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斯蘭與阿拉伯革命使西方恐慌

熱度3112票  瀏覽31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7月18日 11:37

 [編譯者按語﹕本文是發表在3月31日英國《經濟學家》週刊上的佚名文章“伊斯蘭與阿拉伯革命”Islam and the Arab Revolutions﹐告誡西方國家在中東發生的社會變革是現代伊斯蘭復興運動的新階段﹐發展趨勢將對西方不利。 文中表達的思想﹐是原作者的觀點。]

年青阿拉伯人的理想主義新一代﹐揭竿而起﹐接連推翻了幾個阿拉伯政權的獨裁者。 他們受到民主意識鼓舞﹐通過《臉譜》網站傳遞信息﹐決心走向世界﹐但他們的行為令全世界觀察家們感到恐慌﹐因為與西方價值觀不協調。

儘管各國國情有所不同﹐但是這場革命正在熱火朝天地發展著。 在埃及和突尼斯﹐他們幹得最直接﹐懷著對未來的新希望﹐等待著即將來臨的全國大選﹐各派勢力一展民主的威力。 在利比亞﹑敘利亞和也門﹐統治者們在極力維持舊政權﹐面對社會動亂的狂風巨浪。 海灣國家的君王們撒出大把鈔票收買人心﹐向民眾表示讓步﹐以冀阻止民主火山爆發。

西方國家在密切的觀望中﹐沒有發現伊斯蘭極端份子的活動﹐感到了一些寬慰。 西方人一般不反對宗教﹐而且有些國家對宗教情有獨鐘﹐尤其是美國人﹐但是只熱衷於自己的信仰﹐不喜歡別人的宗教。   自從“9-11事件”以來﹐他們對伊斯蘭特別敏感﹐神經過度緊張﹐是恐懼。 人們從中東和北非的社會動亂中﹐察覺到伊斯蘭思想是他們運動的精神支柱﹐西方和阿拉伯世界的自由主義份子和世俗派人士感到形勢不妙﹐潛藏著巨大的危險性。 他們擔心伊斯蘭極端份子將有可能接過“吉哈德”的口號﹐利用西方式的民主﹐反對那個地區的基督教和猶太人影響。 在過去的四年中﹐美國對巴基斯坦的合作不成功﹐使極端份子有機可乘﹐他們的暴力行為造成巨大的破壞和傷亡﹐但願這種局面不會出現在中東。

在利比亞﹐政府與革命運動形成膠著狀態﹐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武裝是一個雜牌軍﹐其中有大量伊斯蘭勢力參與﹐甚至有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美游擊隊成員﹐他們對西方不是投靠﹐而是利用﹐一旦得勢﹐將成為西方的敵人。 美國的情報官員說﹐他們看到了“基地組織在利比亞閃爍”﹐接受西方的援助而發展壯大。 美國擔心重蹈在阿富汗的覆輒﹐當年共同反蘇的伊斯蘭自由戰士盟友﹐後來變成了不共戴天的死敵。

在中東和北非﹐沒有塔利班﹐但有遍布幾乎所有中東國家的穆斯林兄弟會﹐比塔利班更有經驗﹐政治上也更成熟﹐他們堅持反西方戰略﹐目標是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政權。 兄弟會在利比亞和埃及有強大的社會基礎﹐例如埃及的兄弟會提議的憲法修正案獲得多數人支持﹐有望通過成為新憲法。 在敘利亞和突尼斯﹐穆斯林兄弟會長期受到壓制﹐不得勢﹐但在如今的社會動亂中﹐兄弟會勢力挑起了運動的大樑。 如今的兄弟會在策略上有所改變﹐他們讓西方相信已經放棄了暴力手段﹐改為民主的議會道路﹐保護婦女權益﹐爭取民眾﹐積極參選﹐讚同多黨制政府。

不管怎麼說﹐兄弟會就是兄弟會﹐本性難移﹐其中極端派的意識形態與好戰份子如出一轍﹐事實上活躍在各國的伊斯蘭極端份子都是從兄弟會起家。  因為統一目標﹐他們在許多國家建立了兄弟會分支﹐西方人對他們談虎色變。 例如巴勒斯坦的哈馬斯﹐起源於穆斯林兄弟會﹐他們對埃及人的社會運動感到興奮﹐歡呼穆巴拉克被趕下臺。  哈馬斯一直敵視以色列﹐過去曾經採用人體炸彈製造恐怖﹐從來不承認猶太人國家的合法性。  自由人士告誡說﹐在中東有更多比哈馬斯更為激進的伊斯蘭組織﹐他們披著兄弟會的溫和外衣﹐暗藏著陰險的計謀。 在埃及社會動亂期間﹐數以千計的極端份子囚犯被釋放出獄﹐逍遙法外﹐將成為未來的危險。

