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用清水潔淨心靈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國穆斯林詩書畫》    作者:馬永歡
熱度4049票  瀏覽44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04日 13:03

我與雲南的幾個回族朋友到北京辦事,住在牛街。常駐北京的回民都知道,牛街是北京回民比較集中的回族街。2013年1月底,已是初春時節,但北京還是雪花滿天,一出門就非常寒冷。一天中午,我的雲南回族朋友相約去牛街清真寺禮拜,禮拜寺離我們住處不遠。

在雪花飄飄中,我們八個朋友步行到清真寺。雪中步行,對於第一次來到北京的我,是特別小心的。整個人行道都鋪蓋著雪,路人也變成雪人了。人來人往的路面看著積雪少些,卻很滑,因為,大部分積雪被頻繁的腳步融化了,如果只求速度,不求穩當,那會滑到。

我不僅小心步行,而且還東張西望,因為我是雲南大理的,幾年見一次下雪,是最令人高興的,像今天中午冒著雪花,看著禮拜寺圍牆外、人行道邊的樹林中的白雪,層層疊疊,一堆又一堆,令人興奮。我雖穿得單薄,卻一點不感覺冷,感覺熱乎乎的,也許是那軟綿綿的潔淨的白雪,帶給我火一樣的溫度。

我戴著白色禮拜帽,信步走進北京牛街清真寺,無意間看見牆壁上掛著一塊銅牌,鐫刻著牛街禮拜寺簡介,非常醒目,像清水洗過一般。我仔細一看一讀,莫名其妙地記住了:“牛街禮拜寺始建于遼聖宗統和十四年(西元996年,即北宋太宗至道二年),為遼代人仕的阿拉伯學者納蘇魯丁創建。至明成化十年(1474年)敕賜‘禮拜寺’。寺院坐東朝西,占地面積近一萬平方米,是北京地區歷史最為悠久、規模最大的清真寺。寺內建築採用中軸線設計,整體佈局嚴謹對稱。它結合了中國古典和阿拉伯式建築風格,成為極富特色的中國伊斯蘭建築群。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先後四次投鉅資進行修繕,1988年1月13日被國務院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容易記住的,往往是自己特別感興趣的,特別關注的,特別鍾情的,也是自己理解的,如同我第一次見到的北京的潔淨的白雪。像這樣最高級別的禮拜寺,我是第一次看見,所以,感到北京有這樣的禮拜寺,是我一生的驕傲,天下回回是一家,禮拜寺就是我們回回的聖地。

驕傲著,走著,走到滌慮處。我一時困惑,駐足,自問,朋友到哪裡洗小淨了?一個也不見,只見白雪飄飄,只見兩道綠色木門上方有三個字:滌慮處,而且這三個字是繁體字,我一時弄不明白,因為,我們那個地方的禮拜寺小淨處寫著換水房,差不多看了近五十年,習慣了。再往門的右邊看,掛著一小塊綠色的牌子,寫著男洗手間。啊,我明白了,這裡,也就是我們平時說的換水房。再往下看,又看到一塊銅牌,即滌慮處的文字說明:“始建於民國十年(1921),又稱男水房,是穆斯林沐浴之所。‘滌慮’二字道出穆斯林沐浴不僅應滌淨其身,更要慮出雜念,潔淨心靈。其匾額為回族知名人士馬維清書。”我讀了一遍又一遍,想了又想,漸漸明晰起來。是的,滌淨其身,慮出雜念,潔淨心靈,應該成為我們每一個回民,我們每一個穆斯林,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甚至一生牢記,並踐行的人生原則。

我父親是一個阿訇,每一天他都堅持禮五番拜,禮拜前,都要進行滌淨其身。大淨,到很近的曲硐回族村溫泉沐浴;小淨,他拿起那把銅壺,灌滿清水,在家小淨,一直堅守到歸真,歸真時79歲。父親已經歸真了好幾年,我從縣城一回到曲硐老家,一看見房檐下、客頭上(土木結構的瓦房,客廳門前的地方),始終擺放的那一把舊銅壺,眼前就出現他拿起銅壺走進菜院子,一會兒又走出來,洗小淨忙碌的形象。洗後,出門,不是去禮拜寺禮拜,就是去給人家念經,或宰生。他經常對我們五姊妹說,小淨必須按照《古蘭經》相關的要求,一步一步采,做到一絲不苟。水必須是清水,不能有一絲雜質,半點污濁,無論是熱水,還是冷水,小淨後的身體才乾淨。壺,象徵幸福。我們天天用壺,就是祈求天天幸福;我們年年用壺,就是祈求年年幸福;我們世世代代用壺,就是祈求世世代代幸福。所以,我為什麼總是使用這把舊銅壺,它有來歷。

這把銅壺,是你阿爸從小就用起。後來,他領著你們的阿奶和我們四姊妹,去很遠的山區回族村教經,別的可以不帶,必須帶天天不離手的這把銅壺。身邊有了這把銅壺,你們的阿爸心就安了。他歸真後,就把這珍貴的銅壺傳給我,如果我有一天歸真,你們五姊妹,哪一個繼承這間瓦房,就把這銅壺傳給哪一個。根據分家的情況,我的小兄弟老五繼承了這間瓦房,所以就把這銅壺傳給他,並時時放在老地方,老位置,不管哪一個使用,用完,要放回原處,表示對父親的最後紀念。

