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正教本質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斯蘭是人性的復興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伊斯蘭文明的光輝》    作者:蔣敬 譯
熱度5334票  瀏覽67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29日 17:46

 

人類所有的思想和文化傳統,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對人性的探索,對人性的認識各有論斷,確定了人與人之間和人與自然的關係和位置。迄今為止還沒有看到哪家的思想或理論真正邁入了理想的境界,而唯有伊斯蘭達到了對人性理解的巔峰。根本的區別在於,所有依賴人類思維的方式都受到了人類大腦功能的局限,不可能出現超越常規的奇跡。伊斯蘭的思想與眾不同,因為是來自造物主的意志,為人類在宇宙間確認了最平衡、最穩定而又最適宜的位置。在一個宏偉的宇宙萬物機體之中,人類與許多物種並存於世,承認自己微不足道的地位,感受到無限睿智與大能真主的存在。相比之下,產生其他思想或信仰體系的哲學和宗教都是人類思維的結果,他們的局限性造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缺陷,不可能成為人類正確道路的嚮導。他們把信徒們丟棄在迷茫之中,不知出路在何方。

歷史的事實證明,真主派遣的使者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出現在人世間,向迷茫中的人類傳達了真主的憐憫和仁慈,擁抱全人類。他本人以身作則,表現了對所有人的仁愛和關懷,成為完美的人道主義示範。他出現在一個人類文明最卑劣與落後的地方,人們;從小就習慣了殺戮、欺詐、壓迫與愚昧,世界文明籠罩在暗無天日的霧靄之中。他用仁慈的心訓導一個蒙昧社會,人人都獲得了拯救,精神昇華,思想明亮,每個人都變成了“夜空中的明星”。他的弟子們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人性改造,成為傑出的人類精英,例如穆斯阿布·歐邁爾。

穆斯阿布與他的夥伴阿薩德·魯拉勒一同來到麥迪那郊外的奧斯部落的艾什哈勒領地,去向他們傳播伊斯蘭正道。那個領地的居民都崇拜多種偶像,他們的兩個頭目是薩德·穆阿茲和烏賽德·胡代耶。薩德聽說歐邁爾來到他們村寨時,立即命令烏賽德說:  “你還在那裡愣著幹什麼?趕快把這些傢伙們趕出去。他們來到這裡,沒別的,無非是來蠱惑人心,耍弄把戲。”

烏賽德帶領幾個人出了村寨會見了穆斯阿布和他的夥伴,對他們辱駡和大聲斥責。烏賽德舉起手中的矛槍,指著他們說:“如果還想活下去,馬上給我離開這裡!”

穆斯阿布面帶微笑地說:  “能否請你先坐下,我們此來有幾句話想告訴你們。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位很聰明而且理智的人,如果你覺得我們的話有道理,你就聽;如果你不喜歡,我們也就不打攪你了,同你說再見。”   

烏賽德想了想,放低了手中的長矛,他回答說“好吧!有話快說。”穆斯阿布和他的夥伴阿薩德向他講述了許多伊斯蘭的基本道理,烏賽德等人聽得入神,表示願意加入伊斯蘭信仰。烏賽德聽完之後,便回到了薩德身邊,並且向他彙報說:  “我們靜靜聽了他們的一番言論,覺得沒有什麼錯誤的地方。”

薩德對烏賽德的言行甚為失望,決定親自走一趟,去把這兩位不速之客趕出村寨。穆斯阿布以同樣的方式向他微笑,要求他靜聽他說幾句話。他同他的夥伴簡明扼要地講解了認主獨一的新思想,列舉了許多現實例子。薩德也是聽得入神,從情緒動搖轉變為興高采烈,徹底信服。這兩位頭目最終率領全村寨的人皈依了伊斯蘭,為麥迪那的穆斯林社會增添了新的力量。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當年聖門弟子們傳播正道時屢見不鮮的事例。他們的成功,證明了他們當時在先知穆聖教導下所達到的信仰高度,足以說服任何人,寫成了人類歷史上最為光輝的一頁。他們深信:  “那些想殺害你們的人,從你們身上得到新生。”

