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德里斯的第一次開齋節

熱度2726票  瀏覽24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10月06日 14:04

  [編譯者按語﹕伊德里斯‧托費格是英國作家﹐曾經是天主教傳教士﹐擔任過許多英國學校宗教學教研室主任。  在幾年前﹐通過學習認識並且皈信了伊斯蘭﹐發表了許多文章和著作﹐他現在移居在埃及﹐從事伊斯蘭研究。  以下是一篇他對伊斯蘭體驗的自述。   欲讀更多的文章﹐可上他的個人網站﹕www﹒idristawfiq﹒com。]

  位於倫敦市中心的攝政王公園清真寺﹐是倫敦中心清真寺﹐那裡是我走向伊斯蘭的第一道門檻。  那座清真寺也是我生平中的第一所伊斯蘭學校﹐我在那裡宣誓“作證言”﹐正式成為穆斯林﹐以後每個星期六﹐我都去參加定期的伊斯蘭學習小組。  從我認識伊斯蘭之後﹐首先在那座清真寺看到穆斯林在萊麥丹月的功修﹐最後﹐在那裡參加了萊麥丹月結束之後的開齋節盛典。

  那座清真寺座落在倫敦市中心﹐而且是一座古寺﹐但是作為我這個新皈信伊斯蘭的倫敦人﹐那裡的一切活動看來都很新鮮﹐無比奇異。   每個新穆斯林都有同我一樣的心理﹐希望亦步亦趨成為合格的穆斯林﹐每個動作都無失誤﹐以正確的程序做小淨﹑禮拜﹑對人致意﹐樣樣都做得有板有眼﹐標準﹐地道。  新穆斯林心情都很激動﹐如同進入一個新的文明王國﹐決心在這裡終身定居下來﹐必須改變生活方式﹐享有精神的平靜和安寧。

  那些從老家來到英國的穆斯林﹐從小就在穆斯林環境中長大﹐有很自然的習慣﹐所以不在乎別人怎樣看他們。  可是﹐作為新穆斯林﹐心情就不一樣﹐生怕別人看出破綻﹐動作生硬﹐矯揉造作﹐貽笑大方。   首先他們不了解清真寺﹐不知道清真寺中有多少人﹐他們怎樣看待陌生人﹐就像一個新入學的小學生﹐對新環境還很不習慣。


  我成為穆斯林之後的第一個齋月就十分彆扭﹐倫敦忽然變成了我的陌生地方﹐因為許多齋月裡的事對於一般倫敦人﹐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不習慣於在日出前飽食後停止飲食﹐直到傍晚日落開齋的時刻﹐生活中從來沒有如此嚴格要求過。  星期五在英國從來都不是例行的假日﹐我是在學校工作﹐沒有條件抽時間去清真寺參加主麻聚禮。  在齋月期間﹐開齋後晚上到清真寺禮拜﹐直到深夜﹐這是一次改變生命習慣的重大考驗﹐我總算過了關。


  好不容易十分艱難地挨過了一個月﹐剛剛開始習慣新生活節奏﹐突然煞車﹐齋月結束了﹐生活行駛到另一條軌道上﹐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齋月結束前﹐我思想上做了許多準備﹐借了許多關於伊斯蘭和開齋節的圖書﹐儘量把自己武裝起來﹐不至於在那一天表現像個大傻子。   真正介入實際生活﹐看來那些書都沒有說到要害之處﹐任何書本知識都不能代替實際參與﹐百聞不如一見﹐參加一次開齋節典禮﹐是我穆斯林生涯的一次體驗和成長。


  說到開齋節﹐好像對於英國人不覺得什麼新奇﹐因為英國是一個多種族的社會﹐各種宗教信仰自由﹐一年到頭有數不清的宗教節日﹐而且許多宗教活動無形中潛入了英國人的日常生活。  我們在生活中可以看到許多外來宗教禮儀的痕跡﹐但參加了一次开齋節﹐我發現﹐這是一個例外﹐有數百年生活經歷的英國穆斯林﹐竟然把他們的開齋節如此嚴密地封鎖了起來﹐不讓外人知道。  例如穆斯林在一個完整的月中﹐守齋戒﹐他們沒有對社會有任何干擾﹐而開齋節的各種禮儀也與英國人日常生活完全隔絕。  帶著一個普通英國人的心﹐深入看到開齋節的廬山真面貌﹐感到大吃一驚。


   我從書本中得知﹐開齋節那天﹐穆斯林穿上最好的衣服到清真寺去。  於是﹐我起了個大早﹐設計了我的節日盛裝﹕整齊的西服領帶﹐皮鞋擦得油光瓦亮。   天還沒有放亮﹐我搭乘地鐵在大清真寺附近的貝克爾大街車站下車﹐從地鐵站步行向攝政王公園方向走去﹐心中忐忑不安﹐緊張習習地看著週圍的行人﹐觀察他們怎樣看我。  當我走進大清真寺的街道時﹐越發感到不舒服﹐我穿得很奇怪﹐參加節日慶典的穆斯林都不是這樣穿衣。


