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美國對伊朗政策的七大曲解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翻譯    作者:阿里譯
熱度3338票  瀏覽217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13日 13:44

  [編譯者按語﹕本文是美國政治刊物《國民》(The Nation)2007年11月5日發表的專家時事評論﹐又在美國多家報刊上轉載﹐如《基督教科學箴言報》。 以下是擇要翻譯﹐內容僅供參考。]

  伊朗﹐在巴列維國王政權時期是西方堅定的盟友﹐對內實行世俗化﹐全面模仿西方生活方式﹐對外政策倒向西方。 美國在中東的實力依靠兩大鐵杆朋友 ---- 以色列和伊朗。 二十八年前﹐伊瑪目霍梅尼領導的伊斯蘭革命獲得成功﹐徹底改變方向﹐對內強化伊斯蘭運動﹐對外擺脫西方控制﹐走獨立自主的道路。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視伊朗為敵國﹐定為“邪惡軸心”和“支持國際恐怖主義國家”﹐煽動內部政變或民眾起義﹐推翻伊朗伊斯蘭政權。 西方的媒體宣傳﹐為醜惡的政治服務﹐投其所好﹐堅持歪曲報導﹐在西方形成了固定成見﹐而美國的伊朗政策沿著這條曲解的認識﹐越走越遠﹐等於把對方描述成魔鬼﹐根據這個錯誤的印象制訂政策。 當今美國陷入伊拉克沼澤地﹐無瑕顧及伊朗情報的真實性﹐所以只見美國瘋狂叫囂﹐而實際情況決非如此。

  一﹑伊朗政變時機已經成熟

  錯。 儘管伊朗的上層統治集團脫離民眾﹐但尚且沒有出現人民希望改天換地的動靜。 最明顯的表現是﹐按照西方的民主標準﹐艾哈邁德-內賈德在大選中勝出總統﹐選舉過程沒有作弊現象。 當然﹐大多數年青人希望更好的政府﹐經濟繁榮﹐廣泛就業﹐可以為他們創造更為穩定和安全的未來﹐但是他們沒有對伊斯蘭制度或缺乏民主表現不滿。 美國對伊朗實行的外部壓力﹐只是幫助伊朗政府加緊對內部嚴密控制﹐政權更加鞏固。 如果有人假設德黑蘭的伊斯蘭教士們會很快下臺﹐那是白日做夢。

  二﹑伊朗政策怪異﹐難以合作

  錯。 雖然伊朗的外交政策處處使美國為難﹐只是表現了它面對特殊環境的特殊性。 如果細心研究伊朗在面對廣大世界的外交動態﹐就發現他們有一套完整的政策體系和穩定規則﹐井井有條。 在既定目標的原則下﹐伊朗政策非常講究實用效果﹑前後一貫﹑謹慎小心﹐消除誹謗的宣傳﹐決心在中東地區恢復歷史的領先地位。 伊朗使用多樣化的外交和宣傳技巧﹐掩蓋真正的目標﹐使敵人迷惑不解﹐而換取穆斯林世界的同情和支持。 伊朗有時故意眩耀武力﹐看起來不正常﹐其實在擾亂敵人的戰略思維﹐使敵人摸不清它的底細﹐而不敢輕易動手﹐正如尼克送時代美國對前蘇聯的策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美國和以色列長期的戰略是威懾伊朗﹐企圖用武力威脅迫使伊朗屈服﹐但很不得手。 例如2006年﹐以色列發動向黎巴嫩的軍事行動﹐打擊真主黨﹐目標是恐嚇伊朗﹐但伊朗的謹慎策略﹐不但沒有被拉下水﹐避免了一場大戰﹐而且以色列在黎巴嫩遭到重創。

  三﹑伊朗難改反美的本性

  錯。 對抗美國只是伊朗的戰略﹐或手段﹐不是最終目的。 伊朗以其人口﹑面積和資源﹐都有資格在中東發揮大國的功能﹐而不屈人之下﹐但是美國對中東的霸權戰略﹐與伊朗的理想發生衝突。 只要美國繼續貫徹它的中東霸權主義﹐不容伊朗有出頭之日﹔只要中東穆斯林對美國有怨恨﹐伊朗必然讓美國感到遏制伊朗政策消耗精力﹐得不償失。 假如美國改變戰略﹐給予伊朗平等的地位﹐美國與伊朗之間的分歧自然消除﹐而且可能成為盟友。 伊朗不是美國永久的敵人。

  四﹑核能研究等於發展核武器

  未必。 美國和以色列最擔心伊朗成為中東核武器國家﹐這樣必然打破美國與以色列的核壟斷﹐失去中東國家被制服的平衡﹐所以美國勒令伊朗對核能科學永遠保持零位﹐一無所有。 伊朗根據國際法﹐研究和平利用核技術﹐合情合理又合法﹐而且一再宣佈無意發展核武器。 美國以狐疑和猜測對伊朗表示不信任﹐顯示兇神惡像﹐造成國際法原則混亂﹐雙重標準。 根據國際原子能專家的估算﹐伊朗少量的梯恩梯提煉﹐距離製造核武器甚遠。 只須同伊朗達成核能研究諒解協議﹐許可國際原子能安全人員入境監察﹐國際社會可以同伊朗和平共處﹐因為核能研究不等於發展核武器﹐人人都有這樣的普通常識。

