹐歸罪於偏離伊斯蘭精神﹐使國家陷入後殖民主義狀態﹐造成現在的政治不公正﹑貧富差距懸殊﹐人民大眾是被統治階級與西方密謀控制的群氓﹐任人宰割和奴役。  社會亟須改革﹐刻不容緩。  這場革命的偉大意義﹐不僅揭露了社會結構的不合理﹐人民要求奪回真主賦予每個人的平等權利﹐而且對許多現實社會問題和文化傳統提出質疑。 從摩洛哥到巴林﹐十多個伊斯蘭國家同時發生社會震蕩﹐因為他們有共同的歷史命運﹐共同的精神原則 ---- 伊斯蘭。

年青一代的阿拉伯人﹐不再是獨裁政權統治下的馴服動物﹐唯唯諾諾的奴才和社會工具。  他們在積極思考﹐探索伊斯蘭真理﹐渴望恢復本來的人性﹕要自由﹐要尊嚴﹐要平等﹐唯真主至大﹐人盡努力﹐服從天命﹐敢把任何皇帝拉下馬。  這是時代的潮流﹐億萬大眾發出了最強音﹐要在穆斯林世界創造新時代的伊斯蘭民主。  阿拉伯青年覺醒了﹐結合世界現實他們對伊斯蘭有了新的理解﹐把敬畏真主貫徹到社會實踐中去﹐提高人性的本質﹐改善社會制度和自然環境。

 (阿里編譯自Islam and the Arab Revolutions by Yusra Tekbali)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阿拉伯 革命
頂:126 踩:14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8 (80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5 (720次打分)
【已經有1152人表態】
321票
感動
271票
路過
293票
高興
26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