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文苑綠地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第一次封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聆聽》    作者:哈立德
熱度3719票  瀏覽54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7月22日 16:17

又是一年的齋月來臨,算上這個齋月,我已經封了第十七個了。在每一個齋月來臨之際,我總能回憶起第一次封齋的情景。

那是十七年前盛夏,我剛剛接觸伊斯蘭,暫居在上海滬西清真寺。我與來自寧夏的小楊、新疆的小牛、河北的小底一起跟隨白阿訇學習。他們幾位元都是來自北方地區的傳統回族,對伊斯蘭信仰有很深的瞭解,對伊斯蘭的五大功修也遵守得很好,惟有我是一個對伊斯蘭一無所知的漢族青年,我們吃住在一起。

有一天,他們幾位突然跟我提出他們從明天開始要齋戎三天,問我怎麼辦?當時在我的知識概念裡,齋戒如同佛教的吃齋飯一樣,吃素不吃葷。我也就不屑一顧的回答;“你們封齋我就跟你們一起封。齋戒不就是吃齋飯嘛!只吃素不吃葷的那種!”他們馬上解釋:  “你理解錯了,伊斯蘭教的齋戒是在太陽出來之前吃飯一直到太陽落山之後才開齋,在這段時間都不能吃飯,你不要把伊斯蘭教的齋戒與其它宗教的齋戒混為一談。”我還是不在意的說道:“不就是不吃飯嘛,我喝點水就行了。”他們又解釋道“封齋期間水也不能喝。”我當時還有些不服氣,甚至有些嘴硬:  “你們能封我也能封的,我相信,既然封齋餓不死你們也不會餓死我的。”其實他們幾個在暗自發笑,大概他們是在嘲笑我的無知。   

第二天零晨三點他們就把我叫起來了,說是封齋飯已經做好了。上海的盛夏,白天長黑夜短,零晨三點氣候涼爽,正是睡覺的黃金時段。對於一般人來說,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那個時候真不願意起床,而他們在這個時候都已經把封齋飯做好了,我又在前一天晚上答應過他們要起來封齋,雖然困得兩眼睜不開,還是無奈的起來了。我一進廚房,就看見他們已經把飯菜端上桌子了,今天是小牛做的具有新疆特色的——手抓飯。在這個季節,這樣的時段吃這樣的飯,我大概還是第一次。手抓飯雖然很香,但也很油膩,對於我這個平時吃飯比較清淡的南方人來說這樣油膩的食物有些不習慣。為了應付這一天的齋戒,我草草地吃了一小碗,他們一再讓我多吃點,要不然白天會後悔的。我也一再的回答他們:飽了,飽了。又喝了一杯水,就又睡覺去了。就這樣,一天的齋戒開始了。

晨禮之後,按以往的習慣打掃一下清真寺就該是吃早點的時候。今天封齋,而這個時候我的肚子就感覺有點餓了。慚慚的,日近中午,天氣越來越熱,上海的夏天,氣溫一般都在攝氏37度以上,中午要接近攝氏40度。饑餓裹夾著口渴,雖然說封齋的人睡覺也是功修,但在這種情況下躺在床上也無法入眠,到中午時分饑餓的感覺越來越加劇,有氣無力,眼前發花,長這麼大還未受過這等的饑餓。在家裡,姐弟中我是最小,從小嬌生慣養,從未挨過餓,這一次算是讓我嘗到饑餓的滋味了。其實,當人類遇到苦難時,他們對物質的欲望卻是那麼原始又是那樣簡單。不經歷這番饑餓和口渴,飽食終日的現代人是無法有此等體會的。

晌禮的時候白阿訇回來了。邦克之後我有氣無力的洗完小淨,靜靜的坐在大殿等候禮拜。禮完拜,我已經是餓得沒有力氣站起來了,一個人躺一大殿內想著:“今天時間怎麼這麼慢呀?什麼時候能開齋?”也許是白阿訇看出了點什麼,平時活潑亂跳的一人,今天怎麼就沒精打采了?是病了還是怎麼了?他便把其它幾個學生叫到他辦公室詢問我的情況,他們告訴白阿訇: “今天哈立德跟我們一起封齋了。”白阿訇一聽,馬上責備他們:“你們怎麼能讓一位剛歸返伊斯蘭的人封齋呢?他現在連齋戒的意義都不明白。你看外面,這麼熱的天氣,白天又這麼長,我們把齋都有些困難,更何況他呢?…‘是他自願的,我們給他解釋了。’”我聽到白阿訇匆匆下樓,直奔大殿。我看白阿訇進來,連忙坐起來,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白阿訇進來就關切的問道“哈立德,你沒事吧?如果堅持不了你就開齋,你千萬別餓壞了身體。”從小倔強的我依然微笑著裝做無所謂的樣子說:“沒事,我能堅持的。你不要責備他們,封齋是我自願的。”

說話間,白阿訇便坐在了我身邊,跟我講起齋戒的意義:齋戒不僅僅是只限於挨餓,挨餓只是一種手段,其目的是通過饑餓來培養人的忍耐,磨練人的意志,增強人的毅力。通過饑餓讓人品嘗貧窮的滋味,從而來啟發人的憐憫之情、惻隱之心,懂得關愛別人。通過饑餓來節制人欲望,增強人的自律性,戒除人的陋習。因此真主用齋戒這樣功修來陶冶人的情操,提高人的品質,增強人的敬畏之心。   

