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讀《論混合的宗教》做信仰檢討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本站原創    作者:阿立·蔣敬
熱度4439票  瀏覽37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1月20日 11:04

今年九月有幸回國探親,返回時,儘管機場對行李有嚴格的重量限制,但我攜帶的書籍用秤量過,超過七公斤。 計畫中準備優先讀的一本書是天津李山牧教授著的《論混合的宗教》,因為在開讀這本書的預備期,前後翻閱了許多次,積蓄了渴望一睹為快的情緒。 在沉甸甸的背包裡,一路上總在想著,其中有這本書。 到家之後,經過幾天時差的適應,感覺一切恢復正常了,便深深地浸入閱讀的喜悅和激動。

 這本書的寫作目標是針對新近出版的李靜遠著《古蘭經譯注》,批判其中對《古蘭經》原義的曲解和誤導,與國際上以伊斯蘭為名的邪教嘎迪亞尼教屬一鼻孔出氣。 我由於長期僑居國外,沒有看到過《譯注》原本,不敢妄加評論,但對李山牧教授的論述很感興趣,因為他涉及的範圍極廣,從認主學、聖訓學、教義學、伊斯蘭法學到不同宗教與哲學的比較,內容十分豐富。 通篇看這本書,與其說李教授是在批判一本書,不如是在告誡中國的穆斯林,要警惕各種思想干擾,防止我們的正信受到污染。 伊斯蘭從誕生日起就有敵人,千方百計設法撲滅真主的光亮,但受到真主保護的伊斯蘭,在以往的一千四百年裡經受了磨練和衝擊,身經百戰,巍然屹立。 我老漢今年年過古稀,生平有過許多切身的體會,所以一邊讀一邊回憶和思考,所走過的歷程,驚心動魄。 清高的真主在《古蘭經》中說:“如今我完美了你們的宗教,全美對你們的恩惠,我喜悅你們選擇伊斯蘭為宗教。”(5:4)

六十歲以上的穆斯林老人,都經歷過前三十年的革命極左時期。 在中國的各種媒體和學校教科書中,凡是說到宗教總能聽到或看到一句“經典”的判詞“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 信仰宗教等同於吸毒,歷來作為全民信仰伊斯蘭的回回民族,幾乎人人都是吸毒者,需要從大腦中進行消毒、清洗、改造,通過各種方式説明我們的孩子們“戒毒”。  媒體和教育一律堅持無神論宣傳,例如回民學校裡向穆斯林兒童灌輸進化論思想和唯物主義理論,引導他們數典忘祖,背離祖先在中國堅守千餘年的伊斯蘭。

改革開放之後的三十多年是市場化經濟發展期,在自由市場化的社會中,物欲橫流,金錢至上,道德淪喪,人性墮落。 在穆斯林社會中,對兒童的伊斯蘭教育仍舊是禁區,在法律上沒有被認可。 大多數地方基層官員,在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時,把伊斯蘭信仰劃定在走墳、念經、炸油香等民俗禮儀上,類似於佛教的法事或道教的道場,加重迷信與愚昧的色彩,而且對正經的伊斯蘭教育和宣教活動嚴加監督和管制,不承認伊斯蘭是穆斯林的全面生活方式。

我從小學到大學受過無神論的全盤教育,如進化論思想和唯物主義理論。 從心理學上說,當一個生理成熟的孩子腦子裡灌滿了某種思想體系,便產生思想系統的排他性,比如一個裝滿水的瓶子,再也無法注入其他水分。 今日有幸讀到《論混合的宗教》,借此機會對個人心靈中的信仰做一次認真檢討。 無神論的教育是對認主獨一的徹底否定,從達爾文主義引進的生物發展史要人們相信,從猿變人,不承認萬能的真主造化宇宙和人類。 人同任何動物一樣從最原始的單細胞生命形式演變而來,與動物沒有本質的區別,所以就不存在崇拜造物主的信仰和對死後復活受真主審判的懼怕,世間的道德也失去了準則和底線,徹底轉變了人生的目的和生命的意義。

