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敍利亞的紅線與代理人之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亞洲週刊    作者:張翠容
熱度3555票  瀏覽27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9月11日 00:10

聯合國人員在敘利亞進行化武檢查:真相待查(歐新社)

 

敍利亞內戰使用化武,超越了人類的「紅線」。敍國前線有政府軍和反抗軍在打,背後有美國與俄羅斯的地緣角力,中間還夾雜著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宗教派別惡鬥。內戰可追溯至八二年哈瑪大屠殺。

大馬士革,伊拉克戰爭之後,我就來回了好幾次。在「烈士廣場」(Martyrs' Square)、舊城門外那些賣茶人揹著銀色阿拉伯茶壺,搖著手上的鈴子:叮噹、叮噹、叮噹……。

如今,敍利亞人可能已聽不到這種清脆的鈴聲,取而代之,他們每天都在害怕,何時會傳來巨大的爆炸聲?其實日常的生活早已在兩年多前給打破了。而所謂的日常的生活,卻原來也是這麼的脆弱不堪。

我在多年前於北京認識一位年輕的敍利亞學者巴拉巴迪,因太太懷孕,舉家返回大馬士革。巴拉巴迪太太產後以週記形式,發電郵給朋友分享家庭樂。

即使前年人民起義開始,她還堅持寫週記,但近年已再沒有收到她的電郵了,給他們電郵亦如石沉大海,而他們的兒子上個月剛好五歲。他們怎樣也想不到,兒子竟然要在戰亂的環境中成長,甚至朝不保夕,誰都不敢想將來。

她上一次電郵是去年四月,內戰打了近一年,她當時抱怨反抗軍與政府軍沒兩樣,同是自私與殘暴,摧毀了人民最卑微的生活期盼。

伊拉克戰爭十年後的今天,卻輪到敍利亞面對美國軍事介入的威脅。美國指責敍利亞政府在上週使用了生化武器,過了他們的紅線。事實上,當電視輸出生化武器受害者的畫面時,震驚整個國際社會,這不僅是美國的紅線,也是我們的紅線。

問題是,誰犯下了這種人神共憤的反人類罪行?到現在仍然莫衷一是,加上伊拉克與阿富汗兩場戰爭,人們明白戰爭手段不能解決問題之餘,可能帶來更多的後遺症,西方的民意竟然一面倒反對軍事介入,而阿拉伯地區的反美聲音也越來越大,令美國處於十分尷尬的處境。

國際輿論對軍事介入極有保留,可能由於今次敍利亞內戰說穿了其實是一場代理人戰爭,不是正邪對決,也難分黑白。

敍利亞前線有政府軍和反抗軍在打,背後有美國與俄羅斯的地緣角力,中間還夾雜著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宗教派別惡鬥: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爾等國家武裝敍利亞反對派,與支持敍利亞什葉派政權的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來一場生死決。

相信有人會這樣問,當初不是一場隨「阿拉伯之春」而起的民主革命嗎?

 

邊緣化遜尼派首先發難

二零一一年初,從突尼斯到埃及,人民在極短的時間推翻久在權力核心的獨裁領導人,他們對自由與民主的呼喊透過衛星電視傳遍世界,加上社交媒體普及化,令不少阿拉伯人突然感到變革是有可能的。一直受邊緣化的敍利亞遜尼派佔人口百分之七十四,他們首先發難,走上街頭。

原本敍利亞人一直以社會的包容傳統引以為傲,我在敍利亞亦觀察到,這個國家政治上獨裁專制,到處都有秘密警察,對付政治異己更毫不手軟,但社會文化還算開放。世俗化的政策使得這裏生活多元化,我所住旅館的那條街上,轉彎處便有一間色情影院,門外掛滿香艷劇照,看得我目瞪口呆。

在敍利亞,傳統的、現代的,可以並存。可是,在表面包容的背後,卻有一股噪動。

這可追溯至一九八二年的哈瑪(Harma)大屠殺。哈瑪城為遜尼派穆斯林兄弟會的巢穴,他們處處受到老阿薩德的打壓,而兄弟會則處處挑戰社會復興黨的專橫統治。結果,老阿薩德向兄弟會大開殺戒,在政治上埋下深刻的裂痕。

