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巴勒斯坦之殤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一卅柯·韓文成    作者:一卅柯·韓文成
熱度4868票  瀏覽45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1月03日 17:18

每期一談

聯合國宣佈2014年為“聲援巴勒斯坦人民國際年”。巴勒斯坦問題,是巴勒斯坦人民痛苦無奈的災難,是所有穆斯林心頭揮之不去的陰影,也是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病。

耶路撒冷聖殿,是世界三大天啟宗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交匯點。三大宗教都信奉聖祖亞伯拉罕主張的一神論教義。作為三大宗教公認的始祖亞伯拉罕,是其長子以實瑪利為代表的阿拉伯人和次子以撒為代表的以色列人共同的祖先。

猶太教上帝選民的優越感,使猶太人將《聖經》壟斷為以色列民族的專利品,其他人無權享用。猶太人只承認先知穆薩(摩西)帶來的《聖經舊約》,拒絕先知爾薩(耶穌)帶來的《聖經新約》,也不承認先知穆罕默德帶來的《古蘭經》。

基督教一開始只在猶太人中間傳播,遭到拒絕後才向外邦人播散。出於反感猶太人出賣耶穌基督的宗教情節,基督教無論是天主教、東正教或新教,對猶太人的仇視都是根深蒂固的。歐洲自古以來就排猶,西歐的納粹和東歐的俄羅斯都殺猶太人。

伊斯蘭教宣導認主獨一,主張人類大同,肯定自人祖阿丹(亞當)至先知穆罕默德期間由造物主啟示給歷代先知的天經,並堅信主的教誨普濟全人類,而非僅限於某個民族。伊斯蘭教視猶太人和基督徒為天啟宗教信徒,只要他們不懷惡意,穆斯林就應坦誠相待。

以色列人曾於西元前1020年左右,在巴勒斯坦建立過大衛王國,定都耶路撒冷。後分裂成兩個王國,北部的稱以色列王國,南部的稱猶太王國,仍定都耶路撒冷。西元前722年,以色列王國被亞述人滅亡;西元前586年,猶太王國被巴比倫人滅亡。西元前63年,羅馬人統治了巴勒斯坦,並於西元70年和135年先後兩次血洗耶路撒冷,將猶太人全部放逐到世界各地。

基督教自中世紀開始,多次對伊斯蘭世界發動十字軍東侵,大肆屠殺穆斯林,也不放過猶太人。西元1099年,十字軍攻佔耶路撒冷,建立“耶路撒冷王國”,對穆斯林不分男女老幼實行了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一些猶太人也被基督徒趕進猶太教堂活活燒死。12世紀 70年代末,全巴勒斯坦僅剩1440名猶太人。

1187年,穆斯林領袖薩拉丁·安尤布大敗歐洲十字軍,收復耶路撒冷。1517年,土耳其奧斯曼帝國開始統治巴勒斯坦,長達四個世紀。按照1888年奧斯曼帝國所劃分的行政體系,巴勒斯坦被分為三個行政單位,耶路撒冷及其周圍地區享受自治待遇。19世紀初,殖民主義者到來之前,整個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只有8000人。

長期以來,被逐出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一直在歐洲受排擠和迫害。19世紀初,歐洲一些猶太宗教學者,鼓吹猶太人應回到自己2000多年前的家園——巴勒斯坦。1897年8月,他們在瑞士召開世界猶太人代表大會,通過了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民族之家的複國綱領。

猶太複國主義者的要求,正中西方國家下懷。他們正愁甩不掉猶太包袱,沒想到包袱自己要走。英國還打算利用猶太人作為楔子打入巴勒斯坦,從而控制中東,確保蘇伊士運河通道的安全。猶太複國主義者的要求與英國的圖謀一拍即合。美國也有幾百萬猶太人,是猶太人勢力最大的國家,從一開始美國就強力支持猶太複國主義運動。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同盟國戰敗,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的軍隊被迫撤出所有阿拉伯地區。阿拉伯世界被英法兩國瓜分,巴勒斯坦成為英國的委任統治地。1917年對於巴勒斯坦人來說是黑暗的一年,正是從那年開始巴勒斯坦進入了血與火的時代。截止這一年,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人口中占90%以上,並佔有97.5%的巴勒斯坦土地。

1917年11月2日,英國外交大臣亞瑟·詹姆斯·貝爾福宣佈,英國政府同意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家園,並願意盡最大努力促其實現,這就是眾所周知的《貝爾福宣言》。美國國會隨即回應,通過決議支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猶太國。這竟然在後來成了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存在的所謂“法理依據”。但是,這個宣言並沒有徵求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意見。在宣言通過的那一刻,阿拉伯人的權利就成了西方列強政治搏弈的犧牲品。

