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至聖與聖訓 >> 聖訓研究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使者時代、聖門弟子和再傳弟子時代的聖訓文本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本站原創    作者:webmaster
熱度4839票  瀏覽64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9月27日 17:24

    這一時期,出現了幾本聖訓的文本。這些文本被視為聖訓在使者時代、聖門弟子和再傳弟子時代便已寫就的證據。其中還有穆聖親自命人書寫的文本,並且加蓋了他的印章。它與心的背記一樣是保護聖訓免遭篡改的重要因素。

  這些文本如使者命人所寫的聖訓文本,聖門弟子書寫而使者也知道的聖訓文本。我們試舉幾例以說明:

  ——使者命人所寫的聖訓文本。

  穆聖命人所寫的《麥迪那憲章》。伊本·黑沙目在《先知傳》中記述了兩頁紙的篇幅。

  艾布·阿布杜·高西目在其《錢財》一書中傳述自伊本·西哈布說,真主的使者命人寫道:“這是真主的使者,先知穆罕默德與古萊氏中的信士和穆斯林;與葉斯裏布的居民及其跟隨他們、隸屬於他們、與他們同行者、同奮鬥者所訂的盟約。他們是一個民族。古萊氏中弱小的遷士由他們中的領袖保護,他們互相擔負他們應交納的血金。他們濟危救貧,在信士中立行公正……”這是一長段關於血金的聖訓。

  同樣,穆聖命人所寫的文本中,還有關於天課施濟與血金份額的聖訓,以及穆聖命人送給阿莫爾·本·哈茲姆和其他人的聖訓文本。這份文本在艾布·高西目《錢財》一書中佔有一頁紙的篇幅。茲引述如下:

  “據艾布·歐拜依德傳自穆罕麥德·本·阿布杜:當歐麥爾·本·阿布杜·阿齊茲登基為哈裏發後,派人到麥迪那搜錄真主使者關於課賦、稅收、施濟的聖訓、以及歐麥爾·伊本·罕塔布寫下的聖訓。發現在阿莫爾·本·哈茲姆的家人那裏藏有一份穆聖命人寫給阿莫爾·本·哈茲姆關於各類施濟的聖訓寫本和一份歐麥爾關於各類施濟的聖訓寫本。歐麥爾的這份寫本與使者的聖訓寫本內容一致。於是我們便將這兩份文本都謄寫給了哈裏發歐麥爾·。艾布·歐拜依德說:“阿莫爾·本·合拉姆告訴我說:‘他曾請求穆罕麥德·本·阿布杜·他便給他謄寫了本書中所引述的這一份。’這是一份關於駱駝、羊、黃金、錢幣、椰棗、水果、穀物、幹葡萄所應抽取的課賦。如駱駝只有滿五匹駱駝後才抽取天課,每五匹駱駝交納一隻羊。九匹駱駝以上則每增加一匹駱駝交納兩隻羊的天課。”

  阿裏大賢同樣擁有一份先知穆聖的聖訓寫本。據眾伊瑪目查證,其原文如下:“你們有經書嗎?”阿裏答道“只有真主的經典、或是一個穆斯林所感悟的東西、或是這本聖訓寫本上的東西。”有人又問:“這本聖訓寫本上有什麼呀?”阿裏答道:“記載著關於血金、釋放戰俘、穆斯林不因不通道者而被處死的聖訓。”在另一個傳述中說:“其中有,這個城市確是禁地……”這段聖訓。

  在第三個傳述中說:“真主詛咒那些不誦真主之名而宰牲的人。”;在第四個傳述中說:“其中有,信士們互相保護他們的生命,他們中最卑微者也得享他們的保護。”;在第五個傳述中說:“其中有,交納天課施濟的份額。”。綜合所有上述的傳述可知,聖訓文本是同一份,而這些聖訓都記錄在這份文本中。每位傳述人都只傳述了他所背得的那段聖訓。

  還有一份穆聖掛在自己劍柄上的聖訓寫本。據艾布·賈法爾·穆罕默德·本·阿裏傳述說:穆聖的劍柄上掛著一份聖訓寫本,上面寫著:“偷竊之人該受詛咒,他踐踏過的大地也為之羞愧;不以真主為主宰者該受詛咒,或是否認別人所賜予的恩惠者該受詛咒。”

