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當代人物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曼德拉致穆斯林立法委員會的一封信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網絡翻譯    作者:虎 隆 譯
熱度6721票  瀏覽684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12月07日 10:31

【譯者按:曼德拉(1918—  2013 ),新南非第一任總統(1994—1999),1993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曾先後榮獲數十項國際獎,是國際公認的偉人和名人。他作為一個部落首領的兒子,放棄了個人優裕的生活,幾十年來一直為受污辱的黑人獲得平等和自由的權利而英勇鬥爭,領導南非人民反對種族隔離制度和種族歧視。27年的鐵窗生涯非但未能消磨他堅強的意志,反而使其歷久彌堅、愈益堅強,更加堅韌頑強、沉著大度地致力於促進國家的和解,推動民主的進步和平等、自由、公正的新南非的建立,支持被壓迫的民眾獲得自由,以及為促進世界和平和不同宗教之間相互理解進行不懈的努力。他以其虔誠的宗教信仰、高尚的人格、頑強的鬥志、堅忍的毅力、鮮明的立場和幽默的智慧贏得世界人民的尊敬與愛戴,成為和解、和平、正義與友善的象徵。曼德拉不僅僅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而且是所有南非人民人格魅力的象徵和神聖不可侵犯的民族之魂。新南非建立後,他呼籲黑人“將武器扔到海裡去”,而不要“將白人趕到海裡去”,拯救了一個新南非。他的一生是踐行宗教信仰、博大胸懷的寫照,他的一生、他的思想和實踐也是與南非穆斯林影響互動的寫照,他的成功包含著南非穆斯林的理解和支持,但這一點卻鮮為人知。為了讓讀者瞭解曼德拉與南非穆斯林的友誼和南非穆斯林為新南非的建立所做出的卓越貢獻,譯者特將1985年3月4日曼德拉在開普敦波爾斯摩爾•瑪克希莫姆監獄寫的《致穆斯林立法委員會的一封信》[1]、1997年7月11日在英國牛津大學伊斯蘭教研究中心作的題為《世界新秩序的復興》的講演和1998年1月30日在約翰尼斯堡南非各界人士慶祝穆斯林開齋節時發表的《慶祝開齋節致辭》等陸續翻譯出來,與大家分享。】(謹以此舊譯紀念曼德拉逝世)

親愛的謝赫嘎比爾:

作為南非基督教循教宗[2]教會的成員,自幼榮受了教會的洗禮成為一名基督教教徒。少年時代,在教會學校的哺育下,我就對基督教的信仰產生了濃厚的情感。

在我漫長的囚獄生活[3]中,我與我的獄友們經常得到來自基督教各個教會的巨大支持和鼓勵。新的趨勢顯示,教會已成為堅決反對種族隔離和壓迫、領導基督教教徒們為自由和公正、提高黑人(包括當地土著居民、有色人種和印度移民)的社會地位、使他們享受平等待遇而鬥爭的中堅,但教會根據我們的特殊情形,也堅決反對極少數搞種族隔離的教牧人員,利用教會使基督教徒捲入暴力衝突,為種族隔離組成堅固的聯盟,開展背離基督教教義的激進鬥爭,而暴力衝突的發展和結果,使教會更加認識到,我們的人民,事實上更寧願接受貧窮、饑餓和不平等的社會現狀,也不願捲入暴力衝突。

直到我23歲,在那恐怖的歲月裡,我仍像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那樣,生活在一個部落的社會環境中,雖然我對其它宗教略知一些,但從沒有深刻地瞭解。40歲以後,才感到自己已經開始接近其他宗教信仰團體的人們,並發現那些宗教都是偉大的。確切地說,它們比基督教還要古老一些,在人權、教育、國家的繁榮和人民的富強等方面與基督教的教義基本一致,且有著明確相同的奮鬥目標。

我還發現,諸如南非伊斯蘭教的毛拉卡查裡亞、那納•斯塔和其他許許多多的穆斯林,同任何一個基督教教徒一樣,道德高尚、人格偉大、親善友好。在此我要強調指出,毛拉卡查裡亞是第一個將伊斯蘭教的基本知識、歷史發展和奧班德大學的成就向我作了簡明清晰介紹的人。

