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作為穆斯林,我受夠了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者的偽善

熱度4538票  瀏覽1782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5年1月22日 16:25

尊敬的自由主義專家:

你我都討厭喬治·W·布希。還記得他在9·11事件之後發表的那個幼稚的聲明嗎?——“你要麼站在我們這邊,要麼就是站在恐怖主義分子一邊。”但現在,又一次駭人聽聞的恐怖襲擊發生了,你們似乎都在重複“杜比亞”(小布希的綽號,源於字母W的得州發音——觀察者網注)的口號:如果我們不贊同言論自由……那我們就是在反對它。如果我們不是查理……那我們就是憎恨自由的狂熱分子。

我寫這封信只有一個簡單的目的:請你們停止這種行為。你們以為你們是在挑戰恐怖主義者?恰恰相反,你們分化和妖魔化持異見者的行為正表明你們被恐怖主義者玩弄於其血跡斑斑的掌心之中。我們與他們。進步、自由的西方與落後而野蠻的穆斯林。你們不斷強調1月7日發生在巴黎的屠殺事件是對言論自由的攻擊。保守的前法國總統尼古拉·薩科齊也同意這種看法,他認為這次事件是在對“文明宣戰”。持相同意見的還有左翼自由主義者、人氣很高的英國電視臺主持人瓊恩·斯諾,他在推特上粗暴地把屠殺事件稱為“文明的衝突”,並強調了“歐洲對言論自由的信仰”。

大家應該都已經很熟悉牆上的標語了:我是查理。

在巴黎暴恐襲擊事件之後的悲悼聲中夾滿了偽善和誇大。的確,這次襲擊是一種喪心病狂的罪惡;一場對無辜平民毫無人性的屠殺。但它真的是一種“試圖謀殺”言論自由(英國獨立電視臺的主持人馬克·奧斯丁),“褻瀆”我們關於“思想自由”的理念(斯蒂芬·弗萊)的行為嗎?它是一種罪行——但不是戰爭。它由一群心懷不滿的年輕人犯下,事實上,導火索並不是2006年或者2011年歐洲漫畫上那些被醜化的先知,而是2004年伊拉克戰爭中美軍對戰犯的酷刑影像。

思路請開闊些吧。沒有人贊同無限制的言論自由。我們都清楚界限的存在:為了法治和社會秩序,我們不能越界;因為格調與禮儀,不應該越界。我們的分歧只有一點:這些界限究竟應當畫在何處。

舉個例子。你們的出版物上發表過那些嘲笑猶太人大屠殺的卡通麼?沒有?那麼發表過9·11事件中受害者跳下雙子星大廈的漫畫嗎?我想也沒有(對此我表示欣慰)。再看牛津大學哲學家布萊恩·克魯格提出的“思維實驗”。他寫道,試想一下,如果一個“身佩‘我是謝裡夫’徽章”的人——“謝裡夫”是射殺《查理週刊》工作人員的兇手之一——在1月11日加入了巴黎協和廣場上“團結集會”的人群中;試想一下,那人手持一張海報,上面畫著那些被射殺記者的諷刺漫畫……“這時候人群將如何反應?……他們會將此人視作提倡言論自由的英雄麼?他們難道不會感到被嚴重冒犯了?”你們難道會對克魯格的推斷表示懷疑麼?他說,這個人“如果能活著離開就已經是走運了”。

我要聲明的是:射殺記者或者漫畫家的這種行徑根本不值得辯護。我不同意的是你們這種冠冕堂皇的觀點:你們有冒犯別人的權利,卻拒絕承擔相應的責任;我更無法相信,“有權冒犯他人”可以自行解釋為“有義務冒犯他人”。

你們高喊“我是查理”,是否意味著贊同《查理週刊》把法國黑人司法部長克莉絲蒂娜·陶比拉畫成猴子的舉動?是否意味著你們欣賞《查理週刊》上那些粗製濫造、足以讓愛德華·薩義德含恨九泉的圓鼻子阿拉伯人的漫畫?

肆無忌憚地描繪充滿種族歧視的漫畫,以此來嘲弄種族主義,這種諷刺手法頗讓人生疑。而《查理週刊》前記者奧利維爾·齊蘭在2013年聲稱,9·11事件發生後,“伊斯蘭恐懼症逐漸席捲”了這本雜誌,而這種情緒刺激他們攻擊那些“處於社會權力邊緣的弱勢宗教成員”。

基於上述理由,我不能“成為”、也不想“成為”查理——如果一定要表態,那麼我們應該成為艾哈邁德,這位穆斯林員警因為捍衛《查理週刊》人員撤離的權利而被殺。正如小說家泰茹·科爾所言:“我們也許可以捍衛發表惡劣言論的自由,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去宣傳、鼓勵這些言論實際的內容。”

而你們為何還對這種刺眼的雙重標準保持著沉默?你們難道不知道《查理週刊》在2008年解雇了法國老漫畫家莫里斯·西內,就因為他被指發表了一些反猶言論?你們難道不清楚《日德蘭郵報》拒絕發表醜化基督的漫畫,因為這會“引起強烈抗議”,它也慷慨宣稱“在任何情形下……都不會發表關於猶太人大屠殺的卡通”,而正是這同一家丹麥報紙在2005年發表了諷刺先知的漫畫?

我猜,人們以為穆斯林的臉皮生來就該比他們的基督徒和猶太人兄弟的臉皮厚。產生這些漫畫的背景同樣需要被重視。你們要求我們對著一幅諷刺先知的漫畫發笑,卻無視整個歐洲大陸對伊斯蘭教的中傷(你們近期去過德國麼?),以及穆斯林們在教育、職業和公共生活中普遍遭遇的歧視(這在法國尤甚)。你們要求穆斯林告發幾個威脅到言論自由的過激分子,同時卻對我們政治領袖的那些更為過激的言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們難道對巴拉克·奧巴馬的行徑無動於衷麼?——他要求葉門政府收押記者阿布拉·海德·沙亞(沙亞反對美國的無人機空襲行動,之後被一個私設法庭判定“恐怖主義罪名”),卻仍以言論自由擁護者自居。你們難道對本雅明·內塔尼亞胡的行為不感到噁心嗎?——此公作為一個應對2014年在加沙遇害的七個記者負責的國家的總理,卻加入了巴黎協和廣場上哀悼《查理週刊》被害記者的“團結集會”。和比比(內塔尼亞胡的昵稱——觀察者網注)在一起的還有安吉拉·默克爾(在德國,否認猶太人大屠殺事件會被判高達五年的刑罰),以及大衛·卡梅倫(他想禁止那些致力於“推翻民主制度”的非暴力“極端分子”在電視上露臉)。

你們也有自己的讀者,請你們告訴他們這些好嗎?2011年YouGov民調機構的調查顯示,有80%的人支持起訴那些焚燒手工罌粟花的人(罌粟花是英國紀念陣亡士兵的象徵)。

顯然,並不只有穆斯林覺得自己被冒犯了。

你們忠實的,邁赫迪


【邁赫迪·哈桑:《赫芬頓郵報》駐英政治分析師】

(觀察者網劉旭爽譯自《新政治家》)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211 踩:21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4 (112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6 (1029次打分)
【已經有1959人表態】
578票
感動
427票
路過
449票
高興
50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