  在阿裏·本·候賽因·阿裏所珍藏的《使者文庫》這份文本中,包含有好幾份穆聖命人書寫的聖訓寫本。艾布·歐拜依德·高西目的《錢財》中也包含有多份同樣的聖訓寫本。

  至於聖門弟子們的聖訓寫本,如阿布杜·本·阿莫爾的聖訓寫本。據傳他曾說:“我今世只留戀兩件東西——瓦赫特果園和《薩迪格》。至於《薩迪格》則是我在真主使者身邊記錄下的聖訓文本,而瓦赫特果園則是阿莫爾·本·阿綏居住的果園,阿布杜曾生長於斯。”

  伊本·艾斯爾曾提到,阿布杜·本·阿莫爾曾說:“我從先知那兒背熟了一千段聖訓。”

  —艾布·胡萊勒的聖訓寫本。據哈桑·本·阿莫爾·本·倭馬亞傳述說:我在艾布·胡萊勒面前講述了一段聖訓,他否定有這段聖訓。於是,我對他說:“我確確實實是從你這兒聽到的這段聖訓。”他答道:“如果你是從我這兒聽到的這段聖訓,那我這兒就會有這段聖訓的寫本。”他於是抓住我的手帶我到他家。他讓我們看到了很多聖訓的寫本,並找到了這段聖訓。他對我說:“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如果我給你傳述過這段聖訓,那我這兒一定是已經寫下來的。”

  —艾布·伯克爾的聖訓寫本。當艾布· ·伯克爾委派艾奈斯到巴林時,曾將使者所徵收過的各類天課的份額寫給艾奈斯。原文如下:“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這是真主的使者傳達真主的命令而規定的天課。穆斯林中誰若要求得合情合理,當得享天課;誰若過分要求,則不予給予。凡擁有二十四隻駱駝者,當出納天課。每五隻駱駝交納一隻羊的天課。凡擁有二十五至三十五隻駱駝者,則出納一隻二歲的母駝……等等”

  艾布·伯克爾寫給巴紮汗居民的聖訓寫本。艾布·歐拜依德·高西目在其《錢財》一書提到過這份聖訓寫本。

  —歐麥爾·伊本·罕塔布的聖訓寫本。其子阿布杜曾在其劍柄上找到這份聖訓寫本。其中寫道:“不滿五隻駱駝,不必出納天課。”等等。

  還有歐麥爾寫下並分發其屬下的關於各類天課份額的聖訓寫本。

  —阿布杜·本·阿拔斯寫給奈季德·侯裏的聖訓寫本,並在其中回答了他提的問題。

  —賈比爾·本·阿布杜的聖訓寫本。他曾有一份著名的《賈比爾聖訓文本》。由他的學生傳述而來。高太達曾說:“我像背記《黃牛》章一樣背記賈比爾·本·阿布杜的聖訓寫本。"

  —這個時期還有哈曼目·本·穆納比哈——艾布·胡萊勒女婿——書寫的《聖訓實錄文本》。這份文本是在艾布·胡萊勒面前寫成的,並且完好無損地流傳至今。其中有一百三十八段聖訓。伊瑪目艾哈默德曾將每段聖訓的出處分別以傳述線索加以列出。此外還有很多珍藏於各個公立圖書館的手抄本的聖訓文本。

  這一時期的聖訓寫本後來被那些著名的聖訓集一一囊括。如《布哈裏聖訓實錄》、《穆斯林聖訓實錄》、《艾布·達烏德聖訓集》、《帖爾密茲聖訓集》、《尼沙依聖訓集》、《伊本·馬哲聖訓集》、艾哈默德·本·罕伯裏的《穆斯奈德》。罕伯裏收集的聖訓寫本是最全的。儘管如此,仍然還有很多聖訓寫本被珍藏於圖書館中。

  總之,聖訓有很長一段時間被人們熟背於心,並書寫記錄成聖訓文本,以備在疑惑時加以查證。這個時期,我們可稱之為聖訓的記錄階段。因為聖訓在這個階段,已經出現了一些不分門別類,也無一定序列的聖訓寫本。而到聖訓的分門別類和按序收錄,則是在這之後才完成的。這就是我們下面要講述的內容。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聖訓研究
頂:207 踩:22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2 (108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 (1061次打分)
【已經有2255人表態】
582票
感動
526票
路過
528票
高興
61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