有真理在手,無所畏懼。先知穆聖在傳播伊斯蘭正道的過程中,表現了高度的寬容和仁慈,從不計較別人的過錯,寬恕了任何曾經仇恨過自己的人,甚至罪惡累累的人,如殺害了他伯父的兇手瓦赫西。他對所有人的憐憫和善良超越了對仇敵的氣憤和怨恨。他給人間帶來的真理,如同清清的河水,撲滅了無知與愚昧的火焰,洗滌了人世間各種腐朽的污穢。那是一個殘酷的時代,是一個野蠻、缺少人性的時代,正如一位土耳其著名詩人邁赫麥德·艾爾索伊形容的那樣:  “如果一個人沒有了牙齒,連他的親兄弟都會把他吃掉。”伊斯蘭的出現,挽救了整個地區,把那裡的人群從荒蠻與獸性中解救出來,並且引導他們建設高度文明的人間社會。

先知穆聖帶領著他的弟子們,攀登上了真理的頂峰,而他本人始終都走在隊伍的前面,勇往直前。在20世紀之初,有一群信奉基督教的學者在荷蘭的海牙開會,他們會議的主題是遴選100位元在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的人物。根據歷史名人遴選委員會確定的標準和條件,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們投票表決,發現百人之中位居榜首者是先知穆罕默德,因為各項指標得分最高,非他莫屬。

回顧當初伊斯蘭在阿拉伯興起的年代裡,在所有聖門弟子中,90%是因為敬服先知穆聖的為人處世,被他的榜樣力量所感動,決定放棄傳統信仰而選擇伊斯蘭成為終生奮鬥的目標。甚至當時的穆斯林敵人,他們對先知穆聖領導的事業恨之入骨,謾駡他是“騙子”、是“壓迫者”,但對他本人優美的言行,無不敬重得五體投地。

凡是皈信伊斯蘭而且決心為之奮鬥的人,應當知道伊斯蘭出現的終極目標是復興人性。這是一個崇高的目標,必須重視和關懷每一個生命、每一個人。因此,伊斯蘭的使命之一是引導並培訓最優美的行為,使高尚的文明大行其道,成為眾生喜悅的生存環境。這是對舊世界的改造和創新,因此必須與一切不良現象作鬥爭,克服陋習,建立新風氣,充分展現優異的人性。只要把人性中最美好的積極因素發動出來,成為人人自覺的精神追求,這是一個可以實現的理想。

因此,從先知穆聖承擔起最後使者的第一天起,他遵循真主的命令確定了這個目標,與人為善,説明人們提高信仰覺悟和道德風尚。伊斯蘭堅持既定目標,1400年來堅定不移的努力和奮鬥,培育過千千萬萬的虔誠信士,他們都是深受社會讚美的好榜樣。伊斯蘭使蒙昧的人群轉變成文明的人,知經達理,遵循禮儀,表現仁慈、善良、友愛。例如歐麥爾,卡塔布,他在皈依伊斯蘭之前是人所共知的野蠻人,曾經活埋他的女兒,但成為穆斯林之後,心地轉為善良和仁慈,走路不敢踩死一隻螞蟻。

伊斯蘭代表了一個充滿同情與仁愛的靈魂,到處巡視,尋找施加恩惠的地方。仁慈的種子在心田中發芽生根,釋放出來的是鮮豔的人性花朵,以優美和雅致的姿態為兩世幸福和吉慶而努力工作,因為伊斯蘭的使命,就是復興俊美的人性。凡是從伊斯蘭崇高體系中產生的舉動或行為,都表達了人性最優雅的內在真情。突厥詩人尤努斯,埃姆雷在他的詩句中寫道:

  讓我們互相友好   

  讓我們做事簡單   

  讓我們彼此恩愛   

  可以讓任何人來管理這個世界

仁慈是一種精神武器,  曾在歷史上展現過巨大的威力。曾經有一個被俘虜的武士對逮捕他的指揮官說:“你們的仁慈真可怕!好殘酷啊!使我不得不愛我的敵人。”

如今的世界,很不正常,一切是非都被那些不幸的無知之徒顛倒了!他們竟然把伊斯蘭同“恐怖”掛鉤,牽強附會在一起。這倒像是向著燦爛的陽光糊泥漿,  白日做夢。他們的手段很愚蠢,只能向一些無知的民眾散佈謊言,無中生有,空穴來風,污蔑造謠,用恐怖嚇唬那些膽小怕事的人。因為伊斯蘭的寬容,善意對待所有的人,包括有錯誤、有罪過的人,所以他們找到了藉口,這些人受到伊斯蘭的保護,所以證明伊斯蘭可怖,給世人造成威脅。

