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或復甦?(上)

Ahmed Deedat 著

在第二講「誰挪開石頭?」(Who Moved the Stone?)裡,我答應講述一違反常理的異像,----信徒所讀的雖是簡單英文,卻被規定要相信文字的相反意思。下述的事實不僅顯示這異像,更闡明本講題「復活?或復甦?

我快要啟程往特蘭斯瓦爾(Transvaal)演講了,於是打電話給士丹德爾頓(Standerton)的朋友尤素夫達度(Hafiz Yusuf Dadoo),告訴他我快要見他,同時問他我可以從德爾班(Durban)帶給他什麼東西。他說因正在學希伯來文,要我帶給他一本有英文和希伯來文對照的聖經。

在德爾般的聖經出版社裡,我很容易便找到朋友所需要的聖經,是英譯的欽定本(Authorized Version,又名King James Version)。當我正比較哪一本的印刷比較好及價錢比較廉宜的時候,發覺在櫃臺後的那位女士拿起電話與某人通話。我聽不到她說什麼,亦無興趣去知道她說什麼。她談了一會後,用手按著話筒,對我說:「先生,你是不是迪達先生?」我答:「是的。」她說:「聖經公會的主管想與你談談。」我答:「歡迎!歡迎!」她與對方繼續說了一些話,然後放下電話。我笑說:「我以為你要報警。」(因為我手中拿了很多本聖經)。她笑了,說:「不,那是羅伯斯牧師(Rev. Roberts),聖經公會的主管,他想與你談談。」

贏取一新教徒

羅伯斯牧師走過來,介紹完他自己後,示意要我手中的聖經。他翻開聖經,當著我讀:「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翰福音十七:三)

聽罷他,我回答說:「我同意!」意即我接受他所傳達給我的信息。當時我沒有告訴他,他傳達給我的信息正是與古蘭經在過去一千四百年來所告訴人類的一模一樣,就是人類應該相信獨一無二的大能真主而耶穌只是主的使者。以下是古蘭經的說話:

「馬爾焉之子埋希哈----爾撒,不過是安拉的使者,是祂投給馬爾焉的一語,從祂那裡來的慈惠,所以你們當信安拉和祂的列使,....。」(古蘭經四:一七一)

彼此愛護

想羅伯斯牧師必定是很高興聽到我所說的「我同意」。他很快地翻開聖經的另一處,並讀著有關耶穌的章節:「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十三:卅四至卅五)

一新信徒?

當他讀完後,我答道:「很好。」這是由衷之言,他聽後非常鼓舞。牧師再讀另一些章節,為基督抓緊我這一新信徒:「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馬太福音七:一至二)

對上述經文,我皆以「我同意」來回答。我之所以同意並接受牧師所讀的一切,不是因為聖經公會給我購買聖經的特別折扣,而是因為那些經文所帶來的信息和理想,同樣是大能安拉訓令穆斯林去傳佈和實踐者。如硬要在我們----穆斯林基督徒彼此相通的地方找異點,那就是嫉妒、偏見;對我們的經點(古蘭經)所載的信息說「」,而對他們經典(聖經)所載的同樣信息卻說「」,那是極端的虛偽。

目的

牧師向我讀那些經文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說實話,聖經公會向來都給我特別的折扣(雖然這純粹是基於買賣上的關係),也許我是唯一得到這種折扣的非基督徒,相信這個消息必定已傳到聖經公會的主管那裡。我是穆斯林,身份不會被錯認,因為我的鬍子和帽子是我的信仰標記,在這地區是很容易被認出來;再者,雖然我買了各類語文的聖經,有應與(包括不同版本)、組魯族語(南非一種語文)、非洲語、烏爾都語、阿拉伯語及其他的語文,我還未改信基督。說不定有人告知主管先生,我真正需要的是些少的催促和說服。這就是他給我讀上述經文的原因,同時這也意味著他以為我從未遇上上述優美的聖經章節,不然為何至今我還未皈依基督!

一個問題

這位牧師先生擺出老師的姿態,欲把新知識教給他的學生。

由於穆罕默德聖人(求主賜福他)命我「從搖籃學到墳墓」及「求學不惜遠達中國」,故此,我願向他學習。我說:「我同意你所讀的一切:不過,我對你的聖經有一點疑問。」他問道:「有什麼疑問?」我說:「請打開路加福音第三章廿三節。」他照我的話做了。我說:「請你讀讀。」他讀著:「耶穌開頭傳道,年紀約有三十歲,依人看來,他是約瑟的兒子,約瑟是希里的兒子。」(路加福音三:廿三)

我請牧師注意「依人看來」這幾個字。我說:「你可看到『依人看來』這些自是在刮號之內?」(譯者:本書作者所指的是欽定本英文版聖經的原文,「依人看來」在該版的原文是"(as was supposed)",是被加上刮號的,而譯者現在所用的中文版聖經,"依人看來"未見加上刮號)他說他看到。我問道:「為什麼會有刮號的?」他坦承說:「我不曉得,但我可以為你向聖經學者查問。」我很欣賞他的謙虛態度。我知道在南非有聖經社的主管都是退休的牧師,但他們不知道這方面的聖經知識是很可能的。我說:「如你不知道,讓我來告訴你刮號在這章節裡的作用,不用勞煩你去找聖經學者了。」

我向他解釋,在最古的路加手稿中是沒有"as was supposed"(依人看來)這些字的,聖經的翻譯家恐怕如不加入這些字,信心不堅的「小羔羊」會誤以為約瑟就是耶穌的生父,所以他們以防萬一地加入他們自己的註解在刮號內,以消除誤解。我說:「我不是要在你們的註解方法上找瘡疤,只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在所有非洲文和東方語文版本的聖經裡,你們保留著「依人看來」四字,但刪去了刮號,是否除了英國人外,沒有人明白刮號的用途嗎?非洲人有什麼不妥?你們為什麼在非洲語聖經裡刪掉了刮號?」主管先生抗辯說:「我沒有這樣做。」我說:「我知你本人沒有這樣做,但為什麼你所代表的聖經公會和你們的聖經學者玩弄「神的說話」?如大能的主不保護路加福音使其不致出錯,你們有何權力在"神的經典"媦W刪"神的說話"?你們何來權力製造"神的說話"?」

加添的字句

只要把刮號刪掉,譯者在刮號內加添的字句很容易便變為聖路加自己的說話:由此可想到,如路加是在神啟示下寫經,那麼加添的字句自然成了神的說話,而事實上加添的字距是人為的。」(關於此問題,作者在"Is the Bible God's Word?聖經是上帝的語言嗎?"一書中有詳盡的討論)我總結我的解釋說:「今天你們的神學家做到昔日鍊金術士所不能做到的事,那就是"鍊鐵成金"。」


下一頁

 

 

1