不久,我成了阿卜杜•拉赫曼博士的崇拜者,他是一位富有遠見卓識的穆斯林思想家。早在20年代,他就以無與倫比的獻身精神,致力於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種族的團結事業和反種族隔離的鬥爭。

我從未會見伊瑪目哈倫,卻聽過許多關於他的嘉言懿行。當我被轉移到羅本島[4]監獄的那段日子裡,伊瑪目巴斯爾經常定期地來看我,他的來訪和教誨,不僅給予了我們持續不斷的物質上的支持,也給予了我們精神上莫大的慰藉。懊悔的是我曾認為,不會有穆斯林的教職人員來探訪獄中的我們,作為被監禁者,當時我們從穆斯林和印度裔社團得到的支援和鼓勵要比來自基督教各個教會的支持還要大。

我必須指出,1962年我的非洲之行,開闊了眼界,瞭解了伊斯蘭教對非洲大陸的影響。雖然我沒對非洲的穆斯林人口做過準確的統計,但對非洲的埃及、摩洛哥等阿拉伯國家的三個月訪問,以及對馬里、幾內亞和尼日利亞的訪問,都給我留下了深刻難忘的影響,原來非洲大陸上的穆斯林比基督教教徒還要多。

現在我必須言歸國內情形並想告訴您,當我在羅本島上時,不斷寫信呼籲,強烈要求監獄長允許我們瞻仰謝赫毛杜拉的紀念地,要求終於1977年獲准。我永遠不會輕易忘卻那一天,因為那些特別是紀念民族英雄或偉大運動的紀念碑和標誌,可以影響和激勵每一個人。我的獄友和我在那神聖的地方度過了一個多小時,大家都感到無比的自豪和幸福,因為我們能夠向偉大的反種族隔離鬥士謝赫毛杜拉表示深深的敬意。遺憾的是,當時我們中沒有一個人通曉伊斯蘭教,向我們闡述《古蘭經》之精神,先知穆罕默德的使命和伊斯蘭教信仰體系的裡裡外外,使大家關於伊斯蘭教的知識得到豐富。

最後,我想強調指出,本世紀末的社會正義正遭受著兩種罪惡的侵蝕:一種是連綿不斷的戰爭,另一種是貧富不均和喪失機遇。那些完全關注上述罪惡的人們認為,凡主張消滅那兩種罪惡的思想觀念、價值標準、信仰體系和實踐綱領都是正確的,凡在最大程度上清除那些罪惡的社會制度都是公正的。以我現在的處境,不能完全直率地闡述我的觀點,但有一點可以讓你們瞭解,我認為穆斯林立法委員會將會完全的致力於和上述罪惡進行鬥爭,這就是為什麼南非穆斯林立法委員會成為我們所有南非人民反種族壓迫鬥爭獲得靈感的源泉的原因。
謹向您——謝赫納吉爾和穆斯林立法委員會的全體成員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此致!


NR•曼德拉
1985年3月4日 
波爾斯摩爾•瑪克希莫姆監獄


注釋:

[1]   根據英國牛津一個世界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南非法利德•義薩克著《古蘭經,自由與多元》英文版第262—263頁譯出 (FARID ESACK , QURAN, LIBERATION & PLURALISM, PP,  262—263, ONE WORLD PUBLICATIONS, 1977, OXFORD,ENGLAND)。——譯者

[2]   基督教新教教派之一。此教派建立在英格蘭的約翰和查理斯•衛斯理在18世紀初期提出的基督教教義原則之上,以積極關心社會福利和公眾道德為特點。——譯者

[3]   曼德拉被前南非白人種族統治者從1962年至1990年共監禁了27年。——譯者

[4]   羅本島位於南非立法首都開普敦以北11公里的大西洋中。曼德拉在羅本島上的監獄中以驚人的意志和超人的毅力,度過了被監禁的18個舂秋。1991年12月1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佈羅本島為世界文化遺產。——譯者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273 踩:32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 (1566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7 (1514次打分)
【已經有3039人表態】
814票
感動
697票
路過
782票
高興
74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