  五﹑伊朗計劃消滅以色列

  假象。 伊朗的宗教領袖與以色列有不同的意識形態﹐這是事實﹐但是意識形態並不能代替現實﹐而且伊朗的實用主義外交政策不是以意識形態為準。 五十年來﹐兩國的意識形態沒有改變﹐但經歷了兩個不同的戰略時期﹔前期雙方友好合作﹐後期互相敵對﹐是政策變換的結果。 1980年代﹐在前蘇聯的壓迫下﹐伊朗和以色列曾經秘密接觸﹐準備聯合對抗蘇聯﹐但是後來蘇聯解體﹐美國開始了中東霸權規劃﹐培養以色列為美國急先鋒﹐於是﹐以色列成為伊朗對抗美國霸權的地區目標。 2002年在馬來西亞的調停下﹐出現過伊朗和以色列關係的緩和機遇﹐當時雙方都同意考慮“馬來西亞藍圖”(Malaysian Profile)﹐其中包括互相外交承認﹐但是美國堅持孤立伊朗的政策﹐使這個藍圖流產。 與其說伊朗計劃消滅以色列﹐不如說美國計劃利用以色列消滅伊朗。 當年秘密討論馬來西亞藍圖的伊朗勢力是現在仍然執政的精神領袖阿亞圖拉哈梅內伊﹐他今天仍舊是伊朗的精神領袖﹐實權在握﹐現任總統內賈德的外交政策由他調遣。

  六﹑對伊朗的壓力有效

  令人懷疑。 美國正式對伊朗實行經濟制裁開始於1995年﹐確實給伊朗的經濟發展造成了許多困難﹐對外貿易也增加了成本﹐但還沒有達到致伊朗於死地的程度。 在過去的十二年中﹐伊朗在美國經濟制裁的艱苦中奮鬥﹐增強了它的應變能力和藐視美國的國際地位。 由於錯誤地認為伊朗是一個宗教狂熱國家﹐對伊朗的靈活和實用外交防不勝防﹐而讓伊朗在多方位的外交中獲得巨大收益﹐使伊朗現政權的生命力更加頑強。 美國的錯誤認識和失效的制裁﹐使美國處處撲空﹐一無所獲。

  七﹑孤立伊朗就能保證中東穩定

  恰恰相反。 歷史的大量事實表明﹐假如把伊朗排除在中東整體之外﹐必然產生不穩定的局勢﹐因為伊朗是保持地區穩定的必要因素﹐它如同是一個橫器的砝碼。 當今的中東不穩定的局面出現在第一次海灣戰爭之後﹐美國分頭同許多阿拉伯國家結成單邊防衛同盟﹐對伊朗和伊拉克實行“雙面孤立政策”﹐後來佔領伊拉克後﹐改為單獨對伊朗孤立。 美國本想利用以色列在中東站穩腳跟﹐但事實不如願﹐恰恰是因為美國對以色列的偏向﹐使美國在全世界的穆斯林心目中孤立了起來﹐成為中東不穩定的主要原因。 美國的中東政策造成那裡不穩定﹐巴以衝突一天不解決﹐一天不會有穩定﹐根源是美國﹐受到孤立的也是美國﹐不是伊朗。 伊朗對巴以和平確實有破壞作用﹐例如伊朗支持激進的巴勒斯坦解放運動和黎巴嫩真主黨﹐但是伊朗與美國相比處於弱勢﹐中東和平進程的主角仍舊是美國。 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局勢發生了變化﹐被陷入伊拉克泥潭的美國變成了弱勢﹐一路滑坡﹐失去了主動權﹐而伊朗卻得意洋洋﹐為所欲為﹐行動更加自由﹐主動出擊。 美國失去了許多中東實現和平的機遇﹐都是因為對伊朗的敵視政策﹐所以﹐孤立伊朗是傷害中東穩定的大錯誤﹐對美國的損失更大。

  伊朗成為美國在中東的心病﹐給美國規劃造成極大的障礙﹐但局勢還不是不可救藥。 雙方雖然互不信任﹐但不能排除有坐下來談判的可能性﹐例如在2001年美國對阿富汗塔利班的軍事行動﹐得到伊朗的默契﹐使塔利班迅速倒臺。 假如沒有伊朗對卡爾扎伊政府的支持﹐他不可能維持到今天﹐所以對伊朗很感激。

  在軍事入侵伊拉克和推翻薩達姆政權的行動中﹐美國也得到伊朗的暗中支持﹐因為薩達姆倒臺符合伊朗的地區利益﹐實際上是美國出兵打倒了伊朗的宿敵薩達姆。 至今﹐美國和伊朗表面劍拔弩張﹐而暗中雙方都有許多默契﹐頻頻表示合作的意向。 美國人心中很明白﹐如果不能一舉消滅伊朗﹐唯一合理而且廉價的對策是繼續談判。 如今美國的好戰鷹派﹐連連碰壁﹐戰爭狂人的市場越來越小﹐白宮中主持全球霸權的戰略家們逐漸不得勢。 美國對伊朗的大棒和胡蘿蔔兩種手腕都展現過了﹐均無實效﹐往往適得其反﹐遏制不成﹐制裁失靈﹐伊朗在繼續發展壯大。 但是﹐雙方在糾纏中﹐美國對伊朗的遏制﹐須付出高昂的代價﹐而沒有美國的同意﹐伊朗無法出場參與中東政事﹐王牌藏在美國的袖中。 伊朗的要求不高﹐只希望在中東有一席之位﹐有發言權﹐如果美國能看到這一點﹐就必須重新調整它的戰略。幾十年的交往證明一個事實﹕想要改變伊朗﹐美國首先要改變自己﹐因為沒有伊朗的參與﹐無法建立中東新格局。 假如沒有誠意﹐中東的和平與穩定難以持久。

  (阿里編譯自Seven Bad Assumptions We Make About Iran by Trita Parsi﹐The Nation﹐Nov 5﹐2007﹔www.alter.net/audits/66847/?page=1)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朗 美國
頂:129 踩:212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2 (85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6 (793次打分)
【已經有1349人表態】
362票
感動
326票
路過
326票
高興
33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