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社會經緯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張維真:新疆反恐要釜底抽薪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穆網    作者:張維真
熱度4195票  瀏覽77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4年6月03日 15:08

不知什麼時候,喜歡上了釜底抽薪這個詞,可能是我們的生活中隔靴搔癢的事情太多了的緣故吧。最近看到新疆有關方面組織召開“中道伊斯蘭教研討會”,有人又稱之為“反恐誓師大會”;緊接著,央視新聞頻道《面對面》欄目播出《中道伊斯蘭教 》,通過對阿迪力江會長和丁俊博士的採訪,旨在說明最近新疆發生的暴恐事件與伊斯蘭教無關,它只是少數恐怖分子所為。作為對動輒把極端、恐怖與穆斯林掛鉤深惡痛絕的我,自然同意這些積極的行動,尤其是央視一般極少播出關於伊斯蘭教內容的節目這一現實而言,這無疑是空谷足音。但看過又細想,問題遠非如此簡單。

首先,對類似的事件(包括昆明暴恐事件),案件告破後是不是來個新聞發佈會,把恐怖分子的嘴臉、他們的幕後指使者徹底曝光,讓公眾知道一下這是“穆斯林”中的極端分子幹的,在公佈了這些事件與一些“穆斯林”的確切無誤的關係後,再談伊斯蘭、穆斯林與此類暴恐事件無關,豈不是更為明智?如果還沒有徹底弄清暴恐分子的身份、動機之前先忙於談穆斯林與此類暴恐無關,那豈不是在暗示這就是“穆斯林”幹的嗎?

由此想到美國等一些對穆斯林、伊斯蘭不乏成見和敵意的國家,每當發生一些恐怖事件,還沒有調查之前就把矛頭指向穆斯林。這種先入為主的做法,對哪怕是真誠的反恐行動也打上了折扣,因為哪怕同意反恐,同意與極端分子、恐怖分子做不懈的鬥爭,穆斯林也對美國的反恐充滿懷疑,認為美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是在打壓穆斯林

可見,操作不當,會帶來怎樣嚴重的誤解。對新疆的反恐,沒有哪個穆斯林會反對,一方面出於對這片土地的深深的愛戀,另一方面暴恐分子的所作所為與主張和平、包容的伊斯蘭背道而馳。

但如果在真相大白之前奢談伊斯蘭與恐怖無關,豈不是無病呻吟,並且發出錯誤的資訊,誤導眾人?昆明事件以及最近在烏魯木齊的兩起暴恐事件,很多資訊尚不明確,沒有證據證明那是打著“伊斯蘭”的旗號幹的,因此,應該就事論事,對症下藥。因為暴恐分子也許是出於其他政治目的,根本牽涉不到伊斯蘭和穆斯林,無需因此而急急忙忙去談暴恐與伊斯蘭無關這一婦孺皆知的常識。

有人說中國伊協對新疆暴恐事件未發表聲明予以譴責,對此不解,其實那就對了,因為還沒有證據證明那就是以“伊斯蘭”的名義幹的,因此無需由伊協出面譴責,全社會的譴責就夠了。很奇怪,美國發生多起校園槍殺學生的事件,歐洲發生一人槍殺70多名兒童的事件,都沒有說成是“基督教”極端分子幹的,中國發生多起殺害兒童的事件,不久前越南發生針對華人的暴恐事件,都沒有說成是“佛教徒”極端分子幹的,以色列屠殺巴勒斯坦兒童,也沒有說成是“猶太教”極端分子幹的,在新疆發生暴恐事件,為何偏偏要與“穆斯林”掛鉤,而且是在弄清暴恐分子身份和動機之前?新疆的三股勢力,很多情況下是極端民族主義,他們的行為更多的是出於政治動機,政治目的,與伊斯蘭和穆斯林也許根本就扯不到一起,如一度被炒作的熱比婭不戴頭巾,不恪守伊斯蘭,純粹是世俗主義加民族主義者,類似這樣的人既沒有伊斯蘭文化的背景,又沒有真正擁戴她的維吾爾群眾,他們的行為純粹是政治的、世俗的。因此,出於種種世俗目的的暴恐事件發生之後,沒有必要過分去談伊斯蘭與它無關,否則我們是在自覺或不自覺地發出一種錯誤的信號。

其次,我們讚賞“研討會”和“面對面”把穆斯林與暴恐分子區別開來的同時,不無遺憾地看到這些本來不乏積極意義的行動,並沒有觸及新疆之所以不斷發生暴恐事件的深層原因(當然,丁俊老師把反恐喻為交通事故,可以理解暫時的封鎖但不宜常態化,無疑是精闢的觀點)。我一直認為,新疆問題的關鍵,或是釜底抽薪的做法,是雙管齊下,一方面打擊少數三股勢力,另一方面充分滿足廣大穆斯林群眾的信仰權利和信仰自由;通過團結廣大信教群眾,去孤立並最終消滅三股勢力。但令人痛心的是,新疆一直推行“一刀切”的政策,以打擊三股勢力的名義,限制甚至禁止廣大信教群眾的正常宗教活動(如禁止未成年兒童、在校學生進清真寺,禁止公務員、在校師生做禮拜否則開出公職,等等),無形中給了三股勢力千載難逢的造謠機會,他們因此而散佈“政府意在消滅宗教”,造成信教群眾對政府本來完全可以避免的不信任感或誤解。因而對新疆的反恐形勢提出一個被忽視了的嚴峻挑戰:打擊三股勢力的背景是對廣大信教群眾的無理管制和打壓;少數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行為,往往由廣大無辜的信教群眾來買單。有人說,少數極端主義和地方政府的極左行為,共同綁架了新疆的緊張局勢,可謂是入木三分的解讀。

對於新疆這塊信教群眾人數規模堪稱全國之最的地方來說,信仰是人們無比珍惜的文化,“宗教是生活中的鹽”(張承志語),以犧牲宗教、犧牲人們的信仰來維穩,無異於本末倒置,張冠李戴。新疆的緊張局勢,不是廣大信教群眾的罪過,而是少數的三股勢力以及不合時宜的應對政策;不僅在觀念、理論,而且在政策策略中嚴格區分少數三股勢力與廣大信教群眾,或嚴格區分“敵我矛盾”和“人民內部矛盾”,是解決新疆問題的基本前提。因此,在發生無不摻雜種種政治目的的暴恐事件後,我們所應該做的,除了論證伊斯蘭與恐怖無關,更重要的是去剷除暴恐事件乃至三股勢力賴以存在的肥沃土壤,那就是讓人窒息的極左路線和極左政策;讓廣大信教群眾享受到不亞於內地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權自由,使他們真正擁有憲法賦予他們的“有信教的自由和不信教的自由”,更何況是穿戴自己服飾的自由!

如果廣大信教群眾沒有了怨言,不再為少數人的暴恐付出代價,不再為自己的信仰甚至服飾被干預而人人自危,那麼,人民群眾就會心悅誠服地站到政府一邊,同仇敵愾地與三股勢力做鬥爭了。試想,如果人人揚眉吐氣地行使自己的信仰自由和生活權利,三股勢力在新疆還會有立足之地嗎?三股勢力在新疆的日益猖獗,恰值極左路線在新疆大行其道之時,這不足以引起我們反思嗎?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75 踩:203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2 (99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3 (882次打分)
【已經有1942人表態】
573票
感動
421票
路過
432票
高興
516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