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政治生活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斯蘭政治學》 導論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本站原創    作者:尤努思
熱度4268票  瀏覽97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31日 15:30

   

  科 技進步和制度創新一方面使得人類生活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擴張,另一方面也使得人類的自信心空前增強。與此同時,傳統的世界觀和倫理體系已經和正在被摧毀殆 盡,似乎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而生物性優生的成果則被社會腐化和道德敗壞所大大抵銷。歷史的發展一再證明,國家與文明的衰亡和式微並不是因為貧困和疾病, 而是因為缺乏正確的信仰和精神。道德危機正是來源於信仰危機,而知識與科技的繁榮對於拯救這種危機究竟有多少裨益呢?於是人們不得不承認,文明之所以悲劇性地滅亡,是因為她比那個時代日漸沒落的民眾更為優秀。

    當人們在庸俗低級的物欲和永無休止的爭鬥面前感到厭倦、空虛、焦慮並且無法超越外物的時候,他們終於發現,在所有的精神觀念當中,正確的信仰是最卓越的自我 超越。因為正確的信仰往往借助神聖的力量來踐行最為深厚的人道主義。毫無疑問,在使人真正成其為人之前,絕沒有必要使人成為哲學家、國王或者別的什麼東 西。

    我 們將會看到,伊斯蘭與其他宗教的不同之處正是在於,她之所以確立神的至高無上的地位,並非是要奴役任何人,恰恰相反,她要使人成其為真正的人。因為顯而易 見的是,假如沒有真神,世間就會冒出無數個假神——各種偉大領袖、獨裁者、專制統治者、民主政治中神聖不可侵犯的“多數”、為富不仁的富豪、玩弄權術的政 客、冷酷無情的技術專家、裝神弄鬼的特異功能者以及自命不凡的邪教教主等等——你所能看見和想像的任何邪惡“權威”,我們中的個體就因此難以實現真正的自 治和平等。

    盡 管平等並非是把優秀人物拉平到普通大眾的水準,但是,諸如獨裁專制主義、“人統治人”、奴役制度這樣的東西,總是因其違背了理性、人性和人道而為任何偉大 文明所不齒。如果說被真神統治是一種幸福的話,那麼,被假神統治則是一種恥辱。除此之外,我們不會發現第三條道路。有人奢談純粹和抽象的“人道主義”、 “人類解放”和“個人自治”,然而,那仿佛只是一個遙遠的夢。因為歷史的經驗表明,如果沒有神法的介入,人類社會的自然分化、治理法則和制度精神最終都將 是趨於寡頭統治和金字塔型的統治結構,而不是相反;又因為那些並非自由、平等卻自以為是自由、平等的人,才是十足的奴隸。

    正 如知識是無限的一樣,人類的無知也是無限的。正確信仰的存在不僅使我們及時意識到了人類智慧的限度,而且為人類的自我完善提供了一條可行的出路。因為人類 最大的弱點和局限性是自以為沒有任何弱點和局限性,所以人類的理性是冷靜地認識到自身的缺陷並且加以改進,而不是孤芳自賞,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不可一 世,以至於變態和發瘋。當然,瘋子是最優越、最高明、最瀟灑、最自由、最自在乃至最快樂的人,不過,他終究還是個瘋子。

    一 般說來,鑒於人類知識的有限性和未知事物的無限性,要想證明神的“存在”自然有一定難度,但是要想證明神“不存在”則有更大的難度——有限不能超越無限。 不難看到,這個不等式的必然邏輯結果是:相信神的存在。並且,從宇宙的和諧、世界的有序以及人類生活的有條不紊來看,“獨一神”比“多神”更有說服力。從 這種外在的神秘力量的至高無上、獨一無二、無所不能、無所不知和無所不在來看,無形體、無方位的存在比有形體、有方位的人造偶像更為可信。神決不會是人的 樣子,比如南亞人的樣子——輕率地給神賦予我們所不知道的臆測形象並且確定他的處所和方位,無疑是自大、褻瀆和犯罪。正如神所創造的宇宙超越了人們的時間 和空間概念一樣,神本身必然是無始無終、無形無體的無限存在,當然超乎俗人的想像之外。

    歸 根結底,宗教信仰是超理性的東西,神的存在是無須證明而且不證自明的。人們只須在是否信仰之間作出抉擇,而信仰既不需要表白,也不需要證明。更重要的是, 人需要信仰,而神並不見得需要崇拜,真正的神是自足、自立而無求於他物的。人因為神才成其為人,而神並不因為人才成其為神。這就譬如說,一旦人們發現善是 什麼,就會追求它,但善並不會因此而更善。

    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我們無時無刻不被各種各樣紛繁複雜、甚至相互衝突的世俗“價值”所困擾,而事實上這些世俗“價值”不過是人們的種