自從伊斯蘭出現於世,堅守著最基本的原則:公正與仁慈,不論對待什麼人,穆斯林或者非穆斯林,一視同仁。伊斯蘭反對任何形式的粗暴和野蠻行為,傷害生命、財產和自然環境。把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家庭和個人尊嚴看作是分內的責任,讓人們感到寬心、依靠和信託,幫助建立一個團結、友好與穩定的社會秩序。伊斯蘭思想與當代所宣稱的“恐怖主義”絲毫不沾邊。恰恰相反,伊斯蘭有明文禁止一切可能產生使人們感到驚慌失措的行為。

根據聖門弟子穆斯林,哈利斯的傳述:真主的使者派遣我們奔赴前線。當我們接近目標的時候,我快馬加鞭急速前進,超越了弟兄們。我搶先一步進入對方營地,我同他們耐心地交談,說明我們是認主獨一的穆斯林,無意傷害他們。最後對方宣佈皈依伊斯蘭,成為穆斯林,雙方停止了對抗。

我的一些朋友對當時的局勢不很清楚,也不理解我為什麼要先行去說服,而不同敵人廝殺。他們埋怨說:  “都是因為你,我們沒有同他們打仗,沒有機會得到戰利品。”先知穆聖得知實情後,把我叫到他的跟前對我讚揚說:  “你知道嗎?對於每一個被你今天說服的

人,你都能得到真主的一份賞賜。”他繼續說:  “我要為你寫一封信,把你介紹給未來的穆斯林社會管理委員會。”不久之後,穆斯林·哈利斯從真主使者那裡得到了一封密封的信件。  (Ibn Sa'd Tabaqat,VII,419-20)

再說一個例子,  同著名的“比爾—毛納慘案”有關。希吉萊第四年,先知穆聖在當地人請求下,向比爾—毛納地區選派了70名教師,受命去傳播伊斯蘭,但他們遭到敵人暗算,全部罹難。從那以後,凡是有要求派遣伊斯蘭教師的部落,都命令武裝人員跟隨對他們保護。他們出發前,都受到真主使者的反復叮嚀,不許可隨意使用武器,並且給他們規定了許多規則和注意事項。其中有一隊人馬,跟隨的武士是哈利德,瓦裡德,他超越了規定的行動傷害了當地的人畜。先知穆聖得知後,極為悲傷,  “真主啊!哈利德的行為與我無關”,這句懺悔的話連說了兩遍。他又派遣阿裡·塔里伯到那裡處理善後工作,不但賠償了受傷害人員的損失,也賠償了牲畜的損失,甚至受到傷害的狗。  (Bukhari, Ahkam,35)

奧斯曼帝國時期,歷代奧斯曼蘇丹王都念念不忘先知穆聖時代以及歷屆哈裡發的治國經驗,這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條。蘇丹王對各地總督有嚴格命令,不許可強制當地人皈依伊斯蘭,禁止殺害無辜平民威嚇當地民眾,或推行帝國主義式的文化。奧斯曼帝國在其疆土的各地實行民族和解的政策,穆斯林與當地居民互相寬容,因為把當地人看做是真主的委託,給予善待。當年在列治亞(波蘭)有地方民謠說:  “等到奧斯曼的馬匹來維斯瓦河飲水,我們的國土就得到了真正自由。”   

奧斯曼帝國是一個包容了各種種族、文化和信仰的大帝國,各民族享有共同的經濟繁榮,民族平等,人民自由。當奧斯曼軍隊向君士坦丁堡開展圍城戰役時,拜占庭帝國的諾塔拉斯大公爵對提議向西羅馬教皇請求救兵時的答覆說:  “我寧可看到突厥人的纏頭,也不希望看到大主教的高冠。”

同我們今日到處所見一樣,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社會都充滿了仁愛與慈善精神,這是穆斯林的文明傳統,歷來如此。只有仁慈與善良,才是走近真主的達天俊路。   