中東與北非的社會運動走向逐漸明朗化﹐在所有這些國家﹐伊斯蘭精神必將扮演重要的角色﹐因為那裡的居民﹐不接受美國和法國的西方理念﹐都認為政教合一是最好的社會體制。 即使是很自由化的阿拉伯人﹐也沒有對宗教放棄興趣﹐他們熱衷於用歐洲國家的基督教民主黨為示範﹐證明他們組織伊斯蘭政黨的合理性。  穆斯林採用了西方的民主形式﹐但堅持內在的伊斯蘭指導精神﹐如土耳其﹑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在那裡的社會民主運動中﹐骨幹力量是伊斯蘭性質的政黨。

伊斯蘭思想同伊斯蘭份子是兩個概念﹐基地組織是伊斯蘭份子的代表﹐他們在過去的幾年裡逐漸失去民心﹐成為少數﹐因為極端份子的暴力行為給伊斯蘭抹黑﹐毀壞了伊斯蘭的正當名譽。  這並不奇怪﹐凡是宗教都存在內部思想分化﹐例如猶太教和基督教﹐穆斯林之中也然﹐大眾派的溫和思想同極端主義之間存在激烈的對抗。 今天出現在許多伊斯蘭國家的年青一代﹐他們是當前社會運動的中流砥柱﹐比之他們老一輩的保守勢力有根本性的區別﹐他們理解西方文化﹐同世界潮流關係密切。

西方式的民主對整個阿拉伯世界都有深刻的影響﹐許多國家一直在走民主的道路﹐有些國家有悠久的傳統﹐而且成就顯著﹐如黎巴嫩。  不論是黎巴嫩的真主黨﹐或是伊拉克的新政府﹐他們都採用了民主投票和選舉的方式參與政權﹐構成了多黨的議會。

民主在伊斯蘭國家變了質﹐吸收了宗教的主導精神﹐如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土耳其﹐他們把西方的民主與本土的伊斯蘭緊密結合﹐產生新的社會模式。  許多阿拉伯國家的政治家們﹐甚至穆斯林兄弟會﹐他們都在認真思考這些國家的模式﹐希望向他們取經。  現在還在過渡時期﹐政府沒有脫離極權主義的特征﹐但急待對獨裁舊體制進行改造﹐更好地體現民眾的要求和利益。  伊朗是另一個創造伊斯蘭民主的國家﹐但由於政策搖擺不定﹐沒有成為阿拉伯示威者的榜樣。

西方控制阿拉伯人身心的日子已成為過去﹐他們對未來前途的選擇必將使西方國家不愉快﹐但無可奈何。 那些懮心忡忡的西方人﹐頭腦應當清醒一些了﹐必須承認歷史的演由不得他們的意志決定﹐當前世界就是這樣。  阿拉伯人的社會運動必然是維護他們國民的長期利益﹐迫使西方人出局﹐減少西方人的傳統利益。  西方人一向依靠阿拉伯的獨裁政權﹐他們壓制民主和自由﹐換取了暫時的社會穩定﹐保障了西方人的利益和他們的家族利益。 今天的現實昭然若揭﹐一個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不要忘記法國人1990年代在阿爾及利亞的教訓﹐當年協助獨裁者剝奪了伊斯蘭運動在合法選舉中獲得的權利﹐造成了二十年的血腥對抗﹐至今仇恨未消。

 西方的民主不會被全盤照收﹐但在穆斯林當家作主之日﹐民主將被採納﹐成為他們的制度﹐但體現伊斯蘭的特色﹐建立他們的新社會。  今天數百萬人湧向街頭﹐舉行抗議示威﹐要求民主和伊斯蘭﹐這是他們的自由和希望。 我們不應為他們憂愁﹐而應為他們感到高興﹐祝賀他們成功﹐因為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

   (阿里編譯自Islam and the Arab Revolutions)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阿拉伯 革命
頂:137 踩:174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5 (81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725次打分)
【已經有1263人表態】
361票
感動
284票
路過
286票
高興
33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