這些思想也不是中華文化的傳統,而是從“蘇聯老大哥”那裡躉來的二手貨,當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史達林式的非宗教化在如今的俄羅斯已不復存在,重建民族宗教傳統。 中國同那些國家社會與文化背景不同,雖然曾經自稱是“神州”,即信仰神靈的國度,但秦漢以來就沒有明確的宗教。  堪稱中華主流文化的孔孟之道,始終沒有形成完整精神信仰的體系,充其量只不過是維護獨裁專制和等級社會的思想控制工具,民間的佛教只有功利主義的迷信習俗,焚紙求仙信風水,見廟就燒香見神都磕頭。 當俄羅斯以及東歐各國在史達林主義失敗之後,有條件全面恢復傳統教會制度和民間信仰習俗,而中國卻無所適從,拜金主義與物質享受填補了中國人的精神空虛,成為全民信奉的至高無上的生命追求。 我們所經歷的這些社會變遷和動盪,每個階段都值得我們思考和檢討,我們穆斯林民族從信仰上受到過多少外來干擾和侵蝕。 《古蘭經》說:“他們妄想用自己的口吹滅真主的光明,但真主只願發揚自己的光明,即使不信道者不願意。”(9:32)

前蘇聯對宗教的敵視是整個西方世界對宗教仇恨的一部分,只不過史達林主義表現的更為極端和激進一些,結果加速了他的徹底失敗,甚至連整個新創建的體制也隨之消亡。  現在已沒有人再有膽識提出“消滅伊斯蘭”的野心計畫了,但對伊斯蘭實行腐蝕和改造,仍是全世界由來已久的一股逆流。 這就是嘎迪亞尼教派的歷史背景。 十九世紀中期,西方殖民主義在人民反抗浪潮中搖搖欲墜,於是在那個時期從穆斯林人口眾多的地方陸續出現了幾個背叛伊斯蘭的怪異新教,如巴哈伊、巴布教、嘎迪亞尼,都有帝國主義政府背後指使和資助,據說這是世界宗教“進化”的表現,否定伊斯蘭是真主恩降人間的永恆真理,不承認先知穆聖是封印的最後至聖和《古蘭經》中記載的各種奇跡。《古蘭經》說:“你看,他們怎樣假借真主的名義而造謠! 這足以為明白的罪惡。”(4:50)

當今的美國正在效仿古代羅馬帝國,為了嚴密控制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龐大帝國,必須引進一種跨越地域和種族的宗教,並且加以改造和利用,成為有效的思想統治和精神控制工具,這就是流行於歐美的基督教來歷。 美國教會設想的“世界大同教”,糅合基督教、猶太教及伊斯蘭三種“精神性宗教”實現統一管理,啟動於半個世紀前美國戰後崛起時。 及至二十一世紀初掀起的世界“反恐”戰爭,更加迫不及待地瞄準伊斯蘭猛烈開火,孤注一擲,決心把改造伊斯蘭確定為“反恐”勝利的標誌。 根據美國世界戰略的總體設想,先從精神信仰上向穆斯林招安,施加軍事、經濟、科技和文化壓力迫使穆斯林世界屈服,接受“萬有一體論”邪說,實行統一信仰的“世界大同教”,以期達到全人類跪倒在美國星條旗下成為全球霸主的奴才教民。 這是新時代的烏托邦夢想。

伊斯蘭是開天古教,由歷代先知和使者肩負向人類傳播的正道信仰,真主保護構成伊斯蘭文明的一切基本條件,如《古蘭經》、至聖、聖地和穆斯林穩麥。 《古蘭經》是真主通過他的最後使者傳達給人類的真主皇言,現存人世間的唯一真經,是全世界十五億穆斯林維繫團結與奮鬥的思想和認識根源。 根據伊斯蘭教法,對《古蘭經》任何一句經文表示懷疑的人都不夠穆斯林的資格。  真主的最後使者先知穆聖在世期間,數以萬計的弟子都能準確無誤地背誦真主頒降的經文,所以在他的繼承人哈裡發奧斯曼對古蘭經整編時,沒有任何爭議,因為根據所有聖們弟子的記憶,只存在大家公認的唯一正確版本。《古蘭經》歷經一千四百多年傳承至今,在全球各地傳播,到處都有能全經背誦的哈菲茲,共同遵守唯一的文字版本,篡改或重寫《古蘭經》實屬天方夜譚不可能的事,於是,就出現了嘎迪亞尼宗教現象。 他們是穆斯林的敗類,帝國主義走狗和幫兇,在看到穩如泰山的《古蘭經》文字不可動搖,便從“注釋”上下毒手,陰謀的魔爪企圖對《古蘭經》的文字曲解與誤導。