在先知穆聖教誨下的新社會,好人好事的例子說不完,俯拾皆是。例如下面這個能使人深受感動的一件小事:一位弟子名叫白亞茲德·巴什塔尼,一次在旅途中坐在一棵樹下歇腳,隨手進點飲食。過了一會兒,他起身繼續趕路。走了一陣之後才發現,在他的背包上爬著一隻小螞蟻。他想:  “如果把它帶走,就是讓它同家鄉的土地分離,再也回不來了。”想到這裡,他立即採取行動,返回原來的路,回到歇腳的大樹底下,讓小螞蟻回家。白亞茲德受過真主使者的教育,懂得真主所造化的一切生靈都需要我們的憐憫和仁慈。

伊斯蘭是完美的生活方式,對待一切生物都須表現同情與仁慈,尤其對待同胞人類更為謹慎小心,讓其他人看到穆斯林人性的璀璨光芒。人類是真主所有造化物中的“精華”,通常說“人為萬物之靈”,人道主義受到世界各民族稱讚,體現了人類社會的高度文明和禮儀,伊斯蘭的法典包含了所有人道主義原則。伊斯蘭把人的地位提高到了令天使感到羡慕的程度。

現代社會,缺乏道德理念和人性良知,到處都有壓迫和剝削,褻瀆人格,草菅人命,踐踏人類尊嚴,因為私欲膨脹,忘記了真主賦予人類的仁慈和善良。我們這個時代特別需要伊斯蘭,因為伊斯蘭的使命是復興優美的人性,使全人類覺醒,回復到真主造化人類的本來面貌。靜聽伊斯蘭真理的聲音,執行真主的命令,全心全意為民服務,扭轉乾坤,改造社會,搭救深受苦難的芸芸眾生。從另一個角度看,廣大民眾最需要伊斯蘭,為了實現自救必須理解伊斯蘭,學習伊斯蘭的精神與原則,遵循伊斯蘭指引的生活方式,尤努斯,埃姆雷的詩句“為了真主,珍愛所有生靈”,難道不是要我們珍愛在這個世界的生命,回歸正道,以便取悅于真主而獲得今後兩世吉慶,此外還能有什麼更好的珍愛方式呢?身為穆斯林,都應有強烈的責任感,向世界宣告伊斯蘭的真理,拯救在迷誤中的同胞兄弟姐妹們。我們已經進入資訊時代,現代的通信技術以及交通設施,給了我們宣傳極大的方便,那麼,也說明我們的責任更為沉重。當有了極其容易操作的通信手段和途徑,就應當積極採用和發展,向所有的人宣傳伊斯蘭真相,澄清事實,批駁錯誤,否則就是我們當代穆斯林的極大失職。這是我們個人的責任,也是穆斯林社會的責任,所有的個人與組織都應當立即行動起來,把世界當做舞臺,上演轟轟烈烈的宣傳運動。當前,形勢逼人,刻不容緩,請看下面這個真實的現代故事。

美國有一個醫生,他決心皈依伊斯蘭,皈依的儀式決定在一座清真寺中舉行,而且事先發出通知,邀請了許多朋友參加。根據儀式的程式,他首先做自我介紹,談一談他是怎樣選擇伊斯蘭的?為什麼願意成為穆斯林?他站了起來,他出人意料地表現十分傷感,他說就在此時此刻他思念起了他最近剛剛逝世的父母。他提出了一個問題,要求在座的朋友們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他說: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教徒。我希望有人能告訴我,他們在後世裡會受到怎樣待遇?”

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有人站起來給予一個解答:  “如果他們從來沒有聽到過伊斯蘭,他們不受責難,因為不知者無罪。現在是他們等候審問期間,到了復活日,一切都會公正判定。他們將受到公平的待遇。”

這位醫生對朋友們的回答表示滿意,但他繼續發表他的謝意。他說:  “親愛的穆斯林弟兄們!我父母生前都很有知識,品德端正,心地善良,一切都比我好。但是,由於生活在基督教的社會環境中,他們選擇了基督教的信仰,直到臨終。他們認為耶穌基督是一個善良的好人,承認他是上帝的兒子,因為此外他們不再有其他知識。對於伊斯蘭,也許聽說過這個名稱,但不知其內容。”