因此,當北非革命遍地開花,哈瑪居民借此發起起義行動,卻遭到政府無情鎮壓,這激起敍國其他地方人民聲援,並高喊人權、自由與正義,這固然有政治原因,但也不無經濟因素。

奉行社會主義的社會復興黨回應「九一一」後美國向敍國制裁所加速的經濟困難,他們欲推行經濟改革改善情況,怎知私有化政策反而令財富迅速流入與復興黨有關的經濟精英手中,增加經濟不平等,通貨膨脹與失業率節節上升,人民怨氣一觸即發。而復興黨亦無復獨立初期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小阿薩德上任不久曾有意推行政改,卻碰上伊拉克戰爭,來了個急剎車,繼續受制於復興黨。

經濟差再加上旱災,敍國民眾禍不單行。發生在零八年的旱災持續至今,東北部農民失收,湧至城市謀生,加劇城市貧窮化,人們不滿政府無力改善經濟,加上軍隊及警察部門貪腐成風,造成人民生活雪上加霜,只要有人振臂一呼,抗議政府種種不是,自然會有不少人響應。

上述均是敍利亞人民跟隨「阿拉伯之春」起義的內因。至於緣何發展至內戰,主要由外因促成。敍利亞人民和平起義的良好願望,很快便遭各方利益所騎劫。

眾所周知,當美國的大中東計劃隨著伊拉克戰爭拉開,敍利亞一直是美國針對的目標。自以色列立國而與之交戰的三次中東戰爭中,敍利亞最終因失去戈蘭高地憤憤不平。

與此同時,敍利亞卻利用巴勒斯坦問題,將之變成推動泛阿拉伯政策的工具,大力支持巴勒斯坦抵抗組織,又通過與黎巴嫩真主黨的合作,以收對以色列的戰略平衡之效,令以色列心裏有感敍利亞是個真正威脅,而美國對阿薩德政權一直欲除之而後快,更何況阿薩德的緊密盟友伊朗乃是美國的心腹大患,過去幾年不時有傳聞,指美國和以色列有計劃攻打伊朗。

敍利亞乃是伊朗的地緣屏障,而黎巴嫩又是敍國的馬前卒,零五年之前,敍利亞在黎巴嫩一直有駐軍。零五年黎巴嫩總理哈里里被暗殺,美法一口咬定是敍利亞所為,迫其撤出黎巴嫩,削弱它的地區勢力。後來有調查發現,殺哈里里另有其人,但敍國撤軍已成事實。

美國自伊戰後對敍利亞一步步進迫。我在敍利亞與當地老百姓攀談時,他們都害怕國家會步上伊拉克後塵。當地人權分子認為,戰爭手段只會促使敍利亞走向毀滅,就好像伊拉克。在這個千瘡百孔的社會,戰爭不但摧毀政權,也摧毀人民,整個國家將會垮掉。

國內反戰聲音是一回事,海外反對派一早蠢蠢欲動,無論世俗或宗教派系,一致主張武力推翻阿薩德政權,而海外世俗派系以在土耳其成立的「敍利亞全國委員會」(敍委會)為主,聚集了上百個親西方反抗組織,他們由於與國際媒體保持友好關係,當敍國國內爆發起義行動,他們隨即在海外壟斷有關行動的話語權,表示沒有政治解決空間,要求西方及早軍事介入。

此際,與敍委會有共同敵人的沙特阿拉伯和海灣國家立刻以武鬥來配合敍委會的文攻,除向敍國境內的好鬥遜尼派如敍利亞自由軍源源輸入作戰武器外,亦派出武裝分子偷入敍國支援,「基地組織」(蓋達)也不甘後人。他們的共同目的,是要建立一個以遜尼派為主的泛伊斯蘭地區。

另一個組織叫「努斯拉陣線」(Jabhat al-Nusra),被視為反對派中戰鬥力最強,成員來自世界各地有戰鬥經驗的遜尼派穆斯林,他們聲稱要進行一場聖戰。

 

局勢發展超出西方計算

局勢發展已超出西方的計算,他們想不到這些原被視為「恐怖分子」的武裝組織喧賓奪主,恐怕他們會借西方軍事介入,乘勢奪權。

俄羅斯和伊朗也不示弱,大力軍援阿薩德政府。真主黨領導人哈桑.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警告,阿薩德政府不可倒,激進遜尼派奪權將威脅真主黨與黎巴嫩;以色列亦會借機入侵黎國,巴勒斯坦也不穩。

上述外因令到敍利亞內戰停不了,而且越演越殘暴,聯合國指交戰雙方都嚴重違反人權。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迫使雙方停火協商政治方案,不然,沉重的戰爭代價將由無辜老百姓支付,而且不見盡頭。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25 踩:15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6 (86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03 (729次打分)
【已經有1684人表態】
359票
感動
376票
路過
595票
高興
35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