 西方國家聯合行動的世界“反恐”,以詆毀和歪曲伊斯蘭為目標,製造穆斯林社會思想混亂和組織分裂,他們把攻擊《古蘭經》當作第一重任。 我前些年在協助《伊斯蘭之光》中文網站期間,有朋友告誡我在收集世界伊斯蘭資訊時必須多加小心,防止打著“伊斯蘭”或“古蘭經”幌子的伊斯蘭敵人網站蒙蔽眼睛,落入他們圈套。  自從十年前美國發生“9-11事件”以來,互聯網上冒出了許多妄稱“伊斯蘭”的網站,盡其曲解伊斯蘭之能事,混淆視聽,配合美國“反恐”。  這些網站都有西方極右勢力或以色列文化特務的背景,如《伊斯蘭答案網》www. Answering-islam. org、《伊斯蘭知識網》www. Aboutislam. com、《古蘭經網》www. Thequran. com、《安拉信心網》www. Allahassurance.com。  他們都是嘎迪亞尼教的同類黑手,打著“伊斯蘭”的旗號誣陷伊斯蘭,發洩對穆斯林的辱駡、仇恨和敵視,特別是蒙蔽信仰不堅定的人或渴望尋求伊斯蘭知識的新穆斯林。 他們採用愚昧民眾所習慣的“理性化”和“客觀性”認知水準,重新思考伊斯蘭,編造社會進化論和西方哲學猜想,以推理和造謠等卑劣伎倆對《古蘭經》塗鴉抹黑。

新一代的嘎迪亞尼教改名為艾哈邁迪亞教,因為艾哈邁德本人自稱是新時代的應時“先知”,對伊斯蘭基本教義做了重大修改,宣佈廢止反對殖民主義的吉哈德精神,加上“和平宗教”標籤,迎合帝國主義侵略和維護世界霸權的需要。 他們獲得帝國主義主子恩賜的鉅款,在許多西方國家建造了巨大的“清真寺”,編印各種宣傳手冊和新式譯注《古蘭經》,顛倒是非,欺騙無知的民眾,為帝國主義侵略效勞,為逐步實現美國設想的“世界大同教”鳴鑼開道。

我們每個穆斯林都在真主的考驗中,針對真主奴僕的惡魔始終都在做惡,以形形色色的欺騙和謊言引誘我們背離正道。 罪惡的伊斯蘭偽信者往往採用社會習俗的思想方法,對信仰不堅定的人下手,如以人類有局限的理性曲解經文、宣傳宗教進化論信仰方式與時俱進、否定至聖先知穆罕默德、鼓吹放棄奮鬥的和平主義、美化帝國主義和侵略野心。 《古蘭經》說:“那是他們知識的極限。 你的主,確是全知背離正道者的,也是全知遵循正道者的。”(53:30)

李山牧教授的書《論混合的宗教》是針對一本目前流行於市的《古蘭經譯注》怪論進行嚴肅批判,他引證了有關正統伊斯蘭信仰的多種知識,並且做了多種宗教的比較。 據說他為研究這些問題,並且寫成這本書花費了數年功夫,內容詳實,知識豐富,警告穆斯林信士們在混亂的信仰市場上要有冷靜的選擇,不可輕信蠱惑人心的歪理邪說。  萬贊全歸真主,眾世界的養主。 從古到今凡是出現反伊斯蘭的地方,都會有堅守正道的學者和信士挺身而出,勇敢地為捍衛純潔的伊斯蘭正道大聲疾呼,對敵人的陰謀嚴厲譴責,並且告誡穆斯林同胞們不要上當受騙。 正直學者的墨水如同衛道烈士的鮮血一樣高貴。 《論混合的宗教》這本書的出現,昭示了伊斯蘭敵人必然失敗,任何反正道的陰謀都不會得逞,我們深信伊斯蘭是受真主保護的正道,考驗不斷出現,穆斯林穩麥出奇制勝。 《古蘭經》說:“以物配主的人群起而進攻你們,你們也就應群起而抵抗他們。 你們應當知道,真主是和敬畏者在一起的。”(9:36)

我認真讀過了李教授的力作,認為有必要以此為鑒,從思想深處檢討和清理我的信仰,正本清源,識別真偽,保持清醒的頭腦,端正信仰舉意,把餘生的一切奉獻給真主,只求真主慈憫兩世吉慶。  先知穆聖(祈主福安之)說:“我給你們留下兩件寶物:古蘭和聖訓,只要你們抓住就永遠不會迷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信仰
頂:163 踩:20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4 (111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7 (1043次打分)
【已經有1914人表態】
555票
感動
436票
路過
437票
高興
48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