他說:  “我要向你們表示感謝。因為你們移民來到美國,堅守伊斯蘭信仰,並且建造了清真寺,歡迎非穆斯林進來學習和理解這個宗教。這個機會導致了我最後的明智選擇,成為穆斯林。我的父母退休多年,生活圈子很狹窄,沒有人向他們傳播伊斯蘭,他們不無遺憾地去世了。如果能像我這樣幸運,生前聽到過伊斯蘭,我想他們一定會同我一樣做理智的選擇。”

他說:  “我的理解,信仰的選擇也是前定,但是世界上的許多事都有因果關係,人們可以積極促成許多事發生。你們來到這個國家,感覺到困難重重,不敢大膽行動,並且找藉口原諒自己,而實際上是對自己應盡的責任失職。我的父母沒有成為穆斯林而去世,他們會責怪你們,我也是這樣對你們責怪,同時為我的父母感到悲傷。”他說話間,忍不住痛哭流涕。

這是一堂生動的教育課,使我們驚訝、恐懼、深思。傳播伊斯蘭是真主命令我們的責任,而由於我們忙於今世的事務,抽不出時間關心宣傳伊斯蘭。當今通信更加方便了,而我們的責任更為重大了。如此容易的事,譬如彎下腰撿起一塊石子就是善功,我們為什麼不去積極完成呢?遠離我們的人,我們沒有像聖門弟子那樣千里迢迢去尋找他們,就是我們身邊和周圍的人,我們都沒有來得及向他們表示信仰的貴重。我們傳播伊斯蘭的責任丟失到哪裡去了?

宣傳伊斯蘭,是對生命的最大關懷,是對靈魂的拯救,而不是政治手段,對人壓迫或欺騙。這二者界線分明,不容混淆。發生在伊斯蘭早期歷史上的“哈裡吉叛亂”就是一個沉痛的教訓。當時有一部分政治野心家,抗拒納稅和哈裡發政權,  以遵奉真主之名號召起義,完全是為了篡政奪權的政治目的。類似的事件在歷史上頻頻發生,穆斯林內部的軍閥或部落酋長,為了私欲或權力而高舉起“保衛伊斯蘭”的虛偽旗幟,動員平民為他們賣命犧牲。發生在西元656年的駱駝之戰,又稱賈瑪爾戰役,有猶太血統的叛軍領袖阿布杜拉,沙巴對他的支持者們說:  “人們啊!你們的生命和榮耀,必須依靠社會混亂和戰鬥來獲得。我們的目的就是挑動他們互相殘殺,形勢越混亂越好。明天一早,發現他們互相打仗,就讓他們對抗,不要去勸說他們停戰,去思考別的問題。讓那些互相嫉妒的人群互相打起來,阿裡、祖白伊和托哈,幾個幫派廝殺不止,就是我們勝利的希望。我們將來會享有榮華富貴與天下太平。”

這是一次思想大暴露,典型的叛徒嘴臉,伊斯蘭內部的敵人,發生過不止一次,歷代都存在這樣的危險。看官們,你們捫心自問,從20世紀初一直到今天,我們的伊斯蘭世界哪天安定過?各種政黨、軍閥和派別勢力群魔亂舞,各自爭霸,並且拜倒在西方強國腳下祈求援助和支援,他們熱衷於為虎作倀,把伊斯蘭世界內部攪得天昏地暗。我們是否應當冷靜地想一想,其中的真正的動機和理由在哪裡?以下是蘇菲大師毛拉維·魯米的幾行小詩,但願能給我們一點啟迪。

  你在大地上播下了刺梅的種子,   

  當你步入玫瑰園來賞花聽夜鶯歌,   

  不要忘記會被梅花的尖刺紮疼,   

  不要怪玫瑰園,那是你播種的刺梅。

  你盡在圓滿的月亮上尋找紕瑕,

  不知你是怎樣心態,

  是否要到天堂裡尋找尖刺;