1922年7月24日,國際聯盟頒佈訓令,決定巴勒斯坦作為英國的委任統治地。英國為猶太人大量湧入巴勒斯坦敞開了大門,並支持和縱容猶太複國主義者強佔阿拉伯人民的土地,把大面積的地產移交給猶太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國會通過了一系列支持猶太移民無限制地進入巴勒斯坦並在那裡建立猶太國家的決議。結果,造成成千上萬的阿拉伯人流離失所,成為無家可歸或有家難回的難民。

1947年11月29日,聯合國大會在美英操控下進行投票,以33票贊成,13票反對,10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了巴勒斯坦分割案,這就是所謂的聯大181號決議案。該決議規定巴勒斯坦被分為阿拉伯和猶太兩個國家。但該決議違背聯合國憲章,聯合國憲章規定,一個國家的分裂或統一,應由當地居民投票表決,聯合國尊重當地居民的意志和選擇,即所謂“民族自決權”。可是聯合國在處理巴勒斯坦問題時,卻完全無視當地大多數阿拉伯居民的意志,奇怪地讓聯合國大會越俎代庖,為巴勒斯坦人做了選擇。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居民被剝奪了“民族自決”的權力,自己無權決定自己的命運。

更不合理的是,當時巴勒斯坦境內居住的阿拉伯人占總人口的68%,阿拉伯人擁有的土地占巴勒斯坦總面積的94%。可是聯大181號決議規定把巴勒斯坦總面積的57%劃給占三分之一人口的猶太人,占三分之二人口的阿拉伯人卻只得到43%的土地。為什麼要把近60%的土地分給只占三分之一人口的猶太人?聯大的決議案中沒有任何解釋。世上沒有比這更無恥的事情了。

1948年5月15日,在英國宣佈結束委任統治時,猶太人不顧阿拉伯國家的反對,立刻宣佈成立以色列國,把100萬阿拉伯人置於自己的統治之下。這自然激起了阿拉伯國家的強烈反對。當日,埃及、伊拉克、約旦、敘利亞和黎巴嫩五個阿拉伯國家就向以色列宣戰,兵分三路挺進以色列。第一次阿以戰爭爆發。

戰爭初期,以色列軍隊被打得措手不及,節節敗退。經過三周的戰鬥,以色列軍隊傷亡慘重,武器匱乏,軍心渙散。以軍將領驚呼,以色列軍隊無法抵擋阿拉伯軍隊的進攻,全軍已處於崩潰邊緣。為扭轉戰局,以色列總理急電以色列駐聯合國代表說:“以色列急需幾周的時間來重新組織和裝備軍隊”,“以色列需要立即停火”。

戰爭進行到這裡,完全出乎西方國家的預料。他們原以為阿拉伯人遠不是以色列人的對手,但是這一次阿拉伯軍隊的表現,讓西方人仿佛又看到了薩拉丁和他的阿拉伯鐵騎。西方人開始害怕了,沉睡在他們血液中對薩拉丁的恐懼再度蘇醒。

為了防止再次出現一個強大的阿拉伯國家,西方各國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就在阿拉伯軍隊快要戰勝以色列軍隊時,美國向聯合國安理會提議雙方“停火”,蘇聯代表也要求安理會立即表決,並指責阿拉伯國家發動進攻,要求它們停止行動。英國人撤走了阿拉伯軍團的英國軍官,停止向阿拉伯國家提供武器。於是安理會於5月29日通過停火決議,阿以雙方同意停火四周。

以色列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重新武裝軍隊,並從美英法等國得到了大量軍火,特別是轟炸機、坦克和大口徑火炮,從捷克獲得了大量輕武器、野戰炮、炸彈和炸藥,還從國外購買了小型艦船和巡邏艇。這樣,以色列陸海空三軍就已具規模。

到7月8日戰火再起時,以色列人處於優勢地位,於是轉敗為勝,迅速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取了大部分地區,所占土地超過了原來的3倍。通過這次戰爭,以色列佔領了巴勒斯坦4∕5的土地,達2萬多平方公里,比聯合國決議規定的猶太人國家的面積還多6700平方公里,並驅逐了大批巴勒斯坦人。由於以色列佔領了聯合國規定以外的大片土地,致使聯合國決議中成立阿拉伯國家的計畫無法實現,數百萬巴勒斯坦難民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美英等國扶猶抑阿的政策,和以色列的蠶食擴張行為,激起了阿拉伯人民的極大憤慨。此後,周邊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之間爆發了四次中東戰爭,但是每一次面對的不只是以色列,而是以色列及其背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美國善使兩面手段,使阿拉伯國家始終對其抱有幻想,當以色列頂不住的時候,美國就跳出來和談,牽扯和離間阿拉伯國家,為以色列爭取喘息的機會,等以色列緩過來後他就走開,這樣以色列就始終立於不敗之地,而阿拉伯國家則不斷遭到削弱。