種 偏愛對外界事物作出的反應而已,它們本身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價值,也不可能導出事實。在穆斯林看來,當人類理性的思維借助於天啟的靈感穿越層層世俗“價 值”的迷霧而發生飛躍時,他就會幡然醒悟,看見真理。真理不但是唯一、卓越、和諧以及真實存在的,而且也能導出事實;而說出真理並向人類指明正確道路的正 是真主。

    在 展現于讀者面前的這本小冊子裏,我選擇“伊斯蘭政治”這個專題介紹給讀者,並不是因為“政治”可以從伊斯蘭體系中剝離出來。恰恰相反,一方面,一千四百多 年來,伊斯蘭本身作為一種總體世界觀和人生觀而存在,並且以其獨特的方式深刻地影響著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和層面,以致於我們難以在、也不需要在宗教性和世 俗性之間作出任何區分;另一方面,穆斯林並不認為“伊斯蘭”是一種通常意義上的“宗教”,而是把她看成一整套完善的生活方式和優良的生活道路,政治只是其 中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而已。伊斯蘭也不主張以看破紅塵、逃避現實、遠離俗世、享樂主義(HEDONISM)、犬儒主義(KUNIK0I)、斯多葛主義(STOIK0I)以及極端唯理主義(RATIONALISM)的方式表達對人生價值的終極關注,而是主張通過積極地介人生活、以出世的態度對待人世的人生來達到信仰與務實的高度統一。所以穆斯林的政治文化屬於一種具有特殊信仰意義的參與型政治文化。

    今 天,正如我們所看到的,占世界總人口五分之一的穆斯林在國際政治舞臺上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中東地區已經成為當今世界政治越來越醒目的焦點之一。然而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中間的大多數人對伊斯蘭及其政治觀所知甚少,人們並不真正瞭解伊斯蘭,遑論理解。這種狀況與當前全球化時代開放的世界形勢之間顯得很不 相稱,甚至不合時宜。

    迄 今為止,在很多人眼裏,“伊斯蘭”就意味著沙漠、石油、穿長袍的國王、君主專制主義、暴力行動、恐怖主義以及一個男人娶四個妻子——除此之外沒有更多的東 西。事實上,不但非穆斯林忽視了伊斯蘭及其特有的政治、文化價值,就連穆斯林自己也很少過上真正伊斯蘭的政治生活。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伊斯蘭需要從一個“落 後的宗教”進化和改革成一個最具現代性的宗教,恰恰相反,我要向大家證明,最原初的伊斯蘭才是最純正的和最先進的伊斯蘭,她本身並不需要現代化。伊斯蘭本 身是自足的和完善的,她既不需要改變什麼,也不需要增加什麼。必須承認而且應該看到,任何企圖僅僅透過非伊斯蘭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甚至通過偏 見、成見和道聼塗説來看待伊斯蘭文化,並對之做出種種臆測和解釋的做法常常只能導致對伊斯蘭的嚴重歪曲和誤解。

    首先,人們通常並未將“伊斯蘭的”和“阿拉伯的”(或者“波斯的”、“突厥的”、“印度的”等等)加 以明確區分,亦即沒有把宗教的和民族的因素區分開來;其次,沒有將《古蘭經》所要求的原則及其合乎邏輯的結果與現實社會中穆斯林的具體行為加以區分;再 次,沒有將真正伊斯蘭的主張和外界的臆測、尤其是西方輿論的歪曲宣傳加以區分;最後,沒有將“伊斯蘭國家”和“穆斯林國家”加以區分。

    非常遺憾的是,我們幾乎被當今世界上尤其是西方肆無忌憚和隨心所欲的大眾傳媒所製造的煙幕所迷惑。難道不應該深深懷疑所謂世俗“文明制度”及其大眾傳媒嗎?難道我們沒有經常被這類大眾傳媒所人為地蒙蔽、誤導和欺騙嗎?今天,當我們逐漸從“文明制度”的迷霧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就有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去重估一切世俗價值,重新研究全部人類歷史,並且最終確立人類的最優價值目標。

    事 實上,人們對伊斯蘭這個最年輕的世界性宗教所持有的懷疑和敵視,幾乎毫無例外地來源於他們對她的深深無知、誤解和成見,這主要應該歸咎於被西方列強所豢養 和操縱的各種新聞媒體長期以來有意無意的歪曲和誣衊。現在,我們的確有必要以一種真正科學、審慎、實證和客觀的態度來對待像伊斯蘭這樣的具有巨大世界影響 力的重大價值。在我看來,不求甚解、道聼塗説、人云亦云以及別有用心不僅不是一種科學的和理性的認識事物的態度,而且也不是一種真正負責任的態度。然而, 當代社會的普通民眾往往難免被這樣一種惡習所長期、普遍和深深地腐蝕和毒害。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67 踩:21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8 (1112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5 (1001次打分)
【已經有1770人表態】
558票
感動
354票
路過
393票
高興
46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