短短的一番話,讓我對齋戒有所領悟,一顆浮躁的心突然安靜下來。對我而言,一件本來是無意的齋戒變得富有意義和價值,讓我對伊斯蘭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尤其通過白阿訇的講解,我感到饑餓有了一些緩解,已不像剛才那樣餓得難受了。其實很多時候,當我們遇到痛苦或某種磨難的時候,總是抱以絕望的心態,原因就在於我們沒有理解痛苦或磨難的意義,每當這些痛苦或磨難被賦予了意義和價值,那麼,我們所承受的痛苦和磨難就不再是痛苦或磨難,而會變成一種幸福和快樂。這也許就是信仰在某個層面的價值和意義。信仰就是這樣的,它總是給人以希望,給心靈以寄託。

就這樣,下午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到禮晡禮的時候,饑餓的感覺已經消失了,反倒一身輕鬆,這要感謝白阿訇給我對齋戒的一番解釋。直到昏禮的時候,從廚房漂來一股香味,直接刺激著我的腸胃挪動,一種饑餓感襲來,後來想想,快了,昏禮就能吃上飯了,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昏禮剛結束,我就迫不及待的走出大殿,沖進廚房,端起早已泡好的茶水就是一頓猛喝,好痛快啊!長這麼大沒這麼痛快過,沒有這麼對食物如此渴望。放下茶杯來到飯桌前,一桌飯萊已經準備好了,我坐下來端起飯碗就吃,也顧不上飯菜是否合我的口味,直感覺一個香。他們幾位看到我如此吃相,大家都笑了,白阿訇在一旁勸我:  “哈立德,吃慢點,細嚼慢嚥,你這樣吃飯會傷胃的。”其實,這個時候的我哪裡顧得上什麼吃相,恨不得直接把一桌子飯菜倒進胃裡。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談論著我白天餓得東倒西歪的樣子,談笑中吃完了這頓開齋飯。對我而言,這是我由生以來吃得最香的一頓飯,勝過以往的所有山珍海味,這倒驗證了先知說過的那句話:  “封齋的人能獲得兩種喜悅,一種是在今世開齋時的喜悅,一種是在後世真主賞賜封齋人的喜悅。”

飯後大家又討論明天封齋的事,他們問我:  “明天還敢不敢封齋?”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今天,這麼艱難的一天都熬過來了,明天就有經驗了,你們多做點飯,早晨我一定要吃飽。”

第二天零晨三點,又被他們叫起來吃封齋飯,今天還和昨天一樣——手抓飯。今天吃飯就有經驗了。先是一大碗,後來又添加了一點,硬是把自己吃撐著。手抓飯——吃過的人都知道,很耐餓的。接著又是兩大杯水,以防白天口渴。就這樣,狠吃狠喝了一頓,感覺到應該能應付白天的饑餓了,才又回到床上睡去了。雖然早晨吃那麼多,到中午還是感覺有些餓,但已經不像第一天那樣餓得痛苦了。這種饑餓感也許是來自平時的飲食習慣,因為每天這個時候就是吃午飯的時間。可能是天氣炎熱的原因,特別感覺口渴難耐,想喝水的欲望非常強烈。雖然有時可以通過漱口的方式來得以緩解,但是,這種渴其實是來自於內心的某種欲望,那是需要用信仰的力量去克制的。

就這樣一天又過去了。到第三天的時候,封齋就容易得多了,  自己也已經進入了一種狀態——以一個穆斯林的身份封齋的一種狀態,這一天已經沒有太多的私心雜念,心情非常平和,好像自己已經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一個和平的世界,一個快樂與幸福的世界,一個純正的穆斯林的世界。

到第三天開齋的時候,我禁不住流下了淚水——一種激動的淚水,一種幸福的淚水。這三天的齋戒讓我的人生得已砌底改變。通過這三天的封齋,戒除了多年的煙隱和酒隱,在極度饑餓和口渴的時候香煙和烈酒是無法解決問題的,這樣的陋習只有在飽暖思淫欲情況下才會產生。通過這三天的齋戒讓我領悟了伊斯蘭信仰的許多道理,其實,伊斯蘭信仰中的每一項功修都是為了純潔人類的靈魂,提高人類的品質,讓人類過一個健康的生活,快樂的生活,平安的生活。

通過這三天的齋戒生活,當我再走出清真寺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不屬於這個社會。當我跟以往的朋友約會時,他們讓我抽煙,我說:戒啦!他們請我喝酒,我說:我已經與酒斷交了。他們請我跳舞,我不去,他們約的賭博,我拒絕。由此,他們認為我太不正常了,一點嗜好都沒有,生活還有什麼意義?有時,這個社會真讓人有些糊塗,當我一身陋習時,他們認為我是個正常人,當我戒除了陋習,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時,他們卻認為我非常不正常。這個社會真是不正常得厲害。

如今,雖然十七年過去了,每年也都封一個月的齋,卻沒個第一次那三天改變那麼大,也沒有那三天對信仰的認識那麼深刻,也許那三天的封戒是我至今念念不忘的原故。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齋戒
頂:153 踩:17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4 (966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8 (888次打分)
【已經有1542人表態】
415票
感動
331票
路過
353票
高興
44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