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羞怯的心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回族文學》2013/3    作者:李進祥
熱度6868票  瀏覽739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27日 10:57

 

馬木合老漢穿了一件帶補丁的衣服,這成了河灣村的一塊心病,一村人都覺得蒙了羞。

最先感到羞愧的當然是馬木合老漢的兒女。馬木合老漢是個半啞子,能聽見,說不出來,算是個殘疾人,但有兒有女有老伴兒,並不是個孤寡人。在這個油餅子抹酥油的年月,即便是孤寡人,即便是要飯,都不會穿得破衣爛衫的。馬木合老漢這樣穿著,兒女們當然臉上燒了

大兒子快五十歲了,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性格也懦弱些,試探著在父親面前說了幾次,見父親並沒有脫掉那件帶補丁的衣服,就直接說出來了。他說,大呀,我們都幾十歲的人了,你這個樣子,叫我們出去咋見人呢?說得馬木合老漢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兒子。兒子也給看得不好意思了,胡亂在身上的幾個口袋裡摸了摸,大概是想摸出幾個錢來,可終究是沒有摸出來。他剛給兒子娶了媳婦,手頭兒本來就緊些,加上家裡本來就是老婆管賬,他就不見個錢,哪裡能摸出錢來呢?摸不出錢,就不好再說啥了,兒子對老子說出那樣的話來,言語上已經夠重的了。   

小兒子早些年在城裡做生意,後來連家搬到縣城裡去了,倒是眼不見、心不煩。說是不見,事情還是聽到了,就給父親帶回了些錢。錢不多,做一件衣服還是夠了,但馬木合老漢並沒有做新衣服。

 還是女兒乾脆,買了一身新衣服來,連哄帶說地給父親換上了。馬木合老漢穿上新衣服,臉上哭笑不得,身上也好像不自在,就像那新衣服裡鑽了無數的蝨子、跳蚤。等女兒一走,他又換上那件帶補丁的衣服。馬木合老漢本來就固執些,在這件事上顯得尤其固執。

兒女們再說時,馬木合的老伴兒把話給擋回去了,說,你大的事,隨他自個兒,你們不要管。

兒女們不管了,當村長的得管。村長雖說比馬木合小了幾十歲,論輩分還是侄子,但他畢竟是一村之長,村裡的任何人、任何事,他都得管。他也管得不錯,把河灣村管成了富裕村、模範村,經常有上面的人來視察、觀摩啥的。也正因為這樣,他更得管。一個富裕村、模範村裡有個穿補丁衣服的人,叫上面來的人看見了,就不好看。不光是不好看,簡直就是醜事,就像是白花花的一碗米飯,上面有一粒老鼠屎。說老鼠屎是有些過頭了,馬木合老漢並沒有幹啥偷雞摸狗、違法壞道的事,只能說是白米飯裡的一顆黑米、一塊石頭。就說是一顆黑米、一塊石頭,也是不能出現的,這有損村子的形象。對村長來說,村子的形象就是他的形象,甚至比他個人的形象更重要,那關係著村子下一年還能不能評上模範村,關係著他下一任還能不能當村長。所以,他不得不管。

村長給馬木合老漢說,村上來的救濟糧、扶貧款、捐獻來的衣服,給你給了嗎?馬木合老漢點著頭。村長彎得遠,先說的是早年的事。這幾年,村子成了富裕村、模範村,救濟糧、扶貧款、捐獻來的衣服,都不接受了。只有低保,還有些人吃著。村長說,村裡給的低保,你吃著呢吧?馬木合老漢又點頭,老伴兒也跟著點頭。老伴兒點頭,是她也吃著低保呢。老伴兒不聾不啞,但個子小。不是一般的小,簡直就是侏儒,而且隨著年齡越來越大,身子越縮越小,還沒有七八歲的娃娃大,看那個樣子,她最終不是埋到土裡去,而是要縮到土裡去。馬木合老漢是越來越瘦,簡直要瘦成一根骨針。他們這個樣子,吃低保,也是理所當然的,但她記著村長的情分,使勁兒地點頭。村長好像沒看見她點頭,繼續對馬木合說,養老金都領到手了吧?馬木合老漢點頭,老伴兒也跟著點頭。養老金也是兩個人都領著呢。說到這裡,村長臉上才帶了慍色,口氣中有了怒意,說,那你咋還穿著爛衣服!村長這樣說話的時候,就有了村長的架勢了。這樣的架勢拉起來,一般人就都服軟了。沒想到馬木合老漢卻急了,紅了臉,咿咿呀呀地說話了。老伴兒給村長翻譯,說那不是爛衣服。村長說,那明明是爛衣服。馬木合老漢更急了,山羊鬍子一撅一撅的,嘴裡嗚哩哇啦地嚷嚷起來,說不是爛衣服。村長把補丁衣服說成是爛衣服,目的是加重口氣,沒想到反而糾纏不清了。跟一個半啞子,咋能說清楚呢,村長也沒辦法管了。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文學
頂:286 踩:32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169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9 (1583次打分)
【已經有2986人表態】
830票
感動
710票
路過
721票
高興
72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