  我走在眾多民族服裝的人群之中﹐如同芒刺在背﹐渾身不自在。  來到清真寺的人﹐都穿著本民族的最美的衣飾﹐一眼就能看出誰是阿拉伯人﹐誰是土耳其人﹐印巴人﹐馬來人﹐印尼人﹐蘇丹人﹐尼日利亞人﹐巴爾干人。  從這些人的穿著﹐可以看出﹐伊斯蘭鼓勵弘揚民族文化﹐在統一信仰的原則下﹐各民族文明的創造性自由發揮。  節日裡﹐也是孩子們最高興的日子﹐所有的男女兒童都穿著最新的衣服﹐跟隨著父母﹐或祖父母﹐一起奔向清真寺﹐孩子們的衣服和裝飾﹐更是百花齊放五彩繽紛。   更令人吃驚的人﹐英國政府對穆斯林節日的尊重﹐警察在主要路口維護交通﹐讓身穿節日盛裝的穆斯林人群安全通過。


  開齋節的禮拜開始前﹐清真寺中沒有人管理和安排座席﹐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最適當的位置﹐禮拜的人隊列整齊﹐中間沒有一個空缺。  禮拜殿內跪滿了人﹐足有數千人﹐還有數以千計的人站在外面﹐甚至在大街上。  在人數不斷增多時﹐隊列不斷自動調整﹐讓每個人都有參加禮拜的機會﹐ 站在後面的人沒有怨言﹐也不向前擁擠﹐只要有一片立足之地就感到滿足﹐穩定了下來。  因為我平常沒有時間參加主麻聚禮﹐因此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多的人同時禮拜。


  當全體禮拜人站立整齊之後﹐在最前面領拜的伊瑪目大聲高贊“安拉乎-艾克白爾(真主至大)”﹐所有的人都跟著重複﹐同時抬起了雙手﹐立即就靜止了下來﹐數千人紋絲不動﹐鴉雀無聲﹐都靜聽伊瑪目誦讀的經文。  在禮拜之後﹐伊瑪目站立在高臺上演講(臥爾茲)﹐他先用阿拉伯語說話﹐我不懂﹐但稍後就用英語重複他演講的內容﹐我如飢似渴的聆聽每個詞語。  禮拜儀式完畢﹐所有的人都站立起來﹐同近處的人互相握手﹑擁抱﹑吻臉﹐互相說“色倆目”和“節日吉祥”。   互相致意之後﹐四週有許多志願工作者向所有的人派發禮品﹐是沙特阿拉伯通過英國穆斯林組織贈送的一套伊斯蘭叢書。   我至今仍舊保留著這份珍貴的禮物﹐以及在我們頭腦中永遠不會消失的第一次開齋節記憶。


  我懷著激動的心情回到了家﹐一位埃及的鄰居家庭邀請我到他們家作客。  進門後﹐看到滿桌豐盛的食物和飲料﹐他們的孩子們穿著漂亮的新衣服在屋內互相追逐和嘻笑。  他的夫人在廚房裡還在忙碌著﹐陸續端出製成的美食﹐各種阿拉伯色拉﹑羊肉﹑米飯﹑面點﹑水果﹐相似為國王準備的晚餐。   我的埃及朋友﹐笑容可掬﹐誇獎他的妻子和孩子們﹐全家人的歡聲笑語構成了一副家庭幸福圖。   我的朋友稱我為“兄弟”﹐全家人都用“兄弟”稱呼我﹐我感受到被所有穆斯林接受為他們的“兄弟”﹐感到異常親切和驕傲。


  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開齋節﹐當時的情景在我經常的回憶中歷歷在目。  我歸納起來有三個突出的印象﹕第一﹐是倫敦警察在清真寺週圍攔截車輛保護穆斯林人群通過﹐是對他們應有的尊重﹔第二﹐經歷了一個月齋戒的穆斯林﹐聚集在一起向真主祈禱﹐表示感恩和敬畏﹐表達了發自內心的真情和喜悅﹔第三﹐穆斯林不分種族和文化﹐同是一家人。   我是這個隊伍中的新成員﹐第一次開齋節給我留下了終身難忘的印象﹐我深信伊斯蘭是世上最天然的宗教﹐享受著真主無限的仁慈和恩典。   萬贊全歸真主。

       (阿里編譯自A Day of Celebration﹕Idris Tawfiq First Eid)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117 踩:13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58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9 (606次打分)
【已經有1281人表態】
326票
感動
310票
路過
305票
高興
34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