父親還說過,一片真心在銅壺。真心,就是對我們心中的真主一定要真心。這真心為什麼說在銅壺裡呢?每一次虔誠地拜主,就是祈求真主賜予我們平安、幸福,而拜主前的第一步就是用壺小淨,用壺沐浴,清水從壺裡不斷流淌而出,沐浴身體,滌淨身體,感覺十分地爽快,十分地乾淨,十分地幸福。   

父親曾經說過,我一拿起銅壺,就舉意,一定要用壺裡的清水慮出一切雜念,做到心靈乾淨。父親說,我在單位當會記四十年,兼出納三十年,沒有挪用公款一分錢,公款就是公款,我的就是我的,分得一清二楚。過去,儘管家裡窮得叮噹響,有時揭不開鍋,無奈之下,我或你們的阿媽只好去跟親戚借,或跟領導申請。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家蓋房子,錢不夠100兀,父親只好去跟阿姨家借。當時,阿姨家在縣城開清真飯店,生意好,錢進來的粗。有借有還,再借不難,父親儘管每一個月的工資才10多元,每一個月積攢一點,慢慢地就把100元還了。當時,我讀初中,還記得這事。還有一次,我讀高中二年級,得了結纏病,在縣醫院住院。上了一定年紀的人都曉得,1984年左右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的年代,我在大理州民族中學讀高中,每一個月國家補助12元,就解決了一個月的生活。就是在那個貧困年代,我病得起,家裡醫不起。父親不想求領導借錢,但我已經入院,疼得要命,醫生要錢,不交錢,不打針,不開藥。母親只好出面,跟領導借錢,領導馬上批准,父親這個老出納馬上拿出借的公款。有了錢,醫生就在我的病房忙出忙進,我的病在醫生的繁忙中,慢慢地好了。關於向公家借錢一事,前幾年,母親才告訴我。

2011年春,我擔任《永平回族研究》期刊主編,多次走進滇西最大的回族村落曲硐,參觀阿巧孃清真食品有限公司,漸漸地對清水與回民心靈的關係,清水與回族企業的關係.,清水與民族企業的關係,有了由淺入深的認識。有一次,我去曲硐回族村阿巧婊清真食品有限公司採訪,我問阿巧孃,請你說說你加工和銷售清真食品的簡單過程。她說,我是一個百分之百的穆斯林,除了大淨,每天我都要用壺小淨,在公司禮拜,向真主祈求公司興旺發達。禮拜後,我到作坊一邊指導工人加工清真食品,如清真泡辣椒、清真鹵豆腐、清真白木瓜醋。一邊親自動手製作。在整個加工流程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是清水。我用的清水不是自來水,而是井水,自家的井水。她一邊說,一邊指引我看。這井水,我知道,是一口上百年的吊井,以前是馬房裡趕馬人飲用,後來是供銷社職工飲用,再後來拍賣給阿巧孃家,就作為她家的飲用水。我小時候,就記得這口井是周圍回族村民經常飲用。而現在,曲硐回族村的回民都是用自來水。她給我一說,我感到驚奇,在驚奇中聽她說。這口井水,用的時間長了,水位下降,我就安裝了一台抽水機,很方便。我問,你們為什麼不用自來水?因為自來水,一是從源頭到我家路線較長,十多公里,水在鐵管裡流啊流,都帶有鐵味;二是自來水有漂白粉。所以,用自來水加工出來的清真食品不純,也就是味道不純正,而用我們家的井水加工出來的清真食品,就非常純正,味道好,是上品。有了上品,就不愁賣出去。我的產品在價格上適度,不高,一般消費者買得起。從1997年9月建公司到現在,產品供不應求,在市場上有了自己生產和發展的空間。現在公司每年實現銷售收入500多萬元,實現利稅35萬元。產品先後參加了大理州一年一度的“三月街”民族街交易會、昆交會、雲南旅遊商品交易會、雲南省農產品交易會、中國首屆民營交易會、中國東西部地區投資交易會。

我聽了她的介紹,感動不已,為我們回族有這樣一個崛起的清真食品有限公司而驕傲。我問,水與你的產品有什麼關係?他說,水是產品的生命之源。水好,產品就好,水差,產品就差,而用水之道其實就是潔淨心靈之道。因為,我是一個回民,我是一個穆斯林,從小就愛水,愛清潔之水,當上總經理,更愛潔淨之水,我不僅用潔淨之水潔淨我的心靈,而且用潔淨之水潔淨我的產品,潔淨我的民族企業,讓廣大消費者享受我們民族的清真食品,也讓其他民族的兄弟姐妹,從根本上認識我們回族是一個愛清水如命的民族。

我聯想著,深思著馬維清先生的“滌慮處”文字說明,走進滌慮處,拿起一把壺,接滿了清水,按照小淨的嚴格程式,讓壺中的清水由上而下,流淌,流淌,滌淨塵埃,慮出雜念,潔淨心靈。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心靈 潔淨
頂:186 踩:201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6 (91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2 (923次打分)
【已經有1822人表態】
527票
感動
397票
路過
404票
高興
49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