  你不喜歡玫瑰花,而只是找尖刺,   

  就是到了天堂裡,那裡沒有其他,   

  只有你要找的尖刺。

魯米還有幾行小詩,是形容那些專在社會上搗亂破壞的人間魔鬼。

  有的人吃人肉就像野獸,

  嘴裡模模糊糊說著“倆霍拉”(唯真主萬能),   

  心中晃動著魔影,

  他們就是披著人皮的魔鬼。

  有的人像屠夫,陰謀對朋友剝皮,   

  滿口漂亮話“親愛的,我愛你”,   

  手中磨刀霍霍,準備殺人,

  矇騙你的目的是要剝你的皮,   

  被敵人灌下嗎啡的人最可憐。   

當代的世界,人道主義是時髦,人人不離口,但多數都是口是心非,言不由衷,因為他們根本不理解什麼是人道主義。他們從來沒有領悟過真主的愛,從來沒有向別人表示過同情。假如他們突發奇想,只會血淋淋地殺人;假如他們是詩人,他們的詩詞使良心腐敗;假如他們佈道,必然首先毀壞道德。魯米對這種人有感而發:  “如果他手中拿著玫瑰花,遞給別人的是尖刺;如果他向朋友走來,就像一條蛇張嘴咬人。”

《古蘭經》對這種人的可恥嘴臉也有無情揭露:“有人對他們說:  ‘你們不要在地方上作惡。,他們說:  ‘我們只是調解的人。’真的,他們確是作惡者,但他們不覺悟。”  (2:11-12)

我們應當認識到,不是這些人自己的決策、願望或野心,而是真主的意欲所展現的時代特徵。那些利用宗教的口號到處招搖撞騙的人,  目的奸詐,證明他們確屬那些真主所不喜悅的人,這種人常在腐朽的社會中出現,甚至殺害真主派遣的使者。  《古蘭經》說:  “因此,我對以色列的後裔以此為定制:除因復仇或平亂外,凡枉殺一人的,如殺眾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眾人。我的眾使者確已昭示他們許多跡象。此後,他們中許多人,在地方上確是過分的。”  ( 5:32)

當一個殺人兇手在行兇的時候,他殘害了一條生命,代表了他對生命的藐視,不承認生命存在的權利和真主賦予生命的神聖意義。他的罪惡行為將傳播出去,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是對全人類生命價值的徹底否定,因此殺人兇手必受真主的譴怒和懲罰。真主說:  “凡救活一個人的,如救活眾人”,就是這個道理。

毛拉維,魯米曾在他的詩歌中,把伊斯蘭比喻為保護生命的萬靈良藥,例如在他讚美伊斯蘭善待生命的詩句中說:  “在這條生命之河的岸邊,不會發生死亡。”

我們可以這麼說,所有伊斯蘭的精神原則,都是圍繞著一個主題:人的生命意義。因此伊斯蘭對人類社會的訓導首先是皈信正道,然後才有美好的人生與優美的行為,如文明、禮貌、憐憫、同情、善良、守法、立德,一切都追求完美。因此我們說,伊斯蘭的出現是對人性的復興。

對於當今世界的現狀,只有提倡憐憫之心,才能拯救受到腐蝕和傷害的靈魂,使之恢復健康的生存狀態。從憐憫之心起始,就能產生許多優良品行,如仁慈、善良、謙遜、寬恕,消除嫉妒,熱心服務社會。   

所有的社會慈善服務,不以個人得失為計較,都將提升人格品級,使真主的僕人更加接近真主。只要對生命存有憐憫之心,熱心為生命服務,就能打開心扉之門,迎接未來的希望,讓世界沐浴在真主的慈恩之中。沒有憐憫,就沒有仁慈,我們人性中的自私與貪婪這些醜惡意念就沒有希望消除,因為這些惡劣的人性,已經成為廣泛世人與生俱來的人生目標。

總之,信奉伊斯蘭,  目標是追求人生的和平與幸福,但必須建立在虔誠的信仰與優美的行為基礎之上。因此,凡有虔誠信仰的信士,努力功修,把思想和靈魂朝向真主,竭盡全力多做善功,服務社會。毛拉維,魯米說:  “一個醜人,有美人做伴會感到愉快;哎呀!金秋的光臨,給他帶來了玫瑰的面色。”

真主啊!求你恩賜我們在兩世裡享受到伊斯蘭的俊美。求你保護我們、我們的民族、穆斯林穩麥以及全人類,不受暴亂與災難的傷害。

阿敏!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人性 伊斯蘭 慈善
頂:221 踩:22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3 (113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3 (1047次打分)
【已經有2704人表態】
727票
感動
673票
路過
645票
高興
65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