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他和我的故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    作者:伊輝
熱度4577票  瀏覽44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1月30日 16:14

 一切讚頌全歸真主,眾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報應日的主,我們只崇拜你,只求你襄助,求你引領我們走向正路,你所襄助者的路,不是受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誤者的路!

首先感謝臺灣回教文化教育基金會舉辦此次活動為全球穆斯林文學愛好者提供一個交流學習的機會,同時感謝各位評委對本人拙作的錯愛。此次本人作品能夠獲獎也讓我再次明白,付出真情實感的文字就是最好的作品!很遺憾沒能親臨盛典現場,因善安拉,希望在以後能夠再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再次感謝舉辦方、贊助商以及各位評委並在遠方分享所有獲獎者的喜悅!緊握你們的手!

——臺灣第三屆新月文學獎三等獎獲得者  伊輝

 

他和我的故事被記取于一張攝於1984年7月19日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白褂、黑褲、腳蹬帆布鞋,正樂呵呵的忙著給牛擠奶,他的笑容是那麼溫暖、那麼陽光;照片中時年3歲的我,一如既往的那麼黝黑,愣愣的看著他,看著我的整個世界,面露幸福.......

他和我的故事定格在2011年4月11日11時20分,沒有留下照片、沒有留下隻言片語,留下的唯有無盡的思念和哀傷!

曾幾何時,當我意識到應該為他寫點什麼的時候,我就開始冥思,該怎樣開始,是的,我曾嘗試過無數的想要急切表達我心聲的開頭,但是,直到真正開始的時候,發現刻意去表現心底最深處的愛與哀思是那麼困難、那麼無益,但,的確,沒有想到會用如此這般稀鬆平常的詞彙開始他和我的故事。

他還記得嗎?當年那些因為經濟條件限制而由他親手為我製作的木質玩具刀槍?那些被他稱為“孫悟空鞋”而經常被我穿反的卷頭球鞋?還有那個為了讓我鍛煉身體而在院子裡幫我釘下的簡易單杠?應該不會了吧,如今連我都記不起當年淘氣的我是如何處理那些他一手製作的玩具的?有沒有認真的在那個簡易單杠上練練引體向上?連當年家門口木橋都早已被拆了,再去尋覓木橋中間那塊每天上幼稚園必經的、被他定為可以攀上他後背的“背娃娃台”是何其困難?東西都不見蹤影,何來物“是”人非呢?!當年父母都要忙著上班養家,結果教育我們姐弟三人的重任主要落在那副28年冤獄苦難都未曾壓垮的錚錚鐵骨之上,是他,引導我們讀書識字,學習待人接物,更重要的是,將我們引向伊斯蘭的康莊大道,堅定我們的信仰。是的,在生命最該燦爛的時光,28年的冤獄生涯讓他失去了太多太多,然而,即使在60多歲出獄後倔強的他依然為了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而毅然選擇遠走他鄉做各種各樣受盡黑苦卻甚少得益的小生意:養牛、賣優酪乳、賣雜碎、做水粉、淘金、放牧.....是的,他未曾給父母帶來任何經濟上的幫助,也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物質上的東西,但是,他那一幅錚錚鐵骨、那一身浩然正氣、虔誠的信仰、清晰的思路、堅強的意志以及對我們無盡的關愛,卻是比任何物質財富更加寶貴的。

身為他最最疼愛的人,至今我還在為了沒為他做兩件事而遺憾。當他年近80歲還要堅持騎自行車外出時,我們任何人都不能阻止頑固的他,但是,我深知他不是喜歡騎自行車,是因為他捨不得乘車,在私下裡看到鄰居家的老人們都可以騎踏板摩托車外出時,我在他眼神中看到了喜愛之情,可是,可是,當我有能力去為他買一台小踏板的時候,他的身體條件已經不允許他再跨上小踏板了;他一生走南闖北,足跡遍佈大江南北各個有名的清真寺、拱北,但是卻沒能到我如今生活的城市深圳看上一看,在得知我在真主襄助之下在深圳買了房以後,他總是在電話裡問長問短,可是,他終究沒能來.....這將是我抱憾終生的兩件事,但是,也深深知道,真主的口喚如此,他和我的故事本該如此。

自從2000年外出學習至今,每次回家探親時,總是在很遠的地方就能看到他和奶奶兩個人在窗前急切的等待、張望,每次假期結束要離開之時,又會一步三回頭,看看窗前那兩張蒼老模糊的臉,那兩隻一直不停揮擺的手;而這次,當我離家之時,回頭看到的只是窗前奶奶一個人落寞的背影…..再也找尋不回了,往日的親切、往日的溫暖、往日的點點滴滴......

“你們那麼送了一程又一程,而我不知自己為什麼非要一步又一步退著離開了你們。最後的一個機會岔錯開了,上灣弟沒能趕來北京和我再碰個面。此生一世,這份情誼就這麼殘缺著了。我知道每當洋芋刨了時他就會站在沙溝山上想起我來。我知道每當難處大了時,我也會在五洲四海想起他來”。張承志在《離別西海固》中的此段描述是我認為最樸實、最沉默、最有力量、最富感情,對一個人的緬懷和思念。

於我, 每當我禮拜贊主之時,我就會想起他教我古蘭念詞的情形;每當我外出旅遊之時,我會清晰記得當年他和五爺帶我去祖籍河州感受信仰時的點滴;每當我看見有老人家騎摩托車之時,就會想起那輛一直沒能屬於他的小踏板;每當我看見社區裡老人接送小孩之時,那塊“背娃娃台”就會浮現在我眼前;每當看見那些苦練書法的老人之時,當年他為我批改的書法作業就會掠過心間;每當遠遠望見清真寺的喚禮樓之時,就會想起當年他在修建楊家莊清真寺時的照片、他為了重修奶奶家鄉柴溝清真寺時苦苦奔波的背影;每當我到離自己最近的拱北---廣州先賢墓拜謁之時就會想起他和四爺曾在那裡徹夜功辦;每當我聽到又有哪位老人患了腦溢血之時,我就會想起他彌留之際的情景......此間種種,必會將他和我的故事延續、再延續.....

這,就是只有我和他---我的導師、我的榜樣、我的靈魂知己、我的整個世界的支撐,才能演繹、記取的故事;

 他,就是我最敬愛的爺爺哈三.蔣光雲罕智,生於1918年8月,歸真於2011年4月1日11時20分。

普慈特慈的真主,求您消除我的爺爺哈三在後世的驚恐、減免他的罪過、提升他在後世的品級,並賜他早日升入天園,阿敏!

 

(臺灣第三屆新月文學獎三等獎作品)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文學
頂:172 踩:21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1 (97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6 (1042次打分)
【已經有2173人表態】
556票
感動
465票
路過
653票
高興
49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