自以色列建國至今66年來,前後造成的巴勒斯坦難民總數實際上已超過六百萬人,如何解決這些難民問題,以色列一直持回避態度,至到今天它還在繼續擴建猶太人定居點。美國歷屆政府均採取不公正的偏袒以色列的政策,引發了阿拉伯世界的強烈不滿和仇恨。巴以和談障礙重重,以方不做任何讓步,巴方也不可能接受美方只偏袒以方而不顧及巴方的提議。

眾所周知,巴以和談是構成中東和平進程的關鍵。1993年9月,巴以雙方簽署了第一個和平協定——巴勒斯坦自治《原則宣言》,雙方還簽署了一系列其它協定,然而這些協定由於以色列歷屆政府的有意拖延而未能徹底執行。儘管根據有關協定,1994年5月巴勒斯坦開始自治,但關於巴勒斯坦最後階段談判,卻因雙方在耶路撒冷的歸屬、猶太人定居點、巴難民回歸、巴以邊界劃定及水資源配置等棘手問題上分歧太大,巴以雙方至今沒有達成永久性和平協議。

猶太人在歷史上曾經歷過不幸,這種悲慘的記憶應該讓他們更懂得和平與平等的珍貴,而不是翻身做主後肆意欺淩其他民族。他們已將歐洲納粹曾經給他們用過的種種殘忍手段,完全複製到了巴勒斯坦人民身上。全世界對猶太人過去的遭遇抱有同情心,可這種同情不應該成為以色列肆意妄為的保護傘。

以色列人常說,自己受到阿拉伯武裝激進組織的攻擊,卻受到全世界的誤解。可是他們從來就沒有想過,以色列建國60多年來處在美國的保護傘下,對聯合國的各項決議置之不理,囂張跋扈、一意孤行,早已使人們對其原先的那份同情化為了怨恨。去年聯合國193個會員國,188個參與了投票,其中138票贊成,9票反對,41票棄權,選舉通過了巴勒斯坦成為聯合國觀察員國的做法,就很能說明問題。

以色列國的建立,讓猶太人變得狂妄自大、不可一世,時至今日它都不懂得以懷柔政策對待巴勒斯坦人民,不懂得改善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不懂得友好對待曾經善待過他們祖先的阿拉伯人民,甚至不懂得尊重對方的信仰,不但不盡霸主責任以解決地區爭端,反而還在不斷地製造無數起血腥衝突。

以色列建國後,因千年積壓的民族情緒而崇尚的黷武主義,逐漸將其拉入毀滅的深淵。從沙米爾到沙龍再到內塔尼亞胡,以色列走入了一條戰爭與血腥的歧途,他們將以色列人捆綁在國家命運的戰車上,正在駛向無底的深淵。伴隨著巴勒斯坦兒童的哭叫哀嚎,加沙地帶的不斷槍聲,他們在一次又一次的復仇與被復仇中逐漸瘋狂。可以說,以色列以及猶太民族這千年積攢的極端自卑,已化作熊熊燃燒的復仇火焰,要將自身燒成灰燼。以色列人不會有美好的未來,因為他們是“遭天譴的人”。

難怪由歐盟委員會組織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歐洲人認為以色列是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而美國、伊朗和朝鮮則在這份威脅世界和平的名單上並列第二。

以色列是美國人釘在中東的一個楔子,它的所作所為,都是因為有美國在給它撐腰。只要美國站在公平的立場上,巴以問題早就得到解決了。美國因所謂國家利益和意識形態原因,將自身和中東問題攪在一起,把以色列當做中東的一個前沿棋子,幫其攫取中東資源,這才導致中東問題久拖不決。大部分阿拉伯人既詛咒以色列,也痛恨美國,因為大家心裡明白沒有美國的默許和支持,以色列絕不敢如此肆意妄為。

由此看來,美國是中東問題的禍根。所有的中東問題,如巴勒斯坦問題、伊拉克問題、敘利亞問題、埃及問題以及每個阿拉伯國家的問題,還有伊朗問題、阿富汗問題乃至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問題,都與代表西方世界的美國有關,這其實說白了就是基督教文明——伊斯蘭文明衝突造成的原因。

美國在大談民主、自由、人權的時候,為什麼不想一想在近70年時間裡連國家都沒有,千百年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巴勒斯坦人的民主、自由、人權在哪裡?西方人自我標榜的文明又體現在了什麼地方?

美國和以色列都忘了,強權只盛一時,不能永久。試問盛極一時的大衛王國和羅馬帝國都安在?俱往矣!時間最能說明一切。

亞辛被炸碎了,阿拉法特被毒死了,沙龍活得又咋樣呢?恐怕成了植物人的他現在想痛快死都難。他們都要去見主,共同接受主的公斷。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巴勒斯坦
頂:204 踩:239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7 (119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2 (1112次打分)
【已經有2119人表態】
580票
感動
492票
路過
497票
高興
55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