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傳承與放棄——一個香港穆斯林家庭的信仰變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國民族報    作者:馬建福
熱度4332票  瀏覽730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9月07日 16:38

在香港中文大學醫學樓餐廳吃素餐,已經是我長期保留的習慣。那裡的素餐味美價廉,還有品質上乘的芝麻醬,滾燙的開水,乾淨整潔的環境。可能是去多了的緣故,門口收費的Amy 總會熱情地打招呼,也不用問,直接點就可以。幾位裡面工作的廚師也似乎懶得問我,知道我吃什麼,吃多少,然後點點頭說一聲,下一位。我則在對面的台桌上拿起餐具,再把芝麻醬往碟子裡倒一些,找個位置坐下,準備用餐。

在中大,吃飯時間也要把握好,人多擁擠的時候,不僅要排長隊,還要等位子。我通常會選擇午後一點來就餐。這天奇怪,都過了一點,還這麼多人?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人,還有一個位子空著。走過去坐下來,說一聲你好,各自用餐。他來了一個電話,我聽他說自己是穆薩。我好奇地問他:“對不起,剛剛聽到你打電話說自己的名字,我確認一下,你的名字叫穆薩?是不是Musa?”他用普通話字正腔圓地說,“是啊是啊。”“那你是不是回教徒?”他看了看我,欲言又止,可能是不想說或者不願意承認。抬頭看了一下,原來他嘴裡含著一口飯,用手捂著正急著下嚥,然後回答我的問題:“不是,這個是我爺爺給我取的名字。”“哦?那你爺爺是不是回教徒啊?”他點了點頭,有些惋惜地說:“不過,我爺爺已經死了。”(香港人對於死亡,通常都會不避諱地直接說死,而不會說去世、升天、歸真、走了等等)“埋在哪裡?”“在跑馬地的墳場。”“哦。對不起!”我聽到他說爺爺去世,客氣地說了一句。“那你爺爺以前經常去清真寺嗎?”他說:“當然!爺爺很講究的,經常在星期五去愛群清真寺。”他可能擔心我不知道愛群清真寺在哪裡,補充說,就在灣仔那邊。我說知道,去過。接著又問他:“那你為什麼不承認自己是回教徒呢?”“我不是就不是啊,我不信仰回教。”“為什麼呢?”“為什麼?”他反問,“因為這是我的自由啊。”他又問我:“你是不是啊?”我點頭說:“我叫Ishaq,是回教徒。”他看了看我的碟子,好奇地問:“那你還在這裡吃飯?小心有豬肉哦。”我指了指碟子裡的飯說:“這是Vegetarian (素餐)啊。”他沒有接我的問題,繼續說:“反正要小心點,不能隨便吃。”我點了點頭說:“謝謝你啊!”

“那你爸爸是不是回教徒?”我又問他。他搖了搖頭說不是,儘管他爸爸也有一個回教徒的名字。“那你爸爸為什麼不是?”他說爸爸小時候應該是回教徒,後來慢慢就不去清真寺啦。他們以前在灣仔住,離清真寺很近,家裡親戚都是回教徒。“不過後來爸爸都是在基督教學校上學,接受了基督教教育,還受洗了。這件事讓爺爺很不開心,兩個人經常吵。後來爸爸去國外讀大學,跟爺爺也很少來往,就這樣。”

哦,我聽明白了。“那你爸爸後來怎麼和爺爺交往的?”“爺爺只有爸爸一個孩子。沒有辦法,管不住,只能由爸爸啦。他回來後,給爺爺買東西,也給錢,還經常帶爺爺出去。”“那他們怎麼在一起生活?”“沒事啊,爺爺和我們不在一起住,如果要見面,也是去吃Halal(清真)飯。”“你媽媽信仰什麼宗教?”“媽媽不信宗教。”“那你外公那邊呢?”他沒有明白我說的外公,我問道:“你姥爺呢?”他明白了,接著說:“姥爺那邊信佛教,不過媽媽不信的。”“哦,那他們有沒有讓你選擇宗教?”

被我這麼追問,穆薩可能有些煩了,他抬起胳膊看了看手錶說,“我們再聊5分鐘,我要去忙啦。”他問我是做什麼的,我如實告訴他自己是做人類學研究的,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怪不得問這麼多。“那你信不信?”他問我。我說當然。他問了我的家鄉和我在香港的情況。我繼續問:“那你有這個名字,會不會被人當作回教徒啊?”他說有人問過,沒有關係的,這是爺爺給他的名字,他覺得挺好的。然後他說出了摩西與穆薩之間的聯繫。“那你想不想像你爺爺一樣信仰回教啊?”他說自己從小在基督教學校讀書,已經受洗了,不能改,也不想改。再說,現在回教的名聲不好,如果信仰回教,可能會被……他沒有說出想要說的內容。我說別擔心,那只是媒體宣傳給人帶來的誤解,把宗教當作一種政治和權力,與信徒是沒有關係的。他沒有接我的話,轉過來問我:“那你有沒有覺得不方便啊?比如吃飯、和人打交道?”我說沒有啊,主要看自己怎麼想的,怎麼去做,和人打交道都是公事公辦,與宗教信仰不衝突。

他又看了看表,站起來說一聲對不起,要去忙了。我還沒有來得及問他的聯絡方式,他就走了。坐在餐桌前,我不由自主地想,內地的穆斯林將來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問題?50年前,香港回教徒基本上在灣仔和九龍居住,後來城市化發展,很多房屋拆遷,回教徒的社區被徹底拆掉,人們都搬到不同的由政府提供的地方居住,群居的環境沒有了,很多人因為時間緊、工作忙而慢慢與清真寺失去聯繫,他們的後代也就慢慢放棄了回教徒的身份。中國內地今天也是這樣,不知道將來會是什麼樣子?在今天的香港,印巴及東南亞、非洲的穆斯林非常注重下一代孩子的教育,希望他們嚴守信仰,做一個有信仰的人。而在香港華人穆斯林群體當中,因為社區集體的消失,也為了更好地融入香港人群體而漸漸放棄信仰,或者說淡化信仰,做“文明世界的文明人”。在這樣一個青黃不接的現實環境裡,香港華人穆斯林面臨著丟失伊斯蘭教信仰的尷尬。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家庭 香港
頂:185 踩:212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7 (98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2 (946次打分)
【已經有2009人表態】
549票
感動
468票